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磕杜邦16年的硬核律师Rob Bilott罗伯·比洛特pfoa中国有禁用吗-吸收财讯

死磕杜邦16年的硬核律师Rob Bilott罗伯·比洛特pfoa中国有禁用吗

到了90年代,杜邦已经发现PFOA会在实验动物身上引发睾丸癌、胰腺和肝部肿瘤。还有研究表明暴露于PFOA可能造成DNA损害和前列腺癌。 1993年,杜邦发现了一种替代品,比PFOA毒性更弱,在人体内残留的时间更短。

【吸收财讯】兑涣节兮中孚至 -> 世界在你眼前,为你导航!

来源:假装在纽约

2016年1月,《纽约时报杂志》发表了一篇轰动全美的深度调查报道,讲述辛辛那提一名律师耗上自己职业生涯和化工巨头杜邦死磕16年的经历。

报道标题:“这个律师是杜邦最惊悚的噩梦”。

死磕杜邦16年的硬核律师

最近看到一个消息,这个故事已经在拍电影了,扮演主角律师的是绿巨人马克·鲁法洛,演员名单里还有安妮·海瑟薇,很期待看到这部片子。

死磕杜邦16年的硬核律师

之所以死磕杜邦,是因为PFOA,这是一种曾经广泛应用在包括不粘锅在内的许多日用品里的合成化学品。

杜邦公司早在六七十年代就知道了PFOA对人体健康和环境会造成危害,但为了巨大的商业利益一直对此进行隐瞒,刻意误导公众和美国的监管机构,甚至还随意丢弃含有PFOA的工业垃圾,对美国不少城市的地下水系统造成了污染。

直到1999年,这名律师因为偶然的机会接触到其中的材料,随后在16年的时间里和杜邦打官司,才让这一切大白于天下,让公众知道了PFOA的危害,也让世人看清了杜邦的贪婪与丑恶。目前各国都已经限制了PFOA的使用。

之前我编译过那篇报道,今天再来讲一遍这个故事吧。

1、

这名律师的名字叫罗伯·比洛特(Rob Bilott)。1998年的某一天,他接到了西弗吉尼亚州帕克斯堡(Parkersburg)一个叫特侬(Wilbur Tennant)的农民打来的电话。

特侬家里养了200多头牛,其中很多牛出现了许多离奇的症状后死亡,他怀疑和杜邦公司建在自己农场附近的一个垃圾填埋场有关,所以来找比洛特求助。

但他不知道的是,比洛特所在的律师事务所塔夫特(Taft Stettinius & Hollister)的主要客户恰恰就是大型化工公司,比洛特本人也曾经和杜邦的律师合作过。

要在平时,比洛特接到这样的电话可能就挂掉了。但是这一次不太一样,特侬的邻居正好认识比洛特的祖母,比洛特小时候还在那里玩过。

碍于这层关系,比洛特约了对方来律所见面,差不多把事情弄清楚了。

原来,特侬家四兄弟经营的农场有600多英亩,养了200头牛。他的哥哥吉姆在80年代把自己的66英亩卖给了杜邦,后者建了垃圾填埋场,用于堆放旗下一个工厂 Washington Works 的工业垃圾。

这个垃圾填埋场建好以后,特侬家的牛就开始表现异常,烦躁不安,看到人来就乱冲乱撞,此外还出现了各种奇怪的症状,到目前为止已经死了153头。

特侬说自己向当地的律师、政客、记者都求助过,但杜邦是当地的大金主,用报道里的话说,是“own the entire town”,所以根本没有人搭理他。

在特侬带来的录像带里,比洛特看到了许多触目惊心的画面:

有一头牛背部隆起,应该是肾病变的症状; 还有一头牛长了细长的奇怪尾巴,蹄子变形,眼睛变得猩红,走起路来像是醉汉一样摇摇晃晃。

在另一盘录像带里,特侬对着镜头说,“每一个我联系过的兽医都不愿意回我电话,不愿意卷进这件事,所以我要自己解剖。”

然后他对着镜头开始解剖一头死牛,画面上可以看到牛的牙齿是黑色的,心、肝、脏、膀胱的颜色也都变暗或者发绿。

这些画面让比洛特深感震惊,他意识到这会是一个大案子,对自己来说,这也是一个用专业经验去为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提供帮助的机会。于是,他当即决定接下这个案子。

他的朋友们都认为他一定是疯了,这简直不可思议——前面说过,比洛特所在的律所主要是为大化工公司服务的,而不是起诉他们。

不过好在,比洛特的上司特普(Thomas Terp)也支持他的做法。

2、

1999年夏天,比洛特在西弗吉尼亚州南区联邦法院起诉了杜邦公司。

为了应诉,杜邦和美国环境保护署的官员(E.P.A。)一起进行了调查。他们找了六个兽医,其中三个是杜邦选的,三个是环保署选的。

调查结果:杜邦对此事没有任何责任,牲畜生病和死亡的原因是营养不良和饲养不当,是特侬不知道怎么养牛,要怪只能怪他自己。

特侬当然不服。这么明显的化学品中毒症状,非要说是营养不良饲养不当,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而且自己养了这么多年的牛,怎么可能不知道怎么养?

