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猫摄影师花哥是谁吴宏力微博喵呜不停中国拍猫第一人大橘猫撒尿片-吸收财讯

街猫摄影师花哥是谁吴宏力微博喵呜不停中国拍猫第一人大橘猫撒尿片

在著名猫奴摄影师名单里,花哥把美国摄影师沃尔特视为自己的目标:“他一生专注拍猫75年,留下9万多张作品”。而日本的拍猫大师岩合光昭,则是他的偶像。至今说起他仍肉痛不已。 后来去补拍,有些镜头再也没有出现。

【吸收财讯】升困井革鼎震继 -> 花哥每到一座城市,不走大街专挑小巷,看见猫就悄无声息地上前。扑空后,就抛出猫粮引诱对方。实在不行,来上几声鸟叫。再野的猫,也都被他搞定。原标题:摄影师6年拍出4万张治愈吸猫图,那张“撒尿大片”亮了。。。冷风中,蹲守明城墙下,不知过了多久。夜幕初降,突然传说中的“城墙四猫”出现了。他躬身上前,对焦、按快门一气呵成。

这是花哥的拍猫日常。他6年拍出逾4万张“吸猫”照片,近两年更是跑了20多座城市。

摄影师6年拍出4万张治愈吸猫图,那张“撒尿大片”亮了

花哥在大街小巷吸猫,一旦相中拍摄目标,就会跟对方耗上。

萌态治愈猫片,让他收获粉丝数百万,并被称为“街猫摄影师”,还因此上了央视。

蹲拍“城墙四猫”走红

80后花哥,本名吴宏力,刚工作那阵子因喜欢穿花衬衫而得此花名。

2017年11月底,花哥在南京拍了一组城墙猫后开始走红。

当日,他沿着护城河,在风中来回走了1个多小时,才找到南京古城墙上“长出”的4只猫。

等到晚上5、6点左右,那几只憨态可掬的猫咪,纷纷从城墙洞里探出脑袋,四下张望。花哥迅速把这一切收进了镜头里。

摄影师6年拍出4万张治愈吸猫图,那张“撒尿大片”亮了

花哥的这张图让许多路人转粉。

随后上传到自己的微博上,并配上一段段温暖的文字。

“城墙四猫”图在朋友圈里热传,还被一些爱猫的知名人士转发。慢慢,粉丝量就上来了。至今,他已是拥有300万+粉丝的大V,被称为“街猫摄影师”,还因此上了央视。

2018年1月,江南难得飘雪。一直想拍灵谷寺猫的花哥,买了火车票急匆匆再赴南京。先前踩过了点,这次轻车熟路。

令花哥惊讶的是,这些灵谷寺的橘猫好像特意在那里等着他。它们在雪地上,“猫来疯”一般,奔跑嬉闹。“太给力了,从来没遇到过有一只猫见到我能在雪地上这么嗨。”花哥回忆道。咔嚓咔嚓,他不停按下快门,记录下这群灵动的寺中之猫。

摄影师6年拍出4万张治愈吸猫图,那张“撒尿大片”亮了

灵谷寺的橘猫在雪地里“猫来疯”。

南京拍猫,给花哥带来好运,眼界随之被打开了,从此他穿梭全国各地吸猫。

北上广开撸御猫和店猫

板寸头,戴着一副眼镜,背着相机,怀揣猫粮。花哥每到一座城市,不走大街专挑小巷,看见猫就悄无声息地上前。扑空后,就抛出猫粮引诱对方。实在不行,来上几声鸟叫。再野的猫,也都被他搞定。

摄影师6年拍出4万张治愈吸猫图,那张“撒尿大片”亮了

花哥有一个萌心。

6年拍出逾4万张猫片的花哥,以自己定居的杭州为中心,把拍猫半径延至全国。近两年,一口气跑了20多个城市。

摄影师6年拍出4万张治愈吸猫图,那张“撒尿大片”亮了

北京太庙里的二猫。

他发现,各城的猫大不同,这是“不同的地理环境和人文风情滋养出来的”。如果单纯拍大脸照,在上海或京拍,是看不出区别的。这也是,他决定去全国拍猫的主要原因。

摄影师6年拍出4万张治愈吸猫图,那张“撒尿大片”亮了

故宫“嘚嘚”,艳压群猫。

多年下来,花哥对故宫里的御猫青睐有加。2018年至今,他先后跑了十几趟北京。“故宫自带流量,即使没有猫,雪中的故宫也足够吸引人。”

