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的陆逊怎么死的火烧蜀军连营八百里历史上陆逊个人能力如何-吸收财讯

三国的陆逊怎么死的火烧蜀军连营八百里历史上陆逊个人能力如何

此时,吴国孙权派陆逊领兵西进,抵御蜀军。陆逊到达前线后,见拒战不利,即下令退兵,撒退中刘备在夷道地区将孙权的族弟孙桓包围,众将士纷纷要求去解围,陆逊不允。吴军后退了五六百里,在夷陵、猇亭、夷道地区防御,准备决战。

【吸收财讯】蹇解损益夬姤萃 -> 世界在你眼前!

公元221年七月,刘备率数十万蜀军,在巫城大败吴军后,次年二月又领兵沿江而下,大有直取荆州、鲸吞东吴之气势。此时,吴国孙权派陆逊领兵西进,抵御蜀军。陆逊到达前线后,见拒战不利,即下令退兵,撒退中刘备在夷道地区将孙权的族弟孙桓包围,众将士纷纷要求去解围,陆逊不允。吴军后退了五六百里,在夷陵、猇亭、夷道地区防御,准备决战。刘备出巫峡天险后,为尽快与吴军决战,将大本营立于猇亭,每日派人到阵前叫骂。可陆逊却稳坐军帐,置之不理。

陆逊火烧蜀军连营八百里,历史上陆逊个人能力如何?

刘备见激将法不灵,又令数千老弱将士到吴军阵前的平地设营,企图诱敌出战。吴军部分将领见此景,杀敌心切,觉得机不可失,便急忙找陆逊请求出战。陆逊为了说服众将耐心等待战机,便领大家到阵前说:“你们看,前面的山谷上空不是有烟雾在缭绕吗?那里必然伏有重兵。刘备这么做,只不过是引诱我军出兵攻击的计谋罢了。请大家坚守营寨,切勿轻易出战。”众将口上同意,心里却以为陆逊无能、怯战。数日后,刘备埋伏在山谷中的八千兵力,因不能克服长期露营和供应的困难,只得撤出来了。

陆逊火烧蜀军连营八百里,历史上陆逊个人能力如何?

由于设伏诱敌的计谋被识破,面对坚城,强攻难以奏效,大军屯驻山中,运输补给困难,天气又逐渐炎热,刘备便决定暂缓进攻,等待秋凉再战。此时,陆逊突然派一部兵力来攻击蜀军营寨,幸而刘备有准备,一经接战,就把吴军击退。战后许多将领又埋怨陆逊。而陆逊对大家说:“这次侦察战斗,虽然伤亡了一点人马,可是不仅搞清了敌军的虚实,而且还发现了取胜的具体手段。七八个月来我之所以一直坚持退却,其实并非怯战,只是因为敌水陆并进来势凶猛。我若处处设防,势必兵力分散;若要集中对敌,山岳地带又无法展开兵力,加之交通不便,补给困难,不利于克敌制胜。现在我军退到这个地区,就把所有的不利因素统统甩给了刘备。他进攻不得逞,设伏不成功,无计可施,只好转为守势。他又把水军调到陆上,分散设营四五十处,连营达七百余里,岂能并力一战?这正是我等待已久的反攻时机啊!就上次侦察战所得的情况来看,敌人是用草木结成的营寨。因此,我军反攻的主要手段应是火攻。

陆逊火烧蜀军连营八百里,历史上陆逊个人能力如何?

进攻时各位士兵要带一捆干柴,接近敌营寨后,一齐纵火,敌军必然不战自乱。”这番话说得众将士如梦初醒。于是陆逊下令让-小部兵力进抵江北,保障侧翼安全;其余兵力全部集中专攻刘备的猇亭大营;又令水军夜间进入敌纵深地带,切断敌军大江南北之联系。拂晓,刘备猇亭大营大火突起,火随东南风蔓延,蜀军被这突如其来的大火烧得无处藏身,周围又是杀声震天,各营寨顿时大乱,争相逃命,自相践踏,死者不计其数。吴军乘乱猛攻。刘备退守马鞍山,不能支持,遂率残部突出重围,落荒而逃,一口气跑到白帝城,才幸免于难。至此,蜀国多年苦心经营的精锐之师和大批战船、器械及其他军用物资,不是化为灰烬,就是成了陆逊的俘虏和战利品。

陆逊火烧连营七百里,在历史上给人们留下的最深印象是火攻,其实,取胜的重要因素,却在于陆逊能持重待机,在把握客观实际的基础上,进行大踏步后退,避敌锋芒,钝兵挫锐,乘敌之隙。

陆逊 ,三国时期著名的政治家和军事家,参与了吕蒙袭取荆州,在夷陵之战中火烧连营大败刘备,为东吴政权的建立作出了杰出贡献。纵观陆逊的一生,他前半生是无比光荣的,得到了孙权的重用,但是晚年却被孙权逼死,不得善终。那么,在孙权逼死陆逊的背后,有何政治原因和时代背景呢?

