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Yandex.Eda外卖小哥阿尔德克·阿洛扎利耶夫心脏骤停过劳死-吸收财讯

俄罗斯Yandex.Eda外卖小哥阿尔德克·阿洛扎利耶夫心脏骤停过劳死

Yandex.Eda已经调整了其班次分布以及休息政策,代之以更短的工作时间和更多的班次选择,但也有外卖员匿名向媒体表示,在新的班次安排中完全没有任何计件加班费的存在——它将本就微薄的外卖员收入压缩到了固定薪水

【吸收财讯】兑涣节兮中孚至 -> 世界在你眼前,为你导航!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世界说(ID:globusnews)”

俄罗斯外卖小哥之死

“我跑去买了包烟,回来的时候看见我的朋友躺在他的自行车旁边。我没有马上反应过来——他死了。”

这位死者名叫阿尔德克·阿洛扎利耶夫,年仅二十一岁,半年前刚刚从家乡乌兹别克斯坦一个小镇来到圣彼得堡。死时他的身份是一名外卖小哥,隶属全俄最大的网络公司Yandex旗下的外卖平台“Yandex.Eda”(意为“Yandex·食物”),倒下时身上还穿着公司标志性的黄马甲。

医学检查没有在他身上找到任何疾病存在的迹象,一如他的亲人和朋友所说,阿尔德克强壮健康,勤奋努力——医院最终的尸检报告认为,他死于心脏骤停。在倒下之前,他已经连续奔波工作长达十一个小时。

俄罗斯外卖小哥之死

●在风雪中骑行的Yandex.Eda外卖员 / 网络

没有休息,没有时间停下来,没有补贴也没有假期,等待着他的是公司层出不穷的罚款名目。这套罚款系统甚至在他死后也没有停止运转:第二天一早,他的名字出现在系统自动发布的处罚员工名单上,原因是“旷工”,为此他将被罚款1500卢布。

数小时后,这条罚款记录被从后台人工删除。

“如何吃人”

阿尔德克的死迅速酿成了针对Yandex公司,或者至少是“Yandex.Eda”子公司的一场舆论风暴。

俄罗斯外卖小哥之死

●Yandex.Eda平台上的入驻商家 / 官网截图

4月17日开始,关于他的消息首先在俄本土社交网站VK上激起了水花,除了惊骇和哀悼,第一批响应此事的用户是阿尔德克的同行们——与死者一样,他们也面临名目繁多的罚款,长时间繁重无休的工作,以及为数众多的无理要求,“在阿尔德克身上发生的事情是不可避免的“。

4月18日,一位ID为@Gipotez4 的推主将其中一篇关于此事的VK帖子截图发到了推上。这位推主平时对社会话题并不热衷,但他的这条推特意外引爆了俄罗斯舆论:发出二十四小时以后,它获得的点赞已经过万,转发超过了3000,话题热度则一直持续到了今天——5月14日Youtube一位博主制作的同主题视频“Yandex.Eda如何吃人”在不到二十四小时时间里依然获得了超过一万个赞。

原本只不过想点个外卖的俄罗斯用户,此前并不知道这个行业如此残酷:为了获得每天承诺的日薪,外卖员必须做到在所有订单中不迟到哪怕一分钟。订单由公司系统程序直接分配给最近的外卖员,而后者既不能选择订单,也不能拒绝任何一单,要求休息的申请经常被系统以“业务繁忙”理由驳回。在长达12-14小时的一个班次当中,庞大订量和苛刻时间表决定了他们甚至很少有上厕所的机会。

当然,这样的工作时长和强度违反俄罗斯劳动法,但在劳动合同尚且是个奢侈品、大部分站点连员工人数都说不清的外卖行业,八小时工作制简直无从谈起。

而通常外卖员的日薪只有1500-2000卢布(约人民币160-213元)左右,远低于招聘广告上承诺的3500卢布(约人民币370元)。如果你不接受长达12-14小时的班次,收入只会更少,3500卢布则根本是个不可能达到的数字,除非你每天工作24小时以上。

@Gipotez4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又陆陆续续地公布了他收到的私信内容。在这之中,有人被要求14分钟内抵达四公里以外的目的地,并因为没有完成要求而遭到罚款,即使在导航软件的计算里,那段路程最快也需要23-24分钟;有人晒出了自己的工资单:在0次迟到、0次接单送单超时的情况下,其收入为零,并且还产生了773卢布的罚款——没有人知道原因是什么。

俄罗斯外卖小哥之死

●博主@Gipotez4贴出的外卖员接到工资邮件截图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细节很有可能与阿尔德克的死直接相关——四月中旬,圣彼得堡最高气温已经达到了18度左右,而外卖员们依然穿着冬季的厚重制服背心。他们不能换成较薄的衣服,因为制服不允许脱掉,而Yandex.Eda的夏季制服根本还没有做好。

这一切都将网络情绪推向了高潮,不少网络用户选择了发消息去质问Yandex.Eda客服,还有更多的人直接涌进了应用产品商店,开始给Yandex.Eda的APP打一星。当然,这算不上什么攻击,大部分用户所能接触到的客服只是机器人,而那些一星评价则几乎注定淹没在五星好评当中——Yandex.Eda依然是俄区应用商店餐饮领域第一名。

1 2 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