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价值的深度思考不可逆为价值的最大安全边际怎么算怎么确定-吸收财讯

关于价值的深度思考不可逆为价值的最大安全边际怎么算怎么确定

比如供给侧改革下的资源上涨,我觉得应该将内在价值跟绝对估值结合来判断,比如企业市值30亿,公司当年利润10个亿,市盈只有3倍,这时市场股价必然会攀升你不又确定它未来三年是否会持续,那么此时仅仅凭它市盈低而买入是否是价值投机呢?

自从投资以来,我从未停止过对价值的思考,我必须要承认,它是投资中最重量级的难题,而我思考的方式,也颇为繁多,在这个思考历程中,芒格的多元化思维模型对我认识价值作用重大,个人的生活投资学对我分析问题起到的作用也功不可没。

临近元旦,我看到人人都在晒收益率,我想,别人的成绩对我们而言,分文价值没有,我还是想谈谈我对价值的思考。

如果没有投资,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对价值产生如此持续深度的思考
第一个问题,何为价值,若从哲学角度去谈,我将价值定义为心里诉求的满足,一瓶水,它价值几何呢?有人说它值一块钱,但沙漠里的一瓶水呢?所以,它的价值跟人的心里诉求挂钩。

而投资中的价值,跟普通商品的价值,内在含义还不同,你要买一部手机几千块钱,你付出了价格换来了体验价值,这没什么好说的,但注意,投资中价值的出口只有一个,那就是价值增长,换言之,我付出了钱,必须得到更多的钱,这是唯一的标准和出入口,由此,关于价值增长的逻辑就成为了一道难解之题。

价值等于股价吗?或许我们会立马摇头,但有没有深入想过一点,股价又是什么呢,它难道不是企业股份实实在在的交易价吗?企业就可以以这个价交易卖出啊,为何还说它不是企业的价值呢?

对这个问题,我也思考了很久,最后我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那就是价值有不同的表现形式,价值分为外在表现价值和内在真实价值,前者是市场投票产生,后者是“企业客观委员会”内部投票产生,它们之间有着不同的定价机制,有着内在的逻辑关系,那就是内在价值迟早会跟外在表现价值有重合之时。

市场有效论也有它的道理,只是它没有任何实际操作指导意义,市场有效论是外在表现价值独自的游戏,它代表的是企业的外在表现价值,代表不了内在价值,而正因外在表现价值是不可预测的。

由此,它对于操作就没有任何意义,因为逻辑上注定了它不会有突破口,而独立的内在价值也没有任何意义,有意义的是它们二者之间的逻辑,那就是外在表现价值跟内在价值迟早会重合这一铁律,如此就构成了一个有等号的方程式,两边一旦有背离,套利机会便会产生。

从生活投资学的角度,我可以举这样一个例子作为辅助理解,小王在外表现很好,同事朋友都给他很高的评分,90分以上,但只有你这个几十年的朋友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给他打了60分。

其实我们可以思考这个案例,小王的价值到底是多少分呢?在别人眼里,它是90分,而且是大家都公认的,但在你眼里他是60分,那么哪个才是他的价值呢?我的答案是都是,这是价值在不同环境、不同人群下的两种不同的表现,就好比同一家公司在美股、港股、a股都有不同的价值体现一样,就如同你在父母怀里是宝,但在陌生人眼里是草一样,这点是最客观的。

由此小王存在两种价值表现,这里无所谓哪种价值是对还是错,没有对错之分,重要的是,这两种价值表现长期去看,一定会有重合之时,这就是我们投资逻辑形成的根源,只不过我能抓住的,只有内在价值,对于它的理解,难度等级五颗星。

对我而言,对价值的理解圈仅局限在一个论点:价值增长的逻辑在于价值的不可逆性。

这点很重要,因为我们知道,有些价值,他是反复无常,甚至会倒退,归零的,把时间拉长去看,那些暂时价值增长的企业,都趋近于价值的削减,甚至归零,由此,所有理论都有它的时间和空间局限性,我们都只是在其价值削减之前,通过外在表现价值脱手。

比如煤炭公司,虽然当下都具备很高得外在表现价值,但要知道,煤炭是不可再生资源,从长期去看,它们的价值只会削减,当然这期间必然会有一个期间的价值增长期。

无疑,它是具备外在表现价值的,但如何判断它的内在价值呢?那就是判断它们余下寿命中所贡献的现金流,如此,所有的价值是暂时的,内在价值也会消亡,从长期去看,而我们所谓的内在价值,也是在以内在价值之名走着跟外在表现价值一样的路子。

