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党工党党首科尔宾英国脱欧阴谋论什么是软脱欧与硬脱欧的意思-吸收财讯

反对党工党党首科尔宾英国脱欧阴谋论什么是软脱欧与硬脱欧的意思

英国国内支持脱欧的民意也还只有36%,尚有18%的民众还未做出决定。这也令英国国内的“脱欧派”越发对下议院的这些“传声筒”们心有不快;伴随着ATAD红线时间点的临近,英国国内的“硬脱欧”开始迅速崛起。

特蕾莎梅的黯然离场,让她的继任者鲍里斯明白了一个道理,英国政府夹在欧盟和议会中间,要想达成“软脱欧”的目标,比登天还难。但实行无协议脱欧,也同样难以实现,因为在英国议会中,反对无协议脱欧的议员占了多数。
鲍里斯有“英国特朗普”的称谓,施政风格也属于简单粗暴型。这位老兄上台,就干了一件让全世界瞠目结舌的事情,这就是让议会休会5周。这等于是剥夺议会的权利,好让鲍里斯政府放开手脚实现无协议脱欧。本来议会在9月3号已经结束休假,9月4号就要重新恢复工作。鲍里斯的打算是,让议员们象征性地上几天班之后,在9月10日再接着放假,直到10月14日复会。这样一来,距离10月31日的脱欧最后期限只有十几天时间,议会来不及形成任何决议,无协议脱欧自然水到渠成,谁也无法阻止了。
从程序上说,关闭议会,哪怕是暂时的关闭,也要经过女王的批准。鲍里斯将报告呈递给女王后,伊丽莎白二世随即就同意了。有的朋友会问,这么离谱的事情,女王为什么不拒绝呢?其实,这是英国君主立宪制的规则,女王对首相递交的报告只能说“yes”,不能说“no”。所谓“批准”云云,不过是一个形式,如果女王拒绝了首相的提案,等于皇室干涉了政治,是现行体制所不允许的。
可还没等鲍里斯笑出声来,谴责、怒骂、讥讽之声就铺天盖地而来。
工党领袖科尔宾说:“这是对民主的打砸抢,鲍里斯下台!”
议会议长帕科:“这是对宪法的粗暴践踏!”
就连保守党议员也指责这是:“令人发指的举动。”
英国媒体则跟着煽风点火:
“这是英国民主死亡的一天!”
“鲍里斯滥用权力!”
百万英国民众则跑到首相府门口,高声呼喊:“不要脸!不要脸!”
就连一向不过问政治的英国女王,面对这样的局面也是不忍直视:“我们的政治家没有能力管理国家,我不明白为什么还要有人要做首相。”《星期日泰晤士报》评论说,这是女王在位67年间发表的最尖锐的言论之一。
对于鲍里斯来说,这还不是最要命的事情,让他忧心忡忡的是,保守党内部出现了反对派,其中不乏一些重量级的人物。这些人一旦和反对党结成联盟,保守党在议会的微弱多数就会消失。对此,鲍里斯向那些“叛徒”发出了最后通碟:“要么选我,要么滚蛋!”反对者将面临被开除出党的威胁,并且在下一次大选中不得再代表保守党竞逐任何选举。
但鲍里斯的威胁好像没有起什么作用,9月3日,保守党的21名议员与反对党结成联盟,导致议会下院以多数票通过了由议会主导脱欧进程的议案,这一议案通过,意味着鲍里斯夺回脱欧主导权的企图彻底落空。
9月4日,英国议会下院又以327票赞成,299票反对,通过一项阻止“无协议脱欧”的草案。根据草案内容,鲍里斯政府若无法在10月31日前与欧盟达成新协议,必须向欧盟申请将脱欧期限再延长3个月。而鲍里斯提出的提前大选的动议,因为没有达到三分之二的多数未获通过。一连三个回合,鲍里斯全都败下阵来。
至此,鲍里斯利用议会休会期实现无协议脱欧的如意算盘已经全面落空。英国议会目前进入休会期,但各方势力并没有休息,正在紧锣密鼓地做着大战前的各种准备。脱欧大剧进入决战高潮,吃瓜群众又有好戏可看了。【吸收财讯】兑涣节兮中孚至 -> 世界在你眼前,为你导航!

