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献公假途灭虢的故事晋献公是个什么样的人宫之奇谏假道中的典故-吸收财讯

晋献公假途灭虢的故事晋献公是个什么样的人宫之奇谏假道中的典故

晋武公重新统一晋国,消除了晋国的割据势力,把权利收归中央。武公的儿子晋献公将威胁国家安全的世家大族势力加以分化消灭,并建立起一套行之有效的权力机构。经过一段时间养精蓄锐之后,晋国开始兼并周围的小国。

【吸收财讯】蹇解损益夬姤萃 -> 虞公道:“晋国和我是同宗(同为姬姓),决不会害我!”再次拒绝宫之奇的劝告,借路给了晋国。

公元前659年夏天,晋国兴兵攻伐虢国。伐虢必须经过虞国,如果虞国不让晋国的军队过境,晋国就束手无策。大臣荀息对晋献公说:“虞国的国君虞公是个鼠目寸光的小人,见钱眼开,大王只要把我们的国宝送给虞公,他一定肯答应借我们一条路,让我们通过虞国。

晋献公假途灭虢的典故,历史上晋献公是一位什么样的人?

荀息说的“国宝”是指晋国马厩中原产于屈地的千里马和国库中原产于垂棘的璧。晋献公最珍爱这两件奇物,对荀息说:“这可是我最喜欢的宝物啊!再说,虞国有宫之奇这样的贤臣在,他们怎么会蠢到‘借路’给我们这种地步呢?”

荀息道:“我们把千里马和璧送给虞公,不过是把千里马从这个马厩牵到那个马厩中,把璧从这个仓库放到那个仓库中,这些马厩和仓库早晚都是您的啊!宫之奇这个人足智多谋,但他不敢犯上强谏,虞公绝不会听从他的劝告。

晋献公接受了荀息的建议,派人把千里马和璧送给虞公,虞公果然不听从宫之奇的劝告,借路给晋国。晋军经虞国到达虢国,攻占了虢国的都城,虢国迁都到上阳(今河南三门峡东南),拼力死战,晋军知难而退,回到晋国。

公元前655年,晋国聚集精兵良将,再次向虞国借路攻伐虢国。宫之奇劝说虞公道:“虢虞两国相互依存,虢国灭亡了,虞国也就日薄西山了。所谓辅车相依, 唇亡齿寒,说的正是虢虞两国今天的形势。试想,车都不存在了,辅(车轮中连接车毂和轮圈的一条条直棍儿)还能有吗?嘴唇没有了,牙齿就会觉得寒冷。请大王三思而行。”

虞公道:“晋国和我是同宗(同为姬姓),决不会害我!”再次拒绝宫之奇的劝告,借路给了晋国。

宫之奇回到家中,对众人说:“晋国此次出兵,势在灭虢,回国途中,一定不会放过我们虞国,大家逃命去吧!”于是,带领族人,逃离了虞国。

这一年八月,晋军大兵经虞国进人虢国,迅速攻克虢国的上阳,灭亡了虢国。凯旋途中,晋军趁虞公毫无防备之机,一举灭亡了虞国,虞公成了晋军的俘虏,千里马和美璧也都重新回到晋献公手中。

晋献公多次向外扩张,晋国的国势日长。晋国的两个邻居虞国和虢国,则在两个无道之君的统治之下,国势日微。更可笑的是,虞侯贪恋美玉良驹,让晋军从虞国借道攻击虢国,最后虢国与虞国全被被晋国尽收囊中。

平王东迁之时,晋国有功于周王室,成为黄河上游屈指可数的几个大国之一。鲁惠公二十三年(前746),晋文侯仇去世,他的儿子昭侯即位。昭侯将自己的叔叔分封到曲沃,结果,曲沃的势力不断增强,两强抗衡前后长达67年,晋国陷于内耗,无力向外扩张。

鲁庄公十六年(前678),晋武公重新统一晋国,消除了晋国的割据势力,把权利收归中央。武公的儿子晋献公将威胁国家安全的世家大族势力加以分化消灭,并建立起一套行之有效的权力机构。经过一段时间养精蓄锐之后,晋国开始兼并周围的小国。

