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华仪什么时候能卖出陈道荣40亿身家华仪电气怎么回事啊三雷连环爆-吸收财讯

st华仪什么时候能卖出陈道荣40亿身家华仪电气怎么回事啊三雷连环爆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违规担保,公司经董事会审议并报股东大会审议批准的5.9亿元对外担保中也出现了逾期现象,逾期金额共计2.14亿元,占公司净资产的 5.26%,而这部分合规担保的被担保方均为华仪集团。

【吸收财讯】升困井革鼎震继 -> 通过自查发现,华仪集团为获得公司提供担保,递送的财务报表负债情况不符合实际情况,致使公司的判断出现偏差,导致披露信息和本次自查披露情况偏差严重。原标题:用4万拼出40亿身家的富豪,旗下上市公司三个大雷连环爆炸

12月24日,华仪电气(600290,SH)放量涨停。

可公司的5.4万名股东还没来得及高兴,24日晚间,华仪电气就公告称,经自查,公司发现存在违规担保、控股股东资金占用等情况,控股股东未在承诺期限解决这些问题,公司向上交所申请对公司股票实施“其他风险警示”。

12月26日,公司股票停牌一天后复牌,简称变更为“ST华仪”,一字跌停。当日晚间,ST华仪又发布公告称,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公司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12月27日,ST华仪继续跌停,总市值仅有23.9亿元。

ST华仪的实控人陈道荣经历颇为传奇,他在1986年与朋友合资4万元创业,到2007年,胡润中国富豪排行榜显示,陈道荣到身家达到了40亿元,排名第198位。

1个月爆出三个大雷

从11月24日算起,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内,ST华仪就爆出了3个大雷:

第一个雷:违规担保

11月24日晚,华仪电气在自查中发现,华仪电气及全资子公司为控股股东华仪集团及其它关联方提供违规担保,金额合计9.26亿元,占公司净资产的22.75%。其中,逾期的对外担保共计2.14亿元,占公司净资产的5.26%。 华仪电气表示,上述违规担保系华仪集团在未经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同意的情况下,擅自为公司关联方及其他第三方提供的担保,未通知公司董事会,公司董事会未知悉上述事项,导致上述相关事项未能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公司称,有4项违规担保是由公司实际控制人下达指示,由华仪集团财务人员未履行公司印章审批的情况,以实际控制人指示直接用印;有3项违规担保是由实际控制人向时任财务经理(财务总监授权)下达指示,财务经理知会公司时任总经理、董事长后,由公司财务人员办理。 华仪电气表示,造成内部控制失效的主要原因为控股股东股票质押率高,面临二级市场持续调整时,控股股东流动性趋紧,同时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对监管规章制度理解不到位,为保障控股股东与上市公司稳定性,通过隐蔽方式违规为控股股东提供担保,进而导致公司相关内部控制制度执行不到位,公司内部控制失效。 华仪集团目前持有公司30.83%的股份,但几乎全部处于质押状态,并处于轮候冻结状态。

第二个雷:关联方资金占用

11月24日晚,华仪电气公告还披露,公司累计发生关联方资金占用22.13亿元,截至目前,未归还的有10.58亿,占公司净资产的26%。上述占用资金主要用于控股股东华仪集团归还自身融资借款及利息、代偿互保单位本息及经营周转等用途。 当时公告称,华仪集团承诺1个月内解决这些问题。但如今显然并未解决,公司股票已经于12月26日起实施了其他风险警示。 对于暴露出来的华仪集团的财务状况与华仪电气此前为其提供担保时的情形存在较大差异的问题,华仪电气12月16日晚间回复上交所问询时表示,通过自查发现,华仪集团为获得公司提供担保,递送的财务报表负债情况不符合实际情况,致使公司的判断出现偏差,导致披露信息和本次自查披露情况偏差严重。

