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籍八路军小林宽澄去世个人资料抗战老兵小林15年八路军和解放军

【吸收财讯】兑涣节兮中孚至 -> 世界在你眼前,为你导航!

一位日本人,当了15年八路军和解放军,昨夜走了

来源:静说日本

唯一幸存的一位日本人八路军老战士小林宽澄先生,1月17日夜在东京家中去世,终年99岁。

2015年9月,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的时候,这位日本人老八路被中国政府请到了北京,与中国领导人一起,登上天安门城楼检阅中国人民解放军。随后,在人民大会堂接受了主席亲自授勋。

老先生走了,我找出2015年采访他的那一篇文章重新发表,向这位八路军老战士致以最后敬礼!

一位日本人,当了15年八路军和解放军,昨夜走了

小林宽澄先生的家住在东京都练马区的一个静谧的老住宅区里,天下着绵绵细雨,走进这一条老街,特有一种怀旧的感觉。

小林先生的家是一栋旧式的二层楼,门口种的月季花已经攀升到二楼的屋檐。因为事先知道我们去,老先生用红笔写了一张中文纸条:“热烈欢迎中国贵宾光临”,贴在门口的墙上。

摁了门铃,小林先生笑眯眯地来开门,连声说:“谢谢你们来看我”。那普通话也许长时间不说,有些生硬,但是很有胶东半岛的味道。老先生说:“我是在山东当兵,在山东被俘,也是在山东参加了八路军。”

走进小林先生的家,才发现没处下脚。到处是杂物,也到处是书籍资料。一问,才知道老伴去世多年,儿子一家虽住在隔壁,但是他基本上是一个人过,自个儿买菜,自个儿烧菜洗衣服。

小林先生把我迎进客厅。所谓的客厅,是他起居、睡觉、写东西的地方。小林先生个子小,挨着小方桌坐下还真合适,我和摄影师个儿大,勉强把腿盘下。

刚落座,老先生就拿出了自己珍藏的一枚枚军功章,他说:“当年回日本时,这些军功章都不能带来,这些都是后来补发的。”

一位日本人,当了15年八路军和解放军,昨夜走了

我努力想想眼前的这一位瘦小的老人穿上八路军军服的样子。可惜,当年的照片也都没能带来日本。他说:“那时没法子,组织上规定不能带这些东西回来。”

回忆起70多年前的往事,小林先生来了精神。从开始谈,到最后喝上一口自来水,他说了整整2个小时。

01

小和尚充军

小林先生的老家,是在群马县,距离东京300多公里,坐火车得2个小时。因为祖上传下来一座寺庙,小林的爸爸是和尚,小林长大后也成了小和尚。

小林是在21岁时,接到了参军的命令。“突然来了通知,村长拿来一张纸,说我必须马上参军。”小林说。当时父亲跟他讲的一句话,他至今还记得:“男子汉应征为天皇而战,是光荣的。”

1939年6月,小林脱下袈裟,成了一名日军士兵。次年1月,小林随华北派遣军第十二军畈田部队,坐船在青岛登陆。

一位日本人,当了15年八路军和解放军,昨夜走了

前排右一

到青岛后,小林被编入“小林中队”,前往淄博参加新兵训练。没过几天,他先被大伙打了一顿。

“那时的新兵训练的一个传统做法,就是打人。我当时戴眼镜,班长说我一定是一个有文化、有思想的人,一定很傲慢,所以必须第一个挨打。于是,我被命令从队列中向前一步站出来,班长脱下皮鞋抽我的脸,我当场流血,但是不能叫,只能咬紧牙关。二天后,脸肿得不得了,小林队长遇见我,问我怎么了?我回答说,是摔了一跤。他其实知道是怎么回事,新兵总是要过这一关。”小林先生说完这一段话,还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过去这么多年,那一幕,他也许终身难忘。

但更难忘的,是第一次叫他杀人。有一次,他和班长中钵等几个人外出,迎面走来4个中国男人,班长下令叫小林上去练刺刀。“班长叫几个人上去抓了一个中国人,命令我上刺刀刺那中国人的胸膛。那中国人抓住了我的刺刀,我不敢刺下去。结果班长一上来,就把那个中国人踢倒在地,然后骑在他的身上,那刺刀直接插入了他的胸口。事后还若无其事地叫我们走了。这么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被刺死了。”小林先生叹了一口气:那个地方叫“桐林”。

1 2 3 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