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莱苏丹设想伊斯兰刑法实施分为三个阶段剁手跺脚文莱LGBT成死罪

文莱宣布即将实施伊斯兰刑法,对各种不符合伊斯兰教义的行为进行严厉处罚重则砍手砍足、酷刑折磨至死。打响第一枪的是乔治·克鲁尼,他在连续发出两篇文章,呼吁社会抵制文莱苏丹通过文莱投资局所拥有的欧美九家奢侈酒店。

【吸收财讯】兑涣节兮中孚至 -> 世界在你眼前,为你导航!

为什么我们需要关注文莱发生的事

来源:假装在纽约

2013年10月,文莱宣布即将实施伊斯兰刑法,对各种不符合伊斯兰教义的行为进行严厉处罚,轻则罚款坐牢,重则砍手砍足、酷刑折磨至死。

按照文莱苏丹的设想,伊斯兰刑法的实施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主要针对适用罚款和监禁处罚的轻罪,从2014年4月22日开始实施;第二、第三阶段分别在2015年和2016年实施。

文莱政府专门组织了一场为期三天的公众说明会,现场有狱警挥舞鞭子抽打穿着囚服的假人示范鞭刑。

但是,因为欧美各国政府和民间出现了大量的批评和谴责,主要针对轻罪的第一阶段暂缓了几天,推迟到2014年5月1日才启动,涉及最残暴刑罚的后两个阶段则一直没有实施。

所以在过去几年里,许多文莱人心存侥幸,觉得最坏的日子可能并不会到来。

《卫报》有篇报道提到文莱一名LGBT人士,她乐观地说:

“你看看我的穿着打扮,看看我的行为举止,我这样有警察来抓我吗?”

还有人说,“我觉得只要我们别太过分,不上街游行,也不主动宣扬自己的性向,那就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再后来的事……我们都知道了。

这个月的3日,伊斯兰刑法的第二、第三阶段开始实施,文莱成为中东以外,整个东南亚第一个全面实施伊斯兰刑法的国家。

怂恿未婚穆斯林妇女离开父母家、或者怂恿已婚穆斯林父母离开夫家,都是犯罪行为;

堕胎要坐牢15年;

盗窃抢劫,初犯者从腕关节部位砍掉右手,再犯者从脚踝部位砍掉左脚。

最让人不寒而栗的是,同性性行为被定为死罪,犯事者要处以石刑,腰部以下埋在土里,在万人唾骂中,被乱石投掷折磨至死。

乍一听上去有点不可思议,都已经9102年了,还有国家重新拾起中世纪的刑法,人民还要因为性取向而被自己的政府处以极刑。

恐慌在文莱蔓延。媒体报道,很多同性恋者不敢再使用同性社交软件,生怕藏在手机屏幕背后和自己聊天的是钓鱼执法的便衣警察。

BBC采访了一名不敢公开身份的文莱同性恋男子,他悲伤地说:

“你一觉醒来发现,你的邻居、你的家人、甚至在路边卖炸虾油条的老奶奶都不把你当人,都觉得应该用石头砸死你。”

看了这篇报道,再想起几年前《卫报》采访的那几个乐观的文莱人,两相对照真是让人无限感慨。

温水里的青蛙察觉不到水温的细微变化和危险的逐渐逼近,还以为一切如常。等到周遭在一夕之间发生巨变,才发现为时已晚。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什么道理呢?

告诉我们这个世界变坏的速度超乎我们的想象,坏消息可能随时会降临。

也告诉我们,不要对未来抱有盲目的乐观,一旦锅架上灶台,水迟早会煮沸,第一只靴子掉下以后第二只靴子迟早也会掉下来,一切只是时间问题。

文莱从来就不是一个“正常”的地方,这个富裕的小国一直被外界称为是一个“大型开放式的奢侈监狱”。

文莱国民无需纳税、享受免费医疗和免费教育,不用太努力工作就能过上还不错的生活。

另一方面,文莱是一个很保守的社会,人们的自由受到诸多限制:32名国会议员全部由苏丹指定;人们不能随意批评甚至讨论政治,曾经有外国人因为在万圣节舞会上化装成苏丹就被驱逐出境。

与此同时,许多年来一些不符合统治者心意的行为被默许存在,所以像《卫报》采访的那几个LGBT人士才会错误地以为自己有生存的空间。

水温是一点点变高的,如果那些曾经乐观的文莱人对自己的国家、对自己的处境稍微有点清醒的认识,就会知道以“不要太过分”这样委曲求全的自觉所换来的安全,不过是一个幻象。

#

很多人可能会觉得文莱发生的这点事不值得太多关注。毕竟这个国家太小了,人口才40万出头,要知道在北京像天通苑这样的巨型小区人口都不止40万。

但文莱不是孤立存在这个世界上的,争相开倒车是时代潮流,文莱只不过是开得比较猛罢了。

文莱的邻国马来西亚和印尼,都是人口众多的伊斯兰国家,文莱的做法会不会被它们效仿?这是国际上的一个担心。

在欧美各国,和2014年那次一样,这段时间从政府官员、到商业公司、到明星名人和普通大众,很多人、很多机构都在积极发声,批评文莱政府的倒行逆施,发起参与抵制文莱的行动。

打响第一枪的是乔治·克鲁尼,他在deadline.com网站上连续发出两篇文章,呼吁社会抵制文莱苏丹通过文莱投资局所拥有的欧美九家奢侈酒店。

为什么我们需要关注文莱发生的事

他的呼吁很快得到了一众明星名人的支持,许多原本打算在这些酒店举办活动的大公司也都取消了计划。

1 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