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尔巴乔夫政变的细节德国统一戈尔巴乔夫政治生涯最重要的事务之一-吸收财讯

戈尔巴乔夫政变的细节德国统一戈尔巴乔夫政治生涯最重要的事务之一

硬木亥果糖 : 人有脸,树有皮,戈尔巴乔夫没脸没皮 。。。据塔斯社9日报道,戈尔巴乔夫当天接受了德国《明镜周刊》关于柏林墙倒塌30周年的采访。在采访中,戈尔巴乔夫说:“一上来就问我是否对改革感到后悔。不,我不后悔。”

杉杉家纺 羽绒被95白鹅绒冬被加厚保暖被子被芯单双人酒店春秋被
【在售价】1088.00 元
【券后价】88.00元
-----------------
【立即领券】点击链接即可领券购买:https://s.click.taobao.com/1fNJLvv
【立即下单】点击链接立即下单:https://s.click.taobao.com/D6JJLvv

ast晓敏 : 对于非西方国家而言,诺贝尔和平奖就是反政府,反传统文明的标志。在苏联解体的罪魁祸首里面,戈尔巴乔夫同志排名很靠前。这可是诺贝尔奖都认可的 。。。【吸收财讯】兑涣节兮中孚至 -> 世界在你眼前,为你导航!11月9日,在柏林墙倒塌三十周年之际,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接受德媒采访时表示,他对当年的苏联改革并不后悔,并称德国的统一是他整个政治生涯中最重要的事务之一。

戈尔巴乔夫:德国统一是我政治生涯中最重要的事务之一

硬木亥果糖 : 人有脸,树有皮,戈尔巴乔夫没脸没皮 。。。据塔斯社9日报道,戈尔巴乔夫当天接受了德国《明镜周刊》关于柏林墙倒塌30周年的采访。在采访中,戈尔巴乔夫说:“一上来就问我是否对改革感到后悔。不,我不后悔。”

开心米伽勒 : 他都这把年纪了,洗脑洗了一辈子了,让他认错不可能的 。。。戈尔巴乔夫称,他相信,生活不会再像从前了。“当我们开始改革时,我们知道,我们在冒险,但是整个国家领导层都一致认为,必须要做必要的改变。”戈尔巴乔夫补充说。此外,戈尔巴乔夫认为,1991年8月政变的组织者是苏联解体的元凶。他说:“那些组织了1991年8月政变的人对改革的告终和苏联解体负有责任,而在此后他们又利用了当时苏联领导人地位的削弱。”

号如水 : 关我鸟事,死了就好,至于怎么死的,呵呵,吃瓜就好。。。在采访中,戈尔巴乔夫还承认,苏联领导层犯过错误,有失策之处。关于德国的统一,戈尔巴乔夫表示,这是他政治生涯中最重要的事务之一。1989年11月9日,东德政府宣布允许公民申请访问西柏林以及西德,当晚,柏林墙在东德居民的压力下被迫开放。1990年6月,东德政府正式决定拆除柏林墙,为两德统一铺平了道路。文/任我行本文作者系新浪国际旗下“地球日报”自媒体联盟成员,授权稿件,转载需获原作者许可。文章言论不代表新浪观点。

导读:近日,有关俄罗斯政变的消息可谓是沸沸扬扬,尽管无论从何种角度政变说法也经不起细致推敲,但经过一番添油加醋,剧情编得跟好莱坞大片一样,也难叫人不得不信了。就在全世界都开始信誓旦旦地为“克里姆林宫政变”描绘细节的时候,普京出现了!16日普京在俄第二大城市圣彼得堡市市郊的康斯坦丁宫会晤吉尔吉斯斯坦总统阿尔马兹别克·阿坦巴耶夫,并如期出现在媒体记者面前,打破他连续多日没有公开露面引发的有关猜测。尽管普京的“政变说”有些荒唐,但在苏联的历史上,发生的几次“政变”可是惊醒动魄,跟好莱坞影片相比,绝对有过之而无不及……