来源 环球交叉点

英国议会6号凌晨正式解散,由此拉开12月12日提前大选的帷幕。

首相约翰逊·鲍里斯希望借大选,重新夺回下院控制权,推进“脱欧”协议,在明年1月30日前完成脱欧;反对党工党党首科尔宾则表示,若工党上台,将在3个月内谈妥“软脱欧”协议,确保英国留在欧盟关税联盟,随后再次公投,选项包括是否支持“软脱欧”协议,以及是否支持“留欧”。

英国脱欧争执了三年 来谈点“阴谋论”

过去三年,英国脱欧不仅提供了许多曲折离奇、引人入胜的剧情发展——唯独脱欧本身没有进展;也让外界第一次看到,原来那些“绅士们”可以为了不同的政治立场,耍出各种阴谋手腕,甚至不惜公开在媒体上撕破脸、互骂脏话。

真的只是因为“不同的政治立场”么?

王孟源先生在最新的评论文章和节目中认为,脱欧争执背后的真正动机,随着脱欧之间节点越来越接近,越来越清晰地浮出水面:

这里的根本事实,是脱欧派的力量完全来自英国的自私土豪;在台面上的媒体舆论,他们固然有一连串冠冕堂皇的理由反对欧盟,但这纯粹只是用来忽悠教育程度低的右派民众的骗术;私底下真正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欧盟的反避税指令,ATAD(Anti Tax Avoidance Directive)

国内媒体在谈论脱欧的议题时,少有人提到这个ATAD,只有在知乎上,你还能查到相关的几篇文章。顺着王孟源先生点出的方向,我们就试着去找出英国脱欧和ATAD之间的关联性。

什么是欧盟的反避税指令(ATAD)?

ATAD出现的背景和欧盟过去十几年间,查税收紧有关;而英国也不是这项指令首当其冲的国家,瑞士、卢森堡、爱尔兰这些低税率国家才是。

ATAD打击的有几种情况:

英国脱欧争执了三年 来谈点“阴谋论”

比如,一家欧盟公司将利润转移到低税率国家中的一家关联公司,从而减少了对这些利润缴纳的税款;在ATAD下,公司仍然可以这样做,但这些利润应按欧盟税率征税。

再比如,一家欧盟企业将开发新产品的工作转移到了一个低税率国家,以避免在开发时,为利润缴纳更大的税;但在ATAD的监管下,这种策略无法奏效,因为成员国可以在产品出厂前对其征税。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苹果公司和爱尔兰。

英国脱欧争执了三年 来谈点“阴谋论”

大家去回想一下,过去是不是隔三差五能听到欧盟处罚苹果的新闻?这其中有“反垄断”的因素,但更重要的是税收。苹果在欧洲赚了很多零售收入,但是,他们所缴纳的税很低,而且不用缴纳在交易发生国。低到什么程度?欧洲经合组织秘书长葛利亚,曾在达沃斯年会上公开批评说:“苹果公司在爱尔兰的税率一度只有0.05%,这非常糟糕”。

苹果成功利用了国际社会对知识产权的定义,在爱尔兰等低税率地区设立法人代表,将知识产权转移到人们所说的避税天堂,从而实现了最少的税收上缴;同时,爱尔兰“避税天堂”的称号不仅仅和他12.5%的低税率有关,还有更重要的、4%的转移税率。

欧盟曾做过一张统计数据(详见下图):

英国脱欧争执了三年 来谈点“阴谋论”

2017年,企业在全球范围内共创造了11515万亿美元的收入,其中85%由当地公司创造,15%的利润由国外公司创造。在这15%当中,有35%(大约606万亿)被转移到了公司所在国以外的其他税务管辖区。而在这些被转移的收入里,92%都流向了11个地方,其中最大的转移地就是爱尔兰。

没有人会怀疑税收的必要性:它支持了新医院和学校的建设、支持了新房子的建造、维持了社会的公共安全、照顾了老人和儿童等等。。。。。。然而,谷歌、亚马逊、苹果、星巴克等这些跨国大公司缴纳的税额越少,也就意味着,欧盟国家投资于公共服务的资金就会越少。

欧盟受够了!

