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恶霸孙小果母亲孙鹤予高傲有气场门路广生父继父谁是保护伞-吸收财讯

昆明恶霸孙小果母亲孙鹤予高傲有气场门路广生父继父谁是保护伞

根据小区居民描述,孙鹤予有60多岁了,但看起来最多40来岁,“ 她是四川人。皮肤很好,也很会化妆,属于那种看不出化妆痕迹的女人”在他们眼中,孙鹤予有着超乎同龄人的外在,在人际关系上更是八面玲珑,是一个“高能”女人。

杉杉家纺 羽绒被95白鹅绒冬被加厚保暖被子被芯单双人酒店春秋被
【在售价】1088.00 元
【券后价】88.00元
-----------------
【立即领券】点击链接即可领券购买:https://s.click.taobao.com/1fNJLvv
【立即下单】点击链接立即下单:https://s.click.taobao.com/D6JJLvv

【吸收财讯】大过坎离三十备 -> 站在前方,为你导航!

根据小区居民描述,孙鹤予有60多岁了,但看起来最多40来岁,“ 她是四川人。皮肤很好,也很会化妆,属于那种看不出化妆痕迹的女人”在他们眼中,孙鹤予有着超乎同龄人的外在,在人际关系上更是八面玲珑,是一个“高能”女人。

“昆明恶霸”孙小果背后的“高能”女人:有气场 门路广

  政法机关主动发现和公布有关案情,全国扫黑办派大要案督办组进驻昆明,疑云将逐步揭开。

|作者:杨学义

在昆明的8天时间里,《环球人物》记者几乎访遍了孙小果及其父母所涉的家庭住址和注册公司地址。在行程即将结束时,记者发现这些地点几乎遍布全城,如果串联起来,可谓是一条绝佳的旅游路线,可以一览昆明的古老与现代、繁华与静谧、白天与黑夜……

如果不是媒体持续报道,人们似乎已经将孙小果这个名字遗忘,甚至压根就不知道。倒是一些常年在夜场中纵情潇洒的年轻人知道孙小果或“大李总”的威名,但都只是听说而已,毕竟他的故事大多发生在20多年前,用他们的话说就是“他们那个年代的人已经玩不动了”。

但是根据官方通报,至少在今年3月中旬,孙小果还是“玩得动”的——本次孙小果案件肇始于今年3月中旬的一起故意伤害案,昆明市政法机关进而发现犯罪嫌疑人孙小果系1998年一审被判处死刑的罪犯,昆明市委遂向云南省委报告。

这是《环球人物》记者采访中获得的第一个重点:孙小果案旧案重审,并非人们感觉中的“舆论倒逼”,而是政法部门在扫黑除恶行动中的主动发现和公布。

  1、21岁的死刑强奸犯

孙小果的案情要从1994年说起。

据《云南法制报》报道,那一年孙小果还是一名武警学校战士。10月16日晚,他私自驾车外出,和5个同伙挟持了两名女青年,在昆明市呈贡区的一个荒山边对她们进行强奸、轮奸。事发后,学校将其移交给司法部门。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将孙小果及其同伙依法逮捕。

《云南法制报》披露了一个细节。“案发后,他的年龄也随之有改动,由1975年生改为1977年生”。如果事实如此,孙小果在1994年已经是成年人。但1999年的《中国法律年鉴》显示,1998年孙小果的年龄为21岁。按照这个提法,孙小果应该是1977年生,案发时未成年。至今,孙小果的出生年龄依然是个谜。

在今年5月28日云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的通报(以下简称“官方通报”)中,明确提到了孙小果1994年犯强奸罪未被收监执行情况。1994年10月28日,孙小果因强奸案被捕后,孙小果生母孙鹤予、继父李桥忠为孙小果四处活动,孙鹤予向办案部门提供了孙小果患病的虚假证明,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部分领导及干警徇私枉法为孙小果办理了取保候审,并在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其三年有期徒刑后,办理了保外就医手续,导致孙小果未被收监执行。1998年,经昆明市有关部门调查并问责,分别对盘龙公安分局预审科原科长李万鸿、民警方永昌以徇私枉法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和四年,对盘龙公安分局其他4个民警分别给予党纪、政纪处分。