第三个大雷:伪造银行单据

在上述违规担保、资金占用问题披露之后,公司保荐机构东海证券对公司进行了募集资金使用专项现场检查,检查结果令人咋舌。 12月19日晚,东海证券出具报告称,公司募集资金在2018年、2019年存在严重的违规占用问题,公司通过提供伪造银行对账单、蓄意隐瞒并违规占用募集资金。截至目前,2.99亿元募集资金尚未归还至募集资金账户。 同时,统计华仪电气违规划转募集资金的时点可以发现,2018年末有资金突击转回募集资金账户,但没过几天,年后又突然转到别的账户被违规占用。 在本次2019年专项现场检査中,东海证券持续督导人员将银行现场打印的对账单与华仪电气提供的历史对账单进行核对发现,公司2018年度向持续督导机构提供的部分银行对账单存在伪造的情形,伪造的银行对账单中未体现上述违规划转的募集资金的流水,且公司未进行账务处理。 而公司年审会计师天健会计师事务所、东海证券此前都未发现上述违规,特别是天健会计师事务所的银行询证函回函也并未体现出公司募集资金被转走这一事实。

在此背景下,12月26日,ST华仪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等有关规定,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用4万元拼出40亿身家的富豪

公开资料显示,华仪电气成立于1998年12月,主要从事高压电器和风电设备行业的生产经营,法定代表人及董事长为陈孟列,华仪集团为其第一大股东,持股30.83%。而华仪集团的实控人为陈道荣,且陈道荣、陈孟列二人系父子关系。

据华仪集团官网介绍,该集团创建于1986年,旗下拥有2家公众公司,包括主营电器、风力发电的上市公司华仪电气和从事电子式电能表生产的新三板挂牌公司华仪电子,业务范围涵盖新能源、环保、电力装备等核心产业领域。

据《财经》杂志此前报道,1986年,30岁的陈道荣与4位朋友合资4万元,在乐清市一家晚清祠堂里,创办了华仪集团的前身“乐清县机械五金附件厂”。随着华仪电气上市,陈道荣在2007年时以40亿元身家位列胡润中国富豪排行榜第198位。

尽管控股股东已承诺解决违规担保和资金占用问题,但目前官司缠身、现金流吃紧的华仪集团,恐怕已自身难保。

上述报道称,华仪集团今年以来身陷多起合同及债务纠纷,先后8次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旗下多家非上市公司的股权遭到冻结,实际控制人陈道荣于今年9月被限制消费。

目前,华仪集团及陈道荣持有的华仪电气合计超30%的股份已经全部被质押。

华仪电气此前披露的2019年三季报显示,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8.08亿元,同比减少25.7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102.28万元,同比减少36.0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亏损2982.85万元,去年同期则为净利润22.996万元。

自请“ST”后仅两天,华仪电气再度被厄运缠身。

12月26日晚,ST华仪公告称,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华仪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仪电气”)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随后不久,该公司再发一份风险提示公告称,虽然公司已就部分违规担保提起诉讼并通过多种形式督促控股股东偿还公司被占用资金,但如果相关诉讼败诉,公司将承担担保责任,而相关占用资金也仍然存在无法收回的风险。

与此同时,如果因立案调查事项被证监会予以行政处罚,且依据行政处罚决定认定的事实,触及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的,公司股票将面临重大违法强制退市的风险。

这无疑给了这个本就处于风口浪尖上的公司又一记重击。此前,在大额违规担保、关联方资金占用、银行单据造假等问题的先后夹击下,华仪电气已经出现不少麻烦。

华仪电气雷声不断

所有的故事源于一场“自曝”。

11月24日晚间,华仪电气发布公告称,在自查中发现华仪电气及全资子公司存在为控股股东华仪集团及其它关联方提供违规担保的情况,违规担保金额合计9.26亿元,占公司净资产的22.75%。

对于违规担保的原因,华仪电气解释称,“上述违规担保系公司控股股东华仪集团在未经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同意的情况下,擅自为公司关联方及其他第三方提供的担保”。

公司表示,其中有4项违规担保是由公司实控人下达指示,在华仪集团财务人员未履行公司印章审批的情况下,以实控人指示直接用印;有3项是由实控人向时任财务经理(财务总监授权)下达指示,财务经理知会公司时任总经理、董事长后,由公司财务人员办理。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违规担保,公司经董事会审议并报股东大会审议批准的5.9亿元对外担保中也出现了逾期现象,逾期金额共计2.14亿元,占公司净资产的 5.26%,而这部分合规担保的被担保方均为华仪集团。

此外,控股股东还存在巨额资金占用的情况,主要用于控股股东归还自身融资借款及利息、代偿互保单位本息及经营周转等用途。截至公告披露日,关联方资金占用余额合计为10.58亿元,占公司资产的26.00%。