晋国南方的邻国虞国与虢国是同姓封侯,关系一直非常紧密。两国占据着有利的地势,虞国占据茅津,虢国据有崤函,如果吞并两国,晋国就可以将西方的秦国围堵在西部,阻止其向东发展,晋国便可以逐鹿中原。虢国经常侵犯晋国的南部边境,晋国一直在寻找机会吞并虢国,但是进攻虢国需要从中间的虞国经过,虢国与虞国一直水乳交融,晋国苦于没有机会进犯虢国。

虢公是个好色之徒,晋献公的大夫荀息献策,选出能歌善舞的绝色美女送给虢公,虢公必然沉湎于酒色而荒于政事,从而给晋国可乘之机。晋献公采纳建议从国中挑选了数名美艳女子送给虢公,虢公甚是喜欢,于是终日与美女为伴,早将国家大事抛诸脑后。虢公的大夫舟之侨认为这是晋国的糖衣炮弹,劝虢公还是远离美色,勤于政事。沉于温柔乡难以自拔的虢公怎么能听进逆耳的忠言呢?愤怒之余,他将舟之侨发配到下阳(故地在今山西平陆盘南村一带)戍边。

当时北方的戎狄势力强大,经常南下进犯华夏各国。当邢国与卫国因为戎狄入侵而灭国时,晋国和虢国可以独当一面,可见两国的势力已经非同小可。晋国军力强大,戎狄不敢进犯,而虢国势力相对弱小,戎狄便伺机进犯虢国。鲁闵公二年(前660),犬戎进犯虢国,袭扰渭汭(渭河入黄河之处,在今陕西华阴北),为虢公所败。后来犬戎继续袭扰虢国,鲁僖公二年(前658),虢公率军抵抗犬戎,双方在桑田(故地在今河南灵宝西)相持不下。

强邻环伺,本就已经非常危险,即便警钟长鸣都不一定能够保证国家安宁,虢公却自恃先祖为周王室卿士而产生自傲心理,贪恋女色,不理朝政,疏远忠良之士。即便虢国依靠险要地势能够拒敌一时,也不能保证国家的长期和平。如果虢国与其他华夏国家联盟对抗戎狄,就可以减轻边防的压力,可是西方各国各自为政,虢国的近邻却在关键时候出卖了虢国,令虢公意想不到,也招架不住的是晋国借道虞国,从背后进攻虢国。

晋国对虢国、虞国觊觎已久,并吞两国已是晋国争霸的基础,晋献公怎么会轻易放过这两块嘴边的肥肉呢?虢公在桑田与犬戎对峙,晋献公则决定趁火打劫。为了借道虞国,晋献公决定贿赂虞侯,可是拿什么贿赂呢?只有投其所好才能达到贿赂的目的。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爱好,而这种爱好往往是自己的软肋,虞侯不喜欢财货,也不喜欢美女,只喜欢两样东西:美玉和良马。

晋献公有来自垂棘的美玉和屈地的良马,但是这两样宝物是献公的至爱,怎么会轻易送给他人呢?而且还是个小国的国君。荀息劝谏道:“大王应该有长远眼光,江山社稷要比美玉良驹重要得多,何况虞国迟早也是您的囊中之物,现在把良驹美玉送出去,不过是将美玉寄存在虞国,良驹拴在虞国的马厩而已,他日虞国都是您的了,自然可以将美玉良驹再次收回来。”晋献公听了也觉得有道理,于是就让荀息带着美玉良驹出使虞国,虞侯一听晋国要借道攻打虢国,大摇其头。虞侯虽然不是个精明的君王,但是他至少还知道虞国与虢国是同姓封侯,两国本是一体。

当荀息将让虞侯心痒眼红的两件宝贝拿出来的时候,虞侯的舌头似乎短了一截。为了给晋国进攻虢国找一个正当的理由,荀息在虞侯面前慷慨陈词:“当年晋国国内两强相争时,虢国多次卷入其中,现在虢国多次侵犯我南部边境。请贵国给予方便,我们要从虢国讨回一个公道。”虞侯的大夫宫之奇劝谏虞侯:“大王万万不可让晋军从我国过境攻击虢国,虢国与虞国唇齿相依,这些年,强国不敢加兵于我国,关键在于我国与虢国相互扶携支持。俗话说,唇亡齿寒。如果虢国被消灭了,那么虞国离亡国也不远了。”已经为美玉良驹迷住眼睛的虞侯怎能听进劝呢?