摄影师6年拍出4万张治愈吸猫图,那张“撒尿大片”亮了

故宫“鳌拜”,霸气上线。

以古建筑为背景拍出来,就是一种皇家范儿;蹲在石鼓或门墩上的胡同猫,有市井味儿。“这是截然不同的气质”。

摄影师6年拍出4万张治愈吸猫图,那张“撒尿大片”亮了

北京胡同猫,烟火味儿足。

故宫拍摄不乏趣事,但花哥更愿谈那件憾事。2018年1月,他当时拍了大量的猫片,给朋友演示时,“手欠”误操作全格式化了。至今说起他仍肉痛不已。

后来去补拍,有些镜头再也没有出现。去宫里撸猫的人很多,你想拍的猫不一定会现身,它们或病死或被领养了。“有些猫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摄影师6年拍出4万张治愈吸猫图,那张“撒尿大片”亮了

北京大觉寺的猫。

养猫不仅是一种私人爱好,更是一种文化。“比如,广州和上海老城区的店猫都很出名。”拍过广州骑楼猫和上海弄堂猫后,花哥从中总结出共同之处。

摄影师6年拍出4万张治愈吸猫图,那张“撒尿大片”亮了

广州骑楼猫的夜生活。

摄影师6年拍出4万张治愈吸猫图,那张“撒尿大片”亮了

上海弄堂里的“招财猫”。

这些姿态雍容的店猫,算得上半个主人,除了捕鼠,有时还会“招呼”客人。花哥说有机会去香港澳门,拍拍那里的店猫。

大橘凌空撒尿大片诞生

浙江人花哥生长于乡野,幼时家中多养田园犬,后来养了只博美,但每每养大后就被人偷走。反复几次,家人也不想再养了。

自小喜欢画画的他,考入上海交通大学,大二时候接触摄影。“一下就喜欢上了,感觉跟画画不同,是另一种更直接的表达手法。”大学四年,他在勤工俭学中磨练了摄影技术。

花哥大学学的是环境工程,但一直兴致缺缺。毕业后的首份工作,干起了摄影助理。因不善交际,辞职去了一家互联网公司,做网页设计。一干就是10年,直到去年辞职,专心去撸猫。

摄影师6年拍出4万张治愈吸猫图,那张“撒尿大片”亮了

小白一家打开了花哥的“猫世界”。

没想到,其间竟遇到改变自己生活的流浪猫小白一家。工作之余,他跟拍小白一家,从中也纾解了压力。他也因此从汪星人转为猫奴。

“大橘之尿”,这是花哥对人说得最多的一张照片。

“十只橘猫九只胖,还有一只压塌炕。”当天,花哥在上海一家旅馆附近,看到的就是一只压塌炕的橘猫,长相好看,脸也特别圆。

摄影师6年拍出4万张治愈吸猫图,那张“撒尿大片”亮了

胖橘凌空撒尿。

他就紧追不放,想拍它正脸。但对方不乐意,一直闪避。跳到暖水管上,跑到拐弯处,背对着镜头,挠着管道,突然开始撒尿了。“像拧开了自来水管一样。好在我没靠得太近,否则会被滋一身。”得手的花哥乐了。

“拍猫是要有一些运气的,它们很难摆拍,当然不是弄根钢丝或绳子把猫吊起来。也许有人会这样操作,但我不会。”花哥说道。

“有些猫根本无法靠近”。去年在景仁宫拍御猫时,他试图用猫粮引猫上墙,手就被抓伤,瞬间见了血。而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被袭击。

摄影师6年拍出4万张治愈吸猫图,那张“撒尿大片”亮了

宫墙猫,上树赏景。

花哥的拍猫线索,一般从网友处得来。“有时某个城市的‘老铁’也会邀请我。如果我自己找,时间成本挺大的。”

摄影师6年拍出4万张治愈吸猫图,那张“撒尿大片”亮了

晒日光浴的故宫小崽。

相比其他季节,他更喜欢在冬天拍摄。冬日暖阳,慵懒的猫星人,或在宫墙下,或在黛瓦上,随手一拍,都是大片。

跟合伙人做起周边产品

伴随着互联网思维的流行,粉丝经济仿佛成了一个显学。“偶像”花哥也搭上了这趟车,开始跟合伙人做起了周边产品。

尽管太太也支持他,但毕竟拍猫是件烧钱的事儿。目前他还是光杆司令,“我现在还请不起人”,花哥笑道。当然,一些收入也会捐助流浪猫狗的收养,比如用来购买猫粮。

近日,花哥在青岛与粉丝见面。

最近,花哥拍了一张“跨越”的猫片,计划在元旦发布。“这是近期,我比较喜欢的一个作品。寓意从2019跨越到2020年嘛。”

新的一年,他会继续全国拍猫。大理彩虹下的猫、草原马背上的猫还有雪域大昭寺的猫,花哥想想都兴奋。

摄影师6年拍出4万张治愈吸猫图,那张“撒尿大片”亮了

橘白,有一双迷人的异瞳。

在著名猫奴摄影师名单里,花哥把美国摄影师沃尔特视为自己的目标:“他一生专注拍猫75年,留下9万多张作品”。而日本的拍猫大师岩合光昭,则是他的偶像。

一路走街串巷,每每招猫时,他也会逗下狗,这会让他想起小时候丢失的那只田园犬。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