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庭斌实名举报沈洋和刘洁蛇鼠一窝谁来拯救昆明牙膏公司两百员工-吸收财讯

王庭斌实名举报沈洋和刘洁蛇鼠一窝谁来拯救昆明牙膏公司两百员工

我们公司报案后,有关公安机关一直不按规定的程序进行处理,而对于沈洋无中生有对罗宏芳董事长及家人的诬告,却有公安人员不断打电话,要求罗宏芳董事长及家人去配合调查,让罗宏芳董事长不堪其扰。

大哥别开枪我是自 : 这件事牵扯很广啊,应该好好查一下。也建议原博联系这些工人,走官方举报途径和中央巡察组,网络传播容易被反扑。【吸收财讯】大过坎离三十备 -> 站在前方,为你导航!

老c队长 :【三七牙膏】昆明职工起义夺取了牙膏厂,老板逃亡,已自治管理运营了3年。。。

实名控诉发帖代表:王庭斌 身份证 532331197312300335 谈昆生 身份证 530102195502230717

实名发帖人声明为本文真实性和发帖转帖行为承担全部法律责任

蛇鼠一窝,谁来拯救昆明牙膏公司两百多名员工

  我们是昆明牙膏有限责任公司的全体职工,因昆明牙膏有限责任公司公司前法定代表人沈洋、刘洁滥用职权损害公司利益,非法侵占公司财物,事发后又腐蚀拉拢有关部门干部作为自己的保护伞,并利用各种手段干扰破坏公司正常经营活动,导致公司面临被解体的境地,致使我们昆明牙膏公司200多号在职或退休人员的生活和生存权利失去保障,请求法院、公安局,市场监督部门和药品食品监管单位及相关部门秉公办案,拯救牙膏厂,还我们公司200多职工一个公道。

  沈洋非法否定了上级部门批准实施的改制方案

昆明牙膏公司前身是昆明市牙膏厂, 从1957年开始牙膏产品的生产和研发,1979年研制成功了三七药物牙膏,并申请注册了“三七药物牙膏”注册商标,之后又注册了“三七”注册商标。

昆明牙膏公司的“三七”系列牙膏产品在全国同类产品中消炎止血效果显著,荣获多项国家专利,其“三七药物牙膏”或“三七”商标,获奖无数, 是全国第一支中草药药物牙膏的开创者,昆明市行业利税大户,被美誉为云南的“五朵金花”之一,并多次被昆明市政府评为“重合同,守信用”企业。

2004年5月,昆明牙膏公司进行第二次改制。

2004年10月底,沈洋从其他公司空降到昆明牙膏厂担任董事长,取代了老董事长梁汝樊的位置,这其中的原因我们大家不得而知沈洋究竟干了哪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因上级批准的改制方案沈洋无权参与,沈洋便非法否定了上级部门批准实施的改制方案,由其自导自演, 设置了沈洋、刘洁两人出资共计21.1万元就占了公司股份的42.2%。按照沈洋非法的股本结构设置,只要沈洋和刘洁不同意的事项公司就无法实施。

由此,沈洋以不合法的身份用非法手段轻易地侵吞了我公司改制的改革成果。

沈洋成为公司“大股东”把持公司内外大权之后,侵占公司财产537,256.40元,滥用职权,擅自贱卖公司上千万元的财产,致使公司年销售收入从改制前的近2000多万一下掉到900多万;造成公司历史上第一次亏损,引发公司历史上第一次职工上访。

  沈洋和刘洁狼狈为奸轮换当董事长

2009年3月,沈洋任期将满,董事刘洁假意站在沈洋的“对立面”,以自己当选决不任命沈洋担任任何高管职务的虚假承诺,动员其他董事会成员选举其为公司董事长。

将沈洋早点赶下台是大家的心愿,其他董事会成员没有任何犹豫就推选了刘洁为公司第二届董事长。

然而,令全厂职工瞠目结舌的是:刘洁担任董事长后,立即暴露出其欺骗的真实面目将沈洋聘为公司副总经理,并与沈洋狼狈为奸,私下将公司仓库里的东西该卖的卖完,私下与广州多家公司签订了变相出卖公司商标的协议,同时,又把公司的采购及销售,交由广东一家皮包公司负责。

