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收拾特朗普留下烂摊子中东阿拉伯国家重回强人政治时代发展经济

【吸收财讯】兑涣节兮中孚至 -> 世界在你眼前,为你导航! 如何收拾特朗普留下的烂摊子,中东国家似乎想明白了

文/光明日报驻开罗记者 肖天祎

2018年对于中东来说,既是纷繁复杂的一年,也是具有鲜明特点的一年,更是具有承上启下意义的一年。这一年,土耳其、埃及、伊拉克完成了总统大选或政府换届,美国制裁伊朗、土耳其“靴子落地”,沙特因卡舒吉案付出了巨额代价,也门、叙利亚战场迎来停战曙光。

种种表象背后,是美国特朗普政府奉行“美国优先”政策逐渐退出中东,但又不计后果地攫取盟友的经济利益,因此使得中东局势愈演愈乱,“碎片化、无序化”趋势凸显。

传统阿拉伯国家因内斗和冲突陷入了发展泥潭,逐渐丧失了地区主导权;在美国制裁下,伊朗负重前行;土耳其在美俄之间跳“旋转舞”,屡次扭转乾坤转亏为盈;以色列推动各国将使馆搬迁至圣地耶路撒冷,并借机建立犹太定居点蚕食巴勒斯坦民众的生活空间;埃及独善其身,“向南看”“向东看”战略助推经济快速增长。

如何收拾特朗普留下的烂摊子,中东国家似乎想明白了

中东重回强人政治时代

因对政府贪污腐败、国民经济衰退、失业率居高不下等现状的不满,2011年从突尼斯开始,“阿拉伯之春”浪潮蔓延至阿尔及利亚、埃及、利比亚、叙利亚等国,并呈星火燎原之势席卷了阿拉伯世界。

如今八年过去了,这个所谓的“春天”既没有带来和平与发展,也没有带来政治制度的彻底改变,“革命”后的阿拉伯国家不是陷入了教派政治斗争的泥潭,就是重新回到了强人政治的时代。

2018年5月12日,伊拉克举行新一届国民议会选举,角逐全部329名议员。结果显示,“行走者联盟”“法塔赫联盟”和“胜利联盟”位列前三,各自赢得54、47和42个席位,分别代表什叶派新晋领袖萨德尔、什叶派武装“人民动员组织”和前任总理阿巴迪势力。

伊拉克宪法规定,拥有议会过半数以上席位的党团有权提名总理和组建内阁,但尴尬的是,就算得票前三的政党组成竞选联盟也无法占据简单多数。随后多个政治派别投诉称选举中出现舞弊等违规行为,伊独立高等选举委员会商定于7月开始重新统计涉嫌违规的选票,但首都巴格达一处存放大选投票箱的仓库突然起火,让人对大选公正性又打了一个问号。

耗时近半年的大选终于在10月24日落下帷幕,伊拉克新任总理阿迪勒·阿卜杜勒-迈赫迪及部分内阁宣誓就职,宣布将致力于打击恐怖主义和腐败,发展国民经济。

在伊拉克大选中,美国、伊朗、沙特纷纷插手,试图扶植自己的“代理人”上台,而内部的伊斯兰教什叶派和逊尼派、库尔德人两大政党库尔德斯坦民主党和库尔德斯坦爱国联盟纷纷针锋相对,导致民众不是在投给政治理念契合的候选人,而是陷入了民族主义、宗派主义的牛角尖。

如何收拾特朗普留下的烂摊子,中东国家似乎想明白了

相反,埃及和土耳其的大选情况就显得十分简单。2018年4月2日,埃及全国选举委员会宣布上任总统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在总统选举中胜出,得票率超过97%。这个不合常理的选举结果也广受诟病,因为有力竞争者、埃及前军事参谋长萨米·阿南在选前被逮捕,前总理艾哈迈德·沙菲克被迫放弃参选,导致最后的选举几乎成了塞西一个人的独角戏。

土耳其大选则是包括总统和议会在内的双料选举,于2018年6月24日举行,是决定土耳其政坛未来5年发展的风向标。埃尔多安善于利用土国内民族主义和泛伊斯兰主义,在选举前发起代号“橄榄枝”的军事行动,赢得了土国内保守派和极右翼的青睐。

最终,埃尔多安以52.59%的得票数涉险过关,成为土耳其政体改为总统制之后的第一位总统。埃尔多安就任后被赋予更多实权,可直接任免副总统和政府部长,总理职位则被废除。

议会选举方面,埃尔多安领导的正义与发展党获得了42.56%的选票,成功与土政坛极右翼政党民族主义行动党结盟组阁。

中东国家逐渐重回强人政治时代,既是由国情民情所决定的,也是经济社会发展的现实反映。得益于塞西治下稳定的政治和投资环境,埃及经济在2017至2018财年增长5.3%,在2018至2019财年则有望增长6%。对此,埃及外交事务委员会执行主席阿扎特·萨阿德认为,美国习惯对中东国家的内政问题指手画脚,将经济援助与政治博弈挂钩,民众已经认清美国并不是真心帮助埃及发展经济。

1 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