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菩的私家书房走进云书房概念好的网络小说山海经密码人物关系表-吸收财讯

阿菩的私家书房走进云书房概念好的网络小说山海经密码人物关系表

姬庆节、公刘,乐师登扶竟、师韶师徒,东西方占卜的最高代表连山子、归藏子等,当然还有那个中国历史上毁灭朝代的妖女之一妺喜。他们在现实生活中都有原型,是我们生活的组成部分,是我们生活的写照。

【吸收财讯】升困井革鼎震继 -> 阿菩通过自己对上古神话和历朝历代的通晓,让夏朝、商朝、周朝、秦朝的始祖性的名人“串场”其中,丰富了小说的知识性。原标题:走进“网文大神”阿菩的私家书房:好的网络小说需要破“隔”而出

走进“网文大神”阿菩的私家书房:好的网络小说需要破“隔”而出

【南都·私家书房 视频系列】

阿菩的办公室位于广州市区的一座写字楼内,分为办公区和休息区,古代历史、地图集、古代服饰纹样,本草纲目、黄帝内经等书籍,林林总总散落在办公室各处的书架上。这些都是阿菩写作历史小说时,必不可少的“工具书”。

阿菩衷情历史,是自小打下的基础。上小学时,拿着乡镇图书楼的钥匙,在文史杂书的故纸堆里度过了一个难忘的童年。后来,考上暨大历史系,写历史小说,“史学硕士,师从汤开建,文艺学博士,师从蒋述卓”,阿菩在他的简历中这样介绍自己。

过去一直有人把阿菩的写作分为“神话”和“历史”两大块,但作家本人却不这样认为。“我写的就是历史,所谓神话就上古史,只是它的表现的方式不一样,我写它的时候也是用历史的方式去写。”

他告诉南都记者,写作中最主要工作是对史籍的梳理。为作家赢得声誉的《山海经密码》系列,再现的是上古时代的地理及人文风俗。2017年出版的图文本《山海经·候人兮猗》中,阿菩通过自己对上古神话和历朝历代的通晓,让夏朝、商朝、周朝、秦朝的始祖性的名人“串场”其中,丰富了小说的知识性。

他的近期新作《十三行》,同样是一部以真实十三行历史为基底,画卷式展现清朝商战的历史小说,以十三行首富伍秉鉴的生平为创作蓝本,对清朝国家金融执政的历史面貌进行还原,是广东地区特色作品,也是近年来少有的以十三行为主体的作品。

这一次,我们走进“网文大神”阿菩的私家书房,他向我们介绍了“云书房”的概念,坦露百万级畅销作品的写作“密码”,同时也对当下网络文学生态的纷繁复杂提出了自己的思考。

走进“网文大神”阿菩的私家书房:好的网络小说需要破“隔”而出

阿菩,原名林俊敏,当代知名网络作家,中国作协成员,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委员,广东省作协副主席、理事会理事,广东网络文学创作委员会主任,广东省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暨南大学文化史籍研究所史学硕士,暨南大学文学院文艺学博士,史学师从汤开建教授,文学师从蒋述卓教授。主要作品《山海经密码》、《十三行》(网络原名《大清首富》)、《边戎》、《山海屠》、《陆海巨宦》、《桃花源传奇》、《唐骑》、《山海经·候人兮猗》等。

【访谈】

走进“网文大神”阿菩的私家书房:好的网络小说需要破“隔”而出

“我的云书房藏书不止五万卷”

南都:你一般在什么地方阅读?请介绍一下你书房的情况?

阿菩:我个人阅读主要在三个地方,第一是老家的书房,我在老家揭阳有一个颇大的书房,三面墙排满了书,我把一些比较重的,不怎么会移动的书放在那边;另外我住的地方会放一些创作急用的书,比如历史地理、古代服饰,地图集等工具类的书,用一个活动排架堆得非常乱,因为随手随拿。最后就是办公室,我把休息室也改造成了一个阅读区,书就扔在案上,随时可以拿。

近几年我一直处于一个在城市里流浪的状态,基本上很难有一个比较稳定的地方去经营自己的书房。未来的话我希望能够落足下来。

阿菩的爱猫“初八”