英国脱欧争执了三年 来谈点“阴谋论”

2018年7月12日,反避税指令(ATAD)在欧盟议会获得通过。该指令同时规定,欧盟成员国必须在2018年12月31日之前,将指令内容纳入国内法,退出税的执行时限延长至2019年12月31日。

最初,英国并不是欧盟避税指令的靶子。然而,欧盟的福利国家很多,避税的传统没有英国强,英国地方土豪对远在布鲁塞尔的欧盟官僚体系的影响力又弱,使得近年来,欧盟对包括英国在内的周边避税辖区得以步步紧逼——将ATAD纳入欧盟成员国国内法体系,由成员国政府自行征税的做法,无疑加重了对英国土豪们转移利润的阻吓。

“硬脱欧”的由来

2012年,当反避税动议首次被摆到欧盟委员会的桌子上时,英国国内的脱欧声浪就“莫名其妙地”开始泛起。各种原本不相干的政治人物、机构、媒体开始聚拢在一起,鼓噪“脱欧”的重要性;而那些下议院的议员们,就成了他们“最有力的传声筒”。

2013年,首相卡梅伦曾亲自致函欧盟委员会主席,希望离岸信托不受欧盟反避税条款的打击。然而,英国政客们的努力,并没有能阻挡欧盟反避税车轮的滚滚向前。

英国脱欧争执了三年 来谈点“阴谋论”

2016年1月20日,当欧盟委员会正式递交动议,要将ATAD纳入其反避税的一揽子计划时,英国国内支持脱欧的民意也还只有36%,尚有18%的民众还未做出决定。这也令英国国内的“脱欧派”越发对下议院的这些“传声筒”们心有不快;伴随着ATAD红线时间点的临近,英国国内的“硬脱欧”开始迅速崛起。

这难道仅仅是巧合?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怀揣着大英帝国旧时荣光”的英国保守势力,一直有支持“脱欧”的传统;其代表性人物就是前首相、撒切尔夫人。过去,她曾经每年都要向布鲁塞尔抱怨,英国对欧共体的贡献大于收获,不合理,要求补偿;对日益由德国主导的经济、政治加速一体化目标也更加抵触。

1988年,撒切尔夫人甚至公开宣称,集权式的欧洲共同体,对英国将意味着“噩梦”。1990年10月30日,撒切尔在议会下院对欧洲一体化呼声,直接做出回应:“No,no,no”;两天后,她内阁里支持欧洲一体化的外相杰弗里·豪(Jeffery Howe)辞职。

英国脱欧争执了三年 来谈点“阴谋论”

然而,这次力主脱欧的幕后推手,却没有那么多的历史情结,更多的则是土豪们的身家财产。

有过两次公投胜利经验的前首相卡梅伦,当初应该没有想到,看似是“脱欧”的民意,背后其实是一大批英国土豪们的生死利害。他自以为可以用一场公投来平息这些人的鼓噪,最终却让自己掉进了后者事先挖好的陷阱,被迫辞职下台。

卡梅伦的继任者特雷莎梅,显然也不属于“土豪代言人”。当她为了能在脱欧进程中,保护英国利益而努力时,自己却没能意识到,一次次议会闯关失败,消耗的却是英国脱欧的时限,反而把“脱欧派”逼到了墙角,不得不做殊死一搏——他们喊出了“No Deal!”/“立即脱!”

道理很简单,反避税指令(ATAD)将在2020年1月1日正式生效。如果有过渡期,那届时英国还是欧盟的一部分,必须采纳和欧盟一样的法规,届时,他们投入巨大、耗费大量时间的“财产自救行动”就会宣告失败。

“硬脱欧”背后的土豪们

那么,谁会是“土豪代言人”?

