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林父兵败亡师读后感荀林父无力驭将败迹荀林父最后的结局是什么-吸收财讯

荀林父兵败亡师读后感荀林父无力驭将败迹荀林父最后的结局是什么

郑国是晋国进入中原的通道,因而晋国不容楚国控制,遂任荀林父为中军元帅、先谷为副,士会为上军元帅、却克为副;赵朔为下军元帅,栾书为副。三军浩浩荡荡到达黄河北岸。谁知郑已降楚,荀林父意欲回师。

【吸收财讯】蹇解损益夬姤萃 -> 晋军前临大敌,后临黄河,争先渡河逃命,不少船只翻在河中,大败而回。

楚庄王以郑国附晋叛楚为名,大举伐郑。郑国是晋国进入中原的通道,因而晋国不容楚国控制,遂任荀林父为中军元帅、先谷为副,士会为上军元帅、却克为副;赵朔为下军元帅,栾书为副。三军浩浩荡荡到达黄河北岸。谁知郑已降楚,荀林父意欲回师。副帅先谷反对,并私自率军渡过黄河,袭击楚军,企图邀功。荀林父只好改变决心,于衡雍。(今河南原阳西)渡过黄河,进至邙地,背河列阵,策应先谷军。

荀林父无力驭将败迹,荀林父最后的结局是什么?

楚军发现晋军号令不一,派出使臣至晋营,名为求和实为探测虚实。上军元帅士会提议楚军退兵,先谷认为软弱,提出要将楚军赶出郑国,将晋将之间分歧暴露无遗。荀林父被迫渡河,见楚军求和便顺势同意,约定了盟期。

楚使探知晋军主帅不能驾驭众将,于是诱晋军出战。晋将魏倚、赵旃擅自率军攻击,并孤军深人,被楚军击败,两人只身逃回。楚庄王亲自击鼓,全军出击。晋军前临大敌,后临黄河,争先渡河逃命,不少船只翻在河中,大败而回。

荀林父无力驭将败迹,荀林父最后的结局是什么?

晋军偏将不服从命令,主帅无力驾驭全军,是战败的主要原因。经此一战,晋国丧失了霸主地位。

荀林父是除了先轸之外,晋国资历最完整的“中军将”。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在他担任“中军将”前,还担任过“御戎”、“中行”、“上军佐”以及“中军佐”等职。

除了资历完整之外,荀林父还有两个与众不同的特点:其一,荀林父是唯一辅佐五任晋侯——自晋文公至晋景公,仍活跃于晋国朝堂的大臣;其二,荀林父是唯一与赵盾争权,还可以“全身而退”的三军将佐。

从这两个特点来看,荀林父在晋国政局如此动荡的情况下,还能屡次安然度过难关,他似乎有独特的“生存之道”。因此,荀林父的“升职记”,是很值得我们去研究和分析的。

那么,笔者就来分析一下荀林父在晋国“职场”中的晋升过程,以此来展现他从“战车司机”到“中军将”的传奇一生。

荀林父担任“御戎”和“中行”

荀林父的第一个职位是“御戎”。表面上看,这个职位仅仅是驾驶战车的“司机”而已,但实际上并没有那么简单。

我们都知道,在春秋时期,诸侯们最主要的作战工具,就是战车。那么,为主将驾车之人,必然是主将的心腹。由《左传》中“曲沃武公伐翼,韩万御戎”,就可以看出这一点。

韩万是为曲沃武公驾车的人。然而,如果论辈分,他却是曲沃武公的叔叔。众所周知,春秋初期还没有“礼崩乐坏”,那么,韩万身为长辈却能够屈身为侄子驾车,这是为何?究其原因,除了他本身就有度量、能够坦然接受侄子的领导之外,更主要的原因是,他是被曲沃武公所认可的,也是被完全信任的。试想,倘若韩万“心怀不轨”,那么曲沃武公在攻打翼城的过程中,势必会有“意外”发生。