南都:作为网络文学创作者,你的书房会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

阿菩:和传统的学者和作者有点不一样,我们这一代人很多时候是读电子书籍。我有一个非常大的云空间,别人拿来放电影,我拿来放书,实际上我现在用的最多的是“云书房”,实体印刷的书籍反而变成了一个补充。电子书非常方便,阅读方便,检索方便,自从我把很多书籍挪到云空间之后,手机、iPad也可以读,比如说谭其骧先生的地图集,他的地图集量很大,如果整套的话要排满一个书架,但是放到电脑上,就只是一个软件。

另外比如说四库全书、二十五史、资治通鉴,我们是不可能放得下的。我读研究生的时候,有一叠光盘,整个四库全书都能在里面检索,相当于我把一栋小书楼给搬到电脑上了。我写作需要一些历史资料的时候,直接打开我的云书房,所以我带着电脑到处跑,基本不会影响我的阅读和写作。非常感谢网络时代,没有这个的话,自己一个人哪里能够藏得了四库全书。

南都:你的“云书房”都有些什么书?

阿菩:神话、历史、文学,工具类书籍,大量的小说堆满了一间云书房,现在我的云书房藏书不止五万卷了,我的老师用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堆了那么多,但是到电子时代我们比较容易就可以超越他们。所以现在我还是保持一个比较大的阅读量,主要是阅读电子书籍,印刷书籍主要是收藏,一些比较老的,比较经典的版本我会把它收起来,读起来质感也会好一点。

这些年我工作和生活变动比较大,很少有在一个地方停留五年以上,经常搬家,实在是没办法把书挪来挪去,尽量就用电子阅读来替代。

南都:在你过往的成长经历中,书籍扮演怎样的角色?你的阅读习惯是怎么培养起来的?

阿菩:家里祖辈都是农民,到我父母这辈是乡镇上的一个小干部。我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曾经很大口气跟我说:“儿子你喜欢看书的话,你就去买书,你看多少妈给你买多少。”然后我就很高兴,跑去以前的新华书店,买了三天,她就撑不住了。因为我们家不是很有钱,她的薪水才几十块钱,怎么买书啊,买不了三天她就投降了说,“哎,不行了不行了。”

但是我的母亲非常爱我,她会想办法,经过几个月东打听西打听,终于给她打听到乡镇上有一个图书楼,它是属于公家的政府的,大概有两层,四面书架,什么《八仙过海》《三国演义》,都是五,六十年代存下来的老书,几千册吧。那个小图书点依附在以前的乡镇影剧院,但已经没人去看了,全镇人民都不看了,那个管理员也像放鱼一样,不怎么管了,他干脆就把钥匙给我,我就拿着这个钥匙整天泡在那里。那是小学的时候,我用两三年就基本上把所有的书都看完了。数理化的那一半我肯定就不看了,但只要是跟文化有关系的,文学历史各个方面基本上被我看完了,读到现在我一肚子的杂书,上中学后功课比较急,就只能够偏重读读庄子、史记这些经典,但是杂书的底子是在那个时候打下的。

后来考上暨大本科四年,研究生两年,博士三年,跟暨大“死磕了”,读了九年的书。进入大学就好很多了,有图书馆,唯一不能满足的是研究生阶段,那时候的阅读领域比较专,经常要跑中山图书馆,那里有近代史最全的史料。

南都:在创作历史神话小说时,你钻研了哪些书籍?

阿菩:写《山海经密码》需要参考《山海经》的原本,屈原的《离骚》《天问》这些古诗还有对它们的注释,要看大量的注释。此外就是傅斯年、顾颉刚这些大学者,以及近二十年关于神话和上古历史方面的书籍。一直有人把我的写作分成神话和历史两大块,但我一直我觉得我写的就是历史,因为所谓神话就上古史,只是它的表现的方式不一样,我写它的时候也是用历史的方式去写。主要工作是对史籍的梳理。

此外就是大量的网络小说的阅读,平均下来一个星期总要上百万字吧,一年应该有上亿,我估计,因为网络小说阅读得比较快一点,要看一看潮流现在是什么样子,看看我的同行写到了什么程度。

反而是文学理论读的少了,我的博士论文研究网络文学的生产机制,做学术的时候需要文学理论书籍,现在对我来讲已经不是主要的了。

南都:你的史学师从汤开建教授,会不会也想拥有一间历史学家那样的书房?

