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环四姑娘山越野跑大雪封山报名费注意四姑娘山一年死多少人-吸收财讯

2019环四姑娘山越野跑大雪封山报名费注意四姑娘山一年死多少人

在高海拔越野跑赛事中,地理气候环境变化和持续高强度运动下,人的身体会表现出不同程度的反应,例如:高原反应、失温、肠胃不适、缺水、晒伤、冻伤、机能衰退(体能、视力、注意力、记忆力、判断力、意识和反应衰退)等。

比赛前夜的大雪,让今年的四姑娘越野跑变得无比艰难。但无论如何,我们仍然安全回到终点。
四姑娘山的壮美让人难忘,也感谢组委会的艰苦付出,让我们有幸参加这场赛事。
神山保佑,扎西德勒【吸收财讯】升困井革鼎震继 -> 站在前方,为你导航!

Jerry-Ojang:Really a tough race, but we all make it.原标题:四姑娘山越野跑被“关门”选手自述:回味“自虐”,我很享受

四姑娘山越野跑被“关门”选手自述:回味“自虐”,我很享受

由于超级越野跑这项“新兴”运动的“跨界”特点,它同时吸引着户外徒步、登山、越野跑、马拉松、铁人三项以及骑行等各类运动爱好者参与。图by 谭庆驹

2019年10月30日到11月3日,第五届环四姑娘山超级越野跑在四川四姑娘山景区举行。环四姑娘山超级越野跑作为UTWT(超级越野跑世界巡回赛)系列赛事中的高海拔赛事,“是目前国内综合难度最高、最具影响力的越野跑赛事”,被评为中国十大经典越野跑赛事。

日前,一场在四姑娘山举行的高海拔长距离超级越野跑赛事,遇到大雪封山,跑者在冰天雪地中“找虐”,画风与摇滚界“老炮儿”崔健的《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儿野》歌词描述的画面相当接近,这让跑者更深刻理解了这首摇滚歌曲的深意。

我光着膀子 我迎着风雪 跑在那逃出医院的道路上 别拦着我 我也不要衣裳 因为我的病就是没有感觉 给我点儿肉 给我点儿血 换掉我的志如钢和毅如铁 快让我哭 快让我笑 快让我在这雪地上撒点儿野 ……

崔健唱出了改革时代初期温顺的一代人,不甘于平淡,希望寻找出路、释放激情的矛盾心态。虽然音乐圈早已喊出“摇滚已死”,但生活在继续,人们依然在用各种方式寻找不灭的激情。

近年全民兴起跑步热潮后,马拉松已经无法满足部分跑者“自虐”精神的追求了。马拉松考验平跑能力,越野跑更考验综合能力。很多跑马拉松的人,跑着跑着就会转去跑越野了。2018年,全国马拉松累积有583万的参赛人次,其中越野跑为44.26万人次。越野赛逐渐成为跑者继城市马拉松过后进阶的选择,因其更加充满了未知、变幻和挑战,也是越野赛核心魅力所在。

冬天里的山野,被白茫茫积雪覆盖,冰清玉洁,看似静谧安详,却蕴藏着雪野原始的生命力,迸发着生活的激情,生命的自由。长期生活在习惯的环境里,身体和意识会逐渐麻痹,而在冰天雪地里感受运动的激情,却变成了对身心的的有效疗治。

四姑娘山越野跑

四姑娘山主峰幺妹峰海拔6250米,是“地球上最东边的一座6000米级别雪山“,距离成都只有120公里,天气好时在成都市区甚至都能遥望。幺妹峰登山难度极大,在历史记载中先后只有13次、39人成功登顶。

2019年第五届环四姑娘山超级越野跑参赛人数超过历届,共有24个国家和地区的1500余人参赛。赛事分为35KM、50KM、75KM和110KM赛程组别。

报名参赛这次四姑娘山越野跑赛事的选手有1/4来自广东。我身边有朋友“朝圣“般地连续参加三年,只为了能实现50公里跑完赛。这一次,在好奇心驱使下,我仗着自己丰富的户外徒步登山经验,报名参加了今年50公里赛事,一探究竟。

高海拔越野跑

海拔2500至5000米甚至更高的极高山自然环境中,结合越野跑、户外徒步和登山等多种户外运动形式,参赛选手循着依照自然环境规划设定路径快速通过的一项自然探索运动。

四姑娘山越野跑被“关门”选手自述:回味“自虐”,我很享受

四姑娘山越野跑被“关门”选手自述:回味“自虐”,我很享受

打尖包到花海子的赛道,选手穿行在白茫茫的山林间。

四姑娘山越野跑被“关门”选手自述:回味“自虐”,我很享受

跑者回归到山野拥抱大自然,抛开杂念与自己对话。

开赛前四姑娘山突然降温,110km组别的选手下午四点在大雪中起跑,接下来的一整个晚上,他们在黑暗中靠着头灯唯一的光线在全黑低温的山林中独自持续地奔跑,听着窗外此时的雨雪声,想象着不远处的这个场景,开赛前的我并不能入睡。

四姑娘山越野跑被“关门”选手自述:回味“自虐”,我很享受

四姑娘山游客中心前搭起了赛事场地,跑友们从全国各地纷纷赶来,让小镇有了节日的感觉。

75km组别在接下来的凌晨三点起跑,雪越下越大,组委会决定推迟起跑时间一小时。50㎞组别也推迟到六点起跑,其实选手早就起来准备了,早餐后穿戴上全部装备陆续来到起点。75km和50km因为关门时间紧、难度大而闻名,赛道还要在4000多米海拔的山脊雪线上横切,500人规模的报名人数每年都报满,完赛率却很低。

四姑娘山越野跑被“关门”选手自述:回味“自虐”,我很享受

凌晨5点30分,50km组别起跑前,选手通过起跑门楼前检录并留影。

四姑娘山越野跑被“关门”选手自述:回味“自虐”,我很享受

高海拔、低温、早起,对50km组别的选手是严峻的考验 。

开赛前组委会宣布了临时更改赛道的决定,持久降雪让山上积雪太深,为了安全,取消了很多选手都认为最难的八角棚段的雪山横切路段。开跑前选手们都低着头忙着用手机下载最新的线路用来导航,途中的山林里并不常有信号,一切都要依靠GPS。

四姑娘山越野跑被“关门”选手自述:回味“自虐”,我很享受

因为大雪,起跑前组委会宣布临时更改比赛线路,50km组别的选手们都低着头忙着用手机下载最新的线路用来导航。

第一个关门点距离起点7.7公里,500多米的爬升,关门时间2小时。天还没亮,选手们的头灯把赛道照亮,连成一串,天空不时还飘下雪花。

1 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