然而,我们都知道,荀林父与晋文公之间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而且他也不是晋文公的“从亡者”。也就是说,这二人“非亲非故”。那荀林父为何能够在晋文公返回晋国执政后,身担“御戎”之职?笔者认为,其根本的原因,就是晋文公对荀林父有着相当程度的信任。晋文公随后的举动,也证明这一点。

《东周列国·春秋篇》晋文公剧照

晋文公为防御狄族,新增上、中、下三行,钦点荀林父担任“中行”。《左传》中曾出现“白狄”、“赤狄”、“长狄”三个狄族,此时晋国要抵御的狄族,并非单单其中一族。从晋国的地理位置就可以看出,此时狄族是晋国最大的威胁:东有赤狄与长狄,西有白狄,晋国的局面已是“腹背受敌”。

众所周知,狄族与中原的生活习俗不同。中原诸侯国喜欢原地建立城墙,以此来保卫家园,他们擅长“攻城战”。反观狄族,他们逐水草而居,所以行动迅速且难以捉摸,他们擅长“游击战”。由此可见,狄族骁勇善战,神出鬼没。所以,晋国针对他们去设计战略和战术,并且还能在作战中取胜,可谓是“难上加难”的事情。

可见,荀林父能够直接“空降”任职“中行”的原因,便是晋文公信任他,才让他“统领三行”,也就是说,晋文公将防御狄族的重任,全部交给了荀林父,可见他受晋文公重视的程度。然而,在人们都认为荀林父将要平步青云的时候,晋文公却主导了“清原之蒐”。

晋文公在“清原之蒐”废除三行,另设新上、下军,荀林父也因此被免了“中行”之职。

众所周知,晋文公是为了使赵衰能够顺利任卿,才举行了“清原之蒐”。那么,既然是为了赵衰,晋文公却为何“牺牲”了荀林父?他新增了四个卿,怎么连一个职位都不给荀林父?

事实上,晋文公于清原举行大蒐,并不仅仅是为了报答赵衰,其最终的目的,是为儿子晋襄公顺利接班铺路。其实,在晋文公执政晚期,他的部分权力已经被晋国贵族抢走了,但由于晋文公与狐毛、狐偃、先轸等人曾一起流浪各国、同甘共苦,即便晋文公逐渐地失去了权力,但由于往日的情谊,六卿对晋文公依旧存留着一份尊重,所以他们不敢过于造次。而这种“默契”,晋文公自然心知肚明。

晋文公知道自己来日无多,于是将自己在晋国的最后一丝影响力发挥到了极致。他借“清原之蒐”,趁机将心腹——箕郑父、先都等人,安排到了新上、下军佐的位置上。笔者认为,晋文公的做法可谓“高瞻远瞩”。这一点在晋文公去世后得到了证明——他一手安排的人马的确都是誓死效忠晋国君主的。

因此,荀林父被“牺牲”并非是因为晋文公对他失去了信任,而是因为荀林父与箕郑父等人相比,其政治实力并不能对狐氏、先氏等贵族产生足够的牵制力量。晋文公深知这一点,他为了日后晋襄公的执政之路更加平稳,只好忍痛舍去了荀林父。

荀林父担任“上军佐”和“中军佐”

晋文公死后,先轸等六卿的权力达到了高峰,而晋襄公的势力则更加式微。荀林父是晋文公生前所钟爱的部下,所以,他受到先轸等人的排挤,没有得到重用。

自此,荀林父在晋国的政治舞台上消失了。八年之后,晋灵公即位,荀林父才重返朝中。令所有人意外的是,荀林父不仅“王者归来”,竟然还顺利跻身于将佐之列。

“赵盾将中军,先克佐之。荀林父佐上军,先蔑将下军。”——《左传》

那么,为何荀林父可以重新回到晋国的“职场”中来?

