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北京长安街W酒店摘牌一晚多少钱前世今生凯莱大酒店殊途同归

【吸收财讯】大过坎离三十备 -> 站在前方,为你导航!

我选酒店的眼光还是不太稳定,需要锻炼。业主请W就很神经,不调研一下W的品牌基调么,请JW 喜来登这些都好过W啊,W就是走年轻潮的概念,你让他商务也商务不起来啊 。

这地儿改成啥呢?这在三里屯,肯定比三里屯洲际吸引力强。大胆猜一下,首旅接盘。

2019年1月31日,是北京长安街W酒店最后办理入住的时间。自开业起的短短四年,北京长安街W酒店在一场高调的开局后黯然谢幕。不过,若要仔细回顾长安街W酒店的历史,还得追溯到1987年。

上世纪80年代初的北京,与现在俨然是两个世界。那时,建国门立交桥刚建成不久,古观象台正筹划着重新开放,建国门附近平平整整一片,既无高楼大厦,也无如今长安街的车水马龙。直至1982年建国饭店开业,中国饭店集团化管理模式自此拉开大幕。跟随者改革开放的大潮,建国门附近的酒店圈也进入了新时代。

北京长安街W酒店的前身凯莱大酒店,正是在这一波浪潮中诞生的。

写在酒店摘牌前:北京长安街W酒店的前世今生

前世:曾经的地标,黯然谢幕

1987年,天平利园酒店开建,随后于1990年落成。酒店的建筑外墙以蓝色玻璃镶嵌,这样现代化的设计在当时实属罕见,一时间,这栋建筑成为建国门附近的地标性建筑,也令当时的群众大开眼界。

1992年,中粮集团投资建立凯莱酒店集团,这也是中粮集团首次涉足酒店业。同年,中粮集团接手天平利园酒店,并引入凯莱酒店集团进行运营管理,天平利园酒店也随之更名为凯莱大酒店,定位为四星级酒店。

凯莱大酒店开业后,无疑是经历过辉煌的。在当时,对于很多人来说,能住进这样一座地标性建筑,是一件颇为自豪的事情。2008年,凯莱大酒店也是北京奥运会的官方接待酒店。以至于2010年宣布拆除凯莱大酒店时,还曾一度引发社会关注甚至争议。

有报道指出,在酒店最初修建时,花费在3700万美元左右,而此次推倒重建,在土建方面的成本至少有5亿元,装修成本则更高。

对于拆除一事,中粮集团当时给出的解释是:“凯莱大酒店经营标准为老四星级标准,酒店整体建筑形象、绿化环境、交通组织及建筑原有设计都难以满足市场需求。”对此,凯莱大酒店的设计者梁震宇不认为酒店规划与建筑结构存在“硬伤”,早在设计时便已留出了加高的余地。

争论之下,凯莱大酒店最终还是没逃开被拆除的命运。在专家评审时,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从城市规划的角度来说,凯莱大酒店的重建有利于这一地区城市建设形象的改善和提升。

20年,对于北京这一个在短短几十年间便脱胎换骨的城市来说,凯莱大酒店也许确实是已经不年轻了。资料显示,2004年,经济型酒店开始席卷国内酒店市场;截至2006年底,有37家国际饭店管理集团的60个酒店品牌进入中国。

长安街W酒店的设计团队在接受《好奇心日报》的采访中表示,长安街W酒店开始将第一个版本的客房做得非常有冲击力,领导看到以后觉得国企不能搞得这么夸张,所以后续的调整方案风格就非常商务了,和出差旅居的酒店一样方正。

所以在中国,酒店不算啥,业主是谁才重要,做酒店的都期望遇上一个专业点的业主 地理位置怎么优越了,旁边都是行政机关,弄个设计酒店,谁去住啊……

1 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