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四伏的古代青铜器市场为什么不能收藏西泠印社拍卖事件刨析

不久之前浙江“西泠印社”举办一场“中国历代青铜器”专场拍卖会,拍卖34件古代青铜器,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件商晚期奚卣(粤音念﹕友)。消息公布后,中国文物局怀疑浙江“西泠印社”秋季拍卖的古代青铜器中,有严禁拍卖的新出土青铜器,下令浙江省文物局严查事件。

危机四伏的古代青铜器市场

商晚期奚卣 ;来源:西泠印社

中国大陆当局对古代青铜器拍卖有严格规定,只有1949年以前出土的青铜器,并且流传有序、有据可考的青铜器才可以在市场买卖,因此,大部分在中国大陆拍卖的古代青铜器均是从外国回流,符合流传有序、有据可考的相关规定。

法例是死的,中国人的脑筋是活的,因此隔三差五便见到中国大陆的拍卖行捏造来源,偷偷摸摸地拍卖一些新出土或1949年后出土的青铜器,但我相信就算经过这次“西泠印社”事件之后,中国大陆的拍卖行还是会继续捋老虎须。

例如,中国大陆一间二三线拍卖行将会拍卖几件青铜器,拍卖目录指其中几件“传为民国金石学家王国维旧藏”。王国维固然是金石学名家,生前最高的官职是任清逊帝溥仪“南书房行走”,食五品禄,可算是不穷也不富,却从来没有听说他是青铜器大收藏家,拍卖行指拍品传为他的旧藏,不知有何所据?

既然中国大陆不能拍卖新出土古代青铜器,一些文物贩子、文物炒家为怕麻烦便转移阵地,将新出土古代青铜器运送到外国,之后替它们捏造来源,试图掩人耳目。前一阵子,一组新出土的古代青铜器在东京中央拍卖,中国文物局追查到日本,东京中央撤拍之外,还惹上不少麻烦。

古代青铜器是否“生坑”(新出土),懂行的人一看“皮壳”Patina便知,瞒是永远瞒不过的。

最近二十多年,新出土的古代青铜器几乎全部经香港外销至全世界。这些外销的古代青铜器,大部分入藏博物馆或成为私人收藏,小部分在市场上流通,有一些还回流到中国大陆,成为所谓流传有序、有据可考的青铜器。

最近本地一间二线拍卖公司拍卖一批古代青铜器,其中一部分是回流的货,另一部分却没有来源,因此引起中国文物局的注意,联同本地的重案组上门审查来源。据闻拍卖公司老板声称没有来源的青铜器拍品全是新仿品,目的是骗人,这一招釜底抽薪是否管用,我并不乐观,我相信麻烦事陆续有来。

现在古代青铜器市场最大的困局是“生坑”(新出土)青铜器几乎没人敢买,因为没有人知道中国文物局何时追赃。收藏家、古董商对“生坑”青铜器无不小心翼翼,因为“生坑”青铜器除非不曝光,否则一定惹来诸多麻烦!

危机四伏的古代青铜器市场

商代 青铜鹗尊 河南安阳殷墟妇好墓出土

我最近走过上环荷里活道,一个不太相熟的行家把我叫住,给我看一只青铜鹗(粤音念:谔)尊的相片。青铜鹗尊是古代最重要的青铜礼器之一,最著名的例子首推河南安阳殷墟妇好墓出土的青铜鹗尊。中国古代青铜器中,动物造型器并不常见,尤其是鸟形器,可称得上精品中的精品,这类难得一见的青铜鹗尊,最近几年却屡次出现于二线拍卖会,令人疑惑究竟是不是盗墓贼最近发掘了一座商代大墓,掘出了几只青铜鹗尊?

青铜鹗尊拍品我只看过拍卖目录的图片,因此不敢断言真假。如果它们是假的,我无言,因为仿得实在太高。行家给我看的青铜鹗尊,记忆中跟最近拍卖的青铜鹗尊的皮壳几乎一模一样,令我怀疑是否出自同一个墓葬,还是出自同一个工匠之手!

就算它是真的,这类价值不菲的烫手山芋我是万万不敢上手的,尤其是明显的“生坑”货,因为它一不能曝光,二不能上拍,只能私底下买卖。古董文物行情是凡是不能曝光的古董文物,一定给买家杀价,到时货主卖又不是,不卖又不是,还惹来一肚子气,何必呢!

