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为什么捕鲸干什么中国支持恢复商业捕鲸吗日本人为什么爱吃鲸鱼-吸收财讯

日本为什么捕鲸干什么中国支持恢复商业捕鲸吗日本人为什么爱吃鲸鱼

会上日本再次提出恢复商业捕鲸方案,但以41票反对27票赞成而告终,日本水产厅称此次提案惨败,连过去支持捕鲸的国家也有投反对票的。大会前日本一直在努力游说各方,但未能获得多数国家的理解,所以对此结果,日本政府代表团是有心理准备的。

【吸收财讯】兑涣节兮中孚至 -> 世界在你眼前,为你导航!

鲸鱼和倭寇这两种生物哪个会先从地球上消失呢?

哎,三分人样还没学会,七分兽性已经根深蒂固,我也喜欢吃肉但是像图片那样太残忍了。。。

来源:客觀日本

有着历史传统的日本捕鲸业如今正站在岔路口上。2018年12月底,日本政府宣布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IWC),预定从半年后的2019年7月开始,时隔约30年重启商业捕鲸。

日本自古以来一直食用鲸鱼,作为一种文化已经根植于日本社会。日本的捕鲸历史大约可以追溯到9千年前。在弥生时代(公元前10世纪—公元后3世纪)出土的文物中就描绘了捕鲸的情景。到了江户时代(公元1603年—1868年),日本各地纷纷成立了名为 “鲸组” 的捕鲸团体,争相比拼捕鲸技术,鲸鱼肉广泛作为普通百姓的食物。鲸鱼身上几乎没有无用的部位,全部得到了充分利用,比如提取的鲸油用作农业资材和燃油,鲸须用作工艺品材料等。

日本退出IWC恢复商业捕鲸 会吃更多鲸肉吗?

东京居酒屋现在有时也有鲸鱼肉上桌

进入近代以后,日本沿岸地区小型鲸鱼捕获量下降,开始出现使用捕鲸船的远洋捕鲸,挪威、日本和德国等竞相在南极海域捕获大型鲸鱼。在此背景下,过度捕捞导致部分鲸鱼种群的数量减少,甚至出现了濒临灭绝的状态,要求保护鲸鱼资源的呼声日渐高涨。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进入粮食短缺的困难时代,鲸鱼肉成了重要的营养来源。1962年顶峰时期,日本的鲸鱼肉消费量曾达到23万吨。学校的配餐也将其作为主要食品,受到了各个年龄层的喜爱。

IWC是1948年根据《国际捕鲸管制公约》成立的,目的是保护鲸鱼资源、实现捕鲸产业的有序发展。当初围绕这两个目的展开了激烈的讨论,直到1982年,以欧盟为中心,反对捕鲸的大多数国家加入IWC,通过了暂停商业捕鲸的决定。虽然日本对该决定提出了申诉,但经日美协商后于1986年撤回了申诉,于1988年正式停止了商业捕鲸。

此后,日本为了收集重启商业捕鲸的科学数据,一直在南极海域以及西北太平洋海域实施调查捕鲸。期间捕鲸支持国与反对国之间围绕解除商业捕鲸禁令展开了激烈交锋,日本为确保捕鲸配额曾向IWC提出20多次建议,但所有提案均遭到否决或被迫撤回。目前IWC成员国有89个国家,其中支持捕鲸的有41个,除日本外还有挪威和冰岛等,反对捕鲸的国家共48个,包括澳大利亚、美国和巴西等。

之后,全球保护自然资源的呼声日益高涨,捕鲸遭到强烈反对,日本为恢复商业捕鲸在IWC内不断进行交涉。日本一直主张 “鲸类是重要的食用肉资源,与其他海洋生物资源一样,应该以科学为依据展开可持续利用”。

而反对捕鲸国家的根本依据是主张鲸类拥有与人类相匹敌的高等智慧和智力,根本就不应该捕捞。

因此,这十几年来,双方在IWC内部的讨论中始终各持己见无法达成一致。日本国内方面,来自政府和执政党自民党内部越来越多的声音认为 “这种状态已经无法展开有建设性意义的讨论”,每当在IWC大会讨论中看到重启商业捕鲸希望渺茫时,日本都在讨论退出该组织。不过,希望以国际合作为重的日本外务省坚持应该留在IWC内,从内部改变状况,封杀了强硬派的退出意见。