苏联第一次政变:贝利亚被害死亡成谜

在谈论俄罗斯几次历史“政变”之前,我们先来了解一下何为政变?政变,是指国家执政的主要政治力量(政治集团)非法(不符合既有法定程序)和非和平(直接运用军事武力推翻或以武力做后盾相威胁)方式,自上而下地实行替换。同政变同义或近义的词语还有兵变、兵谏等;后者主要强调政变的军事武力作用。此外政变同起义(造反)、内战、革命等也有密切关联,区别主要在于前者是自上而下进行,过程较为突然而短暂一些,而后者则是自下而上的,过程更为激烈和持久一些。改革作为社会和政治进程,其目标和方式是以和平的、非暴力的途径实现国家的复兴和民主化,是要弥合人民与政权之间的鸿沟,而政变却在破坏和诬蔑改革。这就是政变使社会大幅度倒退到改革前时代的原因。

苏联历史上第一次政变发生在1953年3月。斯大林去世之后,苏联领导层形成了奇特的局面。三股政治势力并驾齐驱,一股是以贝利亚为代表的坚定斯大林左派;另一股是以马林科夫为代表的中左力量;再一股是以赫鲁晓夫为代表的右派。

此次政变的“主角”正是在斯大林逝世之前仅次于斯大林的实权人物拉夫连季·巴夫洛维奇·贝利亚。斯大林去世后,整个克里姆林宫高层都忧心忡忡,惧怕贝利亚。因为贝利亚领导着包括情报局、反情报局和原国家安全委员会所属的一些部门,掌握着强大的国家镇压机器;同时,贝利亚掌握政治家挡案,对每位政敌过去所做的许多事情都了如指掌。这样,贝利亚自然就成为政治局委员们的敌人。无论赫鲁晓夫还是马林科夫,要想掌握实权,必须越过贝利亚这个障碍。但在最初赫鲁晓夫的设想是一下子把贝利亚和马林科夫干掉,但是有人建议拆散他们。最终赫鲁晓夫说服了马林科夫同他结成反对贝利亚的联盟。

达成一致意见后,他们决定在6月26日召开一次会议,讨论贝利亚问题。为了当场逮捕贝利亚,马林科夫请来朱可夫元帅,并由赫鲁晓夫、布尔加宁组织了军人小组。

当天,贝利亚是最后一批来开会的人之一。这搞得赫鲁晓夫和同谋者一阵紧张,以为泄露了秘密。当贝利亚进来后,他们才松了一口气。贝利亚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问道:“今天是什么议题?“只有一个问题。”赫鲁晓夫回答说,“关于拉夫连季?贝利亚。”随后,他转过身子对马林科夫说:“报告吧。”在马林科夫的报告进行了不到一刻钟,响起了两声长长的铃声(这是事先约好的暗号)。军人们打开房门进来,跟在后面的是朱可夫。

赫鲁晓夫坐在主席的位子上,他右边是马林科夫,左边是布尔加宁,马林科夫的斜对面是贝利亚,贝利亚的对面是伏罗希洛夫。此时,马林科夫在读报告的最后部分:“可以看出,贝利亚不仅是国内的敌人,也是国际的敌人,建议立即逮捕。”

贝利亚低头坐着,神经质地用铅笔在纸上写些什么。后来弄清楚,他在纸上写的是“警报”,并且重复写了19遍。最后贝利亚终于抬起眼睛,军人已经站在他身边,并把他的口袋摸了一遍。“我没有武器。”贝利亚说,并举起双手。7月2日至7日召开的苏共中央全会开始正式清算贝利亚的“罪行”。12月18日开始对贝利亚进行秘密审判,12月23日执行死刑。

以上是苏联官方正式报道,但事实上早在赫鲁晓夫在世时,上述官方说法就已受到强烈质疑。因此关于贝利亚的死便有了另一种说法:审判前即已处决,出庭受审的是替身。此说法并不是凭空捏造,据贝利亚审讯记录注明的最晚日期是1953年7月末至8月初,从此之后便再无任何文字记载。专家们说,此时距12月大审判还有4个月时间。苏联当局有足够的时间去为贝利亚物色替身。并且众所周知:1953年12月23日对贝利亚执行死刑的这一天在苏联历年的日历和历史课本上也都没有任何记载。除此之外,当时同贝利亚一起处决还有6名亲信,而其6名亲信的尸体火化记录都完好无损的保存着,唯独不见贝利亚的火化记录。由此更这些质疑多了一些可信度。

