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花都斗南鲜花王国的鲜花路化忠义唐菖蒲几点去斗南花市最热闹

【吸收财讯】大过坎离三十备 -> 站在前方,为你导航!

花友插了一个月的花妖,那么久,还挺不错的,拍卖中心拍卖出来的鲜花,当天凌晨采摘的,新鲜度,保鲜期超长,哈哈~~鲜切花有养护技巧,鲜花采摘以后第一步就是采后处理,要灭菌, 此外,切口,水位,气温,阳光,都有关系。

斗南花市 —— 中国最大的鲜花交易市场。昆明人夜晚在花市里奔波劳碌,凌晨把新鲜的花发往各个城市,感受美的同时,也感到生活的不易。

鲜花王国的鲜花路

    凌晨的斗南花卉交易市场。刘建华/摄

鲜花王国的鲜花路

    斗南花市里的卖花男。刘建华/摄

一粒种子也蕴藏着意想不到的生命力。化忠义把一些唐菖蒲的种球播撒在自家菜地时,没想过有一天它们会长成一个总产值386亿元的庞大产业。

那些种球是1982年,时任昆明呈贡县农业局良种场场长的化忠义怀揣着省、市两家种子公司开具的证明和介绍信,去广东省佛山市买来的。几个月后,他将开出红花的唐菖蒲插在一个有水的小桶里,捆在自行车上,让15岁的女儿化俊华到昆明尚义街卖掉。

化忠义的唐菖蒲,后来被认为是“斗南商品花卉种植的起步”。30年后,“斗南花卉”商标成为中国第一个花卉类驰名商标。

如今,斗南被誉为“亚洲花都”,是中国乃至亚洲鲜切花价格的“风向标”和“晴雨表”。在斗南背后, 2018年前三季度,云南全省花卉种植总面积达158万亩,全省鲜切花总产量达80.5亿支,花卉综合总产值386亿元,从业人员上百万。

2018年12月17日,《No.1亚洲花都——昆明斗南花卉产业发展口述史》(以下简称《口述史》)出版发行,这本由昆明市文史研究馆编撰的图书与安徽小岗村农村改革口述史一起,被中央文史研究馆列为改革开放40周年口述史丛书全国重点选题并收藏。

“口述者们用亲身经历讲述了一个事实:是改革开放让斗南花卉产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让花农在市场经济中,从不知道知识产权为何物到学会尊重知识产权,并与科研人员一起推动了花卉的科技创新。”《口述史》专家组组长、昆明文史研究馆馆员徐启亚说。花是不能吃只能看的东西,如果不是人均GDP超过8800美元,谁能设想云南的鲜切花产量在2017年达到110多亿枝。

“斗南花卉的发展,印证了中国40年来从穷变富、从油盐柴米到享受精神产品的变化。”他说。

“花卉工厂”带来的科技启蒙

化俊华回忆,他们家刚开始种唐菖蒲的时候,村里人都不理解。 那个时候,“鲜花是资产阶级的东西”。后来,促使他们去种花的原因是“穷”。

地处高原的云南,有强烈的紫外线、辽阔的适宜土壤,是全球最适宜花卉生长的区域之一。濒临昆明滇池的斗南村,土地肥沃,气候温润,大片的平坝和河谷全年都能种植花卉。

但是在1950至1980年间,斗南村主要种植粮食和蔬菜。在统购统销时代,蔬菜每年按指标上交后,村里每个劳动力每天挣的工分只有8角,人均年纯收入200元。

1982年,云南全面推行以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为主要内容的改革。土地包产到户,让农民有权选择在自家田地种什么。

当时在外做建筑生意的华明昇,听从了一个在昆明卖花朋友的建议,去云南省林木种苗站买了90元的唐菖蒲种在自家地里,后来这些花卖了150元。

“当年3分地的菜只能卖几百元,而3分地的花可以卖到1000元左右。” 靠种花一年就成了“万元户”的华明昇说。

如今,华明昇与3名股东共同经营着一个400多亩的大花蕙兰农场,年收入500多万元。

1 2 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