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实权人物昂山素季最高领导还要再干5到10年全民盟任期不理想

【吸收财讯】兑涣节兮中孚至 -> 世界在你眼前,为你导航! 昂山素季还要再干5到10年 她到底有多少实权?

来源:世 界 说

余佩桦 张梦圆 张涵宇

发自 仰光&北京

缅甸从2011年开始的民主化转型受到海内外高度关注,前军人总统登盛放宽外国投资限制,释放政治犯、废除出版审查、拓宽公民社会沟通的渠道,为这个长久受西方制裁的国家带来新气象。2012年,昂山素季与同党议员通过补选首度进入国会成为在野党。2015年11月,缅甸举办25年来首次接近公开与自由的大选,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获得压倒性胜利,隔年取得主政权,在缅甸《2008年宪法》创造出的“民选-军政府”混合政治体制之下,与军方共治缅甸。

“我们必须取得一些经济上的突破,消除人民的经济负担”,“在官僚系统中,有些人显然是民主化转型的绊脚石,我们必须迅速有效地采取行动,但目前我们有些犹豫不决”,回顾缅甸“全国民主联盟”2016年3月执政以来的表现,昂山素季政党中央执行委员会成员暨发言人苗纽(Myo Nyunt)对世界说如此表示。

国际社会对于缅甸转型的期望很高,但受制于多方因素,昂山素季政府任期过半之际,在诸如修宪、民族和解、经济等方面的改革进度似乎都不如各界预期的富有成效。

昂山素季政府近日取得缅甸军方的重大妥协。12月21日,缅甸政府发言人佐泰(Zaw Htay)宣布,掌管全缅甸行政官僚的综合管理局(GAD)“很快”将从军方控制的内政部,转移到总统控制的“联邦政府办公室部”。缅甸国防军亦首度发起休战,单方面暂停针对缅甸北部掸邦和克钦邦的军事行动,直到2019年4月底,在此期间将与民族武装谈判。

昂山素季还要再干5到10年 她到底有多少实权?

△ 昂山素季政党“全民盟”缅甸仰光总部的挂画,左上为昂山素季父亲、缅甸国父昂山将军,右上为昂山素季 图源:余佩桦

民盟多年呼吁建立民主多党制联邦国家,反对军方建立的一党专政体制。在2016年执政以后,民盟与军方的权力关系产生哪些变化?源自于殖民时期未解的民族和解问题,将如何影响国家发展?应对变化中的国际舆论,民盟政府的对外政策将出现什么改变?面对长年为外界担忧的昂山素季“关键人风险”,民盟将如何调整策略?

2018年11月缅甸国会补选前夕,世界说在仰光全民盟总部与苗纽(Myo Nyunt)进行了1个小时的英文专访。中央执行委员会是民盟中央决策机构,共有21名成员。苗纽另负责处理各界对于民盟国会议员的投诉问题。

苗纽的个人经历折射缅甸近代跌宕的政治抵抗历程,他本业是医师,在参与1988年“八八八八”运动(注:1988年8月8日缅甸爆发的大规模民主示威游行)以后,被卷入了缅甸民主改革与昂山素季政党的波澜起伏。1990年的国会改选中,民盟取得压倒性胜利,苗纽是当选议员之一。但军政府拒绝交出政权,随后当选议员或被捕,或流亡到少数民族武装控制的边区及海外。苗纽在农村躲了两个月后,才回到缅甸南部小镇,后来开了一间药厂。

1996年,军方再度搜捕民盟当选议员,苗纽躲到仰光茵雅湖畔昂山素季的大院里藏了两个月,他在返家时被捕,药厂被没收。直到2001年10月联合国人权特使Paulo Sergio Pinheiro访缅前夕,军政府才释放了苗纽与另外四名当选议员。

昂山素季还要再干5到10年 她到底有多少实权?

△ 世界说在缅甸仰光专访昂山素季政党“全民盟”中执委暨发言人苗纽 图源:张梦圆

进行专访的这天,苗纽刚结束缅北掸邦少数民族地区的助选行程。他身穿代表民盟的橙色粗布马褂,与缅甸传统男士服饰“隆基”筒裙。六人座的小会议室里,摆著一座点著灯的佛龛与一幅昂山素季海报。苗纽的英语简短、直率,虽几次为自己的英语口音感到抱歉,但丝毫不避讳谈论民盟执政的种种局限。谈及昂山素季时,他总以”我们的领袖“代称,不时援引昂山素季发表过的讲话。

苗纽的观点,完整呈现了昂山素季政党及其内阁对于各大争议话题表现出的基本态度。他还透露了民盟其他领袖鲜少公开谈论的民盟与军方的实际互动情况,并代表民盟对全球关注的两名路透记者被捕一案首次公开表态,解释昂山素季介入的难处以及保持尴尬沉默的原因。

以下是专访纪要:

昂山素季

问:有批评声音说,在民盟执政后,过多权力集中在昂山素季一人身上,政府中没有其他大家可以叫上名来的重要领导人,她要处理太多事情。此外,民盟还被批评过多地控制国会议员。你对这种批评有何回应?

答:我承认在缅甸政府中,权力大部分是集中的,因为我们认为权力下放(decentralization)存在一些困难。

1 2 3 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