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弹劾案的核心问题乌克兰调查拜登小儿交换条件和关键证人证言-吸收财讯

特朗普弹劾案的核心问题乌克兰调查拜登小儿交换条件和关键证人证言

他从国安会俄罗斯和欧洲事务顾问提姆 · 莫里森(Tim Morrison)那里听说,桑德兰曾亲口告诉乌克兰官员,如果乌克兰政府不调查布瑞斯玛公司(拜登小儿子任董事的公司),就拿不到美国的援助。

肥肥小熊37294: 我想说的是:总统阁下,您完全不知道什么是“腐败的假新闻媒体”,您往香港看一眼,那边才是正宗的“腐败的假新闻媒体”。 【吸收财讯】兑涣节兮中孚至 -> 世界在你眼前,为你导航!来源/米粒尖时政

特朗普弹劾案的核心问题和关键证人证言

大甘山人 : 全世界的人都还没真正了解川普兄弟,其实川普兄弟是个真正的绿林好汉一一山大王。 特朗普弹劾案第一阶段调查的核心基本围绕着一个问题:特朗普是否以 “美国对乌克兰的援助” 以及 “两国领导人会面” 作为 “乌克兰调查拜登小儿子” 的交换条件(quid pro quo)。如果存在这样的交换条件,那么就可以判定,特朗普为了打击政敌,不惜以外交决策为筹码、牺牲美国的国家利益。所以,目前众议院在弹劾调查阶段获得的证人证言中,最关键的内容就是关于这个交换条件是否存在、(如果存在)它的具体内容是什么,以及是谁告知了乌克兰这样的交换条件。梳理目前公开的证人证言,大概有6个人从不同的角度证实了上述交换条件确实存在,但是每一个人证实的具体内容又都不太一样。

特朗普弹劾案的核心问题和关键证人证言

北极d东方:老妖婆子也不是什麼好鳥,你跟你妈妈一路货色,哪条路哪条街?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欧洲事务负责人亚历山大 · 韦恩德曼(Alexander Vindman)10月29日到国会作证。韦恩德曼证实,美国驻欧盟大使戈登 · 桑德兰(Gordon Sondland)曾在7月10日与乌克兰官员会面时说过,美乌两国领导人会面的前提条件是乌克兰政府展开一系列的调查,其中就有针对拜登小儿子的调查和关于俄罗斯2016年干预美国大选的阴谋论调查。

特朗普弹劾案的核心问题和关键证人证言

韦恩德曼在证词中回忆道,7月10日的会面原本进行得非常顺利,直到乌克兰提出了两国总统会面的期望,桑德兰就是在那个时候提出 “交换条件” 的。时任美国国安顾问博尔顿还因此让这场会面提前结束了。

特朗普弹劾案的核心问题和关键证人证言

在这次会面后的一次简报会中,桑德兰明确点名了拜登和2016年大选,韦恩德曼对桑德兰说,这样的表态是 “不妥的”,国安会不应该推动乌克兰去调查拜登和他的儿子。另一位国安会委员菲奥娜 · 希尔(Fiona Hill)也表达了同样的担忧。

但是,如果我们仔细看韦恩德曼的书面证词(以上两张截图),可以发现,桑德兰并没有在与乌克兰官员的会面中明确提到调查拜登和2016年干预美国大选的事情,他是在这场会面后的内部简报会上对自己人提到了调查拜登和2016年大选的事情。

也就是说,韦恩德曼的证词还是给桑德兰留了辩解的余地:他并没有向乌克兰指明要调查拜登,只是在事后跟自己人说明的事后提到了调查是关于拜登的。

特朗普弹劾案的核心问题和关键证人证言

美国驻乌克兰代理大使威廉姆 · 泰勒(William Taylor)于10月22日到国会作证,之前有一篇文章详细解读了泰勒的证词。

特朗普弹劾案的核心问题和关键证人证言

泰勒在证词中提到,他从国安会俄罗斯和欧洲事务顾问提姆 · 莫里森(Tim Morrison)那里听说,桑德兰曾亲口告诉乌克兰官员,如果乌克兰政府不调查布瑞斯玛公司(拜登小儿子任董事的公司),就拿不到美国的援助。

特朗普弹劾案的核心问题和关键证人证言

NOBITA_1985:美国的标准就是玩双标特别标准。不利于自己的,就是假媒体。公知心里又不服气了。 泰勒还说,桑德兰曾经告诉他,其实“每一件事” 都取决于乌克兰是否公开宣布启动调查。泰勒证词的关键在于,他证实了所谓的 “交换条件” 确实被传达给了乌克兰政府。但是,泰勒证词中关于 “交换条件” 的内容基本都是二手的,也就是说,在美乌双方谈 “交换条件” 的时候,他并不在场。所以,泰勒的证词需要结合其他几名当事人的证词来看,特别是桑德兰和莫里森等几位目击者的证词。