另外,还有一种说法是:在苏共中央主席团会议上,赫鲁晓夫突然发难,给贝利亚按上一系列可怕的罪名。贝利亚一听立即扑向自己的皮包,里面有他的手枪,这是他的特权。这是在隔壁房间的以朱可夫为首的几个苏联元帅立刻冲了进来,制服了贝利亚。把他带到隔壁房间里立刻处决了。不管什么说法,都离不开因贝利亚权势大,众野心家们集体害怕而欲除之的背景。

但值得注意的是,贝利亚被处决后,他所倡议的大多数措施如平反冤假错案、反对斯大林的个人崇拜、恢复同南斯拉夫的关系、推进德国统一等,并没有被否定,贝利亚之后的领导人在一定程度上继续执行。

推翻赫鲁晓夫:一场没有“主角”的政变

1957年夏,当赫鲁晓夫出访芬兰时,一个将他赶下台的密谋终于酝酿成熟。6月18 日,由莫洛托夫主持召开了中央委员会主席团会议。会上马林科夫、卡冈诺维奇、莫洛托夫轮流长篇批判赫鲁晓夫。他们指控赫鲁晓夫在经济上搞唯意志论,自作主张,贸然行动;他们指责赫鲁晓夫在二十大上过分揭露斯大林,损害了党的威信。主席团随即通过了将赫鲁晓夫解职的决议。然而在这紧要关头,生性好斗的赫鲁晓夫不甘束手就擒,断然拒绝了主席团对他的一切指控,并强烈要求召开紧急中央全会。赫鲁晓夫的意见得到国防部长朱可夫态度鲜明的支持,他连夜派出军用飞机将分散在全国各地的中央委员火速送到莫斯科来与会,有些中央委员甚至冒者生命危险,翻过克里姆林宫墙头,匆匆赶到会场。在这种情况下,主席团妥协了。同意召开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在会议的辩论中赫鲁晓夫获得了压倒性的优势,轻松的击败了他的对手。

无独有偶,苏联第三次政变几乎是如法炮制第二次政变。反赫鲁晓夫的密谋是从1964年春起逐步实施。在苏共中央的工作日程上,定于11月要召开一次中央全会。原拟议题是讨论有关农业改组问题,但种种迹象表明赫鲁晓夫不会让讨论仅局限于此,他还要谈党的领导,这就意味着又将在最高领导核心中出现无法预料的人事变动。也许是心虚,密谋策划者们决定先下手为强。

最理想的时间是在11月份召开的中央全会上,因为这次全会的时间早就确定了,到时候中央委员们会自动聚集到莫斯科。这时讨论重要的人事任免问题,比把他们紧急召来,要自然、放松一些,不会给人一种“政变”的印象,起码能多少冲淡这种印象。但是,天有不测风云,对密谋者们来说最最危险的事情发生了;赫兽晓夫知道了幕后策划的阴谋!

赫鲁晓夫的确知道了反对他的密谋,而且消息来源很有可能不止一个。他的儿子谢尔盖·赫鲁晓夫也在9月下旬从一个素不相识的人那里得到有关消息。然而,当他向父亲讲了得到的消息后,赫鲁晓夫竟然不信!“不,这令人难以置信。”赫鲁晓夫苦有所思般地自言自语,“勃列日涅夫、波德戈尔内、谢列平——是完全不同的人。这不可能。

1964年10月13日下午,一架伊尔-18飞机停靠在伏努科沃二号机场的政府候机厅。机身停稳后,舷梯上走下苏共中央第一书记赫鲁晓夫、部长会议主席阿纳斯塔斯·米高扬等人。在舷梯旁迎接他们的有两个人:一个是苏联克格勃主席弗拉基米尔·谢米恰斯内(推翻赫鲁晓夫政权的积极参与者),一个是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秘书米哈伊尔·格奥尔加泽。他们两人的任务是,把赫鲁晓夫和米高扬平安护送到克里姆林宫,参加中央委员会主席团会议。在那里等待他的是一场长时间的责难与批评。