由于我们人类认知的局限性,我们很难真正搞懂哪些公司不会出现价值反复、价值削减,而内在价值的真正名字实则为未来价值,所以这时,价值的不可逆很关键,它是我们投资的最大安全边际。

不可逆的本质则为大概率的可行性,就是那些在岁月长河里不可逆的东西,比如时间不可逆,生命不可逆,于是就有了时间价值,生命价值,还比如说习惯的不可逆,亲情的不可逆,精神信仰的不可逆,这些背后都存在着不可逆的价值,所谓不可逆,是指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跟过去拉开距离的东西,这是不可逆的,这是我要寻找的。

比如亲情,我们跟我们父母、子女的关系,只会越来越深,这就是一个大概率的可行性,正因如此,有了这个不可逆的感情价值,那么我就可以在亲情闹矛盾时,去勇敢抄底,我们都知道,生活中有些不大的事,也会让亲情陷入短暂的冷漠,但拉长去看,岁月越发珍贵,亲情只会加固,长期做多就不存在亏损可能性。

不可逆的还有我们的生活方式,把时间拉长,我们不会回到莽荒时代,不会回到小农时代,这是历史的不可逆,由此,我们的生活方式,只会从没有电视,没有空调,没有洗衣机等,走向拥有更加多元丰富化的生活方式,这是人们物质欲望的不可逆,我们需要从这种不可逆的浪潮中,找到不可逆的价值。

最不可逆的还有我们的文化习俗,过年过节,你过得越多,他就越不会逝去,还有白酒文化,过节喝酒它只会传承,而不会弱化,这些都是不可逆的价值。

还有出行方式的不可逆,口味依赖的不可逆等,这些都是可以孕育出不可逆价值的赛道。

正是因为不可逆,才保证了我们价值的增长,它只会向前不会后撤,保证了我们不会亏损这一底线。

保证不可逆的,第一是人性,第二是社会历史下的生产方式,第三是赛道。
物质欲望,亲情传统,精神文化这是人性,生产力的进化这是社会历史下的生产方式,而赛道则是最具考验我们智慧的,一条好的赛道就是一条不可逆的价值之路。

前期课程中,我说过,那些给人们极大体验、极大方便的渗透率低的电器类产品是一个好的赛道,一个可以滚动文化雪球的奢侈品是一个好的赛道,一个黏性极大的调味品是一个好的赛道,等等,一个好的赛道孕育的一定是不可逆的价值。

而有些赛道则是反复无常,甚至随时会削减归零的,比如说某些价值重复型行业

,它们的价值在内核就注定了价值的反复性,也就是说它是可逆的,有些行业像和尚抬水,长期去看,你的结果依然是和尚抬水,而且会越抬越吃力,由此,从10到40岁这越抬越多的增长壮年期,我们该给予价值溢价吗?

如果给的话,那40岁以后,是否就该给出价值折价呢?可以确定的是,它的价值长期是缩减的,对此,我们唯一可以获得投资成功的方式,就是计算出它的未来现金流,然后折现到合理值买入,否则你对40岁之前付出的增长溢价,在40岁之后都会吐出来,像电视机,收音机,自行车,电熨斗,它们都有各自的辉煌期,但最终价值都反复最后趋于羸弱,对这类价值反复企业投资的难度是最大的,因为你很难估算出这个行业何时会消亡走弱,这太难了。

由此,对这类企业的投资存在着很大的投机性,部分人在其赛道增长期脱手卖出,试问这是价值投资呢,还是价值投机呢?其实它在本质上跟玩击鼓传花的外在价值接力游戏没什么区别,接到最后一棒,行业进入衰退期,估值溢价不再,价值剧减,可以得知,你在这类行业的增长期付出溢价购买,并非遵循着内在价值的原则,在本质上只不过是市场的认知盲区掩盖你进行的投机,正所谓泡沫接力。

必须要说,它有它的一套内在投机逻辑,除非你很确定泡沫会持续多久,但无疑,大多数人也只是在没有逻辑的猜测,所以,我将其定义为投机,并非是因为它逻辑不通,而是因为我们人类认知圈的有限性,在认知圈之外的,我将其称之为投机。