违规担保金额、逾期对外担保,再加上关联方资金占用余额,合计21.979亿元,而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的净资产仅40.7亿元,截至12月27日收盘,其市值也不过23.94亿元。

彼时,针对上交所下发的监管函,华仪电气回复,公司正积极与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其他第三方等相关方沟通,督促其尽快解决资金占用及对外担保问题。控股股东已承诺自2019年11月2日起一个月内解决上述上市公司对外担保和资金占用的问题。

然而,这个问题至今尚未解决。《财经天下》周刊以投资者身份致电华仪电气,该公司证券部工作人员回复称,“我们也在督促大股东及时归还,但是短期内归还可能还是有点难度”。

据了解,问题曝出后,华仪电气保荐机构东海证券对公司进行了募集资金使用专项现场检查。

东海证券12月19日出具的报告显示,华仪电气募集资金在2018年、2019年存在严重的违规占用问题,公司通过提供伪造银行对账单、蓄意隐瞒并违规占用募集资金。截止2019年9月30日,公司尚未归还的违规使用的募集资金余额为2.99亿元。

控股股东和实控人方面“爆雷”不断的同时,华仪电气自身也存在着信息披露刻意违规。

该公司在回复上交所监管函的公告中表示,公司分别于2019年3月22日、4月30日、9月9日、10月23日、11月8日收到多地法院送达的诉讼材料,法务部门签收后立即告知法务分管副总、董秘、总经理、董事长知晓,“但董事长对信息披露规则理解不到位,为维护公司经营稳定,要求董秘暂不披露”。

据了解,该公司及子公司近12个月内未披露的涉及诉讼(仲裁)事项累计涉案金额达6.50亿元,占公司净资产 15.98%,其中担保引起的诉讼金额达 2.98亿元。另外,公司还有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累计被冻结金额4571.69万元。

多重“惊雷”下,华仪电气于12月24日发布公告称,由于控股股东未在承诺期限解决规担保及资金占用问题,根据相关规定,公司向上交所申请对公司股票实施“其他风险警示”。12月26日,该公司股票简称正式变更为“ST华仪”。

对此,该公司证券部工作人员表示,“ST主要会影响公司形象,涨跌幅也不一样,但对实际的经营没有太大影响”。
风电富豪惨遭滑铁卢

天眼查信息显示,华仪电气成立于1998年12月,主要从事高压电器和风电设备行业的生产经营,法定代表人及董事长为陈孟列,华仪集团为其第一大股东,持股30.83%。而华仪集团的实控人为陈道荣,且陈道荣、陈孟列二人系父子关系。

据华仪集团官网介绍,该集团创建于1986年,旗下拥有2家公众公司,包括主营电器、风力发电的上市公司华仪电气和从事电子式电能表生产的新三板挂牌公司华仪电子,业务范围涵盖新能源、环保、电力装备等核心产业领域。

1986年,时年30岁的陈道荣依靠着与4位朋友合资的4万块钱,在乐清市一家晚清祠堂里创办了华仪集团的前身“乐清县机械五金附件厂”,并将其推向了高压电器和风电领域。

据《中国经济和信息化》报道,2002年春节前后,在生意正如日中天时,陈道荣却宣布了一个令集团高管们难以理解的决定——他要做风机,进入风电行业。

2002年3月,华仪集团子公司浙江华仪风能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华仪风能”)正式成立,并逐渐发展成为陈道荣手中的一把利刃和华仪电气上市的核心资本之一。2005年5月,华仪电气还和彼时的风电龙头金风科技合作,合资组建了浙江华仪金风风电有限责任公司。
借力于金风科技,华仪电气的风电业务很快显露头角,并开始筹划上市,最终于2007年成功借壳苏福马上市,成为了浙江温州首家在主板上市的电气企业。

随着华仪电气的上市,陈道荣的身家也大幅上涨,一举成为了坐拥数亿身家的国内风电行业十大富豪之一。2007年,陈道荣以40亿元身家位列胡润中国富豪排行榜第198位,与吉利集团李书福当时的身家和排名相同。

据了解,近几年,陈道荣逐渐将主要权力交给了自己的儿子陈孟列。天眼查数据显示,陈孟列旗下共有15家公司,均为存续状态,其中,具有实际控制权的有11家。在华仪系几大主要公司中,陈孟列是华仪集团的第二大股东,华仪电气的董事长、法定代表人。

