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正永背后港商刘娟事件是谁的女朋友下场拉央企国企入局套现数十亿

【吸收财讯】大过坎离三十备 -> 站在前方,为你导航!

权、利交易。有靠山用权换欲、换财富。呵呵。不查都是好官员。一查都是烂窟窿。。。。。。

这是真正的空手套白狼,在贪官污吏的配合下,几个空壳公司不用一分钱就把国家(集体)土地变为私有,再通过政府用公权力进行征收,再转卖。。。真是无耻龌龊下流至极的时代。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陈惟杉 | 陕西报道

赵正永背后女港商刘娟:拉央企国企入局套现数十亿

2019年1月15日晚,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接受调查的消息对外公布。有知情人士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透露,与赵正永关系密切的“女港商”刘娟亦被带走,不过此消息尚未得到证实。

2005年,正因刘娟介入,方才引发“千亿矿权案”。

2006年4月,陕西省地矿局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下称“西勘院”)与刘娟任法人代表的香港益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香港益业”)就合作勘查波罗井田签订合同。2005年,波罗井田被陕西省政府指定为香港益业参与投资的240万吨甲醇MTO项目(下称“甲醇MTO项目”)的配套煤矿。

但在2003年8月,西勘院已经与榆林市凯奇莱能源投资公司(下称“凯奇莱”)签订合同,合作勘查“波罗—红石桥地区”煤炭资源。“一女二嫁”问题由此产生。

从2005年5月凯奇莱将西勘院诉至陕西高院起,围绕波罗井田探矿权的归属,诉讼长达12年,直至2017年12月,最高院作出终审判决:凯奇莱与西勘院签订的合同合法有效、继续履行(详见《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6期报道《陕西千亿矿权12年纠纷》)。

也正是在这12年里,刘娟围绕甲醇MTO项目与波罗煤矿反复运作,先后拉央企、陕西国企入局,在波罗井田探矿权纠纷悬而未决之时,已套现数十亿元。

“这是在用陕西资源套取陕西国有资产。”凯奇莱法人代表赵发琦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

央企中国化学只“站台”,不出钱、不获利?

自2004年11月与榆林市政府签订合作协议起,甲醇MTO项目一直挂着两家公司的名头:香港益业、中国化学工程集团公司(下称“中国化学”)。

在2005年10月,陕西省发改委明确波罗井田为甲醇MTO项目的配套井田后,中国化学、香港益业一起向时任陕西省有关领导递交报告,迫切要求参与波罗井田勘查工作:“特别是给我们项目配套井田的勘查工作……迫切需要加速推进”“作为项目业主,希望能允许我们……参与项目所配煤炭资源的勘查工作。”

然而,2006年4月与西勘院签订合作勘查合同时,甲方却只剩香港益业一家公司。

合作勘查合同中约定:在香港益业的开发项目得到核准或省发改委备案批准落实后,西勘院应依法将波罗井田的探矿权转让给香港益业;本次合作取得的波罗井田精查成果和由此产生的探矿权增值全部属香港益业所有。

半年前还向陕西省领导报告称希望参与勘查的央企中国化学,最终“分文未取”,波罗井田的探矿权、精查成果,均落入香港益业手中。

虽未参与签订合作勘查合同,但中国化学与刘娟的合作并未结束。

2006年6月,中国化学与刘娟任法人代表的陕西益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陕西益业”)共同成立陕西中化益业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下称“益业能投”),刘娟出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中国化学与陕西益业分别认缴出资额2000万元、1.8亿元,各占注册资本的10%、90%,首次出资额7000万元全部来自陕西益业。

记者注意到,益业能投章程中有这样一条:中国化学的股权只能转让给陕西益业或者根据需要转让给其指定的第三方,但陕西益业的股权可自由转让给第三方。中国化学转让合资公司股权受到限制。

成立后,益业能投开始操盘甲醇MTO项目。2006年7月,陕西省发改委为240万吨甲醇MTO一期60万吨甲醇项目备案。

配套的波罗煤矿项目也在推进,2006年12月,国家发改委同意对波罗煤矿开展前期工作,一期建设规模为500万吨/年。而2007年上半年,波罗矿井已先后拿到土地预审、环评、水评等手续。

在申请上述手续时,波罗矿井的项目主体为“陕西中化益业能源有限公司”(下称“益业能源”),全称比益业能投少了“投资”二字,大股东同为陕西益业。有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益业能源法人代表刘浩是刘娟的哥哥,而其营业执照显示的成立日期为2007年8月29日。

崔永元说的对。有煤的地方就是容易黑。这不至秦岭违规别墅,千亿矿权案女港商“刘娟”背后的男人赵正永。今天陕西省发改委副主任吴新成不就也落马了吗,看来赵正永与港商刘娟之间又多了一个男人,这俩人的关系真不一般… ​

1 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