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艺拍卖山寨慈禧翠玉白菜没有历史的现代翠玉白菜值得投资吗-吸收财讯

华艺拍卖山寨慈禧翠玉白菜没有历史的现代翠玉白菜值得投资吗

地摊货一到他们手里,即刻变成清代老翡翠,升值千倍、万倍,但这只是他们的一厢情愿,因为这类货入不了拍卖,在市场上亦乏人问津,唯一的出路只在所谓清代老翡翠玩家之中传来传去,互相围炉取暖、一起沉醉于清代老翡翠平反之后之美好时光!

众所周知,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有一件翠玉白菜,它广为人知,主要原因是因为它是清宫旧藏、是慈禧太后的至爱。

慈禧这个女人“贪财好色”,一生收藏的珠宝首饰无数。她死后,大部分生前所收藏的宝贝烟没人间,惟一可考的只有一件翠玉白菜。

没有历史的现代翠玉白菜值得投资吗?
清代翠玉白菜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翠玉白菜体积甚大,大部分是白翡翠,约三份一是绿翡翠,在当时来说甚为难得,但随着玉矿开采技术的提升,比它更大的原石相继被发现,现在要雕造一件比它更大更美的翠玉白菜可说是易如反掌。值得一提的是翠玉白菜的绿叶中藏着的两只小昆虫──蝗虫和螽斯。古代《诗序》说:“螽斯,后妃子孙众多也。”蝗虫和螽斯亲缘很近,都很“盛产”,寓意“多子多孙”,那么原来放置在紫禁城永和宫的翠玉白菜,是否就是瑾妃或珍妃的嫁妆?

普罗大众排队数小时参观翠玉白菜,我看主要原因是因为它是清宫、慈禧旧藏丶是它一百多年的历史所包含的故事所带来的想象空间、是它的原创性Originality,并非因为它的体积、色、水、种无可匹敌之故。

一件现代翠玉白菜没有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的翠玉白菜的历史,就只是一件现代工艺品,是山寨版翠玉白菜!

山寨版翠玉白菜我见过很多,我认为它们只有工艺价值,没有历史价值,亦没有收藏、投资价值,因为山寨版翠玉白菜在市场上多得很。

华艺拍卖将会拍卖一件山寨翠玉白菜,估值6,000,000-8,000,000人民币。我看过高清图片,除了高度是18公分之外,色、水、种却无甚特别之处,最重要的是它决乏原创性,因此无论“鳝稿写手”如何吹譃,对我来说,它只是另一件山寨版翠玉白菜!

 

没有历史的现代翠玉白菜值得投资吗?
翠玉白菜 来源:华艺拍卖

传世的清代老翡翠一般来说色、水、种都比较差,唯一可取的是其雕工,因此于拍卖市场拍出高价的翡翠摆件甚多只以雕工取胜,尤其是所谓“乾隆工”摆件。

所谓清代老翡翠我亦见过不少,绝大部分都是现代B+C货色。最近十年八年,有一帮以广州一个以拉曼光谱仪检测翡翠的所谓教授为主的老翡翠玩家非常活跃,他们在各大网上论坛声称自己收藏的翡翠全是清代老翡翠,全部可以通过拉曼光谱仪检测,证实到代,但就拒绝红外线检测。这一帮人都是自欺欺人、活在梦里的可怜虫。他们的所谓清代老翡翠大部分来自地摊,雕工、色、水、种无一足道,有些还是B+C货色。有趣的是这些地摊货一到他们手里,即刻变成清代老翡翠,升值千倍、万倍,但这只是他们的一厢情愿,因为这类货入不了拍卖,在市场上亦乏人问津,唯一的出路只在所谓清代老翡翠玩家之中传来传去,互相围炉取暖、一起沉醉于清代老翡翠平反之后之美好时光!

翠玉白菜的原料来自缅甸,它的翠色晶润淡雅,通透无暇。自古以来,人们鉴赏翡翠首先要看它的“种”。“种”多指翠玉的颜色和通透程度,有“玻璃种”、“水种”、“蛋清种”、“金丝种”、“芙蓉种”和“紫罗兰种”等。其中,透明度高,水分充足,颜色纯正的翡翠被称为老坑玻璃种。

翠玉白菜传说此宝是从慈禧陵中流失之物,价值根本无法估计。现场可以看到菜 叶上的绿色乃是极品中的极品翡翠才独有的翠绿,哪怕是手指甲那么大一块都价值连城;而菜梗上的白色也恰倒好处地与菜叶相融合,确实是亿万中挑一的极品翡翠,加上精美绝伦的雕工,才造就了这一旷世奇宝!

翠玉白菜的历史寓意:

长:18.7公分,宽:9.1公分,厚:5.07公分。

这件与真实白菜相似度几乎百分百的作品,是由翠玉所琢碾而成,亲切的题材、洁白的菜身与翠绿的叶子,都让人感觉十分熟悉而亲近,别忘了看看菜叶上停留的两只昆虫,它们可是寓意多子多孙的螽斯和蝗虫。

此件作品原置于紫禁城的永和宫,永和宫为光绪皇帝妃子瑾妃的寝宫,因此有人推测此器为瑾妃的嫁妆象征其清白,并企求多子多孙。

虽说翠玉这个材质与白菜造型始风行于清中晚期,白菜与草虫的题材在元到明初的职业草虫画中,屡见不鲜,一直是受民间欢迎的吉祥题材。除此之外,包心叶类的蔬菜也曾被唐代的诗人杜甫用来作为政治环境恶劣、怀才不遇的隐喻,在文人画的传统中,亦被引用来作为绘画的主题,以表述类似的心情,暗谏为政者的昏庸。

在乾隆四十年(1775年)的一首名为《题和阗玉镂霜松花插》的御制诗中,作为帝王的清高宗,从以包心叶菜为造型的花插,联想到以杜甫诗中园吏不识嘉蔬之隐喻为艺谏的传统,而有所警惕;诗云:“和阗产玉来既夥,吴匠相材制器妥。仿古熟乃出新奇,风气增华若何可,菜叶离披菜根卷,心其中空口其侈。插花雅合是菜花,绯桃雪梨羞婀娜,民无此色庶云佳,艺谏或斯默喻我。”

不过相信无论是此位宫廷作坊中的工匠,或是制作翠玉白菜的玉匠,都只是发挥创意、巧艺,为顺应赞助者喜好而创作,但是由于并未留下相关的资料记载,也留给观者更多想像的空间。

一个人如果活在梦里是很难叫醒的。在网上活跃的清代老翡翠玩家我接触过不少,他们的藏品不值一哂,但他们就一口咬定自己的藏品是清代老翡翠。若间他们有什么证据证实到代,他们便会回答可提供专家签发的鉴定证书或拉曼证书,令人啼笑皆非,真是别人笑我太疯颠,我笑他人看不穿!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