但是纵观市场,有多少人玩着这种游戏呢?例如我们应该如何看待,一年投资四川长虹赚一倍且立马撤出的行为呢?从本质上说,它玩的仅仅是外在价值的接力游戏,跟我们所说的低于内在价值买入没半毛关系,当然你也可以说,它违背了内在价值买入的原则,试问它持续吗?它持续不了。

所以说,在我们内在价值代表者看来,这就是错误的逻辑行为(没有按照内在价值买入)赚到了钱,或者更贴切的说,他们在玩“最终归零”的游戏中,取得了偶尔暂时的盈利,我们玩的压根不是一个游戏。

正是因为对反复价值型企业的投资难度相当之大,你很难计算出其绝对价值,所以我才转向价值不可逆的企业投资,比如对于上海机场,它的人流量只会越来越多。

地理垄断造成它的价值不会可逆,而小汽车站的价值就不同,它存在价值反复的变量因子,比如汽车站的竞争,人们私家车的增多等各种变量因子,导致它的价值是可逆可反复的。

由此,垄断就具备不可逆的基因基础,因为后期的增长蛋糕只会拥到它一个地方来,由此它的价值就是不可逆的,垄断是通过开启不可逆的因子来达到价值增长的目的,所以,好赛道加上垄断,就会催生价值的不可逆性。

若深入去讲,行业龙头是程度弱化的垄断,比如水泥企业的半径垄断,品牌在部分客户中的心智垄断等,这也是行业龙头价值增长的底层逻辑:拾捡增量用户,开启不可逆赛道。

如果把时光轴足够拉长,站在我们人类有限的认知区内,那么价值的不可逆也终究会变得无效,这不得不使我想到,牛顿的三定律在更高速度的环境条件下,也会变得失效。

由此,我们必须要认识到一点,那些在当下看起来稳固了几百年的文化传统,能否在几百年之后还变得那么不可逆吗?我们不得而知,也无需得知,因为那是百年之后的事,而我们学好低速条件下的牛顿这套就已足够。

抛开企业成长这个角度去看,周期股本身具备的周期因子,就是一个价值反复因子,它可以让价值可逆,由此,我们就思考,当一个周期性企业因外部环境暴涨,导致量这种价值的变动呢现金流剧增之后,它的内在价值有没有发生变动呢,或者说应该怎样去衡?

比如供给侧改革下的资源上涨,我觉得应该将内在价值跟绝对估值结合来判断,比如企业市值30亿,公司当年利润10个亿,市盈只有3倍,这时市场股价必然会攀升,而你不又确定它未来三年是否会持续,那么此时仅仅凭它市盈低而买入是否是价值投机呢?

在本质上,你依靠的还是外在价值的变动,而内在价值,也就是未来价值的变动其实并没有变化太大,但我们看到的是,股价也就是外在价值的变动,可能从3倍市盈直接拉升到了6倍,如此股价就翻倍,而内在价值真的有翻倍吗?当然不会,同样的道理,周期企业因外部环境变化,导致亏损股价暴跌,那其内在价值又变化多少呢?

由此,我们会发现,外在表现价值会跟随市场情绪变动,从而跟内在价值产生交错背离,而反复因子的存在,是导致我们投资难度加大的主因,就如同滚雪球,你老是后撤,那这就是滚雪球最大的难度,由此,具备价值反复性企业,如果不具备持续扩张的战略,那基本上很难作为长期标的,风险太大,这是从定性的角度去思考问题。

而我最了解的消费类企业,它们的内在价值该如何判定呢,绝对不是简单的利润,而是先定性看其是否属于不可逆赛道,再看其赛道的长度和坡度,结合去判断。

由此,可逆的背后本质为可以抛弃你,不可逆意味着不可抛弃,如此,当一个企业的竞争优势达到极致,也就意味着它是不可被抛弃的,这点我是领悟芒格老爷子的话悟出的,比如好市多,它将商品的利润率压到了极致,只有两个点,这对于美国人来说,就意味着不可被抛弃性,于是乎,会员卡一个家庭一张,由此,它对于美国人未来的新家庭就意味着不可逆,像沃尔玛都具备类似的基因。

对于价值的思考,我能抓住的核心点,就是不可逆才是价值增长的最重要的安全边际。

更系统的投资干货,打通底层投资逻辑,尽在个人的伯庸投资智库精品@今日话题 $上海机场(SH600009)$ $牧原股份(SZ002714)$ $苏泊尔(SZ00203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