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零售发展现状游戏Game over挫折Amazon Go猩便利缤果盒子

【吸收财讯】兑涣节兮中孚至 -> 世界在你眼前,为你导航!

不喜欢买东西的时候,旁边的促销人员一直BB ,高端一点的衣服和电子产品会用。 便利店用来支付的话 尴尬在于必须所有的商品,再便宜都要用。有些东西可能就会亏本卖了

作为无人零售的鼻祖,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一定没有想到,他以Amazon Go为依托推崇的无人零售,会在中国市场上遭遇前所未有的挫折。

无人零售游戏,Game over?

▲上海浦东新区某猩便利门店 马云飞摄

无人零售的萧条似乎是在一夜之间降临的,这与其2017年兴起时的繁荣反差很大。

彼时,尽管概念还不甚明晰,无人零售仍如旋风一般席卷着零售和投资界,成为继共享单车之后的又一风口。

然而,仅仅一年的时间,伴随着一些无人零售头部企业的“失败”, 这一风口便逐渐消失,剩下一地鸡毛。

市场洗牌、管理失控、资本逃离,如同一把把利刃,刺向还未成熟的无人零售,那些曾被资本热捧的“追风者”,在风雨中飘摇。

无人零售的游戏,Game over了?

为了解无人零售行业的真实情况,2019年伊始,《国际金融报》记者走访了上海的多家无人便利店,采访了在无人零售“赛场”依然坚守的投资人、创业者以及行业专家。

1

踪迹

谈及无人零售,一些消费者最先想到的会是缤果盒子。2017年6月,缤果盒子落地上海,成为国内市场上首个规模化商用的无人零售品牌。一个月后,它还获得了由GGV纪源资本领投,启明创投、源码资本、银泰资本等跟投的超1亿元A轮融资。然而这一最早进入无人零售便利店业态的赛手,眼下在上海却难觅踪影。

根据缤果盒子APP上的信息,其在上海尚存有5家门店,但大多都位于在郊区。不过《国际金融报》记者在高德地图上搜索上海范围内的“缤果盒子”,仅能找到一家门店。

1月23日,《国际金融报》记者按照地图的指引,找到了被美食店环绕的缤果盒子华山路店。走近后却发现,在店门“扫码开门”设备的显示屏上,有显目的一行字:“设备维修中,请耐心等待”。

“这家店前两天刚关门。店内品类不多,平时去买东西的人较少,而且也没看见有人来补货,关门也是必然了。”在附近工作的陈女士如是对记者表示。

透过厚厚的玻璃橱窗,记者发现,在这家面积约有40平方米的门店内,货架上的货物摆得并不满,最里面的冰柜更是空空荡荡,冰柜旁边的桌凳已被摞起,货架上没有任何生鲜与饮料商品,剩下的仅是饼干、方便面等保质期较长的食品。

究竟是系统升级,还是另有隐情?1月24日,《国际金融报》记者分别致电该美食城的管理人员以及缤果盒子客服。双方均确定这家店目前处于系统维修中,但至于什么时候可以重新开业,双方均表示不清楚。

无人零售游戏,Game over?

▲休业中的缤果盒子 马云飞摄

2

“变味”

“大家对无人零售这种新形态非常关注,我们也一直受到这种关注。但关注越多压力越大,这对一个初创企业来说未必是好事。作为一个创业公司,现实中需要完善的地方很多。我们精力和资源有限,只能集中精力把想法逐一落地。”两个月前,在一次会议上,缤果盒子的创始人陈子林曾这样表示。

无人零售兴起时,除了缤果盒子之外,多家无人零售品牌纷纷入局。其中,由吕广渝等前美团点评高管团队创办,美团创始人王兴、前大众点评创始人张涛等均参与投资的猩便利,在新零售浪潮中,堪称风口上的“明星”。与缤果盒子不同,猩便利并未止步于单纯的“无人零售”,还在上海等地开出了“有人便利店”。

日前,《国际金融报》记者走访了浦东新区一家猩便利店。相比上述的缤果盒子,猩便利的这一门店空间更大,商品品类更多,以鲜食、饮料为主。另外,店里有两名员工,一位负责整理货架,一位负责收银。该店店员告诉记者,现在大多消费者都是在使用猩便利APP付款,APP上还推出了外卖服务,咖啡和便当可以配送上门。

“(这种方式)比较方便,自己看中的商品在APP上付款就行,价格也和外面差不多。”一位消费者对记者表示。

2018年7月,“x-24h智慧便利店”落地上海人民广场地铁站,该店主打鲜食商品,包括面包、三明治、咖啡、冰淇淋、橙汁等。

记者走访后发现,这家店与猩便利有些类似,虽然已经实现了无人化售卖,但考虑到消费者目前还未成熟的消费习惯,店内仍设置工作人员,主要职责是向大家介绍如何通过手机扫一扫实现自助购物,以及操作电脑后台程序,配合到店的运维人员对机器进行清洗和维护。

日本的无人零售方案也很有意思,通过智能购物篮和射频收银台的合作,直接识别顾客所买的商品,付款之后即可提袋走人,体验非常流畅。 ​

1 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