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车ofo13亿押金退不了1300万人ceo戴威限制消费是宣城绩溪县人吗

【吸收财讯】大过坎离三十备 -> 站在前方,为你导航!
曾遍地吸金的共享单车在今年步入寒冬,两大巨头「小黄车」ofo和「小红车」摩拜的资本大战,在本月分出胜负。ofo本月中旬开始遭到用户挤兑押金,截至昨天线上有超过一千三百七十万人申请索要超过十三亿元(人民币,下同)押金,宣布破产重组几乎是成了定局。而摩拜单车今年初被外卖巨头「美团点评」收购后开始精细化布局,创始人胡玮炜也宣布「完成了阶段性使命」,辞去CEO职位,全身而退。中国交通运输部表示,目前密切关注退押金进展,从总体上看共享单车行业运行平稳,每天仍然有一千万人使用。

采用手机扫码上车,满足市民「最后一公里」的都市出行需求,分别成立于北京和上海的ofo和摩拜单车,从二一六年开始得到用户和资本爆发式关注,其「共享经济」的模式也得到地方政府认可。数轮亿元级的融资之后,最高峰时全国有上百家单车企业涌现,红黄蓝绿各色单车遍地都是。

戴威被下「限制消费令」

然而由于投放过多,缺少维护,上海、南京、武汉、杭州等地从去年陆续出现了上万辆弃置单车的「单车坟场」,单车企业也从去年开始传出资金紧张,拖欠员工工资的新闻。以ofo单车为例,据公开资料统计,今年至少有九家公司因欠款将ofo告上法庭。本月四日,北京法院对背负高额债务的ofo创始人戴威作出了「限制消费令」,禁止戴威乘坐飞机、乘坐G字动车等。

而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拿回给ofo的押金是当务之急。本月十四日,有网友传出消息称,去ofo北京总部能成功拿回九十九元至一百九十九元的押金。一时间有数百市民不顾寒风赶到ofo大门口排队。而线上退款也迅速上涨,超过一千三百七十万人排队,即已经有超过十三亿退款等待完成。

本月二十日,ofo创始人戴威针对挤兑危机发布ofo全员信,坦诚资金压力非常大,自己一度想解散公司、申请破产,但最后仍然表示ofo将不会逃避,「会勇敢活下去」,呼吁员工坚定信念:「坚持为欠著的每一分钱负责」。

交通部关注退押金进展

中国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吴春耕表示,ofo小黄车公司出现退押难问题,交通运输部正督促其畅通退押渠道,「切实保障用户合法权益」,同时让ofo小黄车公司多方开源节流,增强企业可持续发展能力。从总体上看,目前共享单车行业运行平稳,每天使用共享单车的人数达到一千万人次以上。

而和ofo相比,摩拜单车在今年四月被「美团点评」正式全资收购,其十亿美元的债务也被美团一并接管。创始人胡玮炜也在二十三日宣布卸任了CEO。她在内部信中说「自己完成了阶段性的使命」。她还在采访中透露,被收购之后,摩拜几乎没有投入新的单车,但因为加大了维护,定单量是上涨的。

这大半年以来,OFO小黄车隔三差五就被爆出不利消息,已经不是什么惊人的新闻。不过,OFO也是一如既往地回应道:谣言。作为OFO的创始人戴威,终于在回避几个月之后,现在“再次回归”,回应了各种传闻。

11月14日,戴威在OFO内部开了一场员工大会,其在会上表示,OFO不会倒闭,其他的一切都是有可能。戴威在会上首先就回答了这个社会各界普遍关心“OFO会不会倒闭”的问题。

对于用户来说,目前OFO面临巨大的资金问题,退押金时间已经被再次延期,十分担心自己的押金最后能不能退出来。戴威向员工解释称,退押金没有问题,只是有困难。

在会上,戴威表示将会寻求更多变现的方式,比如分化出更多APP。实际上,OFO目前身背很多债务,此前就有媒体曝出已经有相关大型券商中介机构准备入局对OFO做破产重组。对此,戴威也给予了否认。

对于OFO目前的艰难处境,戴威承认自己错了,因为仅靠单车骑行收费是不能实现企业盈利的。对于在OFO单车上做广告变现,以及APP客户端广告变现的方式,则被认为是应该更早推行的举措。

同时,戴威也吐露了自己的心路历程。在三四个月前,自己真地想放弃OFO不管了,因为公司确实没钱了。但是又不甘心OFO沦落到小蓝单车一样的命运,所以在回避几个月之后,决定在这个冬天“再次回归”。

根据此前的新闻报道,OFO作为曾经的明星企业,硬骨头还是有几两的,虽然日子如履薄冰,但是戴威已经多次拒绝外部收购要约。但是面对摩拜都已经投奔美团的情况下,OFO究竟会如何扭转这个局面,只能拭目以待。

共享单车确实给出行带来了不小的便利,但是如今都纷纷倒下,剩下的也是举步维艰。唯愿OFO能够挺过去,找到解决资金压力的办法。

2016年5月24日,戴威又失眠了。

一家有名的基金给了ofo很高的估值,逼着戴威签字,他需要钱,但方案并不完全让他满意,25岁的他从未被人逼着签过字,他不喜欢这样的压迫感,因此辗转反侧。

他失眠最频繁的日子,是前一年的4月,他花光了100万天使融资,在那个咖啡馆都是亿元项目的当口,他找了几十家投资机构,没有人肯给他钱。

公司账上只剩400块,他发不出工资,在北京西北五环附近的一家麦当劳坐了一天。

失眠两天后,他跑到金源购物中心买了三件新衣服,下决心买了那块心仪已久价值4000块的手表,吃了顿火锅,转身朝经纬创投办公室走去,谈判进行了6个小时,后者以800万美元领投ofo的B轮,并获得一席董事位。

选择经纬,是因为戴威觉得经纬的钱“够快”,事实上,他还给对方打了折。

22岁的丁伟敏锐地嗅出这是门好生意。他住在上海最繁华的港汇,家里有一辆R8,一辆保时捷Panamera和一辆卡宴。公寓和店铺只隔了800米,这个1.82米的小伙子选择每天上下班骑摩拜去打理父亲的珠宝店。

父亲丁万青来上海探他,惊讶于儿子居然会骑自行车,再抬眼看满街的橙色,觉得这买卖不错。

父子俩一拍即合,这年12月18日,在南京推出本土首家共享单车——町町单车。

偏居西南一隅,与戴威同龄的雷厚义也很忙,他在重庆四处借钱给员工发工资,尽管忙,他却没有钱打车,天天走路去公司,时间白白浪费,他寻思到底有没有什么方式能解决这三公里的问题?

这时候,他读到一篇谈论ofo的文章,哎呀,这个思路对咯!

1 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