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玲一生的感情世界才女八卦浪漫传奇丁玲三人行生活方式是同居吗-吸收财讯

丁玲一生的感情世界才女八卦浪漫传奇丁玲三人行生活方式是同居吗

115年前的今天,也就是1904年10月12日,湖南常德诞生了一名蒋姓女婴,父亲为她取名蒋冰姿。实际上,这个名字从未被正式使用(正式使用的名字是蒋伟,字冰之),她后来更广为人知的身份,是作家丁玲。

瓦西里老爷 : 瞿秋白说她:飞蛾扑火,非死不止,我想,那是她前半生最好的写照。 【吸收财讯】大过坎离三十备 -> 站在前方,为你导航! 115年前的今天,作家丁玲出生,怀念 。
顾魏的小鹿茶 : 幸福是暴风雨中的搏斗 怀念丁玲。原标题:前卫女性丁玲的一生,不只有才女八卦和浪漫传奇

115年前的今天,也就是1904年10月12日,湖南常德诞生了一名蒋姓女婴,父亲为她取名蒋冰姿。实际上,这个名字从未被正式使用(正式使用的名字是蒋伟,字冰之),她后来更广为人知的身份,是作家丁玲。

1986年3月4日,丁玲走过了她波折坎坷的一生。115年过去了,伴随着生命历程中的沉浮起落,她的名字时而成为传奇使“万人空巷”,时而被当作禁忌无人问津。今天,当丁玲研究再度成为学界关注的热点,这位女作家的情感经历也开始被大众津津乐道。在网络上搜索“丁玲”,“彪悍情史”字样的标题高频出现。这些暗示其在感情方面“不走寻常路”的语汇,正在潜移默化地塑造着丁玲的公众形象。

前卫女性丁玲的一生,不只有才女八卦和浪漫传奇

丁玲,原名蒋伟,字冰之,湖南临澧人,毕业于上海大学中国文学系,作家、社会活动家。代表作《梦珂》,长篇小说《太阳照在桑干河上》《莎菲女士的日记》,短篇小说集《在黑暗中》等。1986年3月4日,丁玲在北京多福巷家中逝世,享年82岁。

叠合着对一时代之风气的浪漫幻想,丁玲在人们心中逐渐成为“前卫女性”的代表,而大胆追求爱情的举动与在文学作品中对女性处境的持续关注也使她被视为女性解放的先驱性人物。但这样的公众形象突出了什么,又遮蔽了什么?这些情感经验对于丁玲而言究竟有怎样的意义?丁玲的人生经历与文学书写,又怎样反思性地呈现了“爱情传奇”与“女性解放”之间的复杂关联?

作者认为,如果将情感视作丁玲寻求女性解放的线索之一,那她所追求的、值得后人借鉴的,是一种具备“生产性”的爱情。

撰文丨孙慈姗

网络八卦背后的丁玲,丁玲一生的爱情经验

在剖析丁玲的公众形象之前,我们或许应该暂时忘记网络上那些语出惊人的表述,从翔实可靠的传记资料中勾勒丁玲的情感历程。李向东、王增如的《丁玲传》为我们提供了梳理丁玲一生爱情经验及心态变迁的线索。

前卫女性丁玲的一生,不只有才女八卦和浪漫传奇

《丁玲传》,李向东 / 王增如 著,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15年5月版。

在丁玲的情感故事里,有四位绕不开的男性——胡也频、冯雪峰、冯达与陈明。

丁玲与第一任丈夫胡也频相识于北京。两人在一起后约定不结婚、不组织家庭,哪方有了爱人都可以随时离开。在北京,他们依靠胡也频的稿费与丁玲母亲的经济支援过着清苦而甜蜜的生活,并与湘籍“北漂青年”沈从文往来甚密。在后者眼中,这对夫妻的小家庭简洁温馨,每天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为饮食奔忙,劈柴、买菜、提水、洗碗。

前卫女性丁玲的一生,不只有才女八卦和浪漫传奇

丁玲与胡也频。胡也频(1903年—1931年),福建福州人。1924年参与编辑《京报》副刊《民众文艺周刊》,开始在该刊发表小说和短文。同年夏天,与丁玲结识并成为亲密伴侣。