1964年10月14日,赫鲁晓夫签署了一份文件,文件内容如下:“致苏共中央。苏共中央委员、苏共中央候补委员、苏共中央监察委员、同志们!鉴于年已古稀并考虑到我的身体状况,我请求苏共中央满足我的请求,解除我的苏共中央第一书记、苏共中央主席团委员和苏联部长会议主席的职务。鉴于上述原因,我已不可能履行我所承担的职务。我向苏共中央保证我将把我的余生和精力献给为党和苏联人民的幸福、为建成共产主义的利益而工作。赫鲁晓夫。”当赫鲁晓夫在主席团会议上被迫签署了“退休声明”后,他眼睛里含着泪水说:“在即将召开的全会上,我不想讲话了,不过我想对全会提个要求……”没容赫鲁晓夫把话说完,勃列日涅夫便打断了他,斩钉截铁地说:“这办不到”。

10月16日,《真理报》在头版登载了勃列日涅夫和柯西金的照片,公布了苏共中央十月全会公报: “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在今年10月14日举行了全体会议。 苏共中央全会满足了尼.谢.赫鲁晓夫同志鉴于年迈和健康状况恶化解除他苏共中央第一书记、苏共中央主席团委员和苏联部长会议主席的职务的请求。 苏共中央全会选举列.伊.勃列日涅夫同志为苏共中央第一书记。”

在同一版上,《真理报》还公布了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的公报: “今年10月15日在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阿?伊?米高扬同志主持下,举行了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会议。 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批准了尼.谢.赫鲁晓夫同志的鉴于年迈和健康状况恶化解除他部长会议主席职务的请求。 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任命阿.尼.柯西金同志为苏联部长会议主席,解除他苏联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的职务。”

对于谁在推翻赫鲁晓夫的“宫廷政变”中充当了主角?几十年来,一直是个扑朔迷离的谜。一向与苏联关系紧密的金日成,也一头雾水地向中共领导人打探:你们估计他们这几个人中间谁是主角?金日成说:“虽然中央全会是勃列日涅夫主持的,后来他又被选为第一书记,但是这件事情是不是他的主角,我看值得怀疑。12日主席团开会之前,他才接到通知从柏林匆匆忙忙赶回来。报告也不是他做的,而是苏斯洛夫做的。”

邓小平说:“苏斯洛夫肯定是赞成的,但不会是他一个人搞起来的。据我们在7月间中苏两党会谈期间的观察,苏斯洛夫这个人书生气比较重,发言时他总是照着稿子念,遇到我们提出什么问题,是由安德罗波夫(当时是联络部部长)给他递条子的。”

令当年政治家们大跌眼镜的是,就是这个被认为是“过渡性人物”的勃列日涅夫,竟然把一个超级大国的最高权力一掌18年,成为苏联继斯大林之后掌权时间最长且“善始善终”的第二人。

八一九政变:叶利钦与戈尔巴乔夫改变历史

苏联时间1991年8月19日清晨六点,苏联副总统亚纳耶夫突然发布命令宣布,鉴于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健康状况已不能履行总统职务,根据苏联宪法,他本人即日起履行总统职务。亚纳耶夫同时宣布,成立苏联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在苏联部分地区实施为期6个月的紧急状态。在此期间,国家全部权力移交给苏联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行使。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由亚纳耶夫、总理帕夫洛夫、国防会议第一副主席巴克拉诺夫、国防部长亚佐夫、内务部长普戈、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克留奇科夫等八人组成。该委员会发布《告苏联人民书》,称戈尔巴乔夫倡导的改革政策已经走入死胡同, 国家处于极其危险的严重时刻。委员会连续发布两道命令,要求各级政权和管理机关无条件地实施紧急状态,同日,苏联内阁举行会议,表示支持紧急状态委员会作出的决定。