陆逊作为东吴的长城,为何孙权不惜自毁长城也要除掉他呢?实际上这一切都怪陆逊自己作死。东吴的大都督周瑜,鲁肃,吕蒙这三人都是短命鬼,虽然有才华但却是英年早逝,对于孙权来说其实并不是一件坏事,因为一来自己的威严能够得到绝对的保证,二来总会有人接替大都督的位置,保护东吴。但陆逊接替大都督这个位置以后情况就变了

陆逊作为大都督,又是战功彪炳,自然会让孙权想到”功高震主”,如果让他长期在要职继续担任下去,恐怕会不利于自己的统治,但要是贸然撤掉他的职,很可能会引起骚乱,所以孙权最希望的就是陆逊主动辞职,可陆逊非但没有,反而还做出了更过激的事情。

在孙权要立储君的时候,陆逊竟然敢插手进来,陆逊集合了一帮人支持太子,然而这个太子不成气候,孙权本就不喜欢,再经陆逊等人这么一闹,孙权干脆就废掉了太子。陆逊不愿意了,使劲地劝孙权收回圣旨,可孙权一听不乐了,立谁为太子是孙权的家事,陆逊有什么资格插手进来呢?

陆逊就在这个时候上疏孙权,大意就是说,太子是正宗,应该承继大统,而鲁王只是一个藩王,不能夺嫡。我誓死捍卫太子的地位。这样的奏章多达三四次,每次都说得义正言辞,孙权却没有回应陆逊。不久,陆逊的门生顾谭、顾承、姚信等人,因为亲附太子,被流放在外。太子太傅吾粲也因给陆逊通风报信,被下狱处死。孙权多次派人责骂陆逊,陆逊闷闷不乐,最终忧愤而死(愤恚致卒),时年六十三岁

孙权的算盘是这样的:通过对南鲁两党分别打压,让两派均无法在自己死后独家做大,以确保东吴江山不旁落他人之手,不支持陆逊的南党,也不支持全公主、步骘的鲁党,让两派势力烟消云散才是最好结果。借助打压陆逊也告诉大家:即使功劳再大,也不能过问继承人的问题。

14岁时,在袁术的派遣下,孙策攻破庐江。此时的庐江太守正是陆逊的叔祖父、当时陆氏的族长陆康。他在内外交困中病逝,只留下了几个幼小的晚辈。陆逊是所有的孩子们当中年纪最大的,不得不在14岁时就扛起了一个家族的重任,主持处理家族事物。

后来,孙策席卷江东,打压本地士族;本就是孤儿寡母的陆家自然日子不好过;所幸孙策很快去世,继任的孙权为了缓和江东局势,开始转向了与江东大族寻求合作。家世深厚却缺少顶梁柱的陆家,则是孙权最好的突破口和纽带。

陆逊21岁时,正式进入孙权的幕府,成为了孙权集团的幕僚。从此出任各种文武职位,做文员、搞生产、征山越、平叛乱,一个东吴属臣常规的升迁之路上,能干的他都干过。在十几年的工作过程中,他不仅满满培养了自己的部曲(东吴制度,军队都是私家部属),而且他的才干得到了孙权的赏识和器重。

34岁时,孙权将孙策的女儿嫁给陆逊,陆家和孙家的恩怨一笔勾销,终于和解,并且陆逊从此跻身吴国高级决策层。35岁,被任命为孙权亲卫部队统领,正式成为东吴战斗序列成员。

37岁,孙权决心攻灭关羽,夺取荆州。为实现战略麻痹敌人的意图,声名不显的陆逊被任命接替吕蒙成为前方总指挥,专门负责写信吹捧关羽。关羽果然中计,吕蒙和陆逊分别率军袭破荆州,俘虏关羽,立下奇功。此役后,陆逊官拜将军、爵封列侯,已经是东吴军政界一颗不可忽视的新星。

39岁,吴蜀夷陵之战爆发,陆逊成为前敌总指挥。这一战陆逊忍辱负重,坚持防御反击战略,扛下了东吴全军对他的质疑和不满,最终一击致命。夷陵之战,陆逊一战成名,收获了全中国范围内的巨大威望。

此时的孙权和陆逊,仍然是一对相知相得的君臣。曹魏政权曾有评语,“孙权善用人,陆议(陆逊本名)见兵势”,只要这两个人还在,东吴政权就不太可能被消灭。

接下来,只要是魏国对吴国的侵略,基本上都能看到陆逊的身影。虽然吴国对北方的攻势很乏力,但是曹魏对东吴的攻势也总是占不了便宜。在漫漫的长江两岸,吴国军队基本上都是以陆逊所部为行动参照,总归是吃不了亏。

47岁,刚刚称帝不久的孙权心里十分清楚,陆逊就是那个保证自己能够稳坐龙椅的擎天之柱。他甚至为了陆逊,在“大将军”的官衔之上为他设置了“上大将军”的官衔,来凸显他的与众不同。同时,还赋予了他一项重要的使命——做太子的老师,为东吴培养出合格的接班人。