2018年9月在巴西举行的IWC大会由日本担任议长,会上日本再次提出恢复商业捕鲸方案,但以41票反对,27票赞成而告终,日本水产厅称此次提案“惨败,连过去支持捕鲸的国家也有投反对票的”。大会前日本一直在努力游说各方,但未能获得多数国家的理解,所以对此结果,日本政府代表团是有心理准备的。

日本是IWC最大的出资国,2018年向IWC提供了约13万英镑、占整体8%的活动经费。但这些资金被用作反捕鲸派的广告宣传费,引起日本国内捕鲸推进派的不满,进一步加速了日本退出IWC的行动。

不过,日本也签署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中规定,鲸鱼的管理要 “通过国际机构方可开展”,因此日本在退出IWC后依然会以观察员的身份继续参加IWC大会和科学委员会,以表明自己的国际合作态度。

日本退出IWC恢复商业捕鲸 会吃更多鲸肉吗?

现存的约83种鲸类中,有13种为IWC的限制捕捞数量对象,除此之外的鲸类并不限制(摘自日本水产厅网页“关于捕鲸”)

日本水产厅的资料显示,目前地球上共生存约83种鲸类,被IWC作为限制捕捞对象的是其中13种中型和大型鲸类(上图)。除此之外的小型鲸类并不受限制,就这一意义而言,日本目前也有 “商业捕鲸”。此外,日本国内流通的鲸肉除了在IWC的监管下于西北太平洋和南极海实施的科研捕鲸部分外,还有一些是从冰岛等捕鲸国进口的。但即使全部加在一起,日本国内的鲸类消费量一年也只有5千吨左右,人均年消费量仅30~50克。

日本退出IWC后,日本国内鲸鱼的消费量也不太可能大幅增加。退出IWC后,目前在南极海实施的科研捕鲸将无法再继续,在西北太平洋海域实施的科研捕鲸也将被迫进行区域调整。另一方面,虽然日本决定恢复商业捕鲸,但日本政府考虑到反捕鲸国的主张和保护自然资源的国际舆论等,打算将捕捞区域限制在日本近海和专属经济区(EEZ)内。这样,即便是恢复商业捕鲸,捕捞数量大幅增加或捕鲸产业重新大规模复活也是不大可能的。

对于恢复商业捕鲸,仍保留着捕鲸传统和文化的和歌山县太地町、山口县下关市及宫城县石卷市等捕鲸基地表示热烈欢迎。可以说日本决定退出IWC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部分有影响力的政治家的选区就在这些被视为日本古式捕鲸的发祥地,他们需要迎合当地的呼声。

7月份重启商业捕鲸后,日本将限定捕捞区域,可以捕捞的鲸种也只有塞鲸(成鲸约重15~25吨)、布氏鲸(成鲸约重25吨)和小须鲸(成鲸约重5~8吨)这3种中小型鲸鱼。日本水产厅推测作为水产资源目前在北西太平洋上塞鲸有21612头,布氏鲸有20501头,小须鲸有25000头。关于重开商业捕鲸,日本水产厅表示:各种鲸鱼的捕获配额均按照IWC科学委员会根据长期捕鲸调查数据及分析制定的 “捕获配额计算公式” 计算得出,日本的商业捕鲸将会遵照具有科学根据的国际管理制度的要求谨慎实施。

另外,2018年10月,保护频危物种的华盛顿公约常设委员会认为日本在北太平洋以调查捕鲸名义捕获的塞鲸,被用于食用肉目的上岸销售,违反了公约,要求日本政府严肃查处。对此,日本政府表示将制定政策彻底整改。

虽然日本政府主张 “日本近海(鲸鱼)资源丰富,只要进行适当的资源管理,就没有灭绝的担心”,但因为捕捞对象中包含了华盛顿公约中被指定为频危物种的鲸鱼种类,所以有舆论认为,即便日本重开商业捕鲸,也会把资源保护放在第一位,谨慎地推进。

无耻的国家,血腥的民族。现在连遮羞布都不要了。好在这种流氓国家不多,如果全世界都,用不了20年,就会成为濒危物种。

1 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