阿菩:汤老师有一个“万卷楼”,每一面墙都是书架,做成了一个私人图书馆,有五万册左右的书,这种状态是我喜欢的。

我理想中的书房要分两间,一间是书库,像储藏室一样把大量不常用的书和字画收起来,收藏条件要做好,干燥一些。另一间书房是阅读区,有两面墙就够了。

你这么一说我突然觉得应该去干这个事,弄一套多媒体设备,因为我现在除了读书之外,我还听书,每天晚上都听书睡着,可能因为年龄大了,步入中年之后用眼多了会比较难受,有一部分阅读要用听来取代。

书房还是必要的,最近这些年看来,云空间未必很可靠,因为科技公司说倒就倒,我每隔一段时间要进行一个大备份,要把它全部下载下来,存在硬盘里。但是硬盘也会坏,我还得放多两个硬盘,来保证大量的书籍和稿子不丢失。

“学者型作家,我是不得已”

南都:你的作品产出效率很高,平时的写作习惯是怎样的?

阿菩:二十几岁的时候精神集中度很高,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之后,无论多累还能够每天抽两小时出来写东西。现在可以不用工作专门来写东西了,反而要看状态,比如说最近我已经连续四五天没写东西了,整个人处于一种很烦躁的状态,但是如果状态好的话,我大概每天写两三个小时到五六个小时,这一天的力量好像用光了一样,这个创作量对我来讲就足够了。

三十岁以前习惯晚上写作,三十岁以后一到晚上九点多打开电脑就打瞌睡,所以没办法了,现在只能早上六七点爬起来码字。以前早上哪里写得了,现在反而变成晚上写不了了,哎呀,年龄太可怕了。

我的写作习惯比较奇怪,去外地从不影响我写作,特别是住酒店,如果酒店环境比较舒服的话我的状态特别好,一个上午在酒店里能够写一两万字。可以去外地对我的神经有点刺激,新鲜感可以帮助我写出一些东西。

南都:你的小说兼具神话色彩和历史考证,也有评论者认为这是你结合“传统与网络、美学与类型”的尝试和野心。你认同自己是一名学者型作家吗?

阿菩:谢谢,我觉得有点过誉了,这是我追求的目标,我还没有达到,未来我是希望这么做。另外,所谓的学者型创作,我是不得已,因为我是不大会写小说的,后来硬生生学会了。一方面是读者教我的,写网络小说经常要看读者的反应,另一方面就是自己的理论架构。我肚子里塞满了一堆理论,如何创作的理论。其实我的很多同行,他们是没有理论的,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写小说,而我是有理论的,但这并不是个好事,我认为文学创作是不应该带着理论,有的话就得去打破这个框架,所以我写东西会有“隔”,要写出我真的认为非常好的小说,需要打破那个“隔”,对我来讲是非常累的一件事。不像我的一些朋友,比如血红,他的东西好像是直接就“流”出来的,而我有一个过滤网,流出来就很慢很慢。学人诗,或学者小说,在创作上不一定是好事,比如说宋诗就是很明显的学人诗,它跟唐诗比,还是差了一截。

南都:是不是你对自己要求比较高?

阿菩:也不能这么说,有一定阅读经验的读者是分得出好歹的,所以作为网络文学创作者,我们必须尊重读者。网络作家分两类,一类是大器晚成,他可能需要很多学识和经验的积累,在某个阶段爆发出来。还有一类是大器免成,不需要雕琢他自己就成了。这类作者的路径是先靠一批天才去爆发,然后再在一定时间里积累,他们不一定要去学什么文学理论的,他会自己形成一套方法。我现在已经看到了一部分作者有这方面的进阶,文学理论对他们来说反而是一种障碍,不是说你读的书越多越好,经历越多越好,年纪越大越好,有时候写作需要少年感,没什么包袱,没什么枷锁,靠的是想象力,或者靠一股少年气,故事蹦出来它就出来了。

南都:在市场推动之下,现在网络写手们的模式化创作越来越多,目前对于网络文学作品的评价标准建立起来了吗?

阿菩:我认为还没有,远远不够,网络文学作品很难评价,无论是学术界也好,传统作家圈也好,传统文学评论家也好,还是非常习惯地用传统文学,或是我们叫现代文学对这套标准,挪过来去评价网络文学。你用A系统的东西来评价B系统的东西,这是很奇葩的。

比如说有时候一个作品应该怎么去评奖,或者怎么去衡量它的价值时,往往会出问题,用传统文学的标准,会评出一些跟网络文学本身特质格格不入的东西,这几年评出来的几个网络文学奖项,有一半甚至一半以上的作品,在网上的影响力其实都一般,因为就是两套系统。

要建立一个标准非常难,要经历很长的一段时间,文学理论一定是比文学现象和文学作品要来得慢的,现在各方面的学者都还在琢磨,需要一段时间。

南都:你比较欣赏和推崇的传统文学写作者有哪些?

