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岭北麓违建别墅整治始末专题片背后权贵秦岭别墅拆除谁最害怕

【吸收财讯】大过坎离三十备 -> 站在前方,为你导航!

原标题:[解局]整治秦岭违建拍成了专题片,背后大有深意

为了一部40多分钟的专题片,在世界杯结束半年多之后,岛叔再一次打开了家里的电视,准时守候晚上八点黄金档——

《一抓到底正风纪——秦岭北麓违建别墅整治始末》。

整治秦岭违建拍成了专题片 侠客岛:背后大有深意

去年7月起,“秦岭别墅拆违”就一直是媒体热词。四个月后,这种热度达到高峰——中办、国办就秦岭别墅事件发出通报,通报的标题中措辞严厉:“陕西省委、西安市委严重违反政治纪律”。

就此事牵出的人事变动,媒体报道或许会给许多关注时政的岛友留下印象——

陕西省委原常委、秘书长钱引安落马;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魏民洲落马,后因受贿罪被判无期徒刑;西安市委原副书记、西安市原市长上官吉庆被处以留党察看两年处分,降为副厅级非领导职务……

这么一件大事,其查处、整治始末被拍成了专题电视片,当然值得关注。虽然片子并不算太长,信息量却相当之丰满。

比如,习近平总书记为何在4年时间内、先后6次就这么一件地方上的事情作出批示指示;

陕西省委书记胡和平、西安市委书记王永康面对镜头检讨,“深感自责、内疚、惭愧”,要“知错改错、知耻后勇”;

总书记交办的事情在省市县三级究竟如何层层空转、空喊口号不落实,当事人回忆来龙去脉,落马官员亲承自己应当承担的责任;

中央派出的专项整治工作组领导同志给事件“定性”下判断,“违建别墅是表象,不讲政治是根本”……

整治秦岭违建拍成了专题片 侠客岛:背后大有深意

没错,表面上是违规建筑,进一步是破坏生态,深挖一步有权钱交易,再往前一步就是不讲政治、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明摆着的问题得不到处理,同一问题竟让总书记作出6次批示指示,最终要由最高纪检部门派驻敦促整治,由中纪委副书记、国监委副主任坐阵督察。

一桩经济社会违法案件,变成了一则颇具政治意味的案例样本。解读起来,意味就丰富多了。

秦岭违建别墅,说起来是一桩“历史问题”。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它的时间跨度实在是有点久。根据岛叔的小伙伴“经济ke”调查,20年前,这是一种自发行为,一些城里人赚了钱,到农村买地盖别墅。虽然在农村买宅基地不合法,但是执法不严,慢慢也就多了。

到了2002年前后,就有开发商开始参与别墅建设,成为一种商业开发行为。当时西安市普通商品房一平米800多人民币,一栋别墅就能卖到两三百万。显然,这不是给普通老百姓盖的。

虽然在之后的十几年内,陕西省、西安市多次出台相关条例,要求严控乃至禁止在秦岭开发房地产,但地方政府依然在大力招商,最终演变成以“文旅项目”走手续、实则大肆开发房地产的行为。

用西安市委书记王永康的话说,“通过市、区、县、规划、国土部门一路放水,逐渐把旅游项目演变成为房产和别墅项目。”——所以,即便看上去手续证照齐全,这批别墅绝大多数仍是违章建筑。

2014年5月,习近平第一次就秦岭北麓西安段圈地建别墅问题作出批示,要求陕西省委省政府主要负责同志关注此事。

但在陕西省市县三级,这份批示在传达落实的过程中层层空转。

专题片提到,“时任陕西省委主要领导”没有召开省委常委会传达学习,也没有进行专题研究,简单批示了事;“时任省政府主要领导”也只是“进行了圈阅”。到了西安市,时任市长也只是在常务会间隙,将属地两名区县领导叫到走廊,简单口头布置。

20天后,成立的“秦岭北麓违建整治调查小组”,级别很低,“一位退居二线的市政府咨询员担任组长”;该组长对镜头说,“所有参加我小组的(成员)都是副手”。

换言之,对总书记的批示,陕西三级党委政府重视程度不够,配的资源也不够。这就埋下了4年内该事件拖而不解、禁而不绝的根子。

整治秦岭违建拍成了专题片 侠客岛:背后大有深意

中纪委副书记、国监委副主任徐令义是中央派出的专项整治工作小组组长。在坐镇陕西的时间内,经过调查,他做出了这样一番结论:

“一些领导干部,也没有到过违建别墅的现场搞调查研究,对发生在眼皮底下的严重问题全然不知,有的还弄虚作假,真是形式主义害死人;官僚主义的作风,也到了非改不可的时候。”

1 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