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ta Thunberg瑞典气候女孩格蕾塔·通贝里闹剧妈妈玛莲娜·恩曼教育-吸收财讯

Greta Thunberg瑞典气候女孩格蕾塔·通贝里闹剧妈妈玛莲娜·恩曼教育

来源 世界说最近几个月,每周五早上途径斯德哥尔摩瑞典国家议会大楼的时候,总能看到集中在大楼门前示威的中学生,有时只有零零星星的一小群,也有时会有老师带着学生一起出现。这是格蕾塔·通贝里(Greta Thunberg),那位十六岁瑞典“气候少女”的响应者和追随者们。去年八月正是在这里,格蕾塔·通贝里发起了她的第一次罢课抗议,要求政府为气候变化采取更多行动。

最搞笑的是有记者问她怎么改善气候问题?她居然说“让问科学家去!”哈哈,都像她一样罢课过二十年这世界上还有“科学家”吗?大家都茹毛饮血吧。

阿斯伯格综合征本来就和傻没关系啊,不是看上去表达能力有问题和关注点狭窄就代表心理活动和一般人不一样,神经问题只是说肉体不好操控而已。

【吸收财讯】兑涣节兮中孚至 -> 世界在你眼前,为你导航!

来源 世界说

什么样的教育,教出了瑞典气候女孩?

最近几个月,每周五早上途径斯德哥尔摩瑞典国家议会大楼的时候,总能看到集中在大楼门前示威的中学生,有时只有零零星星的一小群,也有时会有老师带着学生一起出现。这是格蕾塔·通贝里(Greta Thunberg),那位十六岁瑞典“气候少女”的响应者和追随者们。去年八月正是在这里,格蕾塔·通贝里发起了她的第一次罢课抗议,要求政府为气候变化采取更多行动。

她在第二天就吸引到了同伴,在第二周则赢得了社交媒体上的网友关注,但在当时,无论是瑞典国内舆论,还是旁观者如我,都没有预料到她的倡议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发展成一场全球运动。

上个周五,随着格蕾塔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发表了她的演讲,议会大楼门前的抗议人数也达到了我所见的最高峰。

如果不是发生在瑞典,不知道像格蕾塔这样“一个人的抗议”还会不会有“然后”。今年5月,格蕾塔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市中心国王花园的演讲中曾喊出“Vi måste offra vår utbildning”(我们必须牺牲我们的教育)的口号,如今站在议会大楼门前的学生们,大概正是在身体力行她当时的号召了。

被牺牲的瑞典教育,还好吗?

格蕾塔曾在许多场合回忆起她投身于环保运动的开始:那是在她11岁时的学校课堂上,她在那里第一次了解到了全球变暖与气候变化,随即被巨大的恐惧所笼罩。接下来的那段时间,她开始频繁阅读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发布的全球气候报告,这最终促使她决定走向国会大楼门前。

什么样的教育,教出了瑞典气候女孩?

●格蕾塔今年5月在斯德哥尔摩市中心国王花园的演讲中称“必须牺牲我们自己的教育去做那些大人不敢做的所有事” / 瑞典快报电视截图

对于瑞典孩子来说,这不是什么特殊体验:瑞典是全世界环境教育最受重视、也最为先进的国家之一,环境教育理念自1969年即写入中小学课程大纲,相关的课程内容贯穿了自然科学导向(NO,包括物理、化学、生物和技术)和社会科学导向(SO,包括地理、历史、宗教和公民)两大板块,在九年制义务教育阶段共6605小时的总课程设计当中,自然科学导向占了800小时,社会科学导向则占到885小时,除此之外,许多学校还会开设就环境议题展开的理解性研究和/或“特殊活动”,二者通常要在每周的学习时间中占到6-7小时之多。2011年的一份研究指出,环境问题与可持续发展已经在瑞典整体教育系统中成为了许多科目的核心关注问题。

除此之外,瑞典还拥有广为国际赞誉的户外教育传统,孩子们自学龄前阶段开始,就被鼓励参与到森林探险的小组活动中去,在瑞典的小学阶段,就连数学和历史的许多课程,也有老师会选择带领班级在户外完成。

这样的共同成长背景,或许就是格蕾塔能够迅速吸引到同伴和同龄人支持的原因之一。

而在如我这样的局外人看来,瑞典教育带给格蕾塔的影响或许比她公开提及的这些更加深远。瑞典教育系统素以宽松自由、尊重学生个性著称,学生们几乎没有任何升学压力,只需修满学分即可升入下一阶段,从小患有阿斯伯格综合征、强迫症和选择性缄默等病症的格蕾塔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她五年级时,老师安妮塔·冯·贝伦斯(Anita von Berens)还曾每周利用休息时间在图书馆帮她补课两小时,使格蕾塔顺利通过了五年级的课程。

安妮塔老师至今仍被媒体描述为格蕾塔“最好的朋友”,在媒体新近发表的采访当中,对于格蕾塔目前的社会活动安妮塔老师也持赞许和支持的态度:尽管作为教师,她认为格蕾塔应在学校学习,但与此同时,由于相信格蕾塔正在做的是自己擅长的事业,安妮塔老师表示,教师的任务应当是“帮助支持她的学业”。包括上周五在内,安妮塔老师多次参与过格蕾塔发起的罢课抗议行动。

什么样的教育,教出了瑞典气候女孩?

●格蕾塔与老师安妮塔在瑞典国家议会大楼前罢课的照片 / 瑞典《斯德哥尔摩报》

她要是真过奖了,诺贝尔奖也就没啥意思了,谁成网红谁就能拿奖呗 ?在瑞典教育工作者中,安妮塔老师的态度颇具代表性:在校上课很重要,不过格蕾塔也是在做正确的事情。斯德哥尔摩的一位小学校长Lee Orberson认为,“这场学生运动的主题很好,学生关心重要问题是好事”;瑞典南部哥特兰岛一位名叫托斯滕·弗莱明(Torsten Flemming)的校长称,“这也是学校教育的一部分,和民主教育和可持续发展教育一样,我们应该教导学生对地球负责,为环境抗议就是在社会中实践这些知识的一种方法。”

看着这眼神好像被人利用的,不像懂的很多 ?这也是瑞典教育的特色之一。近年来,由于“参与式”教育越来越受推崇,包括环境教育在内的整体教育模式越来越多地从传授某种理念或知识,逐渐转向在交流中获得观点与思考的过程。

1 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