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的女儿樊锦诗开讲了敦煌坚守半世纪我的宿命樊锦诗的家世几个孩-吸收财讯

敦煌的女儿樊锦诗开讲了敦煌坚守半世纪我的宿命樊锦诗的家世几个孩

敦煌的数字化采集已经进行了20年,完成了200多个洞窟的数字化采集。在网站上,30多个洞窟的高清影像可以免费浏览。通过电脑、手机等各种屏幕,敦煌文化传向世界。 “有小朋友见到我对我说,奶奶,我知道敦煌。

吉林乌拉之刚才 : 看过釆访樊先生的专题,为了小爱投身大爱!午有幸到国博听宣讲会,满是感动。 【吸收财讯】大过坎离三十备 -> 站在前方,为你导航!

雨过梧桐落:一个人成为典型并不意味着坐上神坛,无情无欲只有信仰。她说,最初去敦煌是学校分配,并非自愿,几十年中若非老公事业的牺牲和支持,她可能为了家庭也就放弃了。我们奋斗的目的正是为了自己或者后代有更好的生活,正如战争年代愿意去战场抛洒热血的烈士们。我们敬仰他们,敬佩他们,更尊重人性。若非真爱,恐怕很难在上世纪60年代沙漠戈壁那么艰苦的环境中坚持下来。愿我们也能找到这份信仰与坚持,不负文博人的精神,不负此生。

从大学毕业至今,一生中大部分时光,樊锦诗都与她热爱的敦煌壁画和彩塑相伴。

新京报讯 (记者 倪伟)“我不像很多报道中写到的那样厉害,”樊锦诗说,“我是服从国家分配去的敦煌,几次想离开都没有离成。”

10月12日,在国家文物局主办的“莫高精神”宣讲报告会上,面对600多位听众,这位“敦煌的女儿”主动打破“光环”。

连续两年,樊锦诗收获国家级荣誉。去年,她被评为100位“改革先锋”之一;今年国庆前夕,她成为42位国家勋章和荣誉称号获得者之一,是其中唯一的“文物保护杰出贡献者”。

从大学毕业至今,一生中大部分时光,樊锦诗都与她热爱的敦煌壁画和彩塑相伴。但她也坦陈,其实一开始对敦煌的恶劣生活条件有所恐惧。这份真诚,折射了她身为考古人,终其一生坚持的严谨诚实。

因为家庭长期分离,几次想离开敦煌都没成行;临近退休的年纪,又被任命为敦煌研究院院长,一干17年,直到年逾古稀。如今,敦煌仍有很多事等着她去做。

她感叹:“敦煌是我的宿命。”

“敦煌的女儿”樊锦诗:敦煌是我的宿命

10月12日,“莫高精神”宣讲报告会,樊锦诗讲述几代敦煌人保护、传承敦煌文化的历程。新京报记者 浦峰 摄

“敦煌的女儿”倍感不安

接连获得两次国家级荣誉,樊锦诗没有把奖状留在身边,都交给了敦煌研究院的院长,然后向同事们鞠一躬,“这是几十年大家奋斗的结果,所以我要谢谢大家。”似乎她只是代大家领取了荣誉。

樊锦诗身材瘦小,81岁的她在600多人的注视下,微微弓着腰,缓步走到舞台中央。这场报告会上,台下坐了各国家部委代表和故宫、国博等文博机构同仁,她之后的两任敦煌研究院院长也都到了现场。

樊锦诗一生低调,鲜少接受采访。1984年令她全国知名的报告文学《敦煌的女儿》,也是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刊发的。刊发以后,她保护敦煌的事迹、她与家人19年分居多地的经历全国尽知,“‘敦煌的女儿’这样一个美名,也让我倍感不安和压力。”

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称她为文化领域、文物战线的杰出代表,常书鸿、段文杰和樊锦诗等为代表的一代代文物工作者,用实际行动塑造了“莫高精神”。

