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全国紧急状态法是什么现在党争的后果原因特朗普总统的核武器

这次川普本来也要认了,但是无奈美国三大保守名嘴,Sean Hannity, Laura Ingraham, Rush Limbaugh在最后时刻集体反水,对总统的行为异口同声表示唾弃。于是,川普只好在最后一分钟变卦,拒绝签字,带来这次政府进入关门状态至今。

【吸收财讯】兑涣节兮中孚至 -> 世界在你眼前,为你导航!

特朗普敢用总统的“核武器”国家紧急状态法吗?

来源:陌上美国

美国政府又关门了。自打2018的年底开始到现在已经超过三个礼拜,已经成为了美国历史上第二长的政府关门。

1

政府部分关门及影响

政府关门是因为政府没有按时通过拨款法案,没有拨款政府雇员就拿不到工资,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法律规定,政府关门时政府雇员是不能干原来的工作的,自愿也不行,否则非法。不过有可能可以申请其它与原来的本职(official duty)无关的工作。既然人家不能违法当志愿者白干,就只能在家休息或者打点零工,比如开Uber、去餐馆打工,也可以申请失业救济。这方面细则相当繁杂。

当然,政府就这么关门了,也有部分关键部门,是要坚持无薪上班的不可缺部门。这种雇员叫做“excepted”,在关门期间必须工作,但没有薪水。还有一些机构譬如移民局,不归国会拨款,所有照常开门。因此也就是这次是“局部关门”的由来。

2

从政体差异看不同政府运转

为了说明情况,我们可以举一个国外的例子。在2016年的春天,财政年度开始之前,英国议会通过了本年度的财政预算。这个文件,是财政大臣集合麾下的精英班子写就,然后提交议会讨论。就算是有些争议,一般也能在一两个星期内得到通过,然后国家按部就班地运作。这么简单而平淡无奇的原因在于,英国政体是议会制,首相是英国政府的行政首脑,是由议会这个立法机构的多数党内部产生的。也就是说,我们一般理解上的“三权分立”中的两权,行政和立法,都是掌握在一党之手。那么由首相任命的财政大臣,以及他领导下起草的预算,必然和议会的多数党是一条心的,所以英国年年按时通过预算,就像太阳东升西落一样自然而然。让我们再把目光转向美国,画面可就不那么美妙了。政治学者研究发现,在美国现代预算体系运作的过去四十年里,政府只有四次,在1977年、1989年、1995年和1997年,按时通过了预算。他们分别是在卡特,老布什和克林顿总统的治下。那么政府没有及时拨款怎么办?只能由三方本着一个“商量着办”的原则,一个月一个月地给钱,如此苟延残喘很长一个时期,被最后逼到一个没办法的境地,才能达成一个不情愿的妥协。哪怕对于一个小家庭而言,精打细算量入为出也是居家过日子的基本要求,那么为什么上升到了国家层面,做预算这样我们看来是政府的基本职能,都成了能让一国总统引以为傲的特大成就呢?这就不能不从美国的政体谈起。英国预算,由行政机关起草预算,立法机关审批,这俩同属一党,内部好商量。而美国的预算要经过三道门槛,总统先提一个精神,然后由众院和参院经过漫长的扯皮讨价还价,形成两党都点头的法案,再交给总统签字。美国的麻烦在于,产生预算的三道关卡,完全可能是在不同党派的掌控之下的。他们的执政理念南辕北辙,自然会形成僵局。正如目前的情况,特朗普总统在其保守派基本盘的逼宫下,不拿到修建美墨边境高墙的57亿就不签字,而新近入主众院的民主党也代表了广泛的民意,哪能轻易就低头?参院虽由共和党掌控,但是扁担条子一头热也不成,只能坐看双方僵持不下。政府就这样关门了。所以说。在近年来党争日益激烈的时代背景之下,预算难产是可以预见的,政府照常开门,人民群众要大喜过望才对。选民们抱怨政客们不干实事,其实是冤枉了人家。英国政客年年按时通过预算,美国政客年年预算难产,其实并非是美国政客的素质就比别人差,区别在于政体的不同。

3

国会“费力把事拖”的传统由来

也许有人要问,2018全年,总统、众院、参院都掌握在共和党手上,他们为什么没能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一鼓作气通过拨款法案呢?这就不能不提到美国参议院的一个传统,FILIBUSTER,直译中文就是“无限期辩论以制止投票”,也有人信达雅地翻译为“费力把事拖”。那是在想当初,美国还没有这么许多的州,而每一州只有两位由全州的社会贤达出任参议员。所以整个参议院是一个小型精英机构,议员们都是一言九鼎惜字如金,他们的发言一般没人敢打断,也不好意思打断。但是,如果不幸碰上有个别不自觉的,就可能占领讲台滔滔不绝,把接下来的办事议程都给你绑架了,这就是FILIBUSTER的原意所指。规矩都是给不自觉的人设计的,于是多年前参院干脆加了一条规定,大家投票来决定辩论是否还要无限期进行下去(CLOTURE)。这就防止了个别人以一己之私绑架集体,当时的门槛是全参院的三分之二,如果放在今天,就是需要67位参议员赞成结束辩论,把法案付诸表决。又过了若干年,大伙又觉得这个67票的门槛还是太高,过多地导致了议程的凝滞阻塞,遂改成了60票多数可付诸表决,一直沿用到今天。这就是美国参院的“多数服从少数”规定的起源,41个人说不,就可以阻挡59个人的意愿。2018年底,民主党和共和党在参院的实力对比为49比51,共和党虽然占多数,但是远远拿不到60票通过自己中意且总统满意的法案。于是众院也只好知难而退,出台了不含57亿修墙费用的方案,把政府维持到2019二月再说。优势微弱的参院共和党也借坡下驴,全票通过。这次川普本来也要认了,但是无奈美国三大保守名嘴,Sean Hannity, Laura Ingraham, Rush Limbaugh在最后时刻集体反水,对总统的行为异口同声表示唾弃。于是,川普只好在最后一分钟变卦,拒绝签字,带来这次政府进入关门状态至今。

1 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