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杀妻骗保案张凡否认谋杀买保险为娃投资理财天津骗保小洁身世

【吸收财讯】大过坎离三十备 -> 站在前方,为你导航!

还是在好好查一下吧,不光中国不缺冤假错案全世界都不缺冤假错案,是否存在屈打成招或诱导逼供的情况我们都不在现场,不能因为两口子打架身上有伤,就认定妻子一定是被丈夫害死,也不能因为丈夫乱花钱就认定丈夫没有收入。孩子没有妈妈很可怜了,我希望让孩子不要再失去爸爸。

1月28日,新京报记者从受害者张英辩护律师处获悉,天津一男子涉嫌“杀妻骗保”一案已进入泰国法院审理程序,嫌疑人张凡于25日下午到庭聆讯,在征询被告人对检方起诉罪状接受与否时,张凡予以了否认。泰方或在一个半月以后开庭。

天津警方也于日前抵达普吉岛,与当地警方交换了相关证据,并在曼谷与受害者泰方律师,交换意见商讨案情。

此外,受害者家属已向天津市和平区人民法院,递交了起诉天津银保监局的行政诉讼状。家属还将于1月29日向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递交起诉中国保险行业协会的民事诉讼状。

杀妻骗保案疑犯否认谋杀指控:买保险为娃投资理财1月28日,律师李滨和张英父母来到天津市和平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受访者供图

首次开庭或在一个半月以后

2018年10月,死者张英同丈夫张凡携女儿一同去普吉岛旅游,随后被发现死亡。事发后,张凡被泰国警方控制,他向警方承认自己杀妻。不过至于保险问题,张凡则称“不知道”。

张英家属称,张英生前被投保十余份保单,保险金额达三千多万。2018年12月11日,天津警方也已对张凡涉嫌保险诈骗立案侦查。

2019年1月24日,普吉府检察院正式向普吉府法院指控犯罪嫌疑人张凡触犯泰国法律,应判处死刑。

此前,张凡一方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事发前,张凡确有两份保险伪造妻子签名,但购买保险一事妻子知情,“是为孩子投资理财”,并否认了“杀妻为骗保”的指控。

1月28日上午,张英的辩护律师方文川介绍,检方起诉后,该案进入法院审理程序,“25日下午,普吉府法院约被告人张凡到庭聆讯,听取检方对其诉讼指控,征询被告对检方起诉罪状接受与否,张某予以否认”。

方文川补充称,按照泰国法律规定,一旦被告人不接受检方诉讼之罪状,被告人享有在律师参与下,再次听取法院宣布检方诉讼的权利,故普吉府法院定于2月5日,再次约被告出庭,在其律师陪同下,接受检方起诉书,并于当天,约定第一次开庭时间。首次开庭或在一个半月以后。

被害人家属在国内取证受阻

根据律师介绍,张凡在国内的投保情况,会影响法院的量刑,“刑事案件对证据要求极高,因此如果相关保险公司的证据无法使证据链条闭合,会导致证明力减弱,比如嫌疑人坚称受害人知晓保险合同的订立。”

但另一方面,被害人张英的父母在向国内相关险企取证时,却屡屡受阻。

张英父母在国内委托的律师李滨介绍,案件涉及十几家保险公司,订立保险合同的方式有传统纸质签订方式、新型互联网签订方式。李滨称,网签保险单一般需要本人主动调取,因此目前存在取证困难。

目前,除已掌握的涉及复星保德信人寿保险有限公司、同方全球人寿保险有限公司、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阳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的四份纸质保险合同以外,未获取到其他涉案保险公司的保险合同。

28日,新京报记者获得的几份邮件显示,这些险企在给律师的问询函答复时,均以配合警方刑事侦查、保密为由,拒绝了家属“申请调取保单信息”的请求:相关投保信息无法转交。

李滨表示:“这是很不负责任的行为,国内现行刑事诉讼法规定,侦查阶段警方获取的证据或涉案资料属于案件秘密,没有规定或程序可以要求警方向受害者家属在侦查阶段提供涉案证据”。

保险公司只知道收钱,连投保人面不见,就保险生效,那个被买18份保险,然后无辜被的被保险人太冤枉了,正常人如果知道被老公或者某个亲人一下子买了18份人寿保险,肯定怀疑 。

1 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