然而,甜蜜的二人世界终有波澜。丁玲发表《莎菲女士的日记》等作品在文坛声名鹊起后,另一位男性——冯雪峰——出现在她的生命中。五四时期歌咏爱情的“湖畔诗人”冯雪峰,因与丁玲怀有共同的共产主义理想,萌发了特殊的情感。爱人已对另一个男人怀有思慕之情,胡也频有所察觉。虽有“随时可以走”的约定在先,性格耿直激烈且深爱丁玲的胡也频还是为爱人可能的变心而痛苦。

当丁玲夫妇为文学志业南下到杭州居住,冯雪峰为他们安排了距他不远的住所,而丁玲也越来越陷入到对冯雪峰的恋慕中。丁玲逐渐意识到“三个人长期做朋友生活下去”的愿望只是空想,于是,她开始在二人中作出选择。虽然在感情上更加偏向冯雪峰,但她最终选择了胡也频并与之真正确立了夫妻关系,若干年同甘共苦的生活使她意识到二人已无法分离。在这之后,冯雪峰也有了家室。丁玲与胡也频的结合也促成了二人在文学与思想道路上的共同转向,他们一同加入了左翼文化阵营。

1930年11月,他们的儿子出生。而就在两个月后,胡也频被当局逮捕杀害,在留给丁玲的最后一封信里,他亲昵地称呼她“年轻的妈妈”,署名“年轻的爸爸”。

胡也频的牺牲给丁玲带来了巨大的伤痛,也促使她追随爱人的志向继续投身革命。在忙碌的事业之外,丁玲也迫切需要情感支柱。1931年到1932年,她与同在左翼作家联盟工作的冯雪峰多有书信来往,信件中丁玲屡屡表现着自己的爱慕之情。在丁玲心里,冯雪峰不只是无法相守的恋人,更是永远的良师挚友。在道德感与政治意识的规约下,冯雪峰对这样炽烈的感情表白致以冷静理智的回应,而多年后在与好友骆宾基的交谈中,冯雪峰承认自己对丁玲也是一见钟情。

命运的轨迹总是难以预料。当丁玲沉浸在对雪峰的苦恋中时,经由冯雪峰的引介,她结识了冯达。冯达在美国记者史沫特莱手下工作,据丁玲回忆,他的性情安静平和,他用一种平稳的生活态度帮助丁玲,让丁玲逐渐接受了身边有这样一个人存在。1933年5月两人先后被捕。在幽禁岁月里他们生下一个女儿,最终冯达与当局妥协到国民党机关担任翻译工作,而丁玲在几经波折后去往延安,二人此生再未相见。1988年,他们的女儿蒋祖慧通过书信联系到身处台湾的父亲。在写给女儿的信中,老年冯达表述着自己对丁玲的怀念与愧疚,在他心中丁玲“不只是我心爱而实在是伟大得除我之外无人能了解的人”。

飞向延安的丁玲则开始了新的生活。抗战期间她组织率领西北战地服务团赴前线慰问。在西战团里,还有一个青年小伙叫陈明。丁玲与陈明的爱情应该开始于西战团时期,当时丁玲是战地服务团主任,陈明也一直对她以此相称。

关于这段情感确立的经过,陈明曾有过生动的回忆:有一天吃饭时陈明对丁玲说,主任该有个终身伴侣了。丁玲反问,你看我们两个怎么样?陈明十分惊讶。他在日记里不无惶恐地写道“让这种关系从此结束了吧!”丁玲看到日记对他说,我们才刚开始,为什么要结束呢?就这样,他们开始了这段引来众多非议的爱情。丁玲比陈明年长13岁,是陈明的领导,也是闻名全国的作家,两个孩子的母亲,而陈明对于是否接受这样的婚姻亦有过挣扎徘徊。但他们终于结合相守。1942年他们在延安正式结婚,直到丁玲去世。

前卫女性丁玲的一生,不只有才女八卦和浪漫传奇

1953年的全家合影。前排丁玲、蒋祖慧,后排蒋祖林、陈明。

清早醒来笑一笑 : 她的天分被浪费了,她的作品配不上她的才华 。女性解放想象中的丁玲:“脆弱的女神”或爱情的强者

田园女尊 : 一个敢于实践一妻多夫、老妻少夫的先行者。几段不同寻常的情感经历,是丁玲如今公众形象的基础。但若要从更深的角度思考其公众形象成因,我们不得不将目光投向文学史书写、大众性别意识、情感心态变迁等文化因素。而事实上,对丁玲情感故事的关注本身,也折射出当代人想象女性解放的基本模式。

1 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