我们都知道,赵盾此时虽已担任“中军将”一职,但实际上他的权力并非那么稳固。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那些与晋国公室亲近的大臣们,组成了“保皇派”,意图与赵盾的党羽分庭抗礼。也正得益于荀林父与晋文公早前的密切关系,所以荀林父才被“保皇派”重新挖掘出来并委以重任,这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情。也可以由此推论出,荀林父与赵盾二人,是处于对立状态的。

“先蔑之使也,荀林父止之。”——《左传》

晋襄公死后,赵盾派先蔑、士季到秦国去迎接公子雍。荀林父曾建议先蔑以称病为由,拒绝出使秦国的任务。荀林父这么做,不仅仅是因为二人关系好,更因为二人“为同寮”。由此可见,荀林父必定是支持晋灵公即位的,这与当权的赵盾、贾季二人支持的对象均相左,因此,从“晋国立太子事件”,可以看出荀林父与赵盾的政治立场是不同的。

《东周列国·春秋篇》赵盾剧照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也可以证明荀林父并非赵盾的党羽,那就是“诸浮之会”。在会上,赵盾询问六卿应该如何处置贾季和士季,荀林父此时竟然提议接贾季回国,而这很明显是在给赵盾“设伏”,其与赵盾敌对的态度可见一斑。

笔者认为,荀林父与赵盾在政治上的对立已是事实,因此赵盾势必将除荀林父而后快。只不过,荀林父有一个特殊的“职业技能”,使他在赵盾掌握大权的时候,避开了杀身之祸。

荀林父的“职业技能”,就是他十分擅长处理狄族事务。我们都知道,狄族相当“难缠”,因此,如果要和狄族对抗,就必须相当了解他们。而了解狄族绝非“一日之功”,需要足够的时间去累积经验。由此可见,最了解狄族、又最擅长处理狄族事务的人,非荀林父莫属。

因此,无论赵盾有多么想杀荀林父,他都无法得手。因为能妥善处理狄族问题的人,或出逃,或身死,在早年晋国三行和新上、下军的将领中,赵盾唯一能用的人就是荀林父。从国家长远的利益来看,如果他此时贸然除掉荀林父,那么晋国将无法对抗狄族,甚至会因此失去霸主的地位。也就是说,杀荀林父的事情是“弊大于利”。所以赵盾才委屈了自己,将“杀荀林父”的念头隐藏了起来。

回忆往昔,晋文公任荀林父为“中行”,以致荀林父一肩扛起了御狄的重任。此举竟然成为了荀林父政治生涯的“保护伞”,也保住了晋国公室重掌权力的希望。这是令人始料未及的。

荀林父最终晋升为“中军将”

荀林父任“中军将”后,十分尊重贵族的权力和利益,因此没有大肆改动三军将佐的体制。

观照荀林父上任后的人事调整,笔者得出了结论:他基本上已经将“非贵族”排除于六卿之外了,不仅如此,他还恢复了赵盾、郤缺时期失去地位的晋国公室旧部。由此可见,他的举动一定获得了大多数贵族的无条件支持。

我们都知道,晋国自晋文公去世后,贵族势力日渐高涨,这也导致了晋国国君与贵族之间的冲突不断。不仅如此,晋国贵族早已将势力深耕于各个阶层之中,而势单力薄的晋国国君,根本无法与他们抗衡。

《东周列国·春秋篇》晋景公剧照

幸好此时荀林父担任了“中军将”,这实在是晋景公之福。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荀林父并没有单单讨好贵族势力,他将最主要的精力,放在支持晋景公的事业上。

荀林父这样做的原因,就是他对晋国公室仍然有着十分深厚的感情。他忠于晋文公的血脉,始终不曾改变。

既然得到了“中军将”荀林父的支持,那么晋景公自然不会白白浪费这样的良机,他用尽了自己的力量,终于带着晋国走上了“复霸”之路。自此,晋国再次进入了“黄金时期”。

试想,如果没有荀林父,晋国公室必然无法从贵族手中夺回权力。所以,对于晋国而言,荀林父可谓是晋文公死后最重要的一位“中军将”,他矢志不移地为晋国服务,用“忠诚”铸就了自己的传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