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启梅微信我为什么抑郁和休学举报清华大学王梓涵暴力猥亵事件-吸收财讯

张启梅微信我为什么抑郁和休学举报清华大学王梓涵暴力猥亵事件

蔡:学习成绩年级前十,学习和志愿、实践、社工都平衡得非常好,算是系里的风云人物。(说完开始看向我)他这个人很有手段,你这一报案,他很有可能会调动他手里所有的资源来……

【百草味-坚果大礼包1392g/7袋】每日坚果好零食小吃休闲干果礼盒
【在售价】88.00 元
【券后价】68.00元
-----------------
【立即领券】点击链接立即下单:https://s.click.taobao.com/Qb86vtv
【立即下单】点击链接立即下单:https://s.click.taobao.com/QCF6vtv

The42: 原po想得到什么诉求呢?一个还没有完全发病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神经病,在国内是没什么好办法对付的。。。

Aaikkkkk: 不会好了这不是个例,这只是千万个中的一个,每天都有这样新闻出现,小到很多女性也都不在意,因为我们被掩在这样的环境中太久了也麻木太久了,我真的太恶心了我希望每个女性都能敏感起来,不要让男权继续有恃无恐,这背后都是女性密密麻麻受到的伤害。看到了嘛?男权觉得这是小题大做上纲上线呢。。。  清华大学王梓涵疑暴力猥亵性侵女生张启梅怎么回事事件真相是什么(图文)

清华大学王梓涵疑暴力猥亵性侵女生张启梅怎么回事事件真相是什么(图文)

疑似被猥亵女生张启梅的微信文章《我为什么抑郁和休学》:

感谢很多朋友关心,很抱歉自己最近的票圈惊吓/打扰到了大家。我真的已经很努力地在活着了。

昨晚0:00就爬上了床,第一次这么早睡,因为心脏疼得实在受不了了,已经很久没有过正常的作息了,凌晨三四点才睡着是常态,嗜睡睡一整天不吃不喝也是常态,我都接受了。12月3日的凌晨四点,我在床上翻来覆去,那种想睡却怎么也睡不着的状态太折磨人了,真的想一了百了,可我还有麻麻,我再痛苦再难以忍受都不能这样做。只能无比抓狂地掐自己胳膊,身体上的疼痛在失眠和抑郁带来的痛苦面前什么都不是。

11月26日去了回龙观医院,抽血、填写量表、脑电图、心电图,做了几十项检查,折腾了一天。报告上显示重度抑郁状态和重度以上焦虑状态,但那时候还没有**的想法,有求生欲。

2019年11月20日在保卫处报了案。保卫处通知了法学院和数学系两边的院系老师和学生工作组老师以及辅导员。20日下午到场的是法学院的张沫老师、数学系辅导员蔡立德、保卫处的一个人和我,两边的党委副书记忙着开会,最后两个到场。在两位副书记到场之前,保卫处向蔡立德了解情况。

保:王梓涵平时在数学系是怎样一个人?

蔡:学习成绩年级前十,学习和志愿、实践、社工都平衡得非常好,算是系里的风云人物。(说完开始看向我)他这个人很有手段,你这一报案,他很有可能会调动他手里所有的资源来……

我:他性格是挺极端的,他要报复我也不是没有可能。

蔡:现在这件事最好能调解就调解,事情闹大了对双方都不好。

我:我做错什么了?对我会有什么影响?对法学院会有什么影响?有影响的难道不是你们数学系吗?

蔡(看了看我哑口无言,开始喃喃自语):说错话了……

保卫处为了防止矛盾激化,将我和王梓涵分别安置在了两个屋子里,由两边的党委副书记分别沟通。数学系党委副书记梁恒,一上来就跟我说,数学系目前给出的调解方案是让王梓涵当着两个院系老师和我的面,给我道个歉,这件事就算过去了,行不行?当然不行,我果断拒绝:“我绝不接受调解,如果是一个道歉能解决的事,我就不会来保卫处立案。”梁恒坐在我旁边,我先开口,红着眼睛问他:“老师,您觉得我材料第一段里写的行为属于性骚扰或者猥亵吗?”梁恒沉默许久,摇了摇头,搪塞着说:“这个……很难被认定是性骚扰。”我气不打一处来,又质问他:“如果这都不算是性骚扰,是不是只有我被强奸了才算性骚扰?!我跟他之前是有一个多月的恋爱关系,可这并不能使得他做的这些行为合理化,就算结婚了,有合法的婚姻关系,都不能打人或者强迫对方,更何况是恋爱关系!”梁恒看了看我,灰溜溜地马上出去了,我怕他要再不出去,真的会打起来。他出去之后,我气得发抖,问陪在我身边的张沫老师,如果这件事发生在他自己的女儿身上,他还会不会说出这种话,站着说话不腰疼。张沫老师一直给递纸巾,安抚我的情绪。

