棕榈油期货的价格惨跌霹雳曼绒小园主席鲁智清求政府帮忙撑过难关

鲁智清补充,“油棕园小园主需要的是解决方案,不是加重负担的新法令或借口,小园主都冀望新政府能为我国库存量偏高的棕油找出路,同时也简化小园主的外劳及翻种金申请,以促进种植油棕业的效益。”

【吸收财讯】晋与明夷家人睽> 世界在你眼前!

(曼绒8日讯)“官爷们,我们已经无法再支撑了,请救救我们吧!”

自种植油棕业于90年代兴起,全国各地的小园主纷纷改种油棕树,以取代原本的橡胶树,只因油棕园要较橡胶园更容易打理和收割,最重要是,油棕果可卖得比橡胶更好的价格,大幅度地提升小园主的收入。

数据显示,霹雳曼绒,便有99%园地已翻种油棕!

棕油价格惨跌 小园主求政府帮忙印尼工人刻苦耐劳,在种植油棕业内较其他外劳吃香。 棕油价格惨跌 小园主求政府帮忙近期,油棕果收购价已跌至约300令吉,直接影响小园主的收入。

但近年随着政府政策不明朗及油棕果价格“跌跌”不休,全国各地数十万名油棕园小园主生计开始受到影响,有者已开始贴老本咬紧牙关继续支撑运作、有者开始翻种其他农作物,甚至有者在有心无力的情况下,出售油棕园“止血”。

曼绒小园主公会主席鲁智清告知,“20年内,油棕价格有上有下,最高价格曾达致820令吉一吨,最低价格低至70令吉一吨。70令吉的时代,收割和运输的工钱已要30多令吉,满街的小园主都在诉苦没饭吃,政府也没有协助我们撑过难关!”

去年底,国内收购价跌至200多至300多令吉一吨,加上全球第二大棕油进口市场欧盟,以环保为由,限制棕油生物柴油进口,直接令到油棕滞销,加剧了小园主的压力,也间接性地影响年轻一代拒绝农业及对油棕业却步!

较早时,原产业部长郭素沁曾指出,目前原棕油价格已触底,因此看好2019年初有望否极泰来,价格回升。

1 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