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凉山播种人政府总督学马布都去世级别工作简历马布都的家人节哀

【吸收财讯】大过坎离三十备 -> 站在前方,为你导航!

这两天接连不断的噩耗让人很是受不了!一个是现实生活中凉山教育界马布都老先生,一个是我成长过程中影响至深的林清玄先生。都在60多岁的时候生命戛然而止,悲恸不已!!! ​

封面新闻记者 徐湘东 肖洋

1月22日上午11时,被誉为“凉山民族教育界灵魂”“大凉山播种人”的凉山州政府总督学马布都先生,不幸意外去世,享年64岁。

在凉山,马布都的名字几乎家喻户晓。他曾任凉山州大中专招生办公室主任、凉山州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等职务,退休后,又返聘为凉山政府教育督导委员会总督学,担任凉山州教育基金会名誉理事长。

马布都逝世的消息传开,令人感到震惊和惋惜。凉山各界对他的评价是:他是凉山教育的探索者、引领者、践行者,帮助过上万名凉山学子迈入大学校门,他为凉山民族教育殚精竭虑,为凉山教育事业奉献了一生。

“大凉山播种人”凉山州政府总督学马布都去世将考生当自己孩子 想尽办法送他们升学

马布都出生在凉山州喜德县的一个偏远山村,幼年时期家境非常贫寒,与母亲相依为命。1977年,他从凉山民族师范学校毕业后,分配到凉山州教育局,从此一生与教育事业相伴。

1990年,马布都任凉山州大中专招生办公室主任。当时的凉山州,经济发展滞后,教育基础十分薄弱,考生成绩与内地考生相比差距较大。380万人口中,每年参加大中专等升学考试的不超过3万人。

作为一名招生工作者,马布都很是着急。他分析认为,这种情况,除了凉山基础教育薄弱等因素外,还与招生工作没有做到位有很大关系。

为此,他与招办同事开展了密集的招生宣传工作,并积极推动当地招生改革。在每年高考前夕,到各个中学去指导学生填报志愿。他还深入一线调研,推动凉山民族地区“普初”“普九”、并轨招生改革等工作与全省、全国同步。

“大凉山播种人”凉山州政府总督学马布都去世

在担任招办主任的12年中,马布都一直在说,在凉山搞好招生工作,不仅是为国家选拔人才,而且还是一件让大凉山孩子走出去、让凉山发展起来的大事,因此凡涉及招生、考试、录取,他必定亲力亲为。

一名凉山州教育系统工作人员表示,马布都还一直在为凉山考生争取政策,可以说,他把凉山每一名考生,都当做是自己的儿女,想尽一切办法帮助学生升学,千方百计将他们送进理想的学校。

马布都一个响当当的名字。布都翻译成汉语即是东方的意思。马老也像他名字一样,用他的光辉照耀着每个彝族村落。
第一次接触马老,是从看他的自传开始的,里面写了马老的身世和从小长大的地方米市甲谷,那是一个很偏远的山区,我有几个老师都是米市人,他们说道米市米市,米的产量最低的一个乡镇,也是喜德县最穷的一个地方。但是也奇了怪,米市偏偏又是最出人才的地方,现在他们喜德出来比较有名气的,米市几乎占一半。这是我喜欢米市的一个原因之一。马布都一个高寒山区飞出来的一直雄鹰,那么的睿智,那么的平易近人,为彝族的教育献出多少力量。,马老小时候也很穷与母亲相依为命,他很懂得感恩,他他立志要用一生的时间,一生的奋斗,一生的奉献来回报和告慰我深深怀念和敬重的各位老师,来改变家乡的教育面貌。他说到,也做到了。教育改变了他的一生,也改变了他的命运。长大之后在自己有能力之后他也用他必胜的力量改变了同他一样来自艰苦山村的孩子。看到马老您家的老房子和现在我们家的如出一辙,我不知道,一个从茅草屋成长的彝族儿子,怎会如此优秀,看您为了彝区的教育所走遍的路程,不由得由衷的感叹。与马老您未曾谋面,但是一听到这个坏消息,好希望我们听到的是假的,是别人误传的,希望马老您好好的又站在我们的面前,来督查我们的工作。昨天早上我还在幻想,我考上了研究生,我的彝族文化功底得到了很大的提升,,我想马老肯定会很喜欢。幻想您来布拖视察工作,我特别的相见您,我抢过了所有 领导人的风头,在您面前跟您打招呼。我也好希望您能醒过来,真的再来布拖考察工作,好让我们再见您一面。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清于鸿毛。人终究免不了一死,但死的价值不同,有的比泰山还重,有得比鸿毛都还清。前者说的就是马老吧。但没有想到会如此匆忙,忙的倒在异国他乡。不知道马老的魂灵是否还能顺利回到祖地,为彝族人民付出如此大的功劳,怎么会倒在异国他乡,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叙述,全彝族人民的一种悲痛惋惜之情。不知道为什么,我与马老从未谋过面,只是在马老的自传中认识马老,但不知道为什么那么难过,我想全彝族人民都和我一样吧,都在为马老祈祷。希望马老的魂灵沿着他自己奋斗过的路途,回到彝人老家,回到他自己从小长大的地方。

1 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