而陈杭平呢,从一进门开始就跟我讲证据。猥亵行为我是真没证据,发生在宿舍,什么监控都没有,百口莫辩。可人身暴力有受伤的图片,当时忍住冲动没有删。他全程语气冰冷:“你自己也是学法律的,你要用理性的思维去看待这件事,这件事要给他一个处分的可能性几乎为0。”我一边听他说,一边哭到绝望。后来保卫处来我们这屋了,说经过反复沟通暂时得出了一个协商结果:下周一数学系召开院务会,会上通过一个书面的处分决定,到时候再把书面处分决定拿给我们院系和我看,看有没有要改的,最后再敲定。

后来陈杭平一直嘱咐我,到时候拿到处分决定书,不要上网,这件事也不要上知乎,不要把事情闹大,让我见好就收。保卫处也一直跟我强调能调解就调解,这已经是当下最好的处理结果了。到此为止,我对保卫处还是抱有希望的,但院系这边尤其是数学系梁恒和蔡立德,当天的所说所做,让我实在不敢恭维。我太了解王梓涵的性格了,蔡立德说得不是没有道理,我也怕真的在校园里遭到报复。而且就数学系老师和辅导员那个态度和讨价还价、不断试探我底线的嘴脸,让我一点都不信任他们,我不觉得遇到事情只会包庇自己院系学生的老师和暗示我会遭到报复的辅导员会给我一个公正的处理结果。而且,院系的书面处分决定也没说要不要公开,具体的内容都还没有确定。所以,从保卫处回来,出于以上考虑,我在11月22日晚写了校领导信箱,希望让比较公正的第三方出面解决这个问题。

2019年11月27日早上,我接到了学生处的电话,那边了解一下情况,挂了电话。下午接到了第二个电话,说找陈杭平了解过情况了,陈杭平说上周三已经在保卫处达成了协商结果书,并且还签了字。我听到这很愕然:“调解结果书?没有啊,我没有签过什么字。”学生处那边说因为这件事院系已经在处理了,让我有什么诉求先和陈杭平谈。27日中午我先去了趟保卫处,看那边的处理结果怎样了,从上周到现在一直没有收到任何消息。我说我昨天去医院了,报告显示重度抑郁状态和重度以上焦虑状态,医生说是应激性障碍。保卫处那人以一种自以为很成熟的口吻说:“哎呀,我都是过来人了,其实你不用把这些事过度放大化,你要乐观一点,不就是抑郁症嘛,我朋友也得过,我知道咋回事,你不要把自己想象成一个病人。”听到这里,我就已经知道他是不会理解抑郁症患者的痛苦的,我也没有继续跟他交流下去的想法,只是说了句:“你自己没有经历过抑郁症就不要再说了”。他闭嘴,我连看都懒得看他。

他说数学系那边的书面处分决定今天上午刚送到,他给张沫老师打了电话来取,他一直紧紧攥着书面处分决定书,全程没有经过我手,直到张沫老师来,我问我可以看一眼书面处分决定吗?老师手里拿着那张纸,我在旁边看,上面大概是这样写的:因王梓涵同学在处理感情问题中,行为不当,造成严重影响,对其进行批评教育,然后是数学系的章。我问保卫处的人:“为什么只有一个行为不当?不是说他们写好书面处分决定之后会交给我们院系和我,看有没有要修改的吗?”他搪塞了几句。我再也撑不住了,坐在保卫处门口的椅子上失声痛哭,这么轻飘飘的一张纸有什么用呢?算不上纪律处分,什么惩罚都不是。我只觉得好累好累,张沫一直在身边默默地陪着我。

等情绪稍微平复一点后,张沫老师带着我去找陈杭平,说有什么诉求可以再和陈老师谈一谈,我们抱着正常沟通的期待去明理楼找他,一直等到他开完会,他一进门就铁青着脸,我先开口,和他解释为什么写了校领导信箱。

我:老师,那天在保卫处的时候,数学系那边的态度让我觉得这件事就像买菜一样,是一个讨价还价的过程,我想让这件事按照现有的规章制度去解决,我不认为他们这样的处理方式可以得到一个公正的结果。

陈:调解最重要的是什么?以当事人为中心,你那天也接受调解了啊。

我:我当时以为院系的书面处分和校级处分一样,但我身边也有同学因为一点点小事受过院系处分,什么影响都没有。而且当时也没说院系处分会是否会公开。而且那天已经很明显了,数学系是在明明白白包庇王梓涵,我不觉得他们可以做出一个公正的处理结果,所以写了校领导信箱。

我:学生处今天联系我了,说上周三已经在保卫处签了一个调解结果书并且已经签了字,但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没签过什么字,有这回事吗?