风光过后,在电力改革和风电改革的大潮中前行的华仪电气的近几年业绩表现却不尽人意。自2016年开始,华仪电气就一直出现盈亏交替的情形,2016年至2019年前三季度,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4842.16万元、5982.65万元、-8302.46万元、1102.28万元。

此外,华仪电气还存在存贷双高,应收账款大额逾期的情形。截至2019年前三季度,华仪电气实现营收8.08亿元,应收账款却高达21.05亿元,占流动资产的比重为44%。

控股股东华仪集团也早已危机四伏,债务危机严重。《财经天下》周刊查询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发现,2019年以来,华仪集团曾先后4次被法院判为被执行人,而整个华仪系的上榜次数则达到了19次。

另外,据华仪电气公告显示,目前,华仪集团目前持有公司30.83%的股份,但几乎全部处于质押状态,累计轮候冻结比例高达127.01%。这也被华仪电气视为此次“爆雷”反映出来的内部控制失效的主要原因。

为盘活资产,提高资金使用效率,华仪电气于近期抛出了多项资本转让计划。

12月10日,公司公告称,全资子公司华时能源拟将其直接或间接持有的梨树风电70%股权、鸡西新源70%股权分别作价2.98亿元及2.61亿元转让给丰远能源和润和创投。同时,基于上述两处标的为实施主体的两项募投项目平岗风电场项目及恒山风电场项目一并转让。

对此,该公司证券部工作人员表示“现在股东会已经通过了,应该已经在着手操办了”。

上市19年的华仪电气(600290.SH)陷入了泥沼之中。

根据12月25日公告,因存在违规担保、控股股东资金占用等问题,华仪电气将自12月26日起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股股票简称变更为ST华仪,进入风险警示板交易。

公告显示,华仪电气违规担保金额为9.26亿元、逾期的对外担保共计2.14亿元、关联方资金占用余额合计为10.58亿元,分别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22.75%、5.26%和26%。

华仪电气的问题主要来自控股股东。

按照华仪电气对上交所监管工作函的回复公告,华仪电气自2016年7月18日后开始为控股股东华仪集团陆续提供担保,但事后发现,华仪集团递送的财务报表负债情况不符合实际情况。

华仪电气近期自查还发现,其2017年对宁波高禾的1.5亿元投资款,于2017年3月至6月期间流入控股股东账户,被用于偿还华仪集团的银行贷款或其他借款。而当时,宁波高禾提供的报表中却表明非控股股东相关应收款。

而华仪电气出现违规担保,有的是以实际控制人指示直接用印,未履行公司印章审批;有的由实际控制人向时任财务经理(财务总监授权)下达指示,财务经理知会公司时任总经理、董事长后,由公司财务人员办理。

华仪集团还以通过其控制的第三方账户、应付采购备用金、预付咨询费用等形式,将上市公司资金转入控股股东或其控制的账户,用于归还其借款或经营周转用,并且控股股东占用华仪电气资金,皆由实际控制人直接给财务总监或财务经理下达指示后,由后者知会总经理或董事长后,安排出纳人员汇款。

对于长期存在违规担保、控股股东资金占用等问题的原因,华仪电气解释称,主要是控股股东股票质押率高,面临二级市场持续调整时,控股股东流动性趋紧,因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缺乏规范意识,导致内部控制失效。

除了控股股东和实控人直接侵害上市公司利益,华仪电气也存在信息披露刻意违规。

回复上交所监管工作函公告表明,华仪电气分别于2019年3月22日、4月30日、9月9日、10月23日、11月8日收到多地法院送达的诉讼材料,法务部门签收上述涉诉材料后立即告知法务分管副总、董秘、总经理,后者立即请示董事长,但董事长要求董秘暂不披露。

此前,华仪集团承诺在2019年11月25日起一个月内解决华仪电气违规担保、控股股东资金占用问题,但到期却没有履行。

而华仪集团早已危机四伏。

根据华仪电气取得的华仪集团及其其他子公司提供的企业信用报告,华仪集团及子公司(不包含华仪电气)和多家金融机构的业务仍未结清,当前负债余额为26.42亿元,不良和违约负债余额为12.64亿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