他每天都焦急地给比洛特打电话,比洛特已经竭尽全力,却一无所获。

但是天无绝人之路。有一天比洛特偶然在杜邦给环保署的一封信里发现,杜邦提到那个垃圾填埋场里有一种叫PFOA的物质。

因为工作的关系,比洛特对各种化工物质非常熟悉,但是他从来没有听说过PFOA这个东西,美国的化工物质监管名单里也没有这个名字。

在查阅了大量的资料后,他才找到零星的记录,得知PFOA是全氟辛酸 perfluorooctanoic acid 的简称,3M生产的思高洁皮革保护剂(Scothgard)里也有这个东西。

比洛特要求杜邦提供和PFOA相关的材料,但是杜邦拒绝了,于是他转而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杜邦无奈只能给他寄了几十箱毫无条理的文件,多达11万张,最早的可以追溯到50年代,其中有内部通信、体检报告和杜邦的科学家所做的各种机密研究报告。

接下来的几个月,比洛特每天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不接电话不见人,每天就翻阅这些材料——他可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把所有这些材料全部看完的人。

一个让人震惊的真相就这样浮出了水面:PFOA是一种难以降解并且会对人体造成伤害的物质,杜邦的内部材料证实它们对PFOA的危害完全知情,但一直秘而不宣。

比洛特不敢相信杜邦竟然会作出这种事,甚至都不敢相信杜邦会把这些材料寄给他,可能他们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些材料会牵扯出一个这么重大的问题。

根据这些材料显示,3M在1947年研制出用于特氟龙的PFOA,而杜邦早在1951年就开始向3M公司购买PFOA。

虽然美国政府并没有把PFOA列入危险品,但是3M向杜邦建议需要进行焚毁或者运送到专门的化学废物处理厂进行处理,杜邦内部也规定不能把PFOA排入地表水和下水管道。

但是,实际上在那之后的几十年,杜邦把数十万磅重的PFOA粉末随意排进了俄亥俄河。他们还把7100吨含有PFOA的淤泥随意丢进工厂旁边的露天深坑里,在那儿它们进入地下,渗进了帕克斯堡和邻近三个城市共十万人的饮水系统。

3M和杜邦一直在对PFOA的危害进行秘密的研究。

60年代,杜邦就发现PFOA会让老鼠、兔子和狗的肝脏变大,它在进入生物体内后会随着血液循环,进入各个内脏器官。

70年代,杜邦发现旗下工厂工人的血液里有高含量的PFOA,但他们并没有把这件事上报给环保署。

1981年,3M告知杜邦,PFOA会导致刚出生的小老鼠出现先天缺陷。杜邦随后追踪了特氟龙生产部门的七个孕妇,发现他们生下的小宝宝里有两个的眼睛都有问题。但是,杜邦也没有把这一信息公开。

1984年,杜邦发现PFOA通过烟尘飘到了很远的地方,还进入了工厂附近的供水系统,但是他们仍然没有对外界公布。

1991年,杜邦内部设定了标准,水里的PFOA含量不能超过十亿分之一。同一年,发现弗吉尼亚州一个供水系统里PFOA的含量超过这个安全标准的三倍。但杜邦内部经过讨论,仍然决定隐瞒这个信息。

到了90年代,杜邦已经发现PFOA会在实验动物身上引发睾丸癌、胰腺和肝部肿瘤。还有研究表明暴露于PFOA可能造成DNA损害和前列腺癌。

1993年,杜邦发现了一种替代品,比PFOA毒性更弱,在人体内残留的时间更短。但是,杜邦总部在讨论之后最终决定放弃替代品,仍然继续使用PFOA,因为PFOA制品是杜邦重要的利润来源,每年带来高达10亿美元的利润。

再回头看特侬的案子,一切就很明显了:

八十年代时杜邦越来越担心废弃的PFOA造成的危害,于是他们从特侬的弟弟手里买下了那块地建成垃圾填埋场来处理。

杜邦的科学家也明白PFOA会渗透到特侬农场的地里,他们还检测了附近河里的水,发现了极高的含量。但是他们并没有把这一切告诉特侬。而在之前那份调查报告里,他们还把牛死亡的原因归结为饲养不当。

1 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