陈:没有什么调解结果书(冷冷地说)。你的意思就是不信任我们所有人?

我:……院系也有自己的利益在,所以才会一直压这件事。我想第三方出面解决这件事。

陈:你说的第三方是谁?!

我:学生处,学校

我:而且书面处分决定只是轻飘飘地写:“在处理感情问题中,行为不当,造成严重影响”,那到底是做了什么行为?是,猥亵行为我是没有证据,可人身暴力确实是存在的啊,有照片的啊,为什么都没有写进去呢?

陈:你不要纠结于那两三个字,这很重要吗?

我:对我来说很重要。

我:我写校领导信箱的另一个原因是我怕遭到报复,数学系辅导员那天就说:“他这个人(王梓涵)很有手段,你这一报案,他很有可能会调动他所有的资源来……”王梓涵的性格太极端了,谁都不知道他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陈:是谁这么说的?!

我:数学系辅导员

陈:不可能有谁这样说?!(拿手指指着我)如果真的有谁这么说过,我现在就去找他,马上冲到他面前去。

我:老师,他真的这样说了,当时保卫处那个人和张沫老师在,我们在等你和数学系党委副书记,你没有听到。

陈:你有录音吗?!(眼睛死死瞪着我)

我:你不信可以去问保卫处那个人和张沫老师

陈:你有录音吗?!(咄咄逼人)

我:……

陈:我们这么多人围着你转,为了你这件事跑了那么久!你不要仗着自己有病就这样那样!有病就去看病!

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愤怒的老师,听到这里,就拒绝和陈杭平再有哪怕是一句的交流,我强忍住眼泪,说:“老师,我知道了。”冲出明理楼,眼泪汹涌而出,原来在老师眼里,我是一个有病的人,他都没有和其他在场的人求证一下事实的真假,就质疑我瞎说,我是抑郁了,可我不傻啊,我脑子没有问题,感受到了莫大的侮辱。自己院系的老师对我说这种话,让我真的匪夷所思,刷新三观。张沫老师吓坏了,马上追出来,我很用力地甩开她:“我有病,你们谁都不要管我。”我走得特别快,她没有追上我。

我一边疯狂骑车一边大哭,我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哭了几分钟之后我立马不哭了,第一次萌生出特别强烈的轻生想法。骑着马上去了校医院,满脸泪痕,我怕医生看出我有什么异样,收拾了一下才进去,平静地说:“大夫,我失眠,可以给我开点安眠药吗?”医生边和同事聊天边和我说:“一天半片。”我心里想的却是,吃多少片安眠药可以致*?走出校医院门,开始搜索这类问题。医生只给我开了一盒佐匹克隆片,里面只有12片,我就算全部吃了也不会怎样。我准备开始攒安眠药,过几天再去医院开几盒。

在书包里装好安眠药,骑车往宿舍走,我看到好多高高的宿舍楼,有七八层高,我想,从几层跳下去才可以摔*呢?除了跳楼,还有什么其他的**方式吗?我一边思考着这些问题一边慢慢骑,快骑到C楼的时候,突然有个骑电动车的人拦住了我,说他是我们辅导员的辅导员,说想跟我聊聊,我一点都没有兴趣,说:我没事,你别管我了。他坚持了好几次,开始主动说他的抑郁症经历,我卸下了一些防备,听他讲。因为时间原因,我们聊了大概两个小时就分开了,全程一直都是他在讲,听完他的经历,我想我应该也会好起来的吧,回到宿舍,把书包里的安眠药丢到了一旁,从小到大我其实一点都不想吃药,什么药都不想吃。桌子上一片散乱,我已经很久没有收拾过了,一把红色的水果刀静静地躺在那里,我第一次撸起袖子,认真观察自己的血管。除了安眠药,割腕也是一种**的方式。

正如王梓涵当时跟我说的:“你去告啊,你有证据吗?看到时候大家是相信你说的还是相信我说的。”是啊,学习优秀、各方面优秀、有着最佳人设,院系保他,像我这种学习弱鸡又没有足够证据的小人物活该被人质疑,甚至连抑郁都成为了院系老师攻击我的把柄。大家都开始怀疑我写的报案材料是否全部是编造的或者我臆想出来的。我报案的时候明明还没有确诊为抑郁症啊,只是抑郁症状和焦虑症状,我都还没有去复诊,就被他们冠了一顶“病人”的帽子,被他们否定所有这一切。而且梁恒和陈杭平背着我偷偷签了调解结果书,陈杭平替我签了字,还否认这一切。