与宫之奇同朝为官的百里奚不但没有与宫之奇一起劝谏虞侯,反而劝宫之奇少说为妙。面对一个愚昧昏庸的君王,一味直谏容易成为刀俎之鱼肉,宫之奇不是比干,他不愿意让昏聩的虞侯把他的心也给挖了。于是,宫之奇开始举族而迁。百里奚还算忠顺于虞侯这个昏君,不离不弃地跟着虞侯,但是他自己也知道,虞国借道于晋国,无异于引狼入室。并吞虢国尚需要借道虞国,而进犯虞国则不需要借道,况且虢国一灭,虞国势单难支。面对一个强国,小国有时候左右为难,是联合起来共同制衡大国,还是攀附于大国呢?这似乎是难以抉择的难题,在今天的世界中这依然是一个未解的难题。也许现在我们不应该责怪虞侯的短视与贪婪。

虞侯答应借道给晋国,晋献公欣喜异常,任命里克为主将,荀息为副将,率领大军讨伐虢国。虢国由三部分组成:东部荥泽地区的虢亭被称为东虢;黄河北岸的下阳被称为北虢;黄河南岸的上阳(故地在今河南陕县)被称为南虢,是虢国的都城驻地。晋国要并吞虢国就要攻破上阳。虢国虽然是个二流国家,但是具有险要地势,而且数次打败戎狄的进犯,所以对晋国而言,袭取虢国也并非唾手可得之事。晋军决定分两步“吃掉”虢国:先占领下阳,再攻取上阳。

鲁僖公二年(前658年),里克、荀息率领晋国大军抵达虞国,虞侯热情招待了远征军,并表示愿意加盟。下阳由舟之侨拒守,易守难攻,里克决定智取。虞侯收受晋国的宝物,自当有所回报,于是率领混有晋国士兵的军队到达下阳城下,谎称帮助虢国抵挡犬戎。舟之侨信以为真,大开城门,没想到虞侯送来的是一个“特洛伊木马”,下阳遂被晋军占领。

得胜的晋军继续向南进发,南渡黄河,直逼上阳,虢公闻知下阳失守,率军回撤到上阳加固城防。晋献公让卜偃占卜一下,多久能够攻克上阳?卜偃说,需要四个月。晋军从八月开始围攻上阳,到了十二月,上阳城中粮草匮乏,百姓生活难以为继,虢公自认为守城无望,便弃城逃往洛邑。虢国的都城已经为晋国囊中之物,如果晋国不趁势将虞国一起并吞就无法对虢国进行有效的统治,每次都要从虞国借道的话,那岂不要受制于人吗?

凯旋的晋军来到虞国的都城,主将里克自称身体不适需要在虞国静养一段时间才能回国。虞侯信以为真,并没有想到这是一个阴谋。过了一段时间,侍卫向虞侯报告:“晋侯率军前来。”虞侯开门迎接,一团和气地待了几天,一日晋献公约虞侯同去打猎,虞侯为了展示军力强大,将精壮武士悉数带上。没过多久,有人报告:“都城失火。”虞侯火速赶回都城,这哪是失火啊,晋军已经占领了虞国的都城。虞侯捶胸顿足,后悔当初没有听从宫之奇的劝谏。

当初宫之奇掷地有声的劝谏之词又回荡在虞侯的耳边:“辅车相依,唇亡齿寒。”现在悔之晚矣!荀息牵着当初献公送给虞侯的良驹,捧着美玉来到献公面前:“臣的计谋已经完成,现在还璧于府,还马于厩。”献公笑着说:“玉还是我的美玉,可惜马的年纪大了。”但对于他来说,出借美玉良驹而兼并虢国与虞国,可算是捡了大便宜。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