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飘扬家族首仿药先驱03692瀚森制药最新消息翰森药业pk恒瑞医药

早前提过,今年6月份上市的一批新股,实力比最近一批新股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有阿里巴巴(09988)例外),其中一只从事辅助生育的锦欣生殖(01951)(下称锦欣),单卖概念和高增长已经够煞食。

今次我想品评的另一只股票,跟锦欣明显不同,因为它是一只药股。在本港上市股票中,药股已经多如恒河沙数,表面上没有任何独特性。某程度上,它的盈利增长速度也落后于锦欣。

不过,它的实力和潜力都在锦欣之上,甚至比已经跻身恒指成分股的石药集团(01093)(下称石药)和中生制药(01177)(下称中生)有过之而无不及,那就是瀚森制药(03692)(下称瀚森)。

锦欣自上市以来,股价最高升了接近八成,但近期已经回落(以昨日收市价11﹒68元计,升幅降至三成七),相反,瀚森上市以来,股价升幅曾逾一倍,以昨日收市价23﹒1元计,升幅仍达六成二(瀚森招股价为14﹒26元)。

从另一个角度看,瀚森虽然是另一只药股,但它也有一定独特性。首先,它是内地为数不多,以科研推动的制药公司,而它研发和生产的13种药品,主要集中于需求潜力最大的几个范畴,包括治疗中枢神经系统、肿瘤、感染、糖尿、消化道和心血管等药物。

如果以治疗中枢神经系统的药物计,瀚森是内地最大的公司,市场占有率达9﹒2%。如果以某一个范畴的抗感染药说(新一代抗感染疗法),瀚森的市场占有率更达14﹒1%,排名第三。

13种药品中11只为“首仿药”

内地药品市场分为创新药和仿制药两种。主力生产原创药的公司,经营风险和成本最高(全新药的研发期可以长达15年,但拥有一段长时间的专利权),但利润最深;如果以仿制药为主的公司(生产专利权届满的药物),经营风险较低,但竞争也较激烈,利润也相对低,再加上这两年内地加强药物价格的监管,其中一项措施就是“带量采购”,令到药企的“吃水”明显降低。

瀚森的策略似乎是中间落墨,上文提到的13种药品中,只有一只是创新药和一只仿制药,其余11只都是“首仿药”。所谓“首仿药”,就是同类药效的药物中,第一只生产出来的“仿制药”。

用广东话来形容“首仿药”的市场策略最贴切,那就是等某只证明有效的创新药过了专利权时,便第一时间生产它的“仿制药”,以便饮到“头啖汤”。但要成为成功的“首仿药”生产商,首要条件是拥有一支专业和拥有市场触觉的研发团队。

他们需要完全掌握研发、注册和审批的程序,否则,若被对手抢先一步,不能成为“首仿药”,公司损失将会十分巨大。从瀚森13种已出售的药物中,有11只是“首仿药”可见,它绝对是“首仿药”的先驱。

上文提到,在恒指成分股之中,目前已经有两只药股,一只是石药;另一只是中生。石药产品比较多元化,它以原料药起家,后来扩展至仿制药,以及近年的创新药,最主打是治疗急性缺血性中风的药物,但都以西药为主。这个业务模式较稳阵,因为仿制药和原料药的需求会较稳定,始终创新药的研发成本和风险较高。

至于中生制药,主力研发创新药,其中以肝病药是主打,约占集团四成营业额,也占全国约两成半的市场,是行业的领导者,这是它的优势所在。其余产品还覆盖心脑血管和抗肿瘤药。

市值比两只蓝筹药股更高

不说不知,原来瀚森的市值,自上市以来逐步上升,即使它的股价已经由最高位29﹒55元稍稍回落,但这一刻的市值都比两只蓝筹药股为高。现时瀚森的市值约为1337亿元,而中生则为1300亿,而石药只有1100亿元。

论业绩,瀚森比石药和中生也是绝不输蚀,尤其是毛利率和边际利润率方面。以2019年的中期业绩计,瀚森的营业额只有45﹒9亿元(人民币.下同),却赚12﹒9亿,边际利润率高达28%;而石药的营业额则为111﹒7亿,只赚18亿,边际利润率只有16%;而中生更不济,营业额125亿,但只赚14﹒4亿,边际利润率只有11﹒5%。