特朗普弹劾案的核心问题和关键证人证言

莫里森10月31日在国会作证时果然证实了泰勒的说法。

特朗普弹劾案的核心问题和关键证人证言

莫里森表示,泰勒证词中有关他们两个之间对话的内容是真实的,再次证实了桑德兰确实与乌克兰官员谈过 “交换条件”。

特朗普弹劾案的核心问题和关键证人证言

但是,莫里森也 “纠正” 了泰勒证词中的两个说法,第一个是,桑德兰跟乌克兰官员说的并不是一定要乌克兰总统去调查布瑞斯玛,而是说,有乌克兰新上任的总检察长去调查就足够了;此外,莫里森还澄清了关于他与时任乌克兰国安与国防委员会主席丹尼里克(Oleksandr Danylyuk)会面的情况。

特朗普弹劾案的核心问题和关键证人证言

正常发挥平常心:美国的媒体力量真强大,我个人感觉特朗普的所作所为目前是有利于美国的,以后就不清楚了,毕竟破坏了很多国际规则,但是民主党又想把他赶下台,所以动用媒体的力量 。。。莫里森甚至还替特朗普 “辩护” 了一下,他表示,据他自己的回忆,白宫公布的通话记录准确完整地反映了真实的通话内容,等于反驳了外界对特朗普 “窜改” 了通话记录的质疑;莫里森还表示,他认为两位总统的这次通话并没有什么违法的内容。所以,莫里森在国会作证,除了证实了泰勒关于 “交换条件” 确实存在的说法以外,并没有提出爆出新的 “黑料”,不仅如此,他还替特朗普说了几句话。桑德兰本周提交了一份补充证词,表示自己 “想起来了”,曾经 “私下” 跟乌克兰的官员说过有关 “交换条件” 的内。他在之前的证词中没有说明这一点。桑德兰是目前处在风暴中心的关键人物,这份补充证词的目的,在舆论看来,应该是在泰勒、韦恩德曼以及莫里森作证之后,桑德兰觉得自己瞒不住 “交换条件” 的事实了,才勉强承认的,以求自己的证词可以跟其他几名证人的证词一致。除了上述到国会作证的四人以外,还有两个关键人物也在某种程度上证实了确实有 “交换条件” 存在。

特朗普弹劾案的核心问题和关键证人证言

一个是威斯康星州联邦参议员罗纳德 · 约翰逊(Ronald Johnson),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特朗普曾经跟他提过关于 “交换条件” 的事情,特朗普执着于调查2016年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以及由此衍生出的 “通俄门” 阴谋论。

但是约翰逊的说法比较模糊,他最多只是证实了特朗普心中有这么一个 “交换条件”,或者特朗普希望乌克兰启动某些调查,却不能因此就认定特朗普拿着美国对乌克兰的援助和两国总统会面来威逼利诱乌克兰调查拜登。

特朗普弹劾案的核心问题和关键证人证言

另一位关键人物就是白宫代理幕僚长米克 · 马瓦尼(Mick Mulvaney)。

10月17日,马瓦尼在新闻发布会上承认,美国拖延对乌克兰援助,就是因为乌克兰迟迟不调查民主党当年炒作 “通俄门” 的 “阴谋”。

马瓦尼因为是特朗普的幕僚长,所以他的言论也被看作是 “认证” 特朗普行为的关键。

但是,马瓦尼之后否认了自己最早的说法,而且他确实从来没有说过跟乌克兰方面讨论 “交换条件” 的事情。今天(2019年11月8日),马瓦尼没有如约出席国会作证,算是躲过了 “初一”,不知道能不能躲过 “十五”。

特朗普弹劾案的核心问题和关键证人证言

共和党弹劾案的立场一退再退,几乎就是准备好要接受特朗普 “被定罪” 的结果了。但是他们还是没有 “抛弃” 特朗普,现在质疑美国外交官员和白宫幕僚的声音开始出来了,共和党想带一个风向 — 这些官员错误地传达了特朗普的意思。这样的风向就是暗示,就算真的有什么事,那也不是特朗普的本意。

心嗅沉香:我现在才觉得他特别逗~华裔女总统已就位!干掉他!加油~ 本次弹劾调查除了把上述 “交换条件” 的问题搞清楚以外,还有一个衍生问题:特朗普是否曾经试图阻碍弹劾调查、妨碍司法公正。每一个证人到国会作证的时候,都会被再三问到这样一个问题:是否有来自白宫的压力劝说你不要出来作证?过去总统被弹劾的时候,也基本都会带到一点 “妨碍司法公正” 的罪名。所以这也是特朗普和共和党要防守的重点之一。本文作者系新浪国际旗下“地球日报”自媒体联盟成员,授权稿件,转载需获原作者许可。文章言论不代表新浪观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