至少应该有法拉奇和雅各布·里斯·莫格——不知道莫格谁是?就是这位公开在下议院躺着听对方的辩论的政客。

英国脱欧争执了三年 来谈点“阴谋论”

当时,工党和其他党派议员指责他在下议院的举动,是对民主的公开羞辱。但是,莫格确实很得意,因为脱欧重回轨道,也因为他本人就是“脱欧”的受益人——在《卫报》、Channel 4 News等左派媒体披露的一份“离岸富豪”名单中,里斯·莫格和他的投资合伙人在列。

里斯·莫格的财务状况很复杂而且涉及公共记录。他通过一家名为Saliston的公司,持有萨默塞特资本管理公司(Somerset Capital Management)的股份,后者通过设在“避税天堂”开曼群岛和新加坡的子公司进行管理。而根据《金融时报》上周的报道,里斯·莫格已决定出售手中,价值大约一亿英镑的股权。

其实,国会议员捍卫“离岸避税天堂”无可厚非。但是,莫格不仅拥有巨额财富,还以个人利益推动硬脱欧,却忽视了普通百姓的关切和国家的利益,就会显得“伪善”、不“光明磊落”。

相比之下,“脱欧党”主席法拉奇的利益链则是公开的。

英国脱欧争执了三年 来谈点“阴谋论”

Channel 4 News曾披露,就在英国脱欧公投后的第二年,英国保险业大亨班克斯(Arron Banks)就慷慨地资助了法拉奇,不仅提供了位于切尔西带家具的房屋(每月租金1.3万英镑)、豪车和驾驶员,还有一笔用于竞选的资金。

此前,班克斯曾向法拉奇和他的脱欧竞选活动,捐款850万英镑。也正因为这笔捐款,去年11月,英国选举委员会将班克斯移交了国家反犯罪局,对其涉嫌的犯罪行为展开调查。

法拉奇还有一位重要的亿万富豪朋友,对冲基金大亨罗伯特·默瑟(Robert Mercer);他同时还是特朗普2016年竞选的捐助者。更重要的是,他拥有一家著名的数据公司“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这家公司被指利用社交媒体脸书约5000万人的用户数据,影响英国2016年脱欧公投。

《Business Insider》曾在2017年披露,约有1670万到2400万英镑的“脱欧运动”资助款,来自以下十位英国富豪:

英国脱欧争执了三年 来谈点“阴谋论”

其中,亿万富豪罗伯特·埃德米斯顿是脱欧运动的重要资助者,曾分别投入数十万英镑,资助了英国国内的三个脱欧团体。媒体披露,埃德米斯顿的财富和位于“避税天堂”马耳他的两家航空公司有关联。

在所有这些案例中,《每日邮报》和他的拥有者Rothermere勋爵最具代表性。不仅是勋爵本人,《每日邮报》本身也曾是英国的“亲欧派”媒体。2016年公投时,它的子报《星期日邮报》甚至鼓励自己的读者“站出来,反对脱欧”。

英国脱欧争执了三年 来谈点“阴谋论”

然而,随着ATAD最后期限的临近,报纸突然撤换了总编辑Geordie Greig,新任总编辑Ted Verity一改前任的风格,成为了“硬脱欧”的啦啦队。更有意思的是当Geordie Greig在2018年重新接任《每日邮报》总编辑时,他也没有带来亲欧的立场——到底谁变了?一目了然。

骑毛驴追火箭 : 寥寥数语,就把复杂的国际形势讲的清晰明了,不愧为博士。就喜欢看陶看您的时评和股评。 根据英国法律,《每日邮报》的老板Rothermere勋爵属于“Non-Dom”身份,也就是“非英国居籍”,所以,他可以享有很多税法上的豁免——在英国赚钱,却不用在英国缴纳税金。然而,一旦ATAD被英国纳入国内法体系,他在英国本土的资产和生意,就将失去这一豁免权,同时对于他打理旗下资产也会带来不小的难度。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