敦煌石窟的保护始于1944年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的成立,画家常书鸿担任首任所长,莫高窟四百年无人管理、任凭破坏和偷盗的历史宣告结束。20世纪80年代初,段文杰接任第二任所长,也是后来成立的敦煌研究院首任院长。樊锦诗是保护敦煌的第三任掌门人,1998年上任,2014年退休。

樊锦诗认为,获得国家荣誉称号让她最感动的,是42位获表彰人物中,有一位与文物有关。“我们文物行业保护了几十万年以来石器时代的文物,保护了中华5000年文明遗产,保护了近现代文化遗产,这都是数量有限的文物保护者们做出的工作。”她说,

就像沙漠中的敦煌,中国很多文化遗产分布在山沟、农村、荒山野岭、人迹罕至的地方,大量文物保护者坚守在这些地方。“他们应该得到人们的尊敬,这两个荣誉也是属于他们的。”

“敦煌的女儿”樊锦诗:敦煌是我的宿命

10月12日,“莫高精神”宣讲报告会,樊锦诗讲述几代敦煌人保护、传承敦煌文化的历程。新京报记者 浦峰 摄

敦煌人的共同宿命

樊锦诗首次踏入敦煌是在1962年,那是她大学最后一年,被派往敦煌毕业实习。带队的老师是我国考古学泰斗之一宿白先生。

能去敦煌实习,让24岁的樊锦诗兴奋了一路。她从中学时就对敦煌心生向往,凡是有关的展览和出版物都格外关注,“敦煌是我少年时代的一个梦”。

实习经历的大半都是令人惊喜的。第一个星期,敦煌专家带着这群北大师生攀缘着被积沙掩盖的崖壁,一个个洞窟看下去,从北凉、北魏到隋唐的山水人物,从伏羲、女娲到力士、飞天。

“丰富多彩、灿烂瑰丽,栩栩如生的壁画、彩塑令我震撼、倾倒、陶醉,怎么说都不为过。”近60年后的今天,初识敦煌时的震撼,在她脑海中仍然清晰。

洞窟外,却是另一个迥异的世界。

敦煌研究所四面满目荒凉,环境闭塞,物质匮乏,“想买瓜子吃,但瓜子壳都见不到”。即便是敦煌研究所所长常书鸿,居所也是简陋的土房子,屋里几乎什么都是土做的。来自南方的樊锦诗很快感到了身体不适,营养也跟不上,每夜只能睡着三四个小时,上洞的时候腿脚乏力。三个月实习期还没结束,她就提前离开了。

敦煌生活条件带给她的直观感觉,是“幻想在现实中苏醒”。虽然着迷于敦煌的艺术,但敦煌艰苦生活令她望而却步,“没有一点去敦煌的想法”。

然而命运弄人,第二年毕业前夕,她却被分配到了敦煌。

她实习的1962年对敦煌也是重要的一年,周恩来总理批示拨款,启动了莫高窟南区危崖加固工程。为配合工程,需要在窟前进行考古遗迹的发掘清理,常书鸿所长意识到,绝对不能随便挖一挖了事,需要专业考古人员介入。

他向正在敦煌带队实习的宿白提出,北大能不能推荐实习的学生毕业后到敦煌工作?于是第二年,宿白向常书鸿推荐了樊锦诗和马世长,他们被正式分配到敦煌。

马世长的妈妈得知消息,号啕大哭。樊锦诗的父亲则给校领导和系领导写了一封信,托女儿转交,信中陈情“小女自幼体弱多病”,希望重新考虑。

樊锦诗最终也没有转交这封信。受到当时“学雷锋”思想的感召,以及老师苏秉琦、宿白先生的鼓励,她也朴素地坚信,国家需要到什么地方去,她就到什么地方去。

阿七是爱拜仁的花生 :今天有幸在国博见到锦诗先生,听取了“莫高精神”宣讲会,特别感动也很振奋。听了院长的话,想想自己作为一名文博人真的很惭愧,要学的东西还很多,要做的事情也很多,保护文物的道路漫长且责任重大,我想坚持走下去!加油!

1 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