阿菩:我觉得刘慈欣是传统文学,但评论界可能不一定认他。这些年我不怎么看纯文学了,或者叫传统文学,可能是个人的阅读兴趣的缘故,以前当然是读了很多,余华、莫言这些都看,贾平凹我不太喜欢,还有路遥,现在被人抬得很高,但是当年不一定给他很高的评价。余华是我比较喜欢的。

南都:你对谁的书房比较感兴趣?

阿菩:老实说我对作家的书房不感兴趣,但是我对艺术家、史学家的书房很感兴趣,甚至是哲学、宗教人士的,比如说一些大和尚的书房。

有莘不破:作为《山海经密码》这部神话小说的主人公,他鲜明的性格特点深深烙印于读者心中。他本是商王朝的王孙,即成汤的孙子,但他追求的是一种自由,他决心做一个逃出王宫的叛逆少年。然而,他无法摆脱及改变命运,最终,还是当上了商朝历史上第四代帝王太甲,当然这是后话了。让人不禁想起《西游记》的主人公,吴承恩塑造了这样一个自始至终都集矛盾于一身的人物,自由与被束缚。有莘不破也是如此,追求独自游荡却最终改变不了自己成为帝王的命运。

小说中的有莘不破的每一件事、每一个决定都离不开一个字——义。自恋的说,我在自己身上找到了有莘不破的影子。在他的闯荡生涯中,江离这个儿时的玩伴成了他的生活重心所在,他可以为了拯救江离远赴天山挑战仇皇,也可以为了江离深入大夏王都与都雄魁周旋。也正是如此,才让他的性格更加凸显,鲁莽、无知,还有就是太年轻。

他的重友轻色的形象与中国古代的传统观念形成鲜明对比,因此也更深入人心。对于妻子雒灵,他只知道一味的讨好与哄,连对方生气了都一点没有察觉,或许对于这样一位闯荡者而言,儿女情长来得过于繁琐,他不懂得雒灵真正需要的是什么。在雒灵心中,一直有这样一个疑惑:在有莘不破心中,究竟是自己重要还是他的那帮朋友重要?我想在最后时刻,她应该有答案了。

最后结局一切都被送往了至黑之地,一切都没有,他的妻子、他的朋友都去往了另一个世界,他彻底崩溃了,也正如此才有了“桐宫悔过”。三年后的太甲改过自新,他修养道德,百姓生活也得以安宁,从伊尹手中得回了政权。

在生活中,有莘不破的原形也极为常见。他展现了就是时下同龄人的状态。年轻是资本,但年轻也要付出代价,只有真正去经历更多,收获更多使,才会变得更加成熟。让自己了解更多,接受更多,使灵魂在生活经历以及书的世界里得以升华。

江离:与有莘不破的儿时玩伴,对有莘不破来说最重要的人。无论是小说的世界还是真实世界,命运总不能让最至交的两个人在一起。在被仇皇当作人质携至天山,有莘不破前来营救时,他还在为别人着想。作者把友情先上升到了最高点,然后将它重重地摔下去。

被独苏儿抽去一切与有莘不破好的记忆之后,他的性格特点也许不再那么有参考意义了。但是尽管没有了那种至上的友情,江离这个人物还是把智慧与沉着冷静以及对目标的专一都完美地演绎。

作为太一宗宗主,祝宗人的弟子,他把太一宗的地位保住了。也许他就是富二代,但并不是那类所谓的“富二代”,能做到去继承家业并发展家业。我们没有必要去指责这样的富二代,对于这类人,投以更多的应该是赞许。对他们羡慕的同时,夹带着应有的钦佩。

雒灵:心宗传人,能用心灵来净化周围,三十三万怨魂在她面前毫无畏惧,因为在她面前,心灵都是缺陷。作为有莘不破的妻子,她不能称得上算是贤惠,但她确实可以算得上懂事。就因为太懂事了,才会偶尔任性一下。尽管她知道自己的地位并不及江离,但在紧要关头,还是会站在不破那一边。