刘洁与沈洋狼狈为奸,通过虚假列支出,从公司套取现金14万多占为己有;利用职权将公司位于青年路节孝巷9号204室价值几十万的房产占为己有。

蛇鼠一窝理所当然造成公司严重亏损,拖欠银行300多万元,强行向员工借款200多万后,没有多久就全面停产了。

职工讨要借款被毒打,致使职工和债权人大规模到政府部门上访。

2013年11月初,昆明市工信委的工作组要求沈洋、刘洁召开会议到会说明情况,公司召开了股东和职工代表列席的会议,大家一致要求罢免刘洁,挽救企业恢复生产,推选了罗宏芳为董事长。

  不参加增资扩股刘洁和沈洋食言又杀回马枪

公司新一届领导班子组建后,维稳工作组要求尽快恢复生产。

公司恢复生产必须有启动资金,当时公司负债累累既有外债又有内债,到哪里去找启动资金呢?唯一的出路就是增资扩股解决资金问题。

在召开了增资扩股会议前,刘洁、沈洋让大家尽快筹资,还他们欠下的烂账,并明说他们没有钱,就不参加增资扩股了。之后,沈洋和刘洁却私自离开公司长期不上班,公司与之依法解除劳动关系。

经过多次苦口婆心的动员,很多职工认为沈洋和刘洁留下的烂摊子很难收拾,都不愿意出钱参加增资扩股。

在走投无路的之间,罗宏芳董事长和李崇云总经理带头将家里的房子卖了,又向亲戚朋友借款各筹集了100万元参加增资扩股。

在他们的带领下,股东或职工又筹集了80多万元参加增资扩股,最后总共筹集了近280多万元资金,还了急需偿还的借款,购买了生产原料恢复了生产。

在罗宏芳董事长的励精图治下, 2014年公司就扭亏为赢,上缴税收70多万,与上年度相比增加100%;2015年上缴税收突破I00万;2016年上缴税收突破200万,2017年上缴税收突破250万,2017年度被昆明市税务局评为A级信用企业。

然而,公司经营状况渐入佳境后,沈洋和刘洁眼看有利可图,又推翻自己先前的承诺,利用非法手段破坏公司的正常经营活动。

2014年8月沈洋和刘洁私下拉拢昆明市工商管理局干部,以增资扩股决议未经三分之二股东会议决议通过为由,申请撤销了公司增资扩股变更后的营业执照,由此造成公司经营期限到来后,只要沈洋和刘洁二人不同意公司继续经营存续,就无法形成三分之二同意公司继续经营的股东会议决议,致使公司营业执照营业期限于2015年11月28日到期无法得到正常更换。

2016年8月15日沈洋、刘洁又向五华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确认公司改选无效,竟然得到法院的支持。

在我公司法人变更登记中,通过沈洋工商登记机关递交的解锁申请和情况说明,可以证实沈洋、刘洁是完全知情,并自愿配合进行法人变更登记的,可五华区法院独任审判员贾军却对这些客观存在的事实不予认定。

沈洋、刘洁到法院诉讼的立案时间是2016年8月15日也就是在《股东会决议》、《章程修正案》作出后近2年零8个月的时间后申请撤销,显然人民法院就不应受理,可是一审法院却受理并支持了沈洋、刘洁非法请求。

一审判决下达之后,二审的昆明市中级法院为彻底化解矛盾、解决纠纷,希望双方以调解的方式解决纠纷为由,一直没有作出公正裁判。

然而,就在昆明中院民五庭长达一年多的调解时间中,沈洋、刘洁却伙同他人加快了侵犯着公司利益的步伐

  沈洋和刘洁违背公司制度对公司做了哪些罪恶勾当

在这二个案件的审理中,我公司才知道沈洋、刘洁做以上一切,实际上是为掩盖一个罪恶的目的。

沈洋授意成立了一个叫云南诺特金参口腔护理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称“诺特金参”),新出了一套正宗“三七药物牙膏”并以该产品在全国市场到处招商,到处宣传只有该产品才是真正的“云南三七牙膏”,其他都是假的。

沈洋他们生产的所谓真的“三七药物牙膏”是标注昆明牙膏公司授权诺特金参使用,诺特金参委托广西奥奇丽公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奇丽”)生产的。

昆明牙膏公司从未授权诺特金参或奥奇丽生产或销售“三七药物牙膏”注册商标产品,因此我们公司立即向多地食品药品监管部门报案。

诺特金参与沈洋利益相互勾结,沈洋伪造印章制造虚假授权书,在全国各地大量生产或销售假冒公司注册商标牙膏,产品被查封。

我们向呈贡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报案,该局查封了假冒注册商标牙膏143件,案件始终没有实质性的进展。

