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林黑老大陈鸿志被判死缓八字面相陈鸿志豪宅图片老家风水改道黄河-吸收财讯

柳林黑老大陈鸿志被判死缓八字面相陈鸿志豪宅图片老家风水改道黄河

除此之外,还有大量的瓷器、挂件、字画、石头、玉器、名酒等物品,以及扣押的车辆。财务状况审计初步认定凌志集团偷税约1.9亿元,应入未入账收入6.25亿元。此外,陈鸿志曾为了所谓的风水吉利,将黄河河道改修,在家门口建修建大坝。

民族英雄杨增新gong在新疆 : 敢让黄河改道!敢打县委书记!判刑这么轻!他背后是谁? 【吸收财讯】升困井革鼎震继 -> 站在前方,为你导航!

毕竟张诗人:其实他这个老大,没有杀人,手下马仔去杀人,马仔死刑,他缓期,很正常。他的关系网已经落马了,没收全部财产,他姐姐A级通缉令,已经败了,起不来了。 原标题:山西柳林“黑老大”被判死缓!为风水改黄河河道,房产300余处

据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消息,11月5日上午,山西省长治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被告人陈鸿志等人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罪,被告单位山西凌志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和柳林县孟门运销有限公司犯非法采矿罪、非法占用农用地罪等罪一案进行公开宣判。

山西柳林“黑老大”被判死缓!为风水改黄河河道,房产300余处

“以商养黑”称霸一方 作案超百起

审理查明,自2005年以来,被告人陈鸿志、高海平、刘平等人,以陈鸿志经营的企业为依托,开始实施违法犯罪活动,2006年底正式形成以陈鸿志为组织、领导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该组织骨干成员基本固定,组织结构稳定、层级明晰、职责分工明确,组织成员达七十余人。

该组织以开办公司、企业等方式“以商养黑”,通过寻衅滋事、故意伤害、强迫交易、非法采矿、骗取贷款和票据承兑、非法占用农用地、不报安全事故、妨害信用卡管理、隐匿、故意销毁会计凭证、逃税等违法犯罪活动“以黑护商”,攫取巨额经济利益,具有强大的经济实力。

山西柳林“黑老大”被判死缓!为风水改黄河河道,房产300余处

陈鸿志。

该组织将获取的部分经济利益用于违法犯罪活动和维系组织的生存、发展。该组织为确立、维护、扩大组织的势力、影响和利益,以暴力、威胁或其他手段,作案百余起,其中犯罪事实91起、违法事实27起,涉及18个罪名,侵犯不特定多人的人身权利、民主权利、财产权利。该组织通过操纵选举把持农村基层政权;利用个别国家工作人员的包庇、纵容,称霸一方;实施故意伤害6起,致1人死亡、8人轻伤,实施寻衅滋事11起,造成多名被害人轻伤、轻微伤,实施非法拘禁17起,30余人遭到拘禁,通过上述暴力犯罪在当地形成威慑力;越界盗采相邻企业煤炭资源总量价值高达40亿余元,对煤炭资源及生产秩序造成严重破坏;长期通过虚构合同及发票的手段骗取多家银行贷款近600亿元,严重破坏金融市场管理秩序。该组织在山西省柳林县形成重大影响,严重破坏了柳林县当地的经济和社会生活秩序。

涉案组织七十余人被告 “黑老大”被判死缓

法院依法裁判,被告人陈鸿志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强迫交易罪、窝藏罪、非法拘禁罪、寻衅滋事罪、抢夺罪、破坏生产经营罪、非法占用农用地罪、非法采矿罪、骗取贷款、票据承兑罪、不报安全事故罪、妨害作证罪、妨害信用卡管理罪、隐匿、故意销毁会计凭证罪、帮助毁灭证据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山西柳林“黑老大”被判死缓!为风水改黄河河道,房产300余处

法院依法裁判,被告人高海平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被告人张运强、王明亮、高建彬、李全宏犯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分别被判处六年至三年不等有期徒刑;冯彦军、陈富香等68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二十年至一年零二个月不等有期徒刑。

山西柳林“黑老大”被判死缓!为风水改黄河河道,房产300余处

被告单位山西凌志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和柳林县孟门运销有限公司被判处罚金共40.4亿元;对黑社会性质组织及其成员聚敛的约80亿元财物及其收益,依法追缴、没收。对公诉机关指控的胡永发等4名被告人因犯罪已过追诉时效期限,法院裁定终止审理。

靠煤炭发迹成首富 曾为风水修改黄河河道 有房产三百余处

据央视披露,这位靠煤炭发迹的山西吕梁当地首富被捕前为山西凌志能源投资集团的实际控制人,白手起家,通过“暴力开路,打字当头” 的策略进行扩展。其生意遍布煤炭、商贸、地产等多个领域,总资产达百亿。

山西柳林“黑老大”被判死缓!为风水改黄河河道,房产300余处

据报道,陈鸿志被捕后,相关部门共扣押、查封、冻结,涉案财物初步评估约78.4亿元,其中包括房产341处,超25万平方米,估价达50.1亿元。三十余块黄金总重20公斤,价值550余万元;手表12块,价值约800万元。除此之外,还有大量的瓷器、挂件、字画、石头、玉器、名酒等物品,以及扣押的车辆。财务状况审计初步认定凌志集团偷税约1.9亿元,应入未入账收入6.25亿元。此外,陈鸿志曾为了所谓的风水吉利,将黄河河道改修,在家门口建修建大坝。

专案组办案民警表示,凌志集团为了取得两个煤矿的经营权,曾指使周围村民进行堵门堵路,甚至挖路、打井等违法手段,破坏两个煤矿的正常生产经营,以此达到其并购的目的。2007年,一村村委会主任因为给村民讨说法而遭报复,被陈鸿志的保安队打致失血性休克、全身7处骨折。陈鸿志及其手下对单位内部员工也实施殴打和体罚。一位受害者表示,体罚内容包括两百个俯卧撑,五百个仰卧起坐,一千个蹲下起立,保安会对不能完成者进行殴打。

2018年9月,山西长治公安局发布通报称,检察机关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多项罪名对陈鸿志等39名犯罪嫌疑人批准逮捕。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