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周刊封面文章特朗普与佩洛西的对决全文第一场战斗谁也输不起

【吸收财讯】兑涣节兮中孚至 -> 世界在你眼前,为你导航!

从2018年12月22号凌晨开始,美国政府因为拨款问题部分关门。自“停摆”以来,白宫和国会民主党人进行了多个回合磋商,但始终没能取得实质性突破。

1月10日,《时代》周刊发表封面文章“特朗普和佩洛西陷入了第一场战斗,谁也输不起”。

《时代》封面文章:特朗普与佩洛西的对决(全文)

以下是全文翻译

新年伊始,华府可谓乱象丛生。部分政府部门已经关停第三周,新一届国会上台后却袖手旁观。众议院议长南茜·佩洛西咄咄逼人、寸步不让,而特朗普则放弃谈判、直接发表电视讲话为其所谓应对危机的政策辩解。联邦政府和博物馆全都门窗紧闭。国家公园的垃圾堆得像小山一般高。机场的安检人员的工资都已经停发了。领取住房补贴过活的人们随时可能被驱逐。

以上种种细节虽然不堪,却正是美国当下政治生活最真实的写照。联邦政府不作为,共和党、民主党领袖各据山头,都不愿意承担风险、作出妥协。冲突最为激烈的莫过于特朗普与佩洛西二人,这两大人物堪称美国政坛的阴阳两极,决定了未来两年间美国的政治走向。即使他们的政治信誉都岌岌可危,但两人都有着稳操胜券的信心。

他们俩谁都输不起。在延宕长达两年之后,特朗普终于开始着手落实在美墨边境修筑围墙的承诺。他坚持要建起一个真真切切的水泥墙或是铁栅栏。哪怕这一想法在边境两侧都不受欢迎,特朗普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他要博得共和党铁票仓的支持,还要维护自己无坚不摧的大男子主义形象。在他看来,做出退让是奇耻大辱,是乳臭未干的“跛脚鸭”(没用的人)才会做的事情。他也不想因此在竞争激烈的下届大选中失去势力。可以说,修建围墙一事箭在弦上,特朗普是不得不做了。

佩洛西新官上任,借势民主党中期选举后在众议院取得的多数席位,她的头一把火对准了特朗普的移民政策。佩洛西出身旧金山,是一位立法才能出众的传奇式女议员。她力排众议当选众议院议长。但是,面对特朗普这样一位非典型的、不按常理出牌的总统,纵使是佩洛西的立法才能也失去了优势。在特朗普看来,联邦政府停薪一事无伤大雅,政府关张再持续几个月甚至几年都可以。对冲突、不稳定事件以及他人的苦难,特朗普都有着超出寻常的忍耐度。佩洛西作为一个出色的谈判家又该如何与这样的总统打交道呢?

特朗普新年首场在白宫总统办公室发表的电视讲话颇有防守抵抗的意味。一月八日晚间,特朗普语速飞快、毫无感情地念完了提前准备好的发言稿,传递出的信息一如往常:来自墨西哥的移民严重威胁到了美国国家安全。镜头推近,特朗普念道:“这是一场人道主义危机,关乎身心与灵魂。”据说,特朗普本人并不愿意发表这场在黄金时段播出的总统演讲。是他身边的幕僚说服他,或许通过这场公开演讲他能扭转在移民问题之争中的颓势。

第二天,特朗普在参议院继续向共和党党内议员灌输同样的政策思想,期间暴露出了共和党党内意见的分歧。共和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曾表示,只有特朗普(示意退让)才能打破目前的僵局。不过在两党支持率接近的“摇摆州”已经有共和党人公开站队民主党人,支持政府重新开张、不再划拨经费修建围墙。专家并不承认修建围墙的可行性与有效性;修建围墙也从未获得多数民意的支持。如今,美墨边境上的非法越境数量处于史上最低水平。取而代之的则是避难者难以入境、人道主义危机陡升。目前多家法院已经判处“零容忍”移民政策无效。众议院已经被民主党控制,倘若再失去共和党占多数的参议院的支持,特朗普政府将难以为继。

特朗普花了两年的时间宣传他的边境墙。他有时对他的支持者说墙已经开工,有时又宣称自己也能接受其他解决方案。这一次,特朗普本可以将惨淡的中期结果转变为两党合作的新姿态。他也本可以讨价还价去索要一年前民主党人提供的解决办法——同意童年来到美国的无证移民可以获得公民身份,以换取高达250亿美元的边境墙补贴。过去,他一再提到强行关闭政府。他上一次提到关闭政府是在9月下旬,而白宫和国会山的顾问成功地安抚他,让他不要在政治变动的高峰期和最高法院对布雷特·卡瓦纳夫的听证会期间惹来更多麻烦。到了12月,他几乎已经放弃了建墙的想法,发布推特称边境安全已经改善,“军方”将建立隔离墙,而参议院一致通过一项无需建墙的政府预算。但在右翼的抗议之后,特朗普又改变想法,并终于引发了他想要的斗争。

就民主党而言,他们曾试图利用关闭政府来迫使民众改变对移民政策的想法,但上次他们在短短几天后就失去了勇气。那也是在佩洛西负责众议院之前。现在,民主党人相信他们已经在去年接受了他们能接受的一切妥协。佩洛西统一了她的政治同僚,而由查克舒默领导的参议院民主党人也支持她的强硬战略。在回应特朗普的讲话时,两位民主党人并肩站在一排美国国旗前,称特朗普正在制造危机并“将美国人民当作人质”。如果佩洛西心生退意并且放弃坚持立场,那么她很快就会失去她努力控制的那些政治同僚的支持与信心。但如果她在与特朗普的对峙中取得成功,那将是华盛顿的一个重要时刻,这一信号表明过去两年来向总统屈服的国会现在有能力挫败他。这种势头将会持续推动众议院准备开启的众多调查。

特朗普并不是华盛顿僵局的发明者。在他担任总统期间的,他也需要面对许多其他的生死危机时刻,而每一次危机都会在下一次危机中才被化解或遗忘。在特朗普的椭圆形办公室演讲前几个小时,FBI发现了他前任竞选主席与俄罗斯情报人员沟通的新证据。在本月底,如果总统能够为空军一号承担费用,他将前往瑞士达沃斯的经济精英年会来正面对抗他持续破坏后的世界秩序。这种危机显然比让九个政府部门关闭更麻烦。

也许对于一个自其就职典礼以来一直处于虚拟崩溃状态的政府来说,他的总统主持政府直至其逐渐停摆是不可避免的。特朗普依靠冲动行事,搪塞,撕碎规范,采取合法性存疑的单方面行动。他在跌跌撞撞中展现了威权主义,不是出于政治计算,而是出于大男子主义。而另一方面,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将她难以控制的同僚团结在精心挑选且合乎逻辑的行动方案内。但她最好的计划可能仍然无法应对一个非凡的时刻。最终,混乱的化身特朗普将要与规则大师佩洛西来一场势均力敌的对决。而这两个庞然大物的冲突到目前似乎还看不到尽头。

文/穿梭在美帝

本文作者系新浪国际旗下“地球日报”自媒体联盟成员,授权稿件,转载需获原作者许可。文章言论不代表新浪观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