1997年,本应还在服刑的孙小果,实际上却是一头出笼的猛兽,再次露出凶狠獠牙。1999年的《中国法律年鉴》“案例选编”详细梳理了1998年各省市的大案要案共51件,“孙小果等8人强奸妇女、强制侮辱妇女、故意伤害、寻衅滋事案”排在第十三位,其中排在前10件的是贪污受贿案,孙小果案排在全国所有其他刑事案件中的第三位。

如果按照时间轴梳理,1997年是孙小果的作案密集期,有的月份还多次作案。4月,孙小果强奸了一名16岁少女,6月1日、5日、17日,孙小果在短短半个多月时间内,连续密集作案3起。7月和10月,他又分别组织参与两起寻衅滋事案件。

而1997年11月7日发生的案件直接导致了他被缉拿归案。1997年11月28日出版的《云南法制报》用整版对案件进行了报道,这篇署名为“蚁蜂”的报道题目是《掩盖不住的罪恶——昆明警方摧毁孙小果流氓恶势力团伙》,文中配有4张受害人照片,文末标明“照片由昆明市公安刑侦支队提供”。

“昆明恶霸”孙小果背后的“高能”女人:有气场 门路广

  《云南法制报》对当年孙小果案件的报道。

  此文记载:11月6日,16岁的张某甲与男友汪某某在一家小酒吧喝酒聊天,张某甲对汪某某说:“有个叫孙小果的人一直在找我,他要打我!”汪某某没有听说过孙小果,于是对张某甲说:“你怕他干什么?我来帮你摆平,告诉我他在哪里!”这本是他在女友面前表现自己,但张某甲却当了真,随即拨通了孙小果的手机,汪某某对孙小果说:“听说你自称是昆明市的老大,你敢和我玩真的吗?”双方随即互报姓名、约定地点,但张某甲紧接着对汪某某说出了孙小果以往的劣迹。汪某某感到恐惧,两腿不由自主地打颤,他借口喝多了,单方面取消了和孙小果的约架。但是孙小果没有食言,来到约定地点后,没有找到汪某某,感觉自己被愚弄了,暴怒异常。

11月7日,孙小果开始召集手下马仔,命令哪怕掘地三尺也要将张某甲和汪某某找到。经过搜查,孙小果和同伙在昆明某宾馆内找到了张某甲的表姐张某乙和她的朋友杨某某。此时,孙小果已是气急败坏,于是将张某乙和杨某某带到了夜总会包房内,逼她们说出张某甲和汪某某的下落,无辜的张某乙和杨某某说不知道,于是惨遭孙小果及其同伙毒打。“干公安工作这么多年,我还从未遇见过如此残暴的刑事案件!”时任昆明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教导员表达了震惊。

为了让两名少女“如实招供”,孙小果和同伙开始给她们上苦刑。他们将张某乙的左右手架起,朝她的胸腹部轮番猛击,就像是在练拳击和跆拳道,直至张某乙被打晕过去。孙小果还让同伙买来竹筷和牙签,用交叉起来的筷子夹张某乙的手指,用烟头烙烫张某乙的手臂,用牙签刺穿张某乙的乳房,还让她咬住大理石茶几并用肘猛击张某乙的后脑勺,致使她牙齿脱落……张某乙最终被法医鉴定为重伤。

孙小果在10日晚间被刑警抓捕归案,12日被刑事拘留,22日被逮捕。《云南法制报》刊文时还配发了短评《依法治国首先是依法治人》。文中写道:“应该看到,这股邪恶的势力,这些十恶不赦的团伙,其头面人物往往自以为有‘保护伞’庇护,虽作恶多端,罪行累累,却能逍遥于法网之外,‘严打’不及其身。”

1998年2月18日,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判处孙小果强奸罪、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加原因强奸罪所判余刑,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一审判决后,孙小果不服,提出上诉。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1 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