12月12日

国家文物局博物馆与

社会文物司公开发布文件表示

接群众举报

浙江西泠印社拍卖有限公司

“2019年秋季拍卖会·中国

历代青铜器专场”

拟拍卖疑似出土文物

要求浙江省文物局对上述

拍卖标的审核情况进行核查

对此

浙江文物局12日下午回应封面新闻

正在对“青铜器专场拍卖整场

标的合法来源进行复核。”

国家文物局要求浙江文物局:

“认真对照2017年浙江西泠印社拍卖有限公司违法拍卖安徽博物院被盗商代青铜鬲案件中文物拍卖标的审核工作存在的问题,高度重视群众举报反映的情况,切实履行法定职责,严格按照《文物拍卖标的审核办法》规定的审核程序及标准开展文物拍卖标的审核工作,对上述拍卖标的审核情况进行核查,并于2019年12月20日前将核查结论函报我局。”

12月12日下午,有记者致电浙江省文物局博物馆处,接电工作人员向记者确认,已收到国家文物局上述文件,“知道这个事情,正在复核。”这名工作人员还表示,博物馆处负责文物拍卖标的具体审核工作,此前已对西泠印社拍卖标的进行审核,“(之前)没有问题。”

他还告诉记者,相关举报内容没说明具体哪件拍卖标的是疑似出土文物,“(现在)对青铜器专场整场标的合法来源进行复核。相关消息已通知西泠印社。复核结果将在明天中午(12月13日)左右(出来)。”

12日下午,西泠印社拍卖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则对记者表示,拍卖活动仍正常举行,“他们(工作人员)都在现场。” 当记者问到本次文物拍卖标的是否通过审核时,对方表示“应该是通过了。

西泠印社官网显示,2019年秋季拍卖会12月11日至13日预展,13日至16日拍卖,将举行35个拍卖专场。“中国历代青铜器专场”计划于15日20:30举行,该场共有34件拍卖标的,年代从商代、西周、战国直至唐代。预展信息显示,该场估价最高拍品名为“商晚期•青铜奚卣”,估价1600至2200万元。

根据《文物保护法》,依法设立的拍卖企业经营文物拍卖的,应当取得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文物行政部门颁发的文物拍卖许可证。拍卖企业拍卖的文物,在拍卖前应经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文物行政部门审核,并报国务院文物行政部门备案。

《文物拍卖标的审核办法》规定,文物拍卖标的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文物行政部门负责审核。被盗窃、盗掘、走私的文物或明确属于历史上被非法掠夺的中国文物不得作为拍卖标的。

国家文物局在向浙江省文物局下发的上述函件中指出, “文物拍卖标的审核是《文物保护法》赋予省级文物行政部门的重要行政监管职能,是国家保护国有文物安全、保障文物市场秩序的关键制度设计。

公开资料显示,西泠印社2017年秋季拍卖会“中国历代青铜器专场”上,一件名为“商中期・青铜兽面纹鬲”的拍品以287.5万成交。拍品相关资料称,上世纪四十年代,安徽省阜南县月牙河有十三件青铜器物被发现,计大鼎一件,鬲十二件,随后佚失。六十年代,除大鼎惨遭焚化,十件鬲陆续找回,被分别藏于国家博物馆、上海博物馆和安徽省博物院,两件鬲不知踪迹,而“商中期・青铜兽面纹鬲”的造型、制式、纹饰与阜南县月牙河所出青铜鬲如出一辙,“当为同时所出器物”。

2018年9月5日,安徽省文化和旅游厅发布《省文物局2017年工作总结及2018年重点工作安排》,在“文物安全工作不断强化”一节中披露,“运用中国被盗(丢失)文物信息发布平台相关信息,积极配合公安机关,在文物即将在拍卖会上拍卖交割之际,成功追回我省1988年被盗的国家一级文物商代青铜鬲。”

西泠印社拍卖有限公司官网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04年12月。具有国家第一、二、三类文物拍卖经营资质,首批入选“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标准化达标企业”,每年定期举行春季、秋季大型拍卖会及特别专场拍卖。

网友看法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