62岁,孙权年老昏聩整天瞎折腾,东吴政坛一片糜烂。在这种状况下,陆逊被任命为丞相。虽然已经到了退休的年纪,但既在其位,则谋其政,陆逊时时刻刻表现出对国家前途命运的担忧。但是这时候的孙权已几近癫狂的状态,在吕壹、隐蕃、孙鲁班等人对朝政的祸害余波未尽时,又掀起了南鲁党争。

孙权与近臣杨竺密议立鲁王孙霸为太子,不巧这个密谋被一个宫中杂役听到,并告知了太子孙和。太子于是发动了大批太子党人向孙权进谏,可怜的陆逊也后知后觉地被卷了进去。密谋泄露,孙权震怒,下令将相关人员下狱审问,并且专门派人传口谕,对陆逊进行了严厉的斥责。经历了一辈子大风大浪的陆逊,在小阴沟里翻了船。这件事后不久,陆逊忧愤而死。

陆逊的故事比之荀彧和诸葛亮来,显得并不那么特别:这就是一个早年君臣相得、晚年反目成仇的中国传统套路的朝堂故事。

根本原因?很简单,功高盖主。之前在孙权篇提到,孙权在江东的权威本就不是来源于他自身。后来由于孙权自己的军事水平有限,面对外敌时,他只好把指挥权交给有才能打退敌人的人——在周瑜、陆逊、吕蒙之后,就只有陆逊。这就是为什么,只要吴蜀、吴魏发生战争,就一定能在前线看到陆逊身影的原因。

仗打得越多,军功自然就越多;军功越多,威望自然就越大。每当发生战事,能让己方将士安心的,不是主公孙权,而是都督陆逊;能让对方畏惧的,也不是主公孙权,而是都督陆逊。

这本身就犯了统治者的忌讳。

如果他只是一个武将也好。

可陆逊偏偏是文武全才,两手都抓,还两手都硬。

如果他只是一个无根无基,只有依附东吴政权才能飞黄腾达的寒门子弟也好。

可偏偏陆家是吴中大姓,在吴郡有自己的私家势力,根基人脉恐怕比吴郡寒门孙氏还要深厚。

如果他和孙权,像是曹氏和夏侯氏一样,上百年累世通婚,两家水乳交融合二为一,共同撑起了一个王朝的宗室力量也好。

可偏偏陆家和孙家毫无瓜葛,甚至在孙权继位之前,还因为孙策害死了陆家长辈陆康而视孙家为仇寇。

桩桩件件,每一条都有足够的理由,让陆逊在孙权心里,成为一个巨大的不稳定因素,成为对他的皇位的巨大威胁。

恐怕不止是孙权。这样一个家世深厚、人脉广远、出将入相、文武全才、威名远播、功高盖主的臣子,对任何一个君王来说,都是威胁。

在这样的情况下,孙权能够保持四十年与陆逊相知、相信、相得,君臣和谐,已经殊为不易。

可是陆逊偏偏还要卷进储位之争里,这就让孙权不想动他也要不得不动了。

雄才大略的君王也许不怕有谁会威胁到自己的位置。他们毕竟和功臣们共患难过,有老交情,互相之间知根知底。更何况,以老皇帝自己的手腕、魄力和气场,他才不怕有谁敢兴风作浪。

可是如果自己不在了,是自己的儿子坐在这个位置上,那些威望素著、手握重权的家伙们,该靠什么来压制?

如果,新一任的君王,是通过四平八稳的正常的权力交接登上的皇位。他是毫无争议的继承者,是天生的君王,那么面对老臣、重臣,他还可以依靠先天的君臣地位优势来稳住局面。

可是,如果新一任的君王,在接过权力之前,就曾经因为争储,而团结了一批属于自己的亲近力量呢?

若只是一些位卑职轻的小辈,老皇帝还可以睁一眼闭一眼,容他们在太子身边闹腾,毕竟这些人对未来的国君构不成威胁。但如果是朝廷重臣也聚拢到太子身边,那么,等到老皇帝去世、太子继位后,新君面对老臣时仅有的君臣地位优势,则会被所谓的“定策之功”抹杀。到那时,新君无论是能力、资历还是威望,都远远不如手握重权的大臣,再没有任何可以驾驭他们的底牌。那么这个天下,到底该由谁来坐?

所以,功高盖主的臣子,有时还能见容于君王。但是功高盖主、权柄在握,还要卷进立储之争的重臣,一定不会有好下场。前有陆逊,后有岳飞。

即便君王有心容你,但为了江山社稷,为了子孙后代,也必不能容你。

陆逊的悲剧,就在于他没有认识到,他的功高盖主,可以被孙权接纳,但绝对不会让孙权毫无忌惮。

这,就叫原罪。原罪可以被宽恕,但永远不会消弭。

前有陆逊,后有岳飞。

即便君王有心容你,但为了江山社稷,为了子孙后代,也必不能容你。

陆逊的悲剧,就在于他没有认识到,他的功高盖主,可以被孙权接纳,但绝对不会让孙权毫无忌惮。

这,就叫原罪。原罪可以被宽恕,但永远不会消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