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凌源越狱事件6干警被公诉凌源越狱细节为什么将监狱设在凌源-吸收财讯

辽宁凌源越狱事件6干警被公诉凌源越狱细节为什么将监狱设在凌源

外号“张飞”的犯人张贵林,曾因犯抢劫罪被判无期徒刑。在凌源第三监狱服刑的四年间,他做过监狱生产车间的机台工、顺线员和犯人组长。可事实上,服从管教只是他的表象。2018年10月4日凌晨,张贵林联合同监舍的犯人王磊,一起越狱脱逃。

【吸收财讯】晋与明夷家人睽 -> 世界在你眼前!

户杆、撬开四道门、翻过铁丝网,辽宁凌源第三监狱的两名无期徒刑犯人越狱逃走。这起发生在2018年国庆假期的罪犯脱逃事件,曾引发媒体和公众的追问:两名犯人穿越监狱层层封锁的近5个小时里,为何没人察觉?

事发后,凌源第三监狱监狱长被免职,包括副监狱长、监区负责人、值班警察在内的6名干警,被检察机关以涉嫌渎职提起公诉。

2019年4月下旬,这一系列司法工作人员渎职案已陆续在沈阳开庭审理。截至澎湃新闻发稿时,还有一名被告人的审理尚未结束。

随着公开审理的进行,凌源第三监狱罪犯脱逃事件的发生过程及诸多细节被披露。监狱的管理漏洞和相关人员的责任认定,成为案件焦点。

辽宁省凌源第三监狱干警渎职案件,2019年4月陆续在沈阳市大东区法院开庭审理。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图

两名重刑犯越狱,如何通过层层关卡

4月22日,在沈阳市大东区法院三楼的审判庭,被告人张宇作最后陈述时声音哽咽。他表示认罪,请求法院从轻处理。

去年两名罪犯脱逃时,张宇是凌源第三监狱二监区两名值班干警之一,但那一晚他脱岗回了家。此次与他一起受审的,还有他的值班搭档谢子阳。而此前陆续出庭受审的,包括副监狱长李洋、二监区负责人赵越、监控室值班员陈国伟。当时在二监区管教副监区长岗位挂职锻炼的王贯群,4月19日第一次出庭受审,原定4月26日的第二次开庭已经推迟。

张宇、谢子阳、王贯群等人,被指控因失职致使在押人员脱逃。当时脱逃的犯人张贵林、王磊,越狱前就被认定为危险犯人,关押在凌源第三监狱二监区。

县级市凌源位于辽宁、河北、内蒙古交汇处。1949年后,这里先后建起了6座监狱,在民间有“监狱城”之称。凌源第三监狱位于市区北郊,关押犯人近两千名。

外号“张飞”的犯人张贵林,曾因犯抢劫罪被判无期徒刑。在凌源第三监狱服刑的四年间,他做过监狱生产车间的机台工、顺线员和犯人组长。可事实上,服从管教只是他的表象。2018年10月4日凌晨,张贵林联合同监舍的犯人王磊,一起越狱脱逃。

王磊曾因犯绑架罪被判死缓,后来减为无期徒刑。白天,王磊、张贵林和其他犯人一起到生产车间制作背包;晚上收工后,他们回到监舍大楼四层的4011室——一间有12张床铺的集体宿舍。

2018年10月3日晚,张贵林、王磊从监舍楼的晾衣房逃出,在会见室撬开四道门后,翻墙爬出监狱。两天后,两人在河北平泉被民警抓获。追捕行动中,平泉市公安局两名辅警因车辆侧翻殉职。

2018年12月,辽宁省朝阳市中级法院以脱逃罪,分别判处张贵林、王磊有期徒刑五年、四年六个月,并与其此前刑期并罚,决定对两人均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法院判决书显示:越狱事件发生的10天前,张贵林从生产区偷了钢锯,让王磊暗自携带进入监舍。连续四个晚上,王磊用钢锯将监舍晾衣间的窗户铁栅栏锯得只剩一点连接,并用床单遮掩。

2018年10月3日晚,张贵林、王磊从四楼晾衣间掰开窗户栅栏,翻过窗外后沿消防通道护栏到达地面,然后以褥子铺垫,翻越了生活区和生产区两道铁刺隔离网。他们在草丛中找出事先准备好的铁钎子后,潜入生产车间盗取食品和衣物,然后用铁钎子撬开电工房,从里面扛走梯子,来到监狱看守室的后墙,用梯子爬上屋顶——从看守室屋顶直通监狱大门,是张贵林预想的第一条越狱路线,但他当时发现屋顶是铁皮的,担心踩上去惊动看守人员,遂决定沿另一路线出逃。

张贵林让王磊返回电工房拿了锤子、钳子、螺丝刀等工具,两人来到来到监狱的会见室,撬开一楼窗户进入屋内,盗取了民警的警服和一些现金。此后,他们连续撬开了一条钢制栅栏门和三条防盗门,逃出会见室,穿过干警食堂楼,从停车棚翻围墙逃出监狱。

张贵林、王磊逃离监狱的时间,是10月4日凌晨3时许。3个小时后,10月4日早上6点多,值班干警谢子阳起床后接到犯人报告,发现张贵林、王磊已不见踪影。

许多人不解的是,事发前张贵林、王磊盗取钢锯带入监舍,连续四晚锯割窗户栏杆,为何没被发现?越狱当晚,两名犯人从翻窗、撬门到逃出监狱,耗时约4小时50分钟,为何监狱值班人员没有察觉?

凌源越狱事件6干警被诉怎么回事?凌源越狱事件回顾最新消息

辽宁省凌源第三监狱位于凌源市北郊。 受访者供图

值班人员失守,有的脱岗有的睡觉

凌源第三监狱的监舍楼是一栋五层楼房,二监区的犯人关在第四层,每层都有铁门隔离。

张贵林、王磊越狱的第一步,就是逃出监舍大楼。 他们选择从四楼的晾衣房翻窗。晾衣房位于走廊东侧,与张贵林、王磊睡觉的4011室仅隔一间监舍。晾衣房的窗户有铁栅栏,徒手无法掰开。

据张贵林、王磊供述,2018年9月20日,张贵林从生产区偷走半根用断过的钢锯条,悄悄给了在同一车间的王磊。收工时,王磊将锯条藏在牛奶箱带入监舍。当晚,王磊用半根钢锯条去锯晾衣房的窗户铁杆,才一会就把锯条折断了。第二天,张贵林通过一名机修工犯人拿到工具箱钥匙,又盗取了一根钢锯。当天收工时,王磊将这根钢锯藏在纸箱里带入监舍。

此后连续三个晚上,张贵林放风、王磊动手,每晚锯十来分钟,将晾衣房的窗户栅栏锯得差不多可掰断。

上述过程是两名犯人越狱前的准备阶段,其中涉及的几个问题,公诉人在庭审时提了出来。

首先是生产工具的管理。根据辽宁省《监狱人民警察直接管理罪犯暂行规定》,生产工具由值班警察负责清点、发放和收回,实行定人、定位、编号管理,刃器具应集中保管,危险性工具应上链上锁。可凌源第三监狱二监区的机修工具箱,却由犯人管理钥匙,且存在忘记上锁的情况,这为张贵林两次盗取钢锯提供了机会。

1 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