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蒂芬妮·克利福德Instagram直播折内衣裤10万人看特朗普讲话低收视

观看电视直播特朗普演说的观众人数,比去年初他发表国情咨文时的收视人数,负责统计收视率的尼尔森公司表示,周二晚的观众人数,与2014年前总统奥巴马发表全国讲话宣布攻打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时的3400万人差不多。

3月25日,克利福德上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著名周末节目《60分钟》接受专访,吸引2100万美国观众收看,创下历史新纪录。她自称2006年与特朗普先在高尔夫球场上相识,后来应邀去特朗普的酒店并上床,而当时特朗普的妻子梅拉尼娅刚生下他们的儿子不久。两人的关系一直持续到2007年。当时60岁的特朗普对27岁的克利福德十分着迷,称赞其“美丽而聪明”,令他“想起自己的女儿”,还问她是否有兴趣参加自己主持的《名人学徒》节目。按她的说法,特朗普喜欢夸夸其谈,还拿出以自己作封面的杂志炫耀,但却不愿在其面前谈论自己的妻子,还说两人分屋睡。

克利福德也承认,虽然她对年过花甲的特朗普不太感兴趣,但两人上床却是自愿的。克利福德称自己的大胆吓到了特朗普,不过这位亿万富翁事后称非常喜欢她,希望能够经常见面。几个月后,由于特朗普无法兑现让克利福德上自己电视节目的承诺,两人和平分手。

2016年特朗普参加总统选举之前,其律师科恩找到克利福德,支付其13万美元,要求后者签署保密协议,不将其与特朗普的故事向外界公开。不过现在克利福德声称她当时是被胁迫签署该协议的,因为以特朗普的身份和实力,她不可能同意如此低的封口费。她之所以将特朗普和科恩告上法庭,就是为了解除这一保密协定,让她可以说出真相。克利福德称,自己仍保留着当年与特朗普互诉衷肠的短信,但封口令使她无法将其公之于众。

人气暴涨的克利福德虽否认自己爆料的原因是为了经济好处,并称自己“不差钱”,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承认,现在请她去“跳舞”的人数翻了好几倍,身价也翻了数倍。

克利福德近日还声称她曾于2011年被不明身份人士威胁,警告其不得再谈论此事。当时她与女儿正打算前往健身房,却在停车场被人拦住,后者甚至威胁她的女儿可能失去母亲。克利福德称,她当时之所以受到威胁,是因为她将自己与特朗普的故事告诉了一家杂志社并准备发表。

特朗普和白宫迄今为止对此事三缄其口,不予质评。而白宫律师则威胁将向克利福德索赔高达2000万美元。不过有报道指,本周末特朗普从佛罗里达州海湖庄园返回白宫时,第一夫人梅拉尼娅没有一同返回,而是继续在当地休假,两人关系似乎受到了绯闻的影响。

美国媒体及民主党人质疑特朗普很可能是封口费的真正主人。不过科恩表示自己支付了那笔费用,并称付钱的原因是为了阻止克利福德糊爆料“不存在的事”,从而维护自己长期客户的利益。科恩还指责克利福德“编造故事”,谎话连篇,其爆料不值得信任,从而引发克利福德的诉讼。

特朗普支持率不降反升,支持者称这都不算事

此外,前花花公子模特凯伦·麦克道格上周也登上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爆料称自己曾于2006年与特朗普有过一段婚外情,当时每月至少见面5次。按她的说法,美国八卦媒体AMI曾在2016年11月大选前几天给了她一笔15万美元的封口费,同样要求其不再向外界提及此事。而该媒体老板也是特朗普的私人朋友。

麦克道格称她当时与特朗普是“真爱”,后者还让其住在自家庄园内,并且见过特朗普的家人。不过由于麦克道格不愿当第三者,因此几个月后主动与特朗普分手。她声称自己没有经济诉求,但希望通过法律途径,摆脱封口协议,从而“说出自己的故事”。

特朗普当选总统前是亿万富翁,也是有名的花花公子,再加上曾担任真人秀节目监制和主持,因此有绯闻也非怪事。进入政坛之前的特朗普经常在自己的庄园内举办派对,包括《花花公子》女郎在内的各路娱乐圈人物都是座上宾,有人戏称其见过的欢场女子比见过的政客还多。

虽然上述两桩绯闻都并非在特朗普总统任内发生,但据美媒报道,由于封口费支付时间发生在大选之前,司法部联邦选举委员会已经介入此事,并展开调查。联邦选举委员会前副主席波特称,按联邦法律,科恩可以向特朗普最高捐赠12.65万美元,而上述两笔封口费超过这个数目,属于非法政治现金,违反了选举法。

不过对于特朗普总统的支持者来说,这些绯闻不是什么大事,因为没有人会认为特朗普在个人道德方面是楷模。最近一期民调显示,特朗普的支持率达到42%,虽然不算高,但已比几个月前有所上升。看来共和党选民大多仍然支持特朗普。

1 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