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洋被封杀逆徒二哈解除合同违约金赔多少二哈肖可新快手直播视频-吸收财讯

仙洋被封杀逆徒二哈解除合同违约金赔多少二哈肖可新快手直播视频

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主播仙洋和其徒弟二哈合同纠纷判决书。仙洋原名高洋,曾是快手的头部主播。天眼查数据显示,高洋是沈阳仙洋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仙洋文化”)的法人,并持股85%。二哈原名肖可新,也是快手主播。

杉杉家纺 羽绒被95白鹅绒冬被加厚保暖被子被芯单双人酒店春秋被
【在售价】1088.00 元
【券后价】88.00元
-----------------
【立即领券】点击链接即可领券购买:https://s.click.taobao.com/1fNJLvv
【立即下单】点击链接立即下单:https://s.click.taobao.com/D6JJLvv

小环198305 : 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支持,因为喜欢洋,但是别说我,他还没有我女儿大哪。【吸收财讯】升困井革鼎震继 -> 站在前方,为你导航!

远走的浪子 : 你也真是对仙家了解的深。希望以后多发。赞 !原标题:主播被封杀,徒弟要拆伙!“逆徒”二哈签约仙洋期间赚了200万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主播仙洋和其徒弟二哈合同纠纷判决书。仙洋原名高洋,曾是快手的头部主播。天眼查数据显示,高洋是沈阳仙洋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仙洋文化”)的法人,并持股85%。二哈原名肖可新,也是快手主播。

从判决书透露出的信息看,肖可新签约仙洋文化期间获益超200万。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4月,网信办约谈了快手,要求其将仙洋纳入跨平台禁播黑名单,禁止其再次注册直播账号。目前高洋已经无法直播。

主播被封杀,徒弟要拆伙!“逆徒”二哈签约仙洋期间赚了200万

仙洋,图片来自仙洋微博 “逆徒”二哈签约仙洋期间获益超200万

判决书显示,肖可新于2017年12月在高洋的安排下和仙洋文化签订了《艺人经纪合同》。合同约定,仙洋文化担任肖可新线上线下演艺的独家经纪公司,包括包装、培训、宣传及形象推广,双方按照10%比例进行利润分成。合同一方因触犯法律受到刑事或行政处罚,合同自动终止,合同有效期为五年。

南都记者查阅网信办官网发现,2018年4月,网信办依法约谈快手、火山小视频,要求快手、火山小视频暂停有关算法推荐功能,并将“王乐乐”、“杨青柠”、“仙洋”、“牌牌琦”、“陈山”等违规网络主播纳入跨平台禁播黑名单,禁止其再次注册直播账号。由此,仙洋被纳入跨平台禁播黑名单。

主播被封杀,徒弟要拆伙!“逆徒”二哈签约仙洋期间赚了200万

网信办约谈快手,要求将仙洋纳入跨平台禁播黑名单

因此此事,肖可新认为,高洋因直播言语不当、涉嫌聚众斗殴而先后被全网封杀、刑事立案侦查,导致其个人、公司形象受损,而且也给肖可新造成了负面影响,高洋本人更无法继续在直播平台为原告推广形象,提升人气,致使合同签订目的无法实现。

判决书显示,仙洋文化称其将肖可新从“一个不知名的小主播一步一步培养成为快手平台上当红的主播,肖可新在快手平台的粉丝数量已超过200万,并在履约期间获得了至少2263410元的高额收益。”

主播被封杀,徒弟要拆伙!“逆徒”二哈签约仙洋期间赚了200万

同时,仙洋文化认为本案是涉及互联网直播行业经纪纠纷的一个典型案例,具有标志性意义,“若肖可新随意要求解除经纪合同的主张得到人民法院的支持,则会给整个互联网演艺行业带来巨大的影响,其他签约艺人亦可以以此为例,仅仅为了获得更高额的收入而无须遵守合同约定,甚至单方提出解除经纪合同,广大经纪公司的巨额投入也将无法得到保障。”

最终法院认为,在肖可新已经明确表示不再履行合同主要义务,且仙洋文化同意合同解除的情况下,确认肖可新与仙洋文化于2017年12月8日签订的《艺人经纪合同》于本判决生效之日予以解除。同时,仙洋文化已于2019年4月30日起诉肖可新要求其承担违约责任,“至于原、被告履行《艺人经纪合同》过程中的双方的过错程度,违约责任承担,不属于本案审理范围。”

业内人士:师徒制=MCN

尽管肖可新已经和仙洋文化解除合同,但仍有不少仙洋粉丝在微博、快手将二哈描述为“逆徒”,称其“忘恩负义”。

据了解,这也并不是仙洋第一次和旗下艺人产生纠纷。10月11日,仙洋曾发布微博,公布一份有67人的“裁员名单”,并宣布“公司艺人娜美严重伤害公司主要核心仙家粉丝,导致公司巨大损失,影响公司不能正常运营,私自建小号不服从公司管理,藐视仙洋传媒无视公司制度,我公司特此告知娜美账号回归无限期停播”。

主播被封杀,徒弟要拆伙!“逆徒”二哈签约仙洋期间赚了200万

仙洋宣布裁员,并表示娜美无限期停播

由于仙洋和娜美的纠纷,娜美也被仙洋粉丝称为“逆徒”。目前娜美在快手拥有超过190万粉丝。

前游戏直播平台高管熊浩(化名)告诉南都记者,快手的这种师徒制其实就是另一种形式的MCN组织,“YY也有这样的师徒制,后来就演化成了公会”。

YY主播小颖(化名)也拜了YY某头部主播为师,她告诉南都记者,拜师是为了加入师父的圈子,会有更大的机会让更多的人认识自己,“师父的粉丝通常会比较支持徒弟”。据小颖透露,自2017年拜师以来,收入差不多有翻倍的增长,“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也不是每一个进入师门的人,都能够有所长进。能不能在这个平台发展得好,还是得靠自己。”

多年快手用户雪鹅(化名)告诉南都记者,早期快手各大主播收徒的方式是发布话题,想要拜师的在话题中发布自己的短视频,“跳舞、喊麦、社会摇什么的都可以,人气高或者有亮点的就可以做徒弟。正规点的会签订合同,形成一个团队以后就一起直播”。而这种师徒制本质上其实是员工制度,“有些徒弟后面心大了就会想自立门户,一般这种都被叫‘逆徒’。”

据雪鹅透露,牌牌琦就曾是仙洋的徒弟,后来离开仙洋自立门户,也成了“逆徒”。目前牌牌琦和仙洋都已经被纳入跨平台禁播黑名单,但两人旗下艺人仍能正常直播。

恰似你的温柔的秘密365 : 仙洋一口气给你喊一百万关注,你可以当逆徒走人,走以后你不能骂老恩师,我们仙家军帮师父交你怎么做人没毛病吧。 另一位快手用户农药(化名)则告诉南都记者,尽管仙洋、牌牌琦已经被禁播,但粉丝仍然可以支持他们的徒弟,“粉丝都是喜欢他的为人人品,封杀他还有徒弟,支持徒弟就等于支持他。封杀也不是封杀一辈子,几年就回归了”。

1 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