近年中央政府加强对药物的监管,价格是其中针对的一个层面,即是说,药厂的“吃水”太深,某程度上已经令到不少人有病无钱医。所以,在“带量采购”政策推展至全国之后(目前仍是试点阶段),药厂的利润会不断被蚕食,但现阶段的瀚森,毛利率仍高达九成,边际利润率保持两成八,绝对有能力抗衡降价威胁的一家药企。

如果论估值,经过近期的调整后,石药无疑是最吸引的一只,2019年的预测市盈率只有25倍左右,而中生则是35倍,至于瀚森则是45倍左右。

我相信,瀚森有可能成为第三只蓝筹药股,我会采取锦欣的做法,在现水平先小注吸纳(担心它已经调整完),如果稍后它的股价回落(像锦欣一样),才较大手吸纳,作中线投资,等它入蓝筹,应该是不错的。

翰森制药(23.3, 0.20, 0.87%)(股份代号:3692.HK)今日在香港联交所正式挂牌,发行价为14.26港元,募集资金净额为76.4亿港元(约10亿美元)。

翰森制药的基石投资者包括GIC、Boyu、Ally Bridge LB Healthcare Master Fund Limited、OrbiMed、Prime Capital Funds、上海医药(14.2, 0.12, 0.85%)、高瓴资本、Vivo Funds等。

翰森制药今日开盘价为16.3港元,较发行价上涨14.3%;翰森制药今日收盘价为19.5港元,较发行价上涨36.75%,这在当前普遍跌破发行价的港股市场显得非常少见。

翰森制药今日成交24.5亿元,总市值达1113亿港元,成为H股医药龙头。

让人称奇的是,翰森制药董事局主席、CEO为钟慧娟,其为恒瑞医药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孙飘扬的妻子。

恒瑞医药市值2710亿元,为A股医药龙头。孙飘扬、钟慧娟夫妻也因此被称为最牛医药夫妻档。

专注在四大治疗领域

据介绍,翰森制药的经营实体来自连云港的江苏豪森药业。

翰森制药2016年、2017年及2018年的收入分别为54.33亿元、61.855亿元及77.223亿元,2016年至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13.9%及24.8%。

翰森制药策略性专注的四大治疗领域,即中枢神经系统疾病、抗肿瘤、抗感染及糖尿病领域。

翰森制药目前营销及销售四种中枢神经系统疾病药物,包括两种主要产品:核心产品欧兰宁和具有强大增长潜力的主要产品阿美宁。

2016年、2017年及2018年,翰森制药的中枢神经系统疾病药物收入分别为14.73亿、16.817亿及19.415亿,占比分别为27.1%、27.2%和25.1%。

豪森药业还生产电影《我不是药神》中“格列宁”的仿制药。

格列卫(Gleevec),化学名甲磺酸伊马替尼,由诺华公司(Novartis)发明研制,是第一个上市的针对CML(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的靶向治疗药物,开创了肿瘤分子靶向治疗的时代。

格列卫于2002 年在中国正式销售,该药是目前中国市场治疗白血病最为有效的药物,格列卫的药品化合物原始专利于2013年5月到期,截至2015年1月30 日,中国已经有7家仿制药公司获批上市。

豪森药业和江苏正大天晴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正大天晴)等获得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的批准,分别生产伊马替尼片剂型和胶囊型仿制药。这些仿制药的治疗效果同格列卫相比,并无很大差异,但价格却低得多,格列卫在中国市场的占有率受到明显冲击。

翰森制药2016年、2017年及2018年的纯利分别为14.760亿元、15.955亿元及19.030亿元,2016年至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8.1%及19.3%。

翰森制药于2016年、2017年及2018年的毛利率分别为92.7%、92.6%及92.2%,而纯利率分别为27.2%、25.8%及24.6%。

于2019年5月,翰森制药用于治疗II型糖尿病的GLP-1受体激动剂兼长效1.1类创新药聚乙二醇洛塞那肽新药上市申请获批。

于2019年4月,翰森制药已递交了HS-10296(一种用于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的抗肿瘤1.1类创新药)的新药申请。

