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易县农民卞振通举报采砂被判1年10个月改判无罪卞振通国家赔偿

【吸收财讯】大过坎离三十备 -> 站在前方,为你导航!

村民因举报采砂入狱:本拟无罪 检察长介入后改判

河北保定易县农民卞振通,在举报非法采砂后,被判刑1年10个月。不久前,他拿到了无罪判决书。

□本社记者 李晓磊

这个春天,卞振通一悲一喜。悲的是,3月11日,他和妻子离婚了;喜的是,离婚后第7天拿到了无罪判决书。

现在卞振通有些孤苦,儿子随前妻住在外地,正读中学的女儿不能天天回家,1年10个月的刑期,让他变得沉默寡言。

今年47岁的卞振通是个农民,曾无端被扣上“敲诈勒索”的帽子,从看守所回家后,他本想安安静静过一生,可面对村民猜疑,他无法忍受。

卞振通决定救赎自己,但大多时间犹如地上的陀螺,不停地在原地绕圈。

在保定易县狼牙山脚下长大的卞振通,家族世代为农。之所以涉案,是因为有商人在村里毁地采砂。他进行举报后,自己被抓了。

  河道变砂厂

如果北侧5公里没有狼牙山,周庄村几乎能让人遗忘。这个典型的北方村落,有荒山和耕地各1500来亩,1865口人在此过活,卞振通是村中一员。

在他记忆里,周庄村曾山清水秀,村边漕河经常能见到鱼虾。但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有人盯上了这里的乡村资源,采砂成为最直接的财富攫取方式。

周庄村采砂史,最早追溯到2004年,一个名为“盛水”的建筑材料公司,先断断续续在漕河采了几年。2010年下半年,采砂主体变成时任周庄村村主任连继发,以及他的亲戚连福才。两人游说在河岸有土地的村民将耕地租出去采砂,每亩支付数千元。

采砂很粗暴,钩机将耕地表层沃土扒开,把下面砂石挖走即可,一亩地砂石能卖20万元以上。除租金外,租地村民无法享受到其他利益。

按照约定,采砂期限从2011年3月开始,2012年底结束,然后村里负责恢复土层,保证村民赶上2013年春耕。

当时,卞振通的父亲卞德新在1976年因公致残,他并不同意租地采砂,“连继发和连福才托人找我爸,以给办低保和给伤残补助金为由要挟出租土地。”卞振通说,最终他家0.72亩地租了出去。

虽没取得《河道采砂许可证》,但连继发、连福才开始采砂。很快,漕河边的良田满目疮痍。眼看复耕期限临近,村里毫无修复迹象。2013年过去后,仍没动静。

连继发告诉民主与法制社记者,他们总共干了一年,剩下时间一直空着。

让村民没想到的是,2014年,周庄村委会将村所属的几公里河道,租给保定诚明农业技术开发有限公司(简称诚明公司),公司对外称“出资对漕河周庄段河道进行治理,并通过土地流转方式,进行漕河岸边河滩耕地的高标准农田改造”。

村民却发现,诚明公司实际上也是采砂。时任公司法人代表董天鹰公开说,他们是响应“帮助改变落后面貌的政策来到周庄的”。该公司还称,开采的砂石料部分用于漕河两岸河堤修理,部分对外销售。其中一些做法还得到省市环保督察人员肯定。

  举报者反被拘

自从诚明公司到周庄村后,部分村民开始与之对抗,2014年10月10日矛盾加剧。原因是,有村民发现,漕河中修建于解放初期的堤坝被挖断了。

于是,卞振通的堂兄弟卞振鹏报了警。狼牙山镇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后,双方发生冲突。易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将卞振鹏带走,并治安拘留10天。

同年10月14日,易县公安局又分别对另外4人行政拘留6天,理由是“阻碍执行职务”。而诚明公司违法采砂的事,无人制止。

这事很快传到在外务工的卞振通那里,气愤之余,他拨打了保定市市长热线12345。但后期司法资料称,他拨打的是961890群众服务热线,这两个电话并非一体。“我从未打过961890,可以查通话记录。”卞振通说。

举报起了作用,“治沙办”人员通过电话联系卞振通,并亲自到现场查看情况,证实举报属实。不过,到了2014年10月15日,有关部门称,未发现河道内采砂行为。无奈,卞振通又向多个部门举报。

后来,连继发找到卞振通。交流过程中,连继发想起答应办低保的事没兑现,加上土地未复耕,“所以提出给我父亲5万元补偿。”卞振通说。连继发告诉记者,是卞振通提出的。

协商了几次,2014年11月3日,连继发、连福才与卞振通父亲卞德新签了一份提前打印好的证明,称:“要求租用卞德新家的河套稻责任田地块。但时至2014年10月,其承诺的低保事宜未兑现,给卞德新带来经济及精神损失,故连继发、连福才自愿给予卞德新补偿金5万元。”

1 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