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莲塘房地产公司原董事长黄国勇外逃16年自首少活五年都回深圳-吸收财讯

深圳莲塘房地产公司原董事长黄国勇外逃16年自首少活五年都回深圳

黄国勇自述,外逃的日子并不好过。他逃到澳大利亚珀斯后2005年加入了澳大利亚国籍。看到当地土地价格便宜,就与几个人合伙买了一块地,开发住宅。房子盖了一半他仔细进行核算,如果按照市价,房子卖完还不够成本,第一个项目就这样搞砸了。

海太阳 : 对于围猎公检法当打手的徇私枉法执法,其实,也欢迎自首。惩治不是目的,目的是以儆效尤,从此改善法治环境,让人民群众不再遭遇高级黑恶荼毒,中华大地上,生灵涂炭的局面得到断根性彻底解决。有的人,大是大非要清楚,不要道貌岸然,满口正义,实则为虎作伥,暗中阻挠。 【吸收财讯】大过坎离三十备 -> 站在前方,为你导航!

不张扬的馬 : 钱败完了回来了 应该加刑 !原标题:贪官外逃澳大利亚16年后自首:哪怕少活五年,我都会回深圳

2002年,深圳市莲塘房地产开发公司原董事长黄国勇利用职务之便,贪污受贿283万元人民币,此后潜逃到澳大利亚。“人间蒸发”16年后,他选择回国自首,并毫不避讳地直言:“哪怕少活五年,我都会回深圳。”

日前,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黄国勇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万元,黄国勇退赔的赃款人民币约94万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这起17年前的贪腐案,尘埃落定。

从公司转账用于买房和子女留学

黄国勇今年67岁,初中文化。据了解,深圳市莲塘房地产开发公司是罗湖区政府直属的地方国营企业,主管全资子公司深圳宝安联威房地产开发公司。黄国勇自1985年4月至1999年2月,先后担任莲塘公司总经理、董事长。

上世纪90年代,深圳房地产市场正处于快速兴起阶段。正是在这一时期,黄国勇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莲通楼、聚福花园等项目开发建设过程中挪用公款、收受贿赂。

罗湖区检察院指控,在开发聚福花园过程中,黄国勇与包工头曾某约定,由曾某出资与联威公司合作开发该项目,双方利润五五分成,同时曾某再将其所得利润分一半给黄国勇、陈某华(时任联威公司经理,已判刑)、蔡某娣(时任莲塘公司副经理,已判刑)3人作为好处费,曾某表示同意。

1995年7月,黄国勇和蔡某娣、陈某华各有一名子女到新加坡读书。黄国勇提议,3人合伙在新加坡购房,作为小孩读书的居所。此后,黄国勇以支付国某公司利润为名,多次指使陈某华从联威公司转账,用于支付房款。

1998年6月,黄国勇再次以支付国某公司利润为名,指使陈某华从联威公司转出人民币150万元,用于支付黄国勇、蔡某娣、陈某华3人以各自配偶名义购买的洪湖花园各两套房子,共计6套房子的部分房款。黄国勇等人还多次从公司转账,用于个人开支或向他人放款。

为证明上述事实,公诉机关当庭出示了几十份证据。

案发后潜逃国外16年 靠体力活谋生

2002年12月26日,黄国勇被立案侦查,案发后潜逃至国外,后入籍澳大利亚。

在深圳市纪委监委此前发布的信息中,黄国勇自述,外逃的日子并不好过。他逃到澳大利亚珀斯后,于2005年加入了澳大利亚国籍。看到当地土地价格便宜,就与几个人合伙买了一块地,开发住宅。房子盖了一半,他仔细进行核算,如果按照市价,房子卖完还不够成本,整个工地只能停下来,第一个项目就这样搞砸了。

随后,黄国勇把房子抵押贷款,开始经营一个竹地板的小店,这个店就两个人,从竹地板进货、搬运、销售到铺装,全部都是自己干。2014年,在一次搬运时他的脚扭伤了,小店只能关门歇业。“在那边学会了开大卡车、铲车,一吨多的货柜我们自己人手搬卸,最后我们还要在现场给人家铺地板,在那边全是用体力来挣钱。”黄国勇回忆道。

从房地产公司老总到小店业主,心理落差极大。尤其看到深圳这十几年来的飞速发展,黄国勇悔不当初。

“这十几年我是白去了,有人问我以后留在澳大利亚还是回深圳,我肯定地跟他说,少活五年我都会回深圳,在那边很孤独。”黄国勇表示。

2018年12月4日,黄国勇归国投案,罗湖区监委于同日立案调查。

在法庭上,黄国勇表示愿意认罪,并积极退赃,请求宽大处理。

法院认为,黄国勇身为国家工作人员,无视国家法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伙同他人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人民币283万元,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综合黄国勇主犯、自首、主动退赔全部赃款等情节,法院日前作出一审判决。