她的心灵是完美的,她能用她的眼去看透所有人的心灵。然而,有莘不破却始终是个谜,正因为他是一个她没法读懂的人,她才会选择与他在一起。直到最后消失的那一霎那,她到底有没有了解有莘不破的心灵?她展示在读者面前的是她那令人难忘的形象,几乎不怎么说话,却能洞悉一切。有时候,无声胜有声,用沉默来回答才是最明智的。

放在今天,她和江离可以说是养身专家了。一个懂得如何去调经养神,一个懂得如何去守护心灵,这正是我们如何调节自己健康的至关重要的两条。她也是一种妻子的典范,不过多过问丈夫的事情,她做的只是默默的支持他、协助他。印证了“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女人”。

羿令符:他是个极其冷静的人,当然羿的后人需要这样的出色。极具智慧的一个男人,处理事情总是那样恰到好处,也许有莘不破身边没有这样一个与之性格截然相反的朋友中和他,他早就自无葬身之地了。太完美了,协助不破智战仇皇,略耍计谋吓退应龙,奋不顾身用生命保护成汤子孙,他想用自己的生命来让有莘不破更懂事、成长。于私情更是富有智慧,用一件信物锁住风之少女的心。

在今天,这样朋友真可谓少有,如果存在,那样的友情一定需要细心去维护的。考虑别人比考虑自己还多,能用自己的行为来渐渐改变身边的人,谁又不是可望而不可求呢!

桑谷隽:桑鬲的重孙,巴国少主,在那么出色的人物身边就不那么突显了。论本事并不在他们之下,能将地下功夫运用到极致。但对他而言,情或许永远是个难关。燕其羽在他心中的地位就像江离在有莘不破心中那样同等重要,她就是桑谷隽的女神。

毕竟不是主人公,带来的是小说中不断的有趣花絮。当然他也是讲义气的朋友,同样说到做到。有勇有谋,敢于深入常羊山唤醒刑天,又智于从地下潜入仇皇老巢。

芈压:祝融城少主,这是一个标准的小孩子形象。火的化身,召唤得了火鸟毕方。内心太单纯,做事又莽撞无脑,在一群大哥哥大姐姐身边,他可以学到很多。

有时候自己也很像芈压,太幼稚太年轻了,需要那么些成熟的人来带领我、引导我。会给人带来麻烦,但出自于内心的都是满满的善意。

当然,他孩子他可爱,真的很讨人喜欢,在天山与白衣影人的对话时,是他最可爱、最纯真的时刻,最让人hold不住的。

伊尹:在《站在山脚下》一文中,我对其已经有了些许介绍。作为有莘不破的师父,他的修为相当高,他的出场总是在最至关重要的时刻,在地面战场,他带领商队赢得了著名战役鸣条之战。最后在强调一句,他是中华厨神,是吃货的老祖宗哦!

马尾、马蹄:这对兄弟本是小人物,但弟弟马蹄却野心勃勃,他一心想成为一等一的高手。无意中获得贪吃果的他功力大增,也可以说他比较幸运,能够一步步的变强,最终吞下世上最难吃的东西——血宗宗主都雄魁的元魂,成为新一代血宗宗主,最终随着昆仑一同消失去往另一个世界。

我比较同情的是哥哥马尾,直到商朝建立后六年,他依然守候在街头巷口等着,等着他的弟弟马蹄——这个对其他人很虚伪、很狡猾,只有对自己哥哥才是真心的可爱弟弟。我真的有点多愁善感了,被这位哥哥感触到了!

都雄魁:一个蛮横的代表,作为大夏王朝的国师,他担负的是拯救一个没有就、在生死攸关的王朝。他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强劲,具体不一一赘述。对我最有感染力的就是他的那句真理:在这世界上,最没有说服力的就是谎言!

还有很多人物,他们在书中都扮演着重要角色:洞天派掌门藐姑射,三大武者之一子莫首,以及另两位进攻最强箭神有穷饶乌,防守最强侠客季丹洛明,川穹、燕其雨这对姐弟,姬庆节、公刘,乐师登扶竟、师韶师徒,东西方占卜的最高代表连山子、归藏子等,当然还有那个中国历史上毁灭朝代的妖女之一妺喜。他们在现实生活中都有原型,是我们生活的组成部分,是我们生活的写照。

最后罗列一下几个比较有代表性的幻兽、神兽:玄鸟、毕方、蚕祖、飞廉、麒麟、应龙、烛龙、饕餮、蠪蛭……



相关推荐