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谢宇妈妈谢天琴爸爸吴智老家吴谢宇阴阳人愿用20斤肉换母亲长寿

自己整个暑假都在老家,处理一些突发事务。因为比较棘手,一直在忙。他还期待“在过年之前把麻烦事都处理干净”,以便过个好年。他宽慰好友不要担心,只是些琐事,不过“蚂蚁多了咬死象啊”,休息都受到了影响。

【吸收财讯】大过坎离三十备 -> 站在前方,为你导航!

包括吴谢宇舅舅谢强(化名)在内的众多亲属,至今无法理解惨案为何会发生。

“从小非常非常非常完美的小宇”涉嫌弑杀他的母亲谢天琴,疑犯精心设计了作案现场,并用手机远程监控着房间里的一举一动。

三年过去,吴谢宇如同人间蒸发,隐匿了踪迹。直到2019年4月20日,他在千里之外的重庆被捕。

在怨恨、不解和痛心的复杂情绪中不知如何自处,谢家人本想“淡忘这个事情”,突然间“他又出现了,被找到了”。

媒体披露的信息显示,逃亡的三年里,吴谢宇在酒吧做过“男模”,花费十几万购买彩票,多次出入色情场所……似乎有另一个“吴谢宇”,从“完美”的人设中逃逸,彻底放逐。

回想过往的种种,家人、同学、好友,都有太多的“想不通”,惨案发生的真相如被迷雾遮蔽,能看到的不过是眼前的星星点点。

而吴谢宇母子,吴、谢两家各自的荣光,因着这起悲剧陷入长久的黯淡,还有因此被撕裂的两个家族,归于痛苦的沉默。

  “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亲戚吴厢(化名)最后一次见到吴谢宇母子还是7年前。

2012年,吴谢宇被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录取。同年8月底,吴谢宇和母亲一同去吴厢家报喜。站在吴厢家门口,吴谢宇笑着说:“我考上北京大学了。”吴厢兴奋地祝贺:“好啊,很好!”

今年76岁的吴厢,曾经在铁路系统工作多年,如今退休在家。

吴厢印象中,那时的小宇瘦瘦高高的。他让母子俩进屋坐坐,吴谢宇推辞说,前段时间去仙游陪奶奶,上大学的东西没买,现在准备去买一些东西,不进门了。

寒暄两句后,母子就离开了。

吴谢宇弑母前的社交动态:愿用20斤肉换母亲十年长寿

  吴谢宇人人网头像  来源人人网

  上了大学后的吴谢宇再没和吴厢联系,2016年春节,吴厢接到吴谢宇姑姑打来的拜年电话,聊到了谢天琴母子,“她在电话里说,母子两人都去美国了”。听到这个消息,吴厢很为这个家庭开心。他从不怀疑,优秀的小宇毕业后会成为有出息的人。

然而春节刚过,福州警方就发布了对吴谢宇的悬赏通报。案件经媒体披露,引起轩然大波。那时,深居简出、不会用手机上网的吴厢夫妇并不知情。

直到2016年暑假的一天,吴厢在小区打太极拳,一位铁路中学退休老师向他提起这事,吴厢反驳道:“别乱讲,她跟儿子到美国去了。”最后看到手机上的新闻,吴厢蒙了:“我连续几天几夜睡不着觉,多好的孩子,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如今旧事重提,吴厢依然身体微颤,摘下老花镜,一边摇头叹气一边抹泪。

孩子优秀、父亲是国企领导、母亲是中学老师。在不少人看来,这是一个充满希望的知识分子家庭。

  吴、谢家的两个大学生

谢家老房坐落在福建仙游县城的中心地段,老县政府就在附近。

今年58岁的张清(化名)是谢家的老熟人。他从9岁到16岁,一直给谢家送牛奶,如今和谢天琴的弟弟谢强在一起工作。

谢家是书香家庭。据张清介绍,谢天琴的父亲有四个兄弟、两个姐妹,都毕业于名牌大学。几个兄弟在海外,只有谢天琴的父亲回到老家。后来因变故双目失明。

谢家亲属刘鹏(化名)记得,谢天琴父亲学的是历史专业,毕业后当过教员。他眼睛看不见,却常给家人讲历史故事。

谢天琴的母亲年少因生病失明。张清向澎湃新闻回忆,她18岁时被介绍给年长23岁的谢天琴父亲。

夫妻俩眼盲,家中生活主要靠谢家的兄弟姐妹接济。

张清送牛奶时,谢天琴才10来岁,“这个女孩子,很老实的。不像一般孩子调皮捣蛋,很本分,比较体贴人家。”

除了送牛奶,张清也收谢家的淘米水喂奶牛。记得有一次倒淘米水时,汤勺掉下来,他想帮谢天琴用干净的水洗一下,“她说自己去处理,不用你帮,我自己来,不用麻烦你。”

谢天琴学习刻苦,后来考上大学,像父亲一样,学了历史。她是三姐弟中的长女,也是唯一的大学生。上大学前,父亲同事、街坊做寿等人情往来的事,都是谢天琴在打点。

在离仙游县城15公里的度尾镇,是吴谢宇父亲吴智的老家。

吴谢宇弑母前的社交动态:愿用20斤肉换母亲十年长寿

  吴谢宇父亲老家 澎湃新闻记者 于亚妮 图

  吴家是典型农家。据老邻居李淑花(化名)介绍,吴智的父亲曾任生产队队长,吴智的母亲手很巧,“看见小鸟飞过去,她就能绣花绣出来”。她会唱地方古曲,能唱《梁山伯与祝英台》。

夫妻俩生了5个孩子,4个女儿,一个儿子。据居委会工作人员、老邻居、吴谢宇姑父刘峰(化名)介绍,四个女儿中,大女儿和二女儿正常,三女儿之前工作过,后患上精神疾病,40多岁时病情严重,被送进精神病院。

吴智的父亲39岁因肝癌去世,那时母亲正怀着第四个女儿。邻居李淑花告诉澎湃新闻,四女儿很健康,家里担心养不起,九个月时把孩子送人了。

李淑花介绍,吴智的父亲过世后,母亲改嫁第二任丈夫。生了一对双胞胎女孩,一个过世,另一个有智力障碍,是吴谢宇的第五个姑姑。

众多孩子中,最有出息的就是吴谢宇的父亲,家中排行老二的吴智。

父亲早逝,母亲带着吴智兄妹几人在农村生活。亲戚吴厢对吴智的印象是:努力、自强。

上世纪80年代,吴智考入了福州大学电气专业,是家里唯一的大学生。

“实际上他的成绩还可以去更好的省外大学,考虑到家里收入情况,就近选了福州大学。” 吴厢对澎湃新闻回忆道。

1 2 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