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鹤壁小庄村村霸李含富口头禅保证告不赢小庄李含富案件视频-吸收财讯

河南鹤壁小庄村村霸李含富口头禅保证告不赢小庄李含富案件视频

 李含富团伙被抓同天,鹤壁市委、市纪委监委连夜抽调20余人成立专案组,对李含富涉黑犯罪团伙及其背后“保护伞”问题线索进行核查,并提级启动对山城区公安分局和鹿楼乡的扫黑除恶专项巡察。

山人7650:村民“皇上” 叟于20180930

村民“皇上”含富,二十余载做威福。
欺邻霸地跋扈极,为何诺年根植固?
无独有偶“民太皇”,要想扳倒费周章。
上有靠山下有仔,平民百姓多遭殃。
多亏中央英明策,扫黑除恶民安宁。 ​

Addie_wu : 每一个涉黑事件,后面必然有个保护伞,应该把保护伞也拉出去毙了 【吸收财讯】大过坎离三十备 -> 站在前方,为你导航!

原标题:“保证告不赢”是这家族式“村霸”的口头禅

今天(11月4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表题为《被家族黑恶势力垄断的基层政权》的文章。该文总结了河南鹤壁小庄社区原党委书记李含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问题调查情况,细节颇丰。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注意到,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微信公众号给这篇推文起的标题为“告,公检法随便告,保证告不赢”。这是文内“主角”李含富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或许这正反映出中央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缘何将重点聚焦在基层黑恶势力。

盘踞23年的家族式“村霸”黑恶团伙

小庄社区(原小庄村)位于河南省鹤壁市山城区长风中路,地处老城区繁华地段,是一个典型的“城中村”。一个原本名不见经传的村庄,却因原社区党委书记兼居委会主任李含富涉黑涉恶案件而“闻名遐迩”。2019年10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公开曝光的6起涉黑腐败和“保护伞”典型案例就包括了李含富涉黑涉恶案件。

从1995年起,李含富担任社区党委书记兼居委会主任。任职以来,李含富仗着家族人员众多,长期把持基层政权,逐渐形成了家族式“村霸”黑恶团伙,整整盘踞23年。

“保证告不赢”是这家族式“村霸”的口头禅

2018年4月12日,河南警方抓获了以李含富为首的48名重要犯罪嫌疑人,被抓时,李含富已经65岁。

截至目前,鹤壁市党纪政务处分69人,解散党支部1个,宣布不予承认党员身份59人,诫勉、提醒谈话41人。

涉案5.28亿,砍断他人4根手指

李含富的官不大,小庄社区也只是个“城中村”,但这个黑恶团伙却不容小觑。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梳理河南媒体此前报道显示,这个黑恶团伙被警方查扣涉案资产5.28亿元,其中冻结犯罪嫌疑人名下的15家公司股权、2处公司房产,总价值就超过4亿元。

不义之财从何而来?靠的是李含富家族团伙欺行霸市、强取豪夺而来。上述文章披露了该团伙的种种罪行:

1999年隔壁村一村民因上厕所与李含富的父亲发生口角,李含富通过村内大喇叭喊来四五十个手持棍棒的人,把这名村民的家砸烂,打掉其五颗牙,这名村民常年躲在外地不敢回家。

1997年,李含富指使他人逼着一企业家写厂子转让协议。这名企业家跪在地上给他们磕头求饶,李含富的打手说“饶你不死可以,今天起你这个厂就是我们的,我写个协议你照抄,我咋写你咋写,动一个字打断你的腿”。

2001年,包工头因追讨680万元施工欠款上访,“得罪”李含富后,后者雇多名打手将包工头捅伤并砍下其四根手指。幸运的是,包工头求救后被送到医院抢救回来。

“办公室抽屉里放着四五十本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据专案组工作人员介绍,这些证书都是抓捕时搜查到的,初步判断为该犯罪团伙占有的土地情况,不少是非法所得,强占村里或他人的,村里可利用的土地几乎被李含富涉黑犯罪团伙全部占用。中央纪委披露,在这种不良家风下,李含富家族几乎所有成年亲属都参与到涉黑犯罪团伙的违法犯罪活动中。

政知道还了解到,无恶不作的李含富被当地群众称为“南霸天”。

认“太子”当“干儿子”的“保护伞”

李含富家族能横行乡里,和这个团伙背后的“保护伞”脱不了关系。

李含富团伙被抓同天,鹤壁市委、市纪委监委连夜抽调20余人成立专案组,对李含富涉黑犯罪团伙及其背后“保护伞”问题线索进行核查,并提级启动对山城区公安分局和鹿楼乡的扫黑除恶专项巡察。

上述文章披露,时任鹿楼乡党委书记游国庆等人执行基层组织换届制度不严格,致使小庄村党支部连续三次未换届,时间跨度长达十几年。游国庆甚至将帮助李含富家族企业发展,作为自身工作政绩写入年度总结。

李含富涉黑犯罪团伙欺压本村和周边群众,公安机关接到报案后,出现受案不立、立案不查、从轻处理等情况,给黑恶势力成长留下了空间。李含富之子李学峰等人与他人发生纠纷并打架,时任山城公安分局副局长刘希宽处理该案件时,对李学峰只是简单批评了事,甚至还认李学峰为“干儿子”。李含富涉黑犯罪团伙的多起案件,刘希宽均出面干涉或找人说情。基层公安机关责任的欠缺,致使多名受害人被打后不敢住院、不敢报警,有的甚至被迫远走他乡。

根据河南商报披露,李含富除了“南霸天”这个外号,还被当地人称为“皇上”,其子被称为“太子”。给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的刘希宽,到最后成了“太子”的干爹。

目前,8名为李含富涉黑犯罪团伙充当“保护伞”的公职人员,4人被判刑、4人受到留党察看、撤销党内职务等处分。其中,游国庆、刘希宽均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如何认定“村霸”?

最后,政知道补充几个背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对基层格外重视。

去年,中央部署扫黑除恶工作任务时明确了12类重点打击对象,“村霸”等黑恶势力便是其中之一:利用家族、宗族势力横行乡里、称霸一方、欺压残害百姓的“村霸”等黑恶势力。

政知道注意到,除了“村霸”,在对这12类重点对象的描述中,“基层”“农村”等关键词也被提及多次:把持基层政权、操纵破坏基层换届选举、垄断农村资源、侵吞集体资产的黑恶势力。

去年5月民政部印发《关于贯彻落实<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的意见》,在全国民政系统部署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整治村民自治领域涉黑涉恶问题。工作重心将始终对准涉黑涉恶人员操纵村民委员会选举,争当村民委员会成员或者扶持代理人;插手村级公共事务,垄断农村资源、侵占集体资产,利用家族、宗族势力横行乡里、称霸一方、欺压残害村民等治理方面,从源头上遏制涉黑涉恶问题滋生蔓延。

本文中提到的李含富团伙被中央纪委明确定义为当地“村霸”。对于定义“村霸”的标准,官方也曾给出标准。

“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1。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2。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3。恃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4。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5。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6。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7。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