据起诉书指控:1985年4月至1999年2月,黄国勇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先后担任深圳市莲塘房地产开发公司总经理、董事长的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伙同他人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283万元。

2002年12月,罗湖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对黄国勇等人展开立案侦查。

2004年6月,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同案犯罪嫌疑人蔡某娣、陈某华作出判决,蔡某娣获刑3年,陈某华获刑5年6个月。

由于犯罪嫌疑人黄国勇已于2002年9月出逃,一直未受到法律制裁。黄国勇出逃后,罗湖区人民检察院虽曾努力寻找其藏身之处,但一直没有进展。

2018年初,监察体制改革后,黄国勇案由罗湖区人民检察院移交到罗湖区纪委监委,罗湖区纪委监委成立专案组,加大力度侦办此案。

深入调查发现藏身之处,专案组耐心劝返

“当时只有黄国勇这个名字,剩下的任何信息都没有,他出逃到哪里?到底是在境内还是境外?都不清楚。”罗湖区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接手黄国勇案件后,专案组几乎是“两眼一抹黑”,没有一丝线索。

经过深入调查,专案组发现,黄国勇的妻子、儿子、女儿都已经取得澳大利亚身份,护照的签注地都是澳大利亚珀斯。专案组推测,黄国勇极有可能在澳大利亚。经过调查取证,专案组终于证实了推测,黄国勇的藏身之地在澳大利亚珀斯。

2018年8月,专案组在收到黄国勇妻子、女儿目前正在深圳的重要情报后,迅速与她们取得联系,并以此为突破口,说服她们去做黄国勇的思想工作。专案组工作人员耐心向黄国勇的妻女介绍当前中央对追逃追赃工作的决心及最新政策。终于她们被说动,愿意配合调查工作,承诺会去做黄国勇的思想工作。

9月18日,黄国勇主动联系专案组工作人员,透露了愿意回国投案的想法。此后,专案组几乎每天都和黄国勇联系,摸清了黄国勇的顾虑,“之所以在外面逃了那么多年都不敢回国,是因为他清楚自己是案件的主犯,涉罪比较重。”回还是不回?黄国勇一直犹豫不决。

就在黄国勇主动联系专案组前不久,国家监委等五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敦促职务犯罪案件境外在逃人员投案自首的公告》,只要在期限内投案自首,都能获得从轻从宽的处理。工作人员把这个信息告诉了黄国勇,并不断给他讲政策、讲法律,同时,也向他说明了拒不投案自首被引渡遣返的一些真实案例。

最终,在多方的努力下,12月4日,黄国勇回深圳投案自首。

黄国勇:“少活五年,我都会回深圳”

据黄国勇自述,外逃的日子并不好过。他逃到澳大利亚珀斯后,于2005年加入了澳大利亚国籍。看到当地土地价格便宜,就与几个人合伙买了一块地,开发住宅。房子盖了一半,他仔细进行核算,如果按照市价,房子卖完还不够成本,整个工地只能停下来,第一个项目就这样搞砸了。

随后,黄国勇把房子抵押贷款,开始经营一个竹地板的小店,这个店就两个人,从竹地板进货、搬运、销售到铺装,全部都是自己干。2014年,在一次搬运时他的脚扭伤了,小店只能关门歇业。“在那边学会了开大卡车、铲车,一吨多的货柜我们自己人手搬卸,最后我们还要在现场给人家铺地板,在那边全是用体力来挣钱。”黄国勇回忆道。

从房地产公司老总到小店业主,心理落差极大。尤其看到深圳这十几年来的飞速发展,黄国勇悔不当初。

“这十几年我是白去了,有人问我以后留在澳洲还是回深圳,我肯定地跟他说,少活五年我都会回深圳,在那边很孤独。”黄国勇表示。

党的十九大对追逃追赃工作作出部署,不管腐败分子逃到哪里,都要缉拿归案、绳之以法。在基数多、难度大的情况下,去年以来,深圳追逃防逃追赃工作提质增速,充分发挥体制机制优势,提高政治站位,吹响了追逃防逃追赃的“冲锋号”。2018年,深圳市共追回了25名外逃人员,在广东省各市名列前茅,成绩显著。2019年,深圳追逃工作乘胜追击,截止目前,已追回多名在逃人员。

深圳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不管腐败分子跑到哪里,不管他们藏得有多深,只要利用好体制机制的优势,把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就会取得圆满成果,这也坚定了我们把所有腐败分子追回来决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