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省规划院收购艺经房地产公司职工技协私存数亿中饱私囊怪胎体制

与此同时,事业单位的身份并不能帮助云南省规划院在承接项目的过程中占有优势,所有参与项目都要经过严格的招投标。在云南省内的项目竞标中,同济、清华的规划院更占优势,“他们来头大,政治上能过关”。

【吸收财讯】大过坎离三十备 -> 站在前方,为你导航!

云南规划院:私存数亿,中饱私囊还是“怪胎”体制所迫

 

  艺经新空间大楼,位于云南省规划院对面。2015年,云南省规划院未经报批程序收购了艺经公司,获得了大楼的所有权。(南方周末记者 张笛扬/图)

  全文共5262字,阅读大约需要13分钟

据院长张辉介绍,由于规划院任务很多,工作时间难以完成,就把部分工作分包给其他单位,再由规划院的职工技协从分包单位接活,让职工利用业余时间完成。

职工技协所获收入,有4300余万元作为奖金分发给了云南省规划院的领导们,数百名职工拿到的提成奖励合计仅有3100余万元。

2013年10月至2017年6月,云南省规划院累计为“避暑山庄”项目垫付工程款2.5亿元,贷款利息高达1774万余元,该项目现在处于停工状态。

规划院领导班子已经长期没有调整,2001年上任的院长张辉已履职18年,党委书记张晓洪是2009年到任的,执行院长万凯则从2008年起担任现职,他们的任职时间也都超过了10年。

规划院认为审计报告中指出的问题之所以会出现,是由于“长期以来一些体制性问题没有得到有效解决,形成事业企业两不像”。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文 | 南方周末记者 张笛扬

财务处长以个人名义在银行开了11个账户,存的都是“员工自己挣的钱”,这些账户六年间的资金流水多达10亿元。

直到2018年5月审计组进驻后,云南省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下称“云南省规划院”)财务收支方面存在的诸多问题才被发现。

这是该院成立34年来,首次接受国家审计。2019年4月16日,云南省规划院院长张辉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规划院针对审计报告指出的问题已逐条进行整改,但“有一些模棱两可的事情,还没出结论”。

在规划院回复云南省审计厅的一份文件中,该院认为审计报告中指出的问题之所以会出现,是由于“长期以来一些体制性问题没有得到有效解决,形成事业企业两不像”,“希望审计组能历史地、客观地看待我们的问题”。

  1

  先“分包”再“兼职”

坐落在昆明市滇池路的云南省规划院,成立于1984年,为云南省住建厅直属事业单位,在规划界比较有影响,综合实力在全国省级规划院中排名前五,

张辉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了那次审计的由来:本是针对住建厅的,后来延伸到了云南省规划院,“审计发现这么多资金哪来的,一查就发现我们在搞分包”。

审计先从规划院财务处处长李波个人银行账户上的巨额流水展开。从2010年起,李波以个人名义在招商银行等5家银行共开设了11个银行账户,截至审计日止,6年间银行流水收入累计达1076765069.94元。

巨额资金中,有相当一部分来自云南省规划院“职工技协”的劳务收入。职工技协一般由工会领导,是职工开展群众性技术活动的社会团体,在科研类事业单位普遍存在。云南省规划院的职工技协承担了一项特殊职能,可“组织职工进行业余设计获取个人报酬”。

根据张辉的介绍,由于规划院任务很多,工作时间难以完成,就把部分工作分包给其他单位,职工技协从分包单位接下这些活,再让职工利用业余时间完成。

该院职工技协长期和昆明蜀渠佳劳务有限公司合作,以此组织劳务输出。而蜀渠佳劳务有限公司就在云南省规划院院内。

从2010年至2015年,规划院职工技协取得的劳务收入近1.6亿元。张辉的说法是,职工技协每年收入在两千万左右,约为规划院自身收入的十分之一。“职工技协分包的主要是项目前期咨询等业务,主体业务不能分包。”

规划院回复审计厅的报告显示,职工技协所获收入,有4300余万作为奖金分发给了云南省规划院的领导们。六年间,院长张辉及党委书记张晓洪各自拿了近600万元,有6位副院长领取的奖金在400万元左右,还有两位副院长的奖金为两百余万元。

相比之下,直接参与工作的一线设计人员从中所获收益较少,数百名职工拿到的提成奖励合计仅有3100余万元。

发放之前,这些资金都被存在李波的个人账户上。审计厅在最初反馈给云南省规划院的审计报告征求意见稿中指出,省规划院以个人名义开设银行账户,“公款私存”超10亿元。

对于“公款私存”的提法,云南省规划院认为职工技协的收入不应定性为公款,而是职工进行业余设计获取的个人报酬,“为了资金安全和便于资金管理,以上个人收支款项由李波统一收取和发放”。

云南省规划院以国务院办公厅1988年发布的《关于科技人员业余兼职若干问题的意见》解释职工技协此项职能的合理性,“工程勘察设计人员在完成本职工作的前提下,可以到其它单位业余兼职”,“科技人员业余兼职的劳动报酬,不涉及本单位技术权益的,归个人所有”。院长张辉称,云南省委、省政府也有相关文件支持。

但一位云南省规划院的职工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实际上规划院从来就不允许职工进行私人设计。张辉也承认了这一点,“如果发现员工在外兼职就会进行处分。”这显然与规划院在文件中的解释自相矛盾。

云南省审计厅一名工作人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审计组完成对一个单位的审计后,会先出具一份审计报告征求意见稿,被审计单位可以针对审计报告提出的问题反馈意见、作出解释。

“最终的审计报告就没有再提公款私存。”张辉说。他还认为,用银行流水为标准夸大了资金数额,除去自然存取和银行自动理财的转入等,实际上存留的资金在2亿元左右。

根据云南省规划院对李波账户流水进行的详细拆分,其中包含了其个人银行卡同名互转的3.4亿元、银行自动理财互转3.1亿元和97.8万元的存款利息。

在审计组发现职工技协的大额收入后,云南省规划院表态进行整改,给住建厅的整改报告中表示,10位院领导会主动退回2013年至2015年领取的职工技协劳务报酬(包括奖金)共计达1400万元,所退金额及职工技协剩余的款项全数充公。

之所以只退2013年以后的报酬,张辉的解释是,因为十八大以后的纪律要求不允许在外兼职。

实际上,在接受此次审计之前,云南省规划院的领导层就已意识到职工技协的操作存在违规违纪的可能。规划院在2015年已主动解散了职工技协,“早就知道有问题了,经不住查”。张辉说。

1 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