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一公理想顶尖人才李小波如何进入西湖大学是谁创办的博士生待遇

【吸收财讯】大过坎离三十备 -> 站在前方,为你导航!

希望可以为国家创造更多人才和技术创新。 当年南科大也是这样的愿景,只是后来南科大出了个贺建奎! 五年散伙,十年散花。

前三甲,地位难以撼动,不知道西湖大学会怎么样?还有雄安大学呢? ​

这些顶尖人才如何进入西湖大学?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刘素楠

面试

2017年6月,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李小波收到了一封系里群发给博士后的邮件,转发自施一公。施一公在邮件中写道:“At  Westlake University, sky is the limit。”(在西湖大学,一切皆有可能。)

这句话打动了李小波。在美国做了10年研究,当时32岁的他刚开始找工作,原想在美国高校谋一份教职。这封邮件让他动了回国工作的念头。随后,他向西湖大学投出了简历。

几乎同一时间,新加坡技术与设计大学,时任助理教授的张岳意欲回国之际看到了西湖大学的招聘信息。“它是一所比较新的办校方式,由董事会管理,校长治校、教授治学,感觉跟英国、新加坡的体制一样。我当时就被这种办校理念吸引了。”

2015年,施一公联合饶毅以及南方科技大学校长陈十一、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常务副校长潘建伟、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钱颖一、创毅科技集团董事长张辉、阿里巴巴集团首席技术官王坚等人,向国家领导人提交了《关于试点创建新型民办研究型大学的建议》,获得支持。施一公如此描述理想之校:“我们希望五年以后、十年以后,西湖大学可以聚拢一大批世界顶尖的科学家,在这里从事最尖端的科学研究,做出最有意义的科学成果,培养最优秀的青年学生,用自己的才智尽情地探索科学知识前沿,推动人类进步,造福全世界。”

根据学校规划,预计到2026年,西湖大学在校学生将达到5000人左右,其中研究生3000人,本科生2000人;助理教授、副教授、教授人数300人;研究人员、教学人员、技术支撑人员、行政服务人员600人;博士后900人。

这些顶尖人才如何进入西湖大学?西湖大学工学院特聘研究员张岳在2019年博士研究生招生面试现场。西湖大学供图

张岳投简历后参加了当年6月28日的面试。面试结束时, 时任浙江西湖高等研究院院长科技顾问的仇旻出来找他谈了几句西湖大学工学院的发展计划。“感觉充满干劲儿。”没经过多长时间考虑,他决定加入西湖大学。

2017年11月17日,李小波从美国新泽西纽瓦克机场直飞上海,抵达浦东国际机场后,他坐上了直接开往杭州武林门的大巴。

西湖大学云栖校区位于西湖区南部的云栖小镇,原址属于一家工具产业园。从工具产业园到西湖大学的变化,也是这个小镇乃至整个中国在过去数十年的转型缩影——劳动力和资源密集型经济成就了昔日腾飞式发展,但科研创新才是中国经济未来的硬核驱动力。

当晚,西湖大学为千里赶赴杭州面试的学术人才举办了欢迎晚宴。第二天,面试正式开始。

李小波长期从事植物学和微生物学研究,先后在斯坦福卡内基研究所和普林斯顿大学进行博士后研究,曾获得美国遗传学会的DeLill Nasser奖(2016),国际植物脂类代谢论坛的 Paul Stumpf奖 (2016),以及美国植物学家协会的Robert Rabson奖 (2016)。

但在西湖大学的面试环节,学校、论文和荣誉并不是最具说服力的。“面试就是看你能不能说服大家,你提出的方向是前沿的、开辟性的,而且你有能力来做。”李小波说。为此,他提前在美国的实验室预演数次,征求导师和同事的建议。

施一公曾表示,数字化的指标不是没有意义,但是过分强调它,会把大家带到一个比较窄的路上。西湖大学将建设鼓励创新的学术评价体系,无论是学术论文的数量和引用率、还是学术期刊的影响因子,都不会成为西湖大学学术评价的主要指标;西湖大学对一位科学家的学术评价主要看其研究是否剑指相关领域的最前沿以及实质性进展。“这种评价机制所催生的人文关怀和学术氛围,将形成西湖大学独特校园文化的一部分。”

双方的正式见面,既是西湖大学在评价学术人才,也是学术人才对西湖大学的考察。

会议室里坐着8位评审,包括施一公和3位西湖大学PI(独立实验室负责人、博士生导师),以及4位校外专家。每位面试者先讲自己准备的ppt,再进行问答。

人类对光合生物在分子水平的了解长期受到研究手段的限制,李小波在面试中提出了两个研究方向:在植物学研究中引入单细胞高通量手段,做光合生物能量代谢的全基因组筛选;对海洋藻类进行分子生物学研究。前者在研究技术进行创新,将提高光合生物基因筛选的效率;而后者将突破传统的植物学研究领域,或将拓展人类对海洋藻类的微观认知。

其中一位评审提问:植物有一个重要的蛋白——1,5-二磷酸核酮糖羧化酶(RubisCO),现在这个蛋白的研究到了什么程度?

这道题并未将李小波难倒。平时除了做科研,他大量阅读文献,参加学术报告,持续关注相关领域的最新成果。

“你需要什么样的支持?”另外一位评审提问。

李小波提出了仪器购买的问题。在实验中,把菌落从一个培养基平台转移到另一个培养基平台,方法一般是用牙签手动挑。李小波解释,大部分实验室使用手动方法挑菌落,最多只能做几千个菌落的实验。然而,他进行的实验项目需要挑20万个菌落,如果用手重复20万次,理论上需要2-3个月时间才能完成。假如使用挑菌落机器人,只需要十几天。

此外,为了让20万个菌落在培养基里维持生长,实验人员必须每个月将菌落转移到新鲜的培养基上,手动转移也不现实。一个菌落阵列复制机器人,只需要两天即可完成。

“这两个仪器和质谱、显微镜不一样,不是生物学实验室的标配。挑菌落机器人全世界有100多台,很多人不知道可以用这个仪器来提高实验室工作效率。”他注意到,评审们对购买仪器一事并未感到惊讶。

几天之后,他收到了西湖大学的聘用通知。

“西湖大学提供的综合条件比美国这两所学校待要好,或者说比美国绝大多数大学要好。如果在美国一个顶尖学校拿到好的offer,西湖大学的offer甚至可以超过他们。”李小波说。

高水平建设未来科技文化中心、西湖大学、支持阿里达摩院发展、开建浙大超重力离心模拟与实验室。

河北省要建设“雄安大学”,不能按常规行事,否则很难出类拔萃。窃以为,最好是效法西湖大学,由社会力量出资办学,实行董事会制,聘请著名教育家担任校长,面向全国延揽高层次教学科研人才。没有新体制、新机制、新举措,哪会有新面貌啊! ​

1 2 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