《孤独相伴:戈尔巴乔夫回忆录》刊载回忆录中戈尔巴乔夫对八一九政变的叙述。8月17日一伙政府和党的高级官员切断了苏联总统与外界的所有联系,将我、我的家人和助手隔离在福罗斯的疗养地,递给了我一份最后通牒:我必须宣布国家处于紧急状态,将总统权力移交给副总统亚纳耶夫,或者辞职。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所有要求,告诉他们只有在得到人民代表大会或苏联最高苏维埃批准的情况下,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才能在我国成立,任何其他的做法都是鲁莽的犯罪行为,都需要为此承担责任。我用通常所说的“俄罗斯行为方式”把这些来访者踢出去。

由于未能得到同意,反而被我严词拒绝,阴谋者派来的信使慌慌张张地退了出去。但是,通讯联系仍然被切断了,连接我别墅的路也被封锁了,隔离措施被加强,这些都表明他们的阴谋计划还在继续推进中,而且囚禁总统和夺取权力都是事先计划好的行动。莫斯科市政府和俄罗斯最高苏维埃采取了值得称赞的政治立场。在苏联总统拒绝了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的要求之后,其成员试图与叶利钦合作,但叶利钦予以公开拒绝。

叶利钦走出俄罗斯议会大厦,登上封锁俄罗斯议会大厦的塔曼师一一零号坦克,发表了演讲,呼吁莫斯科人和俄罗斯全体公民进行反抗。叶利钦声明,他开始接管俄罗斯境内的武装部队,宣布苏联国防部长亚佐夫八月十八日以后发布的所有命令无效。命令部署在俄罗斯境内的苏联军队和克格勃军队原地待命,所有离开原驻地的部队必须立即返回。叶利钦还任命谢尔巴科夫少将为列宁格勒军区司令。叶利钦还先后与美国总统布什和英国首相梅杰通话,寻求国际支持,呼吁西方要求释放戈尔巴乔夫。莫斯科市市长波波夫、列宁格勒市长索布恰克公开反对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支持叶利钦。俄罗斯最高苏维埃国家事务委员会主席卢金在记者招待会上说,约有70%的地方政权机关的领导人支持俄罗斯领导。

八月二十一日是事变的第三天。凌晨,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采取行动。零时的钟声刚刚敲响,空降兵的一队军车从美国大使馆方向驶向俄罗斯议会大厦旁的路障。打头的那辆军车遭到拦阻,士兵对空实弹射击。第一批军车站过美国大使馆旁的人墙,向新阿尔巴特街方向开去。二十辆装甲车冲破新阿尔巴特街第一批路障,驶向俄罗斯议会大厦。但是,军队的装甲运兵车并没有通过由无轨电车构成的屏障,退回到新阿尔巴特街。此后,军队停止前进。部分军队倒戈,支持叶利钦。军队开始撤离莫斯科。普利沃尔日斯克——乌拉尔军区等一些军区公开表示支持叶利钦。使叶利钦在俄罗斯最高苏维埃非常会议上公开宣布他已经控制了在俄罗斯的武装力量。

下午,苏联国防部举行记者招待会,宣布国防部部务会议决定把部署在紧急状态地区的军队撤回原驻地。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非常会议决定向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发出最后通牒;立即解散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释放戈尔巴乔夫;在全国解除紧急状态。从此,形势发生大逆转。

叶利钦在阻止这次政变的过程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也正是因为他的“功高震主”和早已埋藏的野心,才有了“八一九事件”之后的事情。

戈氏被逐出“宫”,新的篡权者浮出水面在刚刚摧毁政变者的时候,戈尔巴乔夫就愉快地打电话给大洋彼岸的美国总统老布什,通知自己一切无恙的消息。然而他一直被蒙在鼓里的是,他当时还甚为信任倚重的叶利钦也已经先他一步给老布什打了电话叙述了自己的举动。可是当时的戈尔巴乔夫对一切都懵然不知。他在电话里还向叶利钦表达感谢,这两个人如“难兄难弟”一样互诉衷肠。

好景没有维持四天,8月22日,叶利钦认为时机成熟,就开始了自己的篡权进程。他先是指责戈氏所任命的新领导人他“一点儿也看不上”,随后在第二天召开的最高苏维埃会议上,把戈氏“请来”。叶利钦为了证明苏联部长会议和紧急状态委员会有所勾连,他随便拿出一份会议记录,命令戈尔巴乔夫当众宣读。戈尔巴乔夫此时的苏联总统头衔已经名存实亡,他对叶利钦说:“鲍里斯·尼古拉耶维奇,我们刚刚见面,你就给了我这份内阁会议的记录文件,但是我还没来得及读它呢。”说着,就把文件举起来给在座的人们出示。而叶利钦态度强硬地当众给了戈氏一个难看,他指着文件说:“那你就现在读吧!”