11月28日,最后去了一趟学生处,没有抱任何希望,我也知道这件事可能也就只能这样了。学生处老师说院系处分决定还是有一定影响的,那天下午谈了很多,都是在安慰我,让我调整好自己的状态。我真的已经很累很累了,我已经被折磨地够痛苦了,不管怎样,这件事都结束了。承受了很多超出我承受范围的恶意,也想过很多次解脱,但我不能,我不想我妈出事。

可这日子一天天的,什么时候是个头呢?我好煎熬,身体和精神遭受着双重折磨。晚上想睡却怎么都睡不着,要么就是睡着之后噩梦一个接一个,猥亵、人身暴力,那些伤害的画面在我脑海一直挥之不去,让我恶心,让我反胃。每天早上一醒来,想到又要面对痛苦而麻木的一天了,我就不想醒来。是啊,如果真的能不醒来,该多好。备忘录是我唯一能记录自己心情的途径了。

作为刚刚经历大型网络暴力的当事人,一定程度上理解吃瓜群众心态、理解谣言,接触过很多清北聪明学生、也经历过长期重度抑郁症的我,想说几句话。

清华大学王梓涵疑暴力猥亵性侵女生张启梅怎么回事事件真相是什么(图文)

1,避免盲从,保持冷静。如果希望做些什么,就先了解事情详细始末。事情不清楚前尽量不要发表意见。当你以为真相水落石出的时候,往往也未必如此。

2,就事论事。牵扯其他的事情有助于帮你找到立场,但是你的立场其实不重要,而且也不一定对。讨论一件事情的时候,尽量不要牵扯其他事情。这个世界是复杂的,人也都是复杂的。哪怕罪大恶极的人,也不一定不会做好事;而一个看起来友好、或者真的十分善良的人,也存在犯错的可能。

3,做一个只会发泄愤怒的吃瓜群众,是可笑又可恶的。大多数人,只会带入自己的经验和情绪,去用自己的角度发泄情绪。我现在是觉得——群众的眼睛是盲目的,尤其是一开始的时候。

4,你只能替自己说话。你可以为别人说话,但是请注意分寸并确保当事人是这个意思。很多时候,其实本质只是为你自己说话而已。

5,人的聪明程度和良知是没有直接关系的。清华等名校的学生真的更多只是学霸而已。一般而言,他们具备坚毅勤奋的品格或者聪明的脑袋,具备更容易成为好人的视野和资源。但是究竟心底里是为了什么,是否善良,我个人并不持足够肯定的意见。但是我希望这些可以做大事的人,好好利用自己的才能做好事。聪明的人可能更容易去权衡利害关系,知道如何获取别人的好感,知道应该和谁站队,什么时间说话,如何说话,说什么样的话可以尽可能对自己有利。我清楚地在很多人身上看到了巴结同学、巴结有话语权者 这样的行为。很多时候,你不是仗义,你只是在帮助你的朋友犯罪,进而得到了“朋友”的认可,最终自己成为这段“友谊”的受益人而已。

6,面对大型的网络暴力,和赤裸裸不分青红皂白(尤其是打着正义旗号)的攻击,任何人都可能(只是说可能)会陷入不同程度的抑郁。抑郁症真的很可怕,不论是对这并未明朗事件中的哪一方而言。希望大家在事情水落石出前,多关心下女方,也尽量避免说不负责任的话。

7,从目前得到的文字中,我觉得男方确实有些暴力倾向。我倾向于男方做的不对的地方居多,暂时希望女方能多受到一些关心和保护。

8,希望世界能惩罚犯了错的人(更好的结果是自己认识到错误,作出合理的忏悔和弥补)。也希望每个人都为世界多做一些美好的事情。在每一个事件上,想想你的言行的目的是什么,是不是使得事情的处理结果更恰当?是不是尽可能保持对他人的善意和善良?包括 —— 在给犯了错的人足够的惩罚之后,依然为其留有一条出路的可能(人生谁都会犯错,除了罪不可赦的恶魔,谁都可以拥有未来)。

9,本回答仅从个人的视角出发。

那好吧dodo :#清华大学王梓涵#如果是互殴事件,你问得没问题。但这是猥亵事件,女的为保护自己,打多少次巴掌都不为过!吃瓜群众注意,这不是互殴,这是猥亵!

王梓涵注意,她打你绝不可能用各打五十大板来说明,你不猥亵就不会被打!
所有想猥亵的注意,猥亵一定会被打,被打还会被叫好!
受伤的女生注意,你打了他也不能被淡化他猥亵的事实,哪怕没有证据,我也很庆幸你站出来揭发。
最后,如果一个被猥亵的女性受到的是如此待遇,还是在清华,可想而知我们的大环境。不发声,是准备等死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