沈洋和刘洁私下到昆明市工商局进行活动,在该局有关领导的授意下,上演一场“贼喊捉贼”闹剧:诺特金参到昆明中级法院立案起诉沈洋、刘洁等7人,请求法院确认其与沈洋、刘洁私下非法将我公司商标权授权给诺特金参使用的《合作协议》有效,并要求确认其有约定的商标使用权,意图通过虚假诉讼将我公司注册商标的使用权占为己有,并且以他们立起的这个案件为借口到呈贡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要求中止调查商标侵权案件。

昆明牙膏公司立即申请作为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参加诉讼,诺特金参眼看与沈洋、刘洁等人进行虚假诉讼的目的不能得逞,已申请撤诉,但昆明牙膏公司依然坚持要求确认诺特金参公司与沈洋、刘洁等人恶意串通进行商标侵权的行为,继续进行诉讼。

2017年12月6日,思茅区发现云南诺特金参公司委托广西奥奇丽公司生产的假冒的“三七药物牙膏”牙膏,公司报案了,当天查获的假冒“三七药物牙膏”商标的假冒牙膏2万多只,价值近60万元。

思茅区监管部门将该案将移交公安机关处理,沈洋和刘洁多次到思茅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思茅区公安局和思茅区检察院进行活动,他们拿着五华区人民法院的枉法判决,虚假陈述刘洁是公司法人,公司已经停产,他们这样做是为了挽救公司。调查部门偏听偏信,依然是凭一个立案受理通知就决定中止对云南诺特金参公司与沈洋、刘洁等人商标侵权案件的调查,更为恶劣的是该局中止案件调查,并不代表案件终结,竟然私下与沈洋、刘洁等人相互勾结,将商标侵权假冒牙膏发还给了销售商。

2017年底,在公司到思茅打假期间,沈洋派人在公司及罗宏芳董事长的车上安装跟踪器,并雇佣2张车4~5个人跟踪恐吓,同时发短信威逼罗宏芳董事长与总经理李崇云等等。

同时,沈洋还到公安机关诬告罗宏芳及家人是黑恶势力。

而最让人想不通的是:分明是沈洋等人将公司搞的全面停产,濒临破产,留下一个烂摊子,反倒四处造谣污蔑倾尽全力挽救公司罗宏芳是抢班夺权;又明明有充分证据证明的沈洋、刘洁私刻印章,职务侵占,商标侵权,以及对罗宏芳董事长进行威胁的非法行为。

我们公司报案后,有关公安机关一直不按规定的程序进行处理,而对于沈洋无中生有对罗宏芳董事长及家人的诬告,却有公安人员不断打电话,要求罗宏芳董事长及家人去配合调查,让罗宏芳董事长不堪其扰。

现由于昆明中院民五庭迟迟不对法定代表人股东决议效力纠纷案件作出公正裁判,导致我公司在全国各地追究特金参公司与沈洋恶意串通侵害我公司商标专有权侵权的投诉搁浅。让诺特金参假冒我公司注册商标生产的牙膏在市场上大量销售,而所得几千万收入我公司分文未得,使我们公司在其利益受到极大损害面前无能为力,只有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利益严重受损。刘洁在任职期间通过虛假列支劳务费,加工费,人员补贴,人员工资,原材料购买及领用,从公司套取现金140963人民币占为己有。将公司位于青年路节孝巷9号204室利用职务占为己有等犯罪事实,当时在公司会议室昆明市工信委工作组,护国司法所胡所长在会上打电话立即向五华区公安分局报案,我们没想到的是公安局五华分局不予立案。事后,经我们多方了解得到相关证据证实,该案不予立案侦查的原因是案发后刘洁通过沈洋托关系找到办案人员曹警官等人,使刘洁的犯罪行为得不到法律追究。2017年7月我们就沈洋和刘洁伪造公司印章,假冒公司注册商标,销售假冒公司注册商标的商品,损害公司的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等多项新的犯罪事实又向昆明市五华分局经侦大队报案,快两年了。公司至今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我们200多名职工作为昆明牙膏有限责任公司的主人,垦请各级政府,媒体及相关部门倾听职工心声,保障职工生存,要求公安,司法部门严查此案,惩治工作中不作为,灯下黑判案知法犯法的腐败分子,不能因为这种灯下黑判案而让正义和法律尊严屈服于黑暗之下,从而毁了一个具有历史见证而又有发展前景的利国利民企业。【我们保证以上事实客观真实,愿意承担所反映的法律责任,相关依据及证据材料待有关部门介入调查由公司专管领导提供】

本稿件全部实名制注册和发布

发布代表:王庭斌

身份证;532331197312300335

实名发布人王庭斌手机自行扫码注册发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