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褚时健儿子褚一斌从对抗到接班冷静的鲨鱼投资风格理性而克制

直接拿出60%~70%的资产精准抄底花旗银行。2009年3月10日,花旗银行对外公布1~2月实现盈利190亿美元,当日花旗股票大涨47%,刺激美国三大股指大涨6%,褚一斌由此斩获高额利润。

【吸收财讯】大过坎离三十备 -> 站在前方,为你导航!

原标题:褚时健父子的40年:从对抗、和解到子承父业

褚时健父子的40年:从对抗和解到子承父业褚时健与褚一斌父子。

惊蛰到来的前一天,91岁的褚时健溘然离去。在此之前,他已将一切安排妥当,躬耕十年的万亩橙园后继有人。

3月5日,新京报记者从褚时健儿子褚一斌公司人员处得知,原云南红塔集团有限公司和玉溪红塔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褚橙创始人褚时健去世,享年91岁。

他曾是中国有名的“烟草大王”,经历牢狱之灾后,种褚橙一年卖一亿,摇身变为“橙王”,创造了一段商业传奇。2018年,褚橙市值已近2亿,褚时健终得愿让儿子褚一斌接手褚橙。

褚一斌是标准的“企二代”。外界提到他时,都会自然地加上“褚时健儿子”的头衔。

“我今年五十几岁了,走到哪里还都是‘褚老的儿子’。”褚一斌在前些年的采访中这样说。他曾在独立的渴望下从父亲身边逃离,也曾经历家人出事时远隔重洋、有家不能回的痛苦和孤独,亦曾在返乡与否的抉择中面临两难,最终选择了回归,作为褚时健的儿子,也作为褚一斌自己。

在褚时健生命中最后这些年头里,曾被时间和空间隔阂开近40年的父子,终于在某种程度上和解了,即使仍然免不了分歧。

“父子两从扭着到缓和,褚一斌做了不少让步,与其说是对自己父亲的让步,不如说是对时间的让步。”熟悉褚氏父子的人士曾告诉记者。

顺逆之间的父子片段

褚一斌曾两次“逃离”

褚一斌出生于1963年。如果摊开一幅世界地图来对照他多年留下的足迹,会发现这些路径最终连成了一条回归线:原点、同时也是起点,是褚一斌的出生地云南新平,同时是他父亲褚时健以古稀高龄二次创业的橙园所在地。

褚时健作为企业家某种程度上的开端,亦在新平。1958年后的二十年间,他辗转任职于当地的畜牧场、农场和糖厂。在周桦所著的《褚时健传》中,新平留下了少年褚一斌与父亲相处的温情记忆:被父亲喊做“小弟”的褚一斌会跟着褚时健下水抓鱼,跟着去河边洗澡。在褚一斌的记忆中,论捉鱼没有人能超得过褚时健。

但这段日子对褚时健来说,算得上是人生中最艰难的时刻,父子俩热爱的捉鱼实质甚至是改善家里伙食的手段。褚时健的干女儿先燕云在为褚时健写的传记中记叙了上个世纪60年代他为了建设当时领导的红光农场,下到元江的洪水中捞取浮木,几近溺水,最后关头想起家人才鼓劲支撑着爬上岸。褚时健多年后念及此,说过:“我这一生,好几次遇着要死的坎儿,最后关头,还是对家人的牵挂让我选择了生。”

1979年10月,命运突然带来转机,彻底平反后的褚时健调任玉溪卷烟厂厂长。这家疲沓不堪的烟厂在褚时健雷厉风行的带动下迅速脱胎换骨。等到褚一斌从昆明理工学院毕业的时候,玉溪卷烟厂已经成了当地炙手可热的就业单位。

褚一斌做了人生中第一次“逃离”家庭的尝试。他没有顺理成章地进入父亲主持下的卷烟厂,而是自作主张去了另一家濒临破产的机械厂工作,有意识地想反抗 “人人都认为自己以后会靠着能干的父亲”的看法。而在机械厂工作几个月后,自觉无事可做的褚一斌还是去了玉溪卷烟厂。

父亲褚时健的身影,对于褚一斌来说似乎已经变得太高大了,甚至完全盖过了他。据周桦的描述,“父子俩长得非常相像,(在玉溪卷烟厂时)褚一斌一说话一投足,不用介绍大家就知道这是褚厂长的儿子”。而彼时褚时健已经为20岁出头的褚一斌规划好了直到退休的晋升路径——从一名普通工人,到小组长、车间副主任、车间主任,然后到副厂级。

于是褚一斌再次逃离,向父亲提出出国留学。按褚时健的要求先结婚后,褚一斌出走去了日本东京自费留学。他没有向家庭求援,而是自己每天去餐馆打工,洗碗刷盘子,在往返学校、餐馆和家的地铁上常常累得睡过去。褚时健80年代末期赴日考察烟草公司时去了儿子租住的地方,讶于环境的简陋,对褚一斌感慨“日本经济那么强,没想到生活环境那么差”。

90年代初完成学业归来后,褚一斌和妻子没有回云南,而是选择定居深圳,直到日后再次出国。

父与子的理念鸿沟

“他要么不知道,要么反对”

从上世纪90年代到2013年最终回乡前,褚一斌流离异国,从美国到加拿大再到新加坡。不同于一辈子做实业的褚时健,褚一斌选择靠股票投资解决财务问题,这或许是某种意义上的“第二次反抗”。

在《商界》杂志2016年的采访中,褚一斌坦言自己之所以选择股票,“其实想法很简单,就是养家糊口”。

他在采访中表示,自己倾向于价值投资。最经典的一次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褚一斌判断“要么跟着世界一起完蛋,要么大赚一笔”,直接拿出60%~70%的资产精准抄底花旗银行。2009年3月10日,花旗银行对外公布1~2月实现盈利190亿美元,当日花旗股票大涨47%,刺激美国三大股指大涨6%,褚一斌由此斩获高额利润。

作为投资者的褚一斌是成功的。据媒体报道,新加坡银行业人士至今记得做投资的褚一斌,形容他是“冷静的鲨鱼”,投资风格理性而克制。

“60年代出生的褚一斌尽管很多外人现在看很平和,但其骨子里是个极有个性的人,特别敏感多疑,特别在意控制,对风险异乎寻常的敏感。”一名熟悉褚一斌的人士对记者做出的评价佐证了这一点。

一辈子从事实业的褚时健亦不理解儿子靠股票这种“虚拟”的方式赚钱。“我做的很多事情他要么不知道,要么反对。”褚一斌曾向媒体直言。

褚时健在先燕云的传记中给自己下了一个“服老”的明确定位:“现在互联网那么发达,商业的概念不同了,我玩不了概念、虚拟,我就是干实业的。”

父子间不同经商风格体现在了日后对褚橙经营理念的差异上,分歧的焦点之一在于褚橙要不要上市。褚一斌在2014年年底曾公开向媒体表示,自己从事基金业的朋友于2012年来看望褚时健,提出将褚橙打包上市,但“老爷子不同意”。褚一斌将父亲对上市的拒绝解读为两点,一是年事已高,二是褚时健自觉承载不了上市后对社会的责任。而作为资本运作的熟手,褚一斌本人依然认为上市与否只是时间问题。

1 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