于2019年3月,翰森制药取得维格列汀首仿药的新药申请批准,维格列汀是一种新型的抗糖尿病药物,属于二基肽酶 -IV(DPP-IV)抑制剂,用于治疗II型糖尿病。

同月,翰森制药亦向国家药监局提交豪森药业潜在的帕利哌酮首仿药的新药申请,帕利哌酮为一种双多巴胺D2/5-HT2受体拮抗剂,用于治疗成人和青少年的精神分裂症。

2019年1月,翰森制药取得阿哌沙班首仿药的新药上市批准,阿哌沙班属于Xa因子抑制剂,用于预防静脉血栓栓塞事件(髋关节或膝关节择期置换术)。

高瓴及Boyu分别持股2.91%及3%

翰森制药的执行董事为钟慧娟(主席及首席执行官)、吕爱锋、孙远;非执行董事为马翠芳;独立非执行董事为林国强、陈尚伟、杨东涛。

其中,孙远为钟慧娟与孙飘扬的女儿,孙远与钟慧娟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翰森制药于 2016年2月19日与高瓴(作为首次公开发售前投资者)订立第一轮首次公开发售前投资协议。

高瓴以总代价1.8亿美元(相等于约14.12亿港元)认购300股优先股,总代价已于2016年2月19日不可撤销地偿付。

翰森制药于2019年1月25日与Boyu(作为首次公开发售前投资者)订立第二轮首次公开发售前投资协议。

Boyu以总代价2.48亿美元(约19.51亿港元)认购309.2784股优先股,总代价已于2019年2月13日不可撤销地偿付。

完成第二轮首次公开发售前投资后,高瓴及Boyu分别持有按全面摊薄及转换基准计算的本公司当时经扩大已发行股本约 2.91%及约3.00%。

高瓴及 Boyu各获授予(包括)反摊薄权并有权按发售价认购翰森制药将予发行的若干数目的股份以保持高瓴及Boyu分别于紧接合格首次公开发售前于翰森制药股权百分比(按全面摊薄及视为转换基准)(反摊薄权)。

紧随全球发售完成后,Stellar Infinity于翰森制药已发行股本中拥有约68.35%权益(假设超额配股权并无获行使)。

Stellar Infinity由Sunrise Investment全资拥有,而SunriseInvestment由Sunrise信托受托人全资拥有。钟慧娟为根据有关 Sunrise信托的信托契约对Sunrise信托的关键事宜拥有同意权之人士。

因此,钟慧娟、Stellar Infinity及Sunrise Investment 被视为翰森制药于紧随全球发售后的控股股东。高瓴及Boyu仍分别持股2.91%及约3.00%。

孙飘扬靠将恒瑞医药从国企变私企发家

当前康美药业、云南白药、复星医药(22.2, 0.25, 1.14%)药明康德(96.35, 0.90, 0.94%)分别受到“操盘门”、子公司造假、“配方门”、“罚单门”影响,市值大跌,恒瑞医药市值却非常坚挺。

恒瑞医药脱胎于1970年的连云港制药厂,但早期技术和产品原始落后。

孙飘扬是苏北人,祖居淮安金湖闵桥镇扬平村,1982年从中国药科大学化学制药专业毕业后,进入连云港制药厂(恒瑞医药前身)担任技术员。

1990年孙飘扬全盘接下连云港制药厂,挑起了厂长的重担。

1991年,在孙飘扬主导下,药厂从中国医科院药研所拿到了新开发的抗癌药异环磷酰胺专利权,引进这个国家级新药,共斥资120万元。这笔在当时看来的巨款差不多是连云港制药厂一年的总收入,可看出孙的魄力。

1993年,《公司法》发布后,国内出现两轮改革高潮:当时突出特点是“国退进非(非公)”,即以产权制度为中心的公司化改制成为重心。

在此背景下,孙飘扬在1997年对连云港制药厂进行改制,更名江苏恒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其任董事长。

此后的2000年,恒瑞医药在上交所上市,不过,当时担任集团总经理和董事长的孙飘扬,并没有出现在股东列表里。

2003年,恒瑞医药启动股改,开始股权分置改革;2006年6月20日,恒瑞医药股权分置改革结束。

恒瑞医药2016年披露的当时股权结构恒瑞医药2016年披露的当时股权结构

这场变化后,江苏恒瑞医药集团有限公司为恒瑞医药大股东,持股为24.31%,性质为境内非国有法人。

孙飘扬通过MBO成恒瑞医药实际控制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