紧接着,叶利钦宣布停止总统戈氏的一切职务,戈氏惊慌失措地喊着“等等,等等”,但也无济于事。叶利钦篡夺苏联的大权已成定局。

1991年12月的一天,三个男人——戈尔巴乔夫、叶利钦和亚科夫列夫坐在戈尔巴乔夫的办公室讨论苏联总统下台的条件。最后商定:戈尔巴乔夫在下月两天内腾出办公室、公用住宅、别墅。戈尔巴乔夫迫不得已,只能表示同意,他本来想与叶利钦商谈自己的保留权力,但对方根本不给他任何机会,戈氏最后只能与他讨论自己的退休待遇。叶利钦许诺保证给退休金、吉尔牌轿车等。

在事情过去十年之后,戈尔巴乔夫仍然难忘自己所受的耻辱,他回忆道:“老鼠已经流血了,猫还在不断折磨它,却又不想马上把它吃掉,只是想羞辱它。叶利钦就是这样对待我的。”而近四分之一个世纪过去之后,戈尔巴乔夫再次回忆起他和叶利钦的恩怨,仍旧怒气难平,称呼叶利钦为“那个篡权者”。

俄罗斯是否会发生真正的“政变”? 普京:不可能

对于俄罗斯是否会产生真正的“政变”?普京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至于宫廷政变,请放心,我们没有宫廷,因此宫廷政变不可能发生。我们有正式官邸克里姆林宫,受到非常好的保护,而且这也是我国国家稳定的因素”普京的信心从何而来?根据美联社2014年公布的一份民意调查结果,民众对俄罗斯经济的悲观预期上升,但有81%的受访民众强烈支持或者支持普京的政策,比2012年同期的民调结果还高出20多个百分点。看来在俄罗斯,普京的忠实粉真不少。美联社解读,普京似乎寄希望于强化自己敢于和西方对抗的硬汉形象,以期维持影响力,帮助应对现有经济困局。眼下而言,普京“确实做到了”,绝大多数俄民众没有将普京看作引发这场困局的原因,而是将他看做解决这场困局的关键。

海南大民:苏联加盟国的下场都很惨,尤其是乌克兰,举国姑娘去西欧买身体,还有哈萨克的阿拉木图暴乱,大概死了60万吧,苏联亡党亡国的后十年,俄罗斯最黑暗的十年,寡头掌控国家,黑手党无法无天,大量掌握核心军工机密的专家流失西方,苏联曾经是美国以外的超级大国,现在分裂出来的俄罗斯只是个发展中国家。 。。其实,普京也不是第一次“玩失踪”,2012年,普京从公众视线中消失就曾引发过一系列传言,大多数人猜测普京的健康出了问题,《纽约邮报》猜是癌症,普京发言人佩斯科夫斥“别乱嚼舌头!一切都好着呢!”但之后普京回归,俄罗斯官方也没公布普京消失的真正原因。

普列奥任斯科耶谢苗诺夫 : 历史车轮浩浩荡荡 苏联后期烂成那样 列宁同志都救不了 我们深刻汲取了苏联解体的经验才取得当今的经济发展成就 为苏联解体惋惜非蠢即坏 。。。可以说,普京遭遇政变的传言之所以产生,很大程度上是西方个别媒体对俄罗斯政治现实想象的结果。想象中产生的合理逻辑,构成了传言的核心内容,剩下的只是情节加工。尽管多数严肃媒体没有参与到这一加式过程中,但互联网信息的病毒式传播,突破了屏障。有学者认为,普京虽然公开露面,但新的传言不会停止。战略互疑、制度差异、文化隔阂,是传言最积极的制造者。这不仅仅是俄罗斯或普京面临的问题,而是一个具有全球性的普遍困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