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洛斯戈恩起死回生助手助手格雷格·凯利妻子揭发西川广人夺权

【吸收财讯】兑涣节兮中孚至 -> 世界在你眼前,为你导航!

眼下最火爆日产大剧:戈恩的“小房间”

2003年,时任日产汽车高管戈恩曾说过,因为他是外国人而遇到种种阻碍,如果他是日本人,在日产的成绩会更加耀眼。他没有想到,15年后他的命运会变得暗淡无光。

据《华尔街日报》1月15日报道,戈恩的妻子的九页信函公开,她在信函中表示,戈恩11月19日被逮捕以来一直被关押在东京的一家监狱,戈恩与律师交谈的机会有限,且体重在两周时间里几乎减少了七公斤(超过15磅),原因是被拘留在恶劣的环境中。

信函显示,戈恩妻子的目标是她所说的检方在此案中使用的不恰当方法。戈恩的妻子写道,在没有律师在场的情况下,检方每天数小时审问戈恩,“恐吓他、训斥他、斥责他”,目的是迫使他认罪。

戈恩的经历或多或少让人看到了日本社会对外国人的真实态度。

1

“成本杀手”扭亏为盈

从1991年到1999年,日产汽车公司连续7年亏损,背负债务高达21000亿日元,市场份额由6.6%下降到不足5%,公司濒临破产。

1999年5月28日,雷诺按照每股400日元的价格,以48.6亿美元收购日产汽车36.8%股权,以7660万美元收购日产柴油车公司22.5%的股权,另外,雷诺还以3.05亿美元收购了日产在欧洲的五个财务子公司,这样,雷诺花了52亿美元完成了对日产的收购交易。

收购日产后,雷诺共有17人进入日产高层,分别进驻各个重要部门,其中,卡洛斯·戈恩进入日产董事会,并担任首席营运官。在素有“成本杀手”之称的戈恩的领导下,日产仅仅用了两年的时间就扭亏为盈。在2000财政年度(2000年3月到2001年3月),日产汽车实现了27亿美元的赢利;在2001财政年度,公司综合营业利润达到39.2亿美元,综合税后纯利润29.7亿美元,工厂运转率由51%提高到75%。日产公司“由一个挣扎的企业,变成了一个健全的企业”。

眼下最火爆日产大剧:戈恩的“小房间”

戈恩在日产工厂视察。(旁边日本人冷漠之情溢于言表)

2

内外有别

戈恩大概没有想到,外国人的身份会让他被日本人毫不犹豫地指控和监禁,力度远远大于其他企业承认有生产问题的日本人。

而日本媒体,从2018年11月19日开始,直到12月26日,一直以“嫌疑人戈恩”报道有关消息。部分媒体如《读卖新闻》,更报道所谓“日产前员工的愤怒”——戈恩“用公司的钱弥补个人投资的损失,那为什么要裁员?”互联网上更是压倒性地大骂这个外国人,并且把一起日本近年的丑闻归结为“外国人来捣乱”的结果。

然而,这还仅仅是在被检方指控,没有定罪的情况下。日本媒体和民间的态度基本认为:对戈恩的指控是真的,他罪有应得。

日本人或许是世上最爱道歉的民族,但也一定是最爱逃避的民族。每当一场丑闻出现,公司领导在新闻发布会上,以高度标准化的道歉语言,和不看正面难以辨别身份的鞠躬,完成一起公关行动。

然后,几乎一切照旧,仿佛没有发生过,尤其是市场局限在日本国内的时候。有丑闻和没有丑闻几乎没有影响。

这其中既有日本市场内高度封闭,企业间无法因质量丑闻立即替换供应链的原因,更有一个日本此前难以启齿,也鲜为人知的原因:日本人对日本人是宽容的,对外国人是严厉的。

直到2008年,他们在美国爆发“高田汽车安全气囊质量问题”丑闻。日本企业这种因为高度封闭的内部循环,才第一次真正曝光在世人面前。事件处理共消耗了近8年时间。期间高田公司的“底气”就在于背后的日本汽车企业市场,长期封闭的技术市场令高田的安全气囊被美国和世界视为杀手,在日本汽车上却不可或缺。最后没有人被逮捕。

大名鼎鼎的三菱汽车,坚持几十年如一日地隐瞒汽车安全隐患问题,造成多人伤亡。而2016年那场三菱汽车、铃木汽车接力承认尾气造假丑闻。2008年、2015年、2017年、2018年神户制钢造假、新干线材料不合格、三井公司建筑倾斜,旭化成建筑公司偷工减料,某化工喷涂业者的异常癌症发生率。

这些,没有铺天盖地的持续报道,没有群情激愤的网上关注,更没有对企业负责人的逮捕和审判。

顶多就是一场以高度标准化的道歉语言,和不看正面难以辨别身份的鞠躬,完成一起公关行动。

然后一切随风而去,人家都鞠躬了,你还能怎样?

毕竟当年的一系列日本工业污染疾病,几乎没有人获得赔偿。也没有人被捕被审判。或许在日本人看来,这些数据造假乃至不过死亡几个人,并不算大事件。

如果不是日本人,就麻烦了,尽管戈恩的案件疑点重重,但他必须被逮捕。

本次事件中指控戈恩的西川广人,在记者会上表演鞠躬,从日本检方的行动上看,他居然是清白的。逮捕不久,西川高升日产董事长。而2018年12月7日,尽管检方发现西川等人声称的虚报收入证据在有相关程序下责任人西川的认可签字的,但西川仅仅因为表示自己不知道所谓“戈恩的真相”便撇得一干二净。

也就是说,戈恩的一切都是企业内部包括“举报者西川”亲自认可的,可是现在,西川等人不但声称戈恩是虚假报告和隐瞒收入,而且他们的签名在日本检方眼里毫不引起怀疑。

或许,这就是日本人一直讲的“规则”。

3

令人惧怕的“人质司法”

戈恩案件目前已经发生了50天,这50天里他事实上一直处于有罪推定的与服刑无异的监禁状态。这就是日本人